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申命记第廿四章

 

婚姻问题(二十四19

  “不合理的事”(1)究竟代表什么较难肯定;但相信这并非指贞洁的问题,因前面已提及不贞者当受的刑罚(二十二章)。因此,多数解经家均认为是指身体的缺陷,如不能生育等,这等人也因此可能容易于再婚后亦遭同一的待遇。但圣经告诉我们,离婚并不是最佳的办法,如撒拉、利百加、拉结、哈拿等,虽不生育,但因夫妇均敬畏神而蒙神赐他们后嗣。倘若人执意另娶,他必须谨慎,免犯淫乱的罪(4a),这条例着重神对淫乱的严禁,也指出人要为他所作的事负责任。

  新婚者可以放假一年实在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他们既要建立一种新的关系,又要调节生活节奏,且要建立自己的新家园。今日,人也当重视其婚姻生活的建立,而这种建立是要付上时间的。笔者将这种关系的建立推至信徒与神的关系,你花了多少时间与主建立美好的关系呢?这种关系的建立,是透过牺牲、付出而得着的。

  “磨”是制造日常食粮的机器,将之与人的命相比(6),可见它在日常生活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亦足见神看顾穷人日常生活中细微之需要。

  拐带人口者罪当处死,其背后的意义是僭夺了主宰生命的权利,神才是生命的创造者与主宰。什么时候人要抢夺神的位分,神必然施以惩治,这也是一种神绝不喜悦的罪恶。

  有关大痲疯的条例,详记于利十三章之中,可参看之。

思想 婚姻生活一再被强调,反映出神以何种态度对待婚姻呢?我对婚姻又持何种态度呢?

 

信任与怜悯(二十四10∼二十五4

  为借方保留一些“私隐”,可能是二十四1011的背后原因,而另一个原因是贷方在借出款项时除出于利益外,还要存着爱心去授予;或更甚者,贷方可能是在受欺骗的情况下借出,但他亦不当以不信任的态度作基础。借方应拥有保留选择当头(即抵押品)的权利,因为对象的重要程度他最清楚。这种借贷方式的重点在对人的信任并在爱中施予,让我们也有这种甘心爱他人的动力。另一种的借贷是对极穷乏的人,他唯一可作抵押的是他的外衣,贷方也当因爱顾他而每晚归还他,使他有保暖的衣服,这样的行为,能使自己得到神更大的祝福。

  作“散工”的工人,每日的工钱供给生活的一切,扣押工钱使他们得不到身体上的供养,这种罔顾他人的举动,会招致神的忿怒。

  二十四16是个人为自己所行承担结果的典型句子,虽然神常说对敬畏祂的人施慈爱,自父及子至千代;但对违背的人则施罚只至三、四代,这是一种强烈的对比,衬托出神慈爱的深厚;然而,神的基本原则是按人所行的响应他,因此,每人都要为自己所行的事负上责任,不能推诿。

  怜爱孤儿寡妇以纪念以色列人也曾受欺压(二十四1718),神怎样看顾他们,他们也当这样看顾其它有需要的人,这才配得上称为神的选民。二十四1922是一些具体的例子。今日我们也要善待有需要的人,但当然是以不同的方法实行了。

  二十五13是对受罚者的一种保障,免刑罚过重而有终身损伤或生命危险。这样的吩咐也暗示人性的一种罪恶倾向──没有怜惜的心。愿意我们以更多的爱与接纳来代替我们的憎恶与仇恨。

思想 善待他人是一种损失吗?你愿意因为爱弟兄的缘故,放弃你一些应有的权利吗?──《新旧约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