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申命记第二章

 

二 自加低斯至亚摩利边界的回顾 二1∼三29

  传统上,以色列人认摩西的生平有三个四十岁的阶段:(一)在埃及王宫受教养(出二110;徒七2023);(二)在旷野牧羊(出二1122;徒七2430);(三)领导以色列人出埃及、在旷野飘流和到约但河东(出七7;申卅四7;徒七36)。

  在领导以色列人的四十年当中,由见法老至在神的山和到加低斯,约莫是两年的时间(出十九1,四十17;民十11)。由加低斯到以东与摩押为界的撒烈溪,共飘流了卅八年(申二14)。本段经文就是叙述过撒烈溪前后的事迹。至于那在旷野飘流的卅八年,是如何的生活,就只一句话轻轻的带过了(二1)。

  本大段经文,主要的在叙述以下六件大事:

{\Section:TopicID=192}1 绕行以东和摩押 二115

{\Section:TopicID=193}1

  此后,我们转回,从红海的路往旷野去 这是按照一40上主所吩咐的,在他们经历擅自上山地去争战失败后,不得不遵命而行了。有关地理环境和译文的错误,则请参看一40的注释。

  我们在西珥山绕行了许多日子 有关西珥山,请参看一244的注释。这许多日子,按14节的意思是卅八年。但这卅八年却可能另有所指,请参看二14的注释。

{\Section:TopicID=194}25

  你们绕行这山的日子彀了,要转向北去 照这方向的指示,这山所指的可能是在米甸境内的丛山。古代这些山群并没有名字,所以被连结称为西珥山。米甸往北便到了以东;西珥山原指以东境(参看创卅二3,卅六89)。

  你们弟兄以扫的子孙 按以色列人的传统,亚伯拉罕生以撒(创廿一章),以撒生以扫和雅各(创廿五2026)。雅各以诡计骗取父亲的祝福(创廿七章),而承受了迦南这应许之地为业;以扫却住在以东,即西珥(创卅三16,卅六章)。因此,现在以色列人要经过的西珥,就是以东,乃是他们弟兄之地。希伯来文的弟兄一词,和中国人的观念一样:可以是血亲兄弟,亦可以是堂兄弟,远房亲人或结盟的人(如刘、关、张之桃园三结义的兄弟一样)。

  他们必惧怕你们 按民二十1421,以东人并不惧怕以色列人,反而是强硬地不准以色列人经过他们的国境,以致以色列人不得不转向离开。这里所记,再次显示出是在以色列人的被掳时代,以东人已日渐式微,以致被掳的以色列人受吩咐要善待他们,不可与他们争战,因为西珥山是上主赐给以扫为业之地。

{\Section:TopicID=195}67

  你们要用钱向他们买粮吃……买水喝 这是很公道而正直的行为(参看民二十1719);也是申命记派从律法的观点所要求的自律行为,因为申命记一方面强调对上主的敬爱,也从上主公义的特性中,要求敬爱上主的人要以正直来对待弟兄。

  这四十年,耶和华你的神常与你同在,故此你一无所缺 有关以色列人在旷野飘流四十年的记载,和古代以色列人以四十年为一代有关联。事实上,直到今天,在沙漠旷野生活的人,其平均年龄仍约为四十岁。另一方面,以色列人对数字常有象征的观念(请参看拙著《旧约概论》第九章的“数字与年代问题”)。四象征世界(四方、四风);十象征完全或圆满。四十是象征属地的完全。因此,摩西的生平分为三个四十年(请参看本段经文,二1∼三29的序言),扫罗作王四十年(徒十三21),大卫作王四十年(撒下五4;王上二10),所罗门作王四十年(王上十一42)等,都只能表明古代在没有史官记事之前,他们在地上作王很长,直到工作圆满,寿终正寝而已。至于在这旷野飘流许多日子的期间,上主的同在,以致百姓一无所缺的实境,则请参看八24的注释。

{\Section:TopicID=196}89

  亚拉巴的路 这是指由亚卡巴湾尖端,循约但河谷延伸之低地而北上的道路(请参看一1亚拉巴条)。

  以拉他 就是现今以色列国在亚卡巴湾尖端的以拉他市。这地在王上九26称为以禄。其实,这两名称在后期就和以旬迦别(见下条)混在一起,因为两地相近(王上九26),在市集扩大后已成为一地了。

  以旬迦别 这是在亚卡巴湾尖端的一个村落。一九三八和一九四○年的考古挖掘。证明主前十世纪至五世纪间,有五个不同时期的人在此定居和从事航海活动。这就证明所罗门(王上九26)、约沙法(王上廿二48)、亚撒利雅(王下十四22)和亚哈斯时代的以东人(王下十六6),曾在此有活动的情况为事实。因为远没有找到更古的居民实迹,故此这地可能是后期的人将后期的名字放在摩西时代。这就是另一证明我们在本书绪论,对本书的编写者和成书过程的证据。至于民卅三3536亦提到这地名的原因,就必须知道这民数记第卅三章,全章均属被掳后期编写的祭典。

  转向摩押旷野的路去 以色列人遭以东王强硬拒绝通过其境的事(民二十182021),申命记只字不提。这是因被掳时代的生活实境所使然,因他们为要联合被欺掳的弱小民族,对付以强凌弱的巴比伦所致。有关摩押,请参阅一5的注释。摩押的东边就是亚拉伯沙漠,当年以色列人大概是从以东的东面亚拉伯大沙漠进入摩押,所以有古传统说是转向摩押旷野的路去的这话。

  亚珥 这是在亚嫩河南边的一座城。这城大概是当时摩押的首都,所以本节的话,似乎就把亚珥当作是摩押的同义词,正如把大马色当作是叙利亚的称呼一样。

  罗得的子孙 本节这词是作为摩押人的代替语。原因是摩押人和亚扪人,按以色列的传统说法,均为出自罗得和他的女儿所生之子(见到十九3038),而罗得却是亚伯拉罕的侄儿,父亲是亚伯拉罕的兄弟哈兰(创十一2731)。

{\Section:TopicID=197}1012

  先前 这词在1012节都同时出现,表明这前后三节的话是插述从前的事,所以一般译者都将这三节放在括号之内。

  以米人 创十四5首先提到这族人。他们究竟来自何方则至今仍无法知道。以米的原义是“可怖者”或“强悍”的意思。大概这族人的身材不但很高大,而且狰狞,所以作者才把他们比作亚衲人,并算为利乏音人,而摩押人亦称之为“可怖者”(12节)。

  亚衲人 请参看一28的注释。

  利乏音人 这族人亦在创十四5首先提及,并被列为迦南地的原有十族人之一(创十五1921)。因为他们的身材高大,所以七十士译本将此词译为“巨人”,许多其它译本亦跟此而译。

  何利人 这族人原居黑海和里海之间的山区,约于主前二千年自北方迁居两河流域,并逐渐向西移。大概其中一支迁徙到西珥地,并以地作名。其后西珥子孙中有一著名族长何利出现,因此被称为何利人。这些人在以扫子孙进占以东以前已在那里居住,所以被以色列的传统认作是以东地的“原居民”(参看创卅六2030)。

{\Section:TopicID=198}1315

  撒烈溪 这是把以东和摩押分开的一个山谷(参看民廿一12),雨季时便成溪,其水流入死海的南端尽头处。

  共有三十八年,等那世代的兵丁,都从营中灭尽 这记述由离开加低斯到过了撒烈溪,为三十八年的事,与飘流旷野四十年的传统颇为吻合。但以色列人在这些年间做了些什么?是怎样生活的?却一无记述。更重要的事实乃是,以色列人在旷野飘流的事,是他们各个传统都有的记述;至于飘流“四十年”的记载,却不见于较古的传统,而只在申命记派和祭典中才有记述(请参看一3和二7的注释)。另一方面,有些学者对这三十八年来由的猜测,除认为要薯X让那些曾在营中发怨言的兵丁都灭尽(参看一2628的注释)之外,也与申命记派在被掳期中的生活实境相关联。申命记派的著作,最晚完成约于主前五六○年(请参看本书绪论之“成书过程”,特别是“被掳时代的修订”段)。由犹大的首次被掳,即主前五九七年至五六○年,前后恰巧是三十八年。

  耶和华的手也攻击他们 这话表明在旷野飘流时代的壮丁,除了被敌人所杀者(参看一44的注释)之外,上主也以疾病、瘟疫等攻击,来除灭他们。

{\Section:TopicID=199}115

  在讲完以色列人出埃及后到何烈山,并从那里出发,以十一天的行程经西珥山到加低斯巴尼亚,原拟从那里进入迦南地的。可是,因为差派的探子回报恶信,以致百姓发怨言受上主刑罚要在旷野飘流四十年,百姓痛悔而自愿上迦南去争战,却给杀败回来,因上主已离弃了他们。他们就不得不由加低斯巴尼亚转回,向亚卡巴湾路上的旷野去。在这路上,他们飘流了三十八年,直到当年发怨言的壮丁都死尽了,上主才吩咐摩西带领这新一代的人往北行,向以东地去。但因以东人是以扫的子孙,和以色列人为“弟兄”的缘故,上主吩咐他们不可与他们争战,用了他们的东西要以金钱作补偿。然后,他们过撒烈溪,进入摩押境内。因为摩押人是亚伯拉罕侄儿罗得的子孙,与以色列人亦有血缘之亲,上主吩咐他们也不可与他们争战,且不可占领他们的土地。

  在这段绕过以东进入摩押地的经文中,作者也插叙了以东地原居民为何利人,而摩押则原为以米人的住地。

2 通过亚扪人的地 二1625

{\Section:TopicID=201}1619

  兵丁从民中都灭尽死亡以后,耶和华吩咐我说…… 这是历史事件中,新的一代起来了。但在作者的生活背景来说,不但是在被掳期间新的一代起来了,也是新的希望开始了。因为在被掳后第卅七年,约雅斤王被提出监,获得抬头了(王下廿五2730)。

  走近亚扪人之地 以色列人进占迦南前,摩押与亚扪是以亚嫩河为界。亚扪北连基列,西邻亚摩利人西宏的国境,东面就是亚拉伯大沙漠。按以色列的传统,亚扪人也和摩押人一样,是属于罗得的子孙(参看创十九3038)。所以,当以色列人走近亚扪人之地时,也受了上主的吩咐,不可扰害他们,也不可与他们争战。

{\Section:TopicID=202}2023

  散送冥 这是亚扪人对其原住民利乏音人的称呼。这词的原义已无可考,但从亚拉伯文的字音 Zamzamah 来推测,则有言语冥蛮,或边吃边讲而语音不清之意。这是亚扪人给原居其地的巨大身材之利乏音人,一种鄙视的外号。

  迦斐托 一般学者都相信,旧约圣经所记述的迦斐托,就是地中海的革哩底岛(徒廿七12),即近代地图上所说的克里特岛,因此现代中文译本就以此现代名称译出。传统上,旧约都认为非利士人(Philistine)是从迦斐托出来的(参看创十14;耶四十七4;摩九7),而巴勒斯坦(Palestine)这地名,就是从非利士人之居住地的名称而来的。但在撒上三十14,却仍把非利士地称为基利提,即克里特人之地。不过,非利士人这名称出现颇晚。他们是在主前约一一八○年之后,即埃及王兰塞三世(Ramses III ca. 1175-1144 B.C.)的时代,于进侵埃及被逐出后,才定居于地中海东南端的平原五城的(参看书十三23)。为这原因,虽然申命记的传统可能是出自摩西,而其书写出来,特别是这四节在括号内的插叙,却绝对不可能是来自摩西的时代。

  亚卫人 圣经除了在本节和书十三3提到这族人,并表明他们是在非利士人进占非利士地之先的原住民外,我们对这族人的数据,仍付阙如。

{\Section:TopicID=203}2425

  亚嫩谷 这谷也就是亚嫩河的所在(民廿二36)。这河不单是当时亚扪与摩押的分界线,也是摩押与亚摩利国的分界线(见下条)。亚嫩河上流在现今约但国内的高原山区,因此谷深异常,气势奇伟,水清而长流,直入死海东面的中部。

  亚摩利人希实本王西宏 这里的亚摩利人,所指的是当时的亚摩利国。其国界北接基列,南连摩押,东濒亚扪,西以约但河和死海为界。这整件事迹,却记录在民廿一2132(请参看一4的注释)。

  你要与他争战得他的地为业 要与亚摩利人交战和得其地为业的事,早在创十五1316中已有暗示。因亚摩利人不属闪族,与亚伯拉罕无关联,不像以东人、摩押人和亚扪人一样。故要击杀他们,得他们地为业。原因是他们的罪恶已经在上主面前为满盈了(请参看创十五16)。

  从今日起,我要使天下万民,听见你的名声都惊恐惧怕,且因你发颤伤恸 这是上主藉摩西宣告飘流旷野的以色列人(不是摩西,虽然经文用单数的你),将要杀败敌人并占地为业。因此,凡听到这族名声的各国人,都会惊惶战抖,因为惧怕他们的来临,又因战败和地土被占而伤恸。

{\Section:TopicID=204}1625

  这段经文,是继续绕过以东和进入摩押之后,上主吩咐以色列人要通过亚扪人之地去攻击亚摩利国。他们可以得亚摩利人的地为业,但不可与亚扪人争战,也不能占据他们的地土,因为亚扪人是他们的亲人罗得的子孙。

  在这段经文中,正如前段一样,也插叙了亚扪国的原住民为身材高大的利乏音人,亚扪人却给他们一个鄙称为散送冥,即说话不清的人。也以此引证,如以扫的子孙得何利人之地为业,迦斐托人得亚卫人的地为业一样。言下之意,就是以色列人要得亚摩利人的地为业。所以,在这段经文的末了,就催逼以色列人过亚嫩谷,去与亚摩利人西宏,即以希实本为京都的王交战,并得他的地为业。

3 战败希实本王西宏 二2637

{\Section:TopicID=206}2629

  基底莫的旷野 这名称有些少问题。原义可能是摩西就从东边的旷野打发使者去见希实本王西宏,因为基底莫也可意译为东面。但因当地有一城名基底莫,日后被划归吕便支派(书十三1518),后来又归利未支派(书廿一37),因此这基底莫旷野,就似乎要当作专有名词来看待。

  差遣使者去见希实本王西宏,用和睦的话说 这是和申命记法典中的战争条例的头一部分相符合的(二十10),但与后一部分却不相合。因为后一部分是要把应许之地中的各族人等,以“圣战”的方式杀戮净尽的(二十1618)。

  只走大道 以色列人所要求的,只是请西宏容许他们步行通过国境,且只走大道而不会践踏他们的田园。这大道,在民廿一22又称为王道,或以近代名称可叫做国道。这是圣地由大马士革通往埃及的三条大道中的东道。

  就如住西珥的以扫子孙,和住亚珥的摩押人待我一样 讲述这事迹的人,是依据本章115节的记述,认为以东人和摩押人均曾让他们顺利通过国境,所以要求亚摩利人也照样给他们和平的通过。但他却忽略了另外的一个传统,述说以东人是强横的不让他们通过国境的(参看民二十1421)。这矛盾,除非是正如有些学者所说的,是申命记派的人依据了另一较简短的古代传统,否则就正如我们所主张的,是被掳时代的申命记派有意删减改正,作为当日生活实境的应用,藉以笼络当日被巴比伦人欺凌的弱小民族。

{\Section:TopicID=207}30

  因为耶和华你的神使他心中刚硬 这正如以色列人出埃及前,上主对待法老的作为一样:首先是任凭他的心刚硬,然后使他的心刚硬,以致神得以施行神迹奇事而大得荣耀(参看出四21,七31322,八1532,九1235等)。

{\Section:TopicID=208}3133

  在雅杂与我们交战 民廿一23很清楚的记述西宏不容以色列人借路经过,并招聚其民在这王道东边的雅杂攻击以色列人。西宏被杀后,这地划归吕便支派(书十三1518),其后又归属利未支派(书廿一3436)。从一八六八年出土的摩押碑文(约主前八三○年文物)可知,摩押王米沙(王下三4)曾从以色列人手中夺了这地(见古代近东文献── ANET ──第三二○页),以致在以赛亚(赛十五4)和耶利米(耶四十八2021)的时代,这地仍在摩押人的控制之下。

  我们就把他和他的儿子,并他的众民都击杀了 这是“圣战”,是上主将他们交在以色列人的手中,是他们罪孽满盈受罚的日子来到了(参看创十五16),所以全部给以色列人击杀了。

{\Section:TopicID=209}3436

  我们夺了他的一切城邑 这不但指雅杂一城,乃是全国各地的城邑,都一个一个地给以色列人攻取了。国君西宏既被杀,主要兵力亦已被消灭,其它零星的抵抗已不成气候了。

  连女人带孩子,尽都毁灭,没有留下一个 这似乎是与申命记法典中的部分战争条例不符的(参看二十1314),而且以今人的眼光来看,是太残酷了。但在战争条例的另一部分(二十1618),却不单容许他们这样做,且为免他们沾染恶俗以致得罪上主,而要求他们要将“其中凡有气息的,一个不可存留”。更要紧的,乃是神容忍了这些国民四百年,都仍然不悔改,且罪恶益增而至满盈,上主乃藉以色列人来作刑罚他们的工具(参看创十五1316)。

  亚罗珥 这不是犹大地(撒上三十28)或亚扪人(书十三25)的亚罗珥,乃是在亚嫩河北边与摩押为邻的亚罗珥,郥亚摩利国最南部的城邑。

  基列 在以色列人进占迦南的时代,亚摩利国与基列乃以雅博河为界。因此,从亚罗珥直到基列的含义,乃亚摩利国由南到北,上主均将之交给了以色列人的意思。

{\Section:TopicID=210}37

  惟有亚扪人之地……与耶和华我们神所禁止我们去的地方,都没有挨近 这是与二19之上主的禁止有关的(请参看该节的注释)。

  雅博河 这是古代以色列史中,一道极负盛名的河(请参看创卅二2232;民廿一24;书十二2;士十一22等)。发源于现今约但国首都安曼的山巅,北流以后转向西边,直奔约但河。其约但河入口处,离死海约三十多公里。这河北流的部分,也是亚摩利国与亚扪国的分界处。所以凡靠近这河的地,以色列人也没有挨近。

{\Section:TopicID=211}2637

  在受上主吩咐进入亚摩利人之地后,为要显明亚摩利人的罪恶,摩西是先礼后兵的派使者去求准许通过其国境进入迦南,就是神应许赐给他们的地。也许在这时候,按以色列人的传统,他们心目中的应许之地就是约但河西的迦南,没有想到得那在约但河东之地为业。以希实本为首都的亚摩利王西宏,不但不准以色列人通过其国境,且招聚其众民到雅杂攻击以色列人。但上主与以色列人同在,而西宏和他的儿子,并其众民均被击杀,以致以色列人将亚摩利全国,由南至北的城邑均逐个攻下,杀了他们的人丁,夺了他们的城邑和货财。但那属于亚扪人的一切地方,以色列人都没有挨近。──《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