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申命记第卅一章

 

柒 遗言与死葬 卅一1∼卅四12

  申命记末了的四章,不论在主题、词汇或文字的形态上,都与前面一至三十章有极大的不同。我们可以一眼看出的,是卅二和卅三章乃用诗歌体裁写成的,不像其它章篇是用散文写成的。卅一和卅四章虽也用散文写作,但内容却多记述史事,而不像前面的训勉和律例。就是在训勉上,亦不是对整体的以色列人(像前面一至三十章一样),乃是主要的对约书亚和祭司利未人,以及以色列人的长老。

  从文字鉴定上说,卅一和卅二章,乃接续一至四章和廿九至三十章,主要为被掳时代之申命记派的手笔,其中包含有耶、神两典的汇编(卅一141723节),并可能有祭典的加笔(卅二4852)。至于卅三章,则学者公认是从神典取来的文献;而卅四章,则是耶典(26节)和祭典(712节)的汇编(第1节乃是耶、游、神、祭四典的混合体)。

{\Section:TopicID=837}一 临终训勉 卅一129

  骤眼看卅一章的人,都可以见到这章经文和前面三十章的性质不同。前面是着重在立约与律法,这章却把注意力放在摩西的继承人约书亚和写成律法书的事上。

  在嘱咐约书亚的事上,18节因述说摩西的年岁(2节),而定必与祭典的时代相近;141723节,则因为有上主的显现而明显的是取自耶、神两典的合编。

  至于律法书的写作方面:913节是摩西将这律法写出来,交给抬上主约柜的祭司利未子孙,和以色列的众长老;2429节却将这律法的话写在书上,而吩咐抬约柜的利未人将律法书放在约柜旁,以见证以色列人的不是。两者虽然都是被掳时代申命记派的作品,前者却因使用“祭司利未人”和着重“长老”的职分,而显出是倾向于南国之编修的一派;后者则只用“利未人”,并强调写成为“书”,而表明是承接北国的编修,且接近祭典的成分。

  有关摩西写歌以见证以色列人的不是之一段(1822节),并不见得这歌就是30节至卅二章的诗歌(详见下章注释)。因此,这一章(卅一章)经文,一方面因有出于非申命记派的作品;另方面,属于申命记派的亦不是出于同一人或同一系的手笔,而显出了其复杂性。因此,我们认为这章,以及以下各章,虽然有些部分是属于被掳时代的申命记派,却可能不是由申命记派的人将之编辑在一起,而是由后人,更可能是五经编辑者,将他们编辑在一起而附于申命记的立约与法典之后的。

{\Section:TopicID=838}1 约书亚必领导你们 卅一18

{\Section:TopicID=839}卅一12

  摩西去告诉以色列人,说 在整卷申命记中,十二至廿六章乃是申命记法典(简称申典),故此根本就不提到摩西的名字。在南国的编修章篇(四44∼九6,十12∼十一32,廿七1∼廿八68)中,可以看到“摩西将以色列众人召来”(五1),“摩西和以色列众长老吩咐百姓说”(廿七1),“摩西和祭司利未人晓谕以色列人说”(廿七9),和“当日摩西嘱咐百姓说”(廿七11)等。至于前面被掳时代修订的章篇(一1∼四43,九7∼十11,廿九1∼三十20),也是相类于南国编修的开端话:“摩西在……向以色列众人所说的话”(一1),和(摩西召了以色列众人来,对他们说”(廿九2)。这里(卅一1)的说法,明显和申典南国的编修,以及被掳时代的申命记派的叙述法,均有不同。因此我们说,这卅一章及以下的一章,虽属被掳时代的修订,却不是出于同一申命记派的手笔。

  我现在一百二十岁了 不单是第1节的叙述法,与前面各章节的说法不同,在这第2节说明摩西的岁数,亦与前面各章节有别。在五经中,最常编列年代和岁数的,乃是祭典。这里的一百二十岁,是正合祭典在出七7之八十岁,加上申一3之祭典所述的四十年,便成了和卅四7之祭典的一百二十岁完全相符合的数字。因此,本节的年岁数,若不是五经编辑者的加笔,就可能是出于祭典时代的加笔,为要与卅四7相薯X。

  耶和华也曾对我说,你必不得过这约但河 请参看一37和三27的注释。

{\Section:TopicID=840}卅一34

  约书亚必引导你们过去 有关约书亚,请参看一38的注释。新约的基督徒在探讨申命记的时候,至要紧的是不可忘记,圣灵引导前人,认定一切的律例典章,都是由摩西传下来的。不错,律法本是藉着摩西传的(约一17),因此摩西是律法的预表。正如摩西没有进迦南,而是由约书亚引导以色列人进入迦南一样,就预表了律法不能拯救人,它只是训蒙的师傅,引领我们到基督面前藉信称义(加三24)。因为以色列人预表基督徒,约书亚预表耶稣(耶稣是希腊文的译音,来自希伯来文约书亚的切音。原义是救恩,或拯救者的意思)。迦南是预表得救之人将要进入的天堂。因此,这约书亚必引导你们过去的话,从预表上言,给了我们基督徒有极大的保证和安慰。

  耶和华必待他们,如同从前待他所灭绝的亚摩利二王,西宏与噩,以及他们的国一样 这里的他们,乃是指迦南地的原住民(请参看七1)。有关亚摩利,西宏和噩,请参看一4的注释。至于把他们灭绝的事,则请阅二26∼三11

{\Section:TopicID=841}卅一56

  耶和华必将他们交给你们,你们要照我所吩咐的一切命令待他们 请参看七24的注释。

  你们当刚强壮胆,不要害怕,也不要畏惧他们 以色列人能以如此的主要原因,是立约的上主与他们同在,并与他们同去。有了神与他们同去这圣战的观念,当然就可人人争先奋战,敌军必致丧胆披靡。另一方面,被掳时代的以色列人,在沮丧、惶恐、畏惧中,也正需要这些话的安慰和激励。

{\Section:TopicID=842}卅一78

  摩西召了约书亚来…… 在一38和三28,上主均吩咐摩西要勉励约书亚,这位摩西的继承人。这里才是完成前述两节上主的嘱咐。

  你当刚强壮胆,因为你要和这百姓,一同进入耶和华向他们列祖起誓应许所赐之地,你也要使他们承受那地为业 摩西对约书亚所训勉的,和他对百姓所嘱咐的类同,所最不同的,就是约书亚要使百姓承受应许之地的迦南。这点,当我们在研读约书亚记的时候,就可以见到他是如何鞠躬尽瘁的,去完成那托付他的使命。

  耶和华必在你前面行,他必与你同在…… 这激励和安慰百姓的话,也对约书亚作训勉。这些由摩西对约书亚说的话,在书一19的申命记派的经文中,就成了上主晓谕约书亚的话。我们注意到,申命记在被掳时代的修订,用了很多篇幅讲述约书亚(一38,三2128,卅一781423),则约书亚这位军事统帅(参看出十七913)的形像,对被掳的以色列民来说,是同等的重要。同样,在被掳期中和回国之初写成的祭典,也对他这形像寄以重大的期望(参看卅四9)。

{\Section:TopicID=843}卅一18

  摩西年纪老迈,不能照常出入时,知道自己既为上主禁止过约但河,所以就去对以色列众人说明,神必会籍着约书亚这位军事统帅,带领他们过约但河去。摩西勉励众百姓和约书亚的,就是要他们刚强壮胆,不可惊慌畏惧敌人,因为神要与他们同在并与他们同去,而为他们争战。约书亚要把迦南地占据,使以色列民承受作为永远的产业。

2 每七年要念律法书 卅一913

{\Section:TopicID=845}卅一9

  摩西将这律法写出来 有关摩西,请参看一1的注释;律法,则请参看一5的注释。这里既是被掳时代的修订者的加笔,因此这律法乃是指本书一至卅二章的主要部分,即不将后人和五经编辑者的加笔算入。故此,很多释经的人将这律法算为是“摩西五经”,乃是错解经义的。

  交给抬耶和华约柜的祭司利未子孙和以色列的众长老 有关耶和华,请参看一3的注释;祭司利未子孙,则请参阅本书绪论中对“祭司利未人”的阐释。按该阐释来看,这一词明显是出于南国人的词汇。因此,这段经文(913节)就可能是被掳时代原属南方犹大国之人的申命记派所写的。有关长老,请参看廿九1011的注释。约柜的原文,是一个箱子的意思,正如出二3所说的蒲草“箱”一样。但这种箱子的容积,也可以是很大的。所以,创六1416所讲的“方舟”,原文也是“箱子”。但本节经文所记的,乃是出廿五1022所讲在会幕里用来装那两块刻有十条诫的法版的。因此,这约柜又称为法柜(出廿五22)。这法柜,原是放置于会幕的至圣所那里的。按照祭典的规定,这约柜在移动的时候,是由利未人哥辖的子孙扛抬的(民四15;参看代上十五15)。

{\Section:TopicID=846}卅一1011

  每逢七年的末一年,就在豁免年的定期住棚节的时候 有关七年的末一年和豁免年,请参看十五13的注释。至于住棚节,则请参看十六1317的注释。

  那时你要在以色列众人面前,将这律法念给他们听 就在每七年之末年的住棚节聚会时,要念这律法给百姓听。大概亦按王下廿三13所记的,在念完这立约的律例典章后,就举行重新与上主立约的仪式(参看廿九1013)。

{\Section:TopicID=847}卅一1213

  要招聚他们男女、孩子,并城里寄居的,使他们听,使他们学习…… 这种聚会,在被掳以前是未得见的。甚至王下廿三13所讲的,约西亚王乃是以招聚长老为主;这里却是以百姓和寄居的为主。回国以后,在以斯拉和尼希米的领导之下,才照这里所述的,招聚百姓中的男女老少,聚集来听律法书,并向他们讲解明白(参看尼八至九章,特别是八18)。

  使他们未曾晓得这律法的儿女,得以听见、学习敬畏耶和华你们的神…… 这种教导儿女明白律法的责任,慢慢地就转移到会堂的聚会上去了。会堂不但是犹太人在安息日聚会敬拜上主和学习圣道的所在,也是在安息日以外的各日,教导孩童的所在地──会堂小学。

{\Section:TopicID=848}卅一913

  在被掳时代属于南国的申命记派,于编写和这段有关的经文时,认定四44∼三十20这些原在主前八世纪末至七世纪写成的法典,为出于摩西的手笔,所以说明这法典是由摩西写出来交给抬上主约柜之祭司利未人的。他们也认定是摩西吩咐百姓要在每七年的末年,就在豁免年之住棚节的时候,要招聚百姓和寄居的人来,将这律法念给地们听,并重新使他们与上主立约,为要遵守这些律例。被掳回国以后的社群,不但照着行了,也在逐渐形成的会堂中,藉着安息日的聚会,以及其它各日的会堂小学中,教导男女和孩童,明白这律法,并藉以敬畏上主。

3 写歌教导众人 卅一1423

{\Section:TopicID=850}卅一1415

  你的死期临近了,要召约书亚来,你们二人站在会幕里,我好嘱咐他 这里1417节和23节,一般学者多认为是接续18节之摩西预言约书亚必领导以色列人之后,编辑者从耶、神两典汇编取来资料,用以说明约书亚之受职的。因此有些释经的人,就将这段经文(1423节)标题为“授职约书亚”。但我们是以摩西为全书的中心,所以根据1622的话,而标示为摩西“写歌教导众人”。

  申命记派在此跟从耶、神两典的合编,与祭典之按立约书亚的记述颇有出入(民廿七1223)。祭典着重祭司的职分,所以在上主说明摩西快将离世(民廿七1214)之后,摩西便要求上主立一人领导以色列人(民廿七1517);上主就指示要按立约书亚,并要他遵祭司以利亚撒的命而行;且要约书亚站在以利亚撒和全会众面前而按手在他头上(民廿七1823)。

  这里不但完全不提祭司,且在摩西和约书亚站在会幕里的时候,上主便在会幕里云柱中显现。上主显现后,这位申命记派所记述的主体(1622节),并不关乎约书亚的按立和使命,要到23节,才与约书亚有关联。因此,我们认为这段经文的主旨,在于摩西写歌教导以色列人。

{\Section:TopicID=851}卅一1617

  你必和你列祖同睡 这是预言摩西即将行走人生必经的路程──死(参看来九27)。这种说法,也不是摩西时代的说法。因为同睡,乃表示与祖先同葬一穴。不但摩西在旷野飘流的时代为不可能,在被掳迁徙异域的时代,亦无可能与祖先同葬一穴。这说法,按考古学的证据,明显是王国时期的事。因此一般学者认1417节和23节,是从耶、神两典的汇编取来的资料,是可信的。

  这百姓要起来……,随从外邦神行邪淫,离弃我,违背我与他们所立的约 这是预言,也是实境。因为在耶典(主前约八百五十年)和神典(主前约七百五十年)编写的时代,北国以色列早就在亚哈王(主前约八七五至八五四年)时代,随从外邦神和背弃了上主的约(参看何二213等)。至耶、神两典的合编时代(主前七百年及以后),玛拿西王(主前约六九三至六三九年)期间,更是如此(请参看王下廿一118)。

  那时我的怒气必向他们发作……,那日他们必说,这些祸患临到我们,岂不是因我们的神不在我们中间么 请参看廿九2228,及其注释。

{\Section:TopicID=852}卅一1820

  那时,因他们偏向别神所行的一切恶,我必定掩面不顾他们。现在你要写一篇歌,教导以色列人,传给他们,使这歌见证他们的不是 为将来的以色列人所会做的事,要摩西现在就写一首诗歌。这首诗歌,不但要教他们能唱,且要能背诵(这是传给他们的真意)。不但如此,此歌乃要以色列人明白,内容就是指责他们背约违法的证据。

  流奶与蜜之地 这是迦南美地的别称。其实际含义,则请参看六3的注释。

  他们在那里吃得饱足,身体肥胖,就必偏向别神事奉他们,藐视我,背弃我的约 这是饱暖思淫欲的极清楚写照。不过,这里的“淫欲”,却是指属灵的,就是离弃上主的约去事奉他神的恶。这里所讲的约,却也是指本书一至三十章的立约和律法。

{\Section:TopicID=853}卅一2122

  我未领他们到我所起誓应许之地以先,他们所怀的意念我都知道了 这是指出摩西所写的歌,有预言的作用。但更要紧的,乃要显出上主的大能和其之无所不知的特性。因为这里要表明的,乃是以色列人未进入迦南以前,上主已知道他们在进入以后将会作的一切恶事。

  当日摩西就写了一篇歌,教导以色列人 1921节,是上主嘱咐摩西要写歌,这节话是说明摩西写了这篇诗歌,原意却不能肯定就是指下面第卅二章的“摩西之歌”。他不但写了这歌,并且用以教导以色列人。

{\Section:TopicID=854}卅一23

  耶和华嘱咐嫩的儿子约书亚说…… 这是承接第18节摩西告诉百姓,有关约书亚必引导他们过约但河去的事。不过,在78节,是摩西给约书亚作授职礼的嘱咐,正如其它与约书亚的记述,由祭典传流下来的一样(见卅四9;民廿七1523)。这里却是由耶、神两典合编取材,经申命记派不同编写者之手,插入此处用以承接本章1415节的记述的,有关嫩的儿子约书亚,请参看一38的注释。

  你当刚强壮胆,因为你必领以色列人进我所起誓应许他们的地,我必与你同在 这些话,是与第7节重复,但词语却有不同。因此就正如五经之有重复,乃由底本来源不同的原理是一样,证明我们所说的这章经文来源复杂之说。另一方面,经文来源的底本虽有不同,而其基本事实却属相同。故此约书亚曾被按立以承接摩西的职责,乃是各不同的传统均有承传,证明其基本事实(即约书亚曾被按立以承接摩西的工作),为一件确定无疑的事。

{\Section:TopicID=855}卅一1423

  这段经文实际是两个事件的汇编:其一是编写者自耶、神两典合编取材,用以说明上主曾经向摩西显现,要他和约书亚站在会幕中,由上主亲自授职与约书亚,且应许与约书亚同在,使他可以带领以色列人进入上主应许给以色列人的迦南地。这种在启示的会幕向摩西显现的事,正如神典在出卅三711所记的,是一种古老的传统。但申命记派的编写,却藉这古老的传统,用以表明第二个重要的事件,就是上主向摩西显现,要他写一篇歌以教导以色列人,要他们能以背诵并承传下去,用以证明在他们未进入迦南以先,神早就预知他们进入迦南以后,会触犯属灵的淫乱,背弃神的约,事奉敬拜异邦神祇,以致有许多祸患灾难临到他们。这歌就是他们将来顽梗受祸的见证。但是,这篇歌是否就是卅一30∼卅二43所说的“摩西之歌”?学者却有许多不同的意见,以致我们无法予以肯定。但按经文现有的编排,却是指着这篇“摩西之歌”而说的。

  将律法写在书上 卅一2429

{\Section:TopicID=857}卅一24

  摩西将这律法的话写在书上,及至写完了 因为913节已经叙说摩西将这律法写出来,故此有些学者就把这节的律法( To^ra^ )改为 s^i^ra^ (歌),藉以连接1922节的话。这是错误的。因为这改法,固然是“见证以色列人的不是”(26节),正如摩西作歌的目的相同(见19节),却无法解释2526节其余的话。我们在本章的一开头,就说明了被掳时代的申命记派,并不是一人,且承传了南北不同的传统。这里和以下各节,是承传了北国和先知的传统,且申命记派的这位修订者,是与祭典的人较为接近的,所以他不像卅一9那位编者说“摩西将这律法写出来”,乃直接的说明是写在书上,并在其后直称此书为律法书(26节),正如王下廿二8大祭司所说的一样(参看王下廿二11,廿三24)。

{\Section:TopicID=858}卅一2527

  抬耶和华约柜的 请参看卅一9的注释。

  利未人 这里不像第9节所说“祭司利未子孙”,明显是跟从北国编写者之传统的(请参看本书绪论之“祭司利未人”段)。

  律法书 这名词在回国后,是用来代表“摩西五经”,即创、出、利、民、申五卷经书的。但在这里,乃正如第9节所说的律法一样,是用来表示申一至三十章这卷经书的,或者是包含本卷书之现有卅一至卅二章的主要部分在内,而尚未包含卅三至卅四章的申命记的。这意思是说,按申命记派的意见,在会幕中至圣所内的约柜,并不单是存放写有十条诫的两块法版之“法柜”,也在其旁放有这立约之律法书的“约柜”。就是将这与上主立约的律法书,来见证以色列人的不是。

  因为我知道你们是悖逆的…… 这里是摩西知道以色列为悖逆硬颈的人,不像前面写歌时之提到神预先知道以色列人的意念(21节)。所以,这是又一个理由不能将这段经文的“律法”,修改为“歌”的。

  我今日还活着与你们同在,你们尚且悖逆耶和华,何况我死后呢 有关以色列人在摩西还活着时,就已悖逆上主的事,请参阅九724

{\Section:TopicID=859}卅一2829

  你们要将你们支派的众长老和官长都招聚了来 这里不像廿九1011中提到支派的首领,而只说支派的众长老和官长,表明这经文是比前者的时代为较后,就是已经没有各支派的头目,而只有长老和官长的时代。这又证明我们前面说过的,本章的经文,虽然均在被掳时代编修的,却不是出于一人,并且还有时间的先后不同的。

  呼天唤地的见证他们的不是 这里的说法,虽然与三十19(请参看该节注释)类似,却不像那里之单纯的作为立约的呼喊见证者,以及具有中性(即未肯定是善抑恶的)之含义,而这里却是消极的,只有败坏和祸患将要临到的意义。

{\Section:TopicID=860}卅一2429

  这几节话,在表面上似乎是913节的延续,却明显是时代各异,手笔出自不同之人,且有不同的着重点。为此,有些学者就认为是1922节的延续,而建议乃24节的“律法”被抄经人将原来的“歌”字之误写所成。这当然也是一种错误的假设。我们的看法乃是,这章经文的来源复杂,但编辑者不愿将所搜集的资料割爱,而致编排在前后不同的部分,但其主要题旨仍在这申命记的律法,乃摩西写成的书。摩西吩咐抬约柜的利未人将这书放在约柜旁,为要使后人读到藉以证明他们之遭受祸患,乃是自己的顽梗悖逆,没有按这书上所吩咐的去行,反而偏离正道,致惹神震怒惩罚的结果。

二 摩西的歌 卅一30∼卅二43

{\Section:TopicID=862}卅一30

  摩西将这一篇歌的话,都说与以色列全会众听 这节话所说的歌,无疑的是指卅二143这篇诗体文的作品。正如今日的“使徒信经”,是依据使徒的信仰而编写成的,而非使徒所写的一样,这篇被称为“摩西的歌”,也是依据摩西的信仰而编写成的诗歌,并非是出自摩西之手笔的。

  这篇诗究竟是何时写成,当然有很多不同的意见。较早期的信徒,因为相信以赛亚书全卷都是由主前第八世纪的先知以赛亚写成的,所以认定它是在王国时代之作。因为这篇歌中有很多观念和词汇,和以赛亚书第四十至五十五章相似。可是,在了解到“第二以赛亚是主前六世纪下半叶,即犹大被掳的后期写成,而歌中又有许多词语与观念和以西结相似的缘故,现今的学者多数都主张这篇歌是在被掳期中的作品。更要紧的,是这篇歌乃一种法庭控诉形式的诗体,最早也不会早过王国的末期,而大部分这类的诗歌,都属被掳期中的作品。

  至于这节的都说与以色列全会众听,按原义和以色列人的生活背景言,就含有在以色列会众面前朗诵的意义。但要朗诵给以色列全会众听,就算今天有了扩音器的设备下,也是不可能的。这只是在文学上的一种叙述,表达要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注意这首歌的意思。──《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