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申命记第三章

 

神引导新的一代去认识祂,并且去经历祂,不是只有一点点的认识,而是进深的认识,也不是只有一次的经历,而是在经历上不住的更新。对神的认识和经历有了把握,对接受神的权柄就少有难处,作百姓的以色列民是如此,作神的儿女的我们也是如此。对神的无知或只有一知半解,都是十分妨碍人对神作绝对的拣选,神也不喜欢人作胡涂人,祂只喜欢人向祂单纯,单纯与胡涂是完全的两回事,单纯是对神有把握的信靠,胡涂是一厢情愿的幻想。所以神常常安排环境让我们去多经历祂,在经历中更深的认识祂,好坚定我们对祂的信靠。

    更新的经历

    只发生过一次的事件,人都可以看它为偶然的,但事情接连的发生,就没有人可以说它是偶然的。神从来不让拣选又跟随祂的人,对祂存有偶然的感觉,祂一直作工在人的身上,使人在许多的主观经历上,得出了对祂在客观认识上的肯定,叫人不能推诿,只能一心一意也毫无保留的跟上祂的定规。对神含糊的人不能在神面前活得正直,对神没有把握的人也不可能在神的路上走得好,因此神不住的光照我们,拆毁又造就我们,叫我们能好好的走上祂的道路。我们常常误会神的安排,总以为祂不引我们走通达平顺的路,故意与我们为难,又不听我们的祷告。我们是何等的得罪祂,但祂默然忍受我们的误会,至终把我们的脚步引到正路上。

    一再经历神是神子民的得胜

    神引动“巴珊王噩和他的众民都出来,在以得来与我们交战,耶和华对我说,不要怕他,因我已将他和他的众民,并他的地,都交在你手中,你要待他像从前待住希实本的亚摩利王西宏一样。”(l-2)神在另一次争战前又说话了,再说与从前所说过的话一样的话,好向他的百姓印证,得胜是在乎神站在他们一面,享用得胜是在乎百姓去作神所要作的事。神第一次引动黄蜂去打败亚摩利王西宏的军队,人可以说是幸运,神再一次用黄蜂去瓦解巴珊王噩的战斗力,就没有人可以说那是幸运。神一再作同样的事,叫这些看见神的作为的百姓,心里都明白,神实在是他们的得胜,只要神在他们的中间,他们必然能得胜,因为神就是他们的得胜。

    “那时我们夺了他所有的城,共有六十座,没有一座不被我们所夺。”(4)从地理上看,巴珊的地比希实本的地要大,城也多而牢固,但这些都不能阻止神百姓的前进,巴珊王国也覆灭了,以色列人所得的胜利比以前更大,所得的战利品比前更丰富,整个肥沃丰美的巴珊部落在以色列人的手中,这不仅是大的得胜,更是在经历神的事上大大的扩充了。这两次的战役,为以色列人进人迦南打下了稳固的基础,不但是震惊了迦南地的居民,更是大大的提升了神百姓的信心,使他们确切的知道,行在神的道路上,任何的阻挡都要消散。经过了这两次战役,亚衲人再也不能在他们的心中成为威胁。

    在神的定意中学习分别

    在神与亚伯拉罕立约的时候,已经指明迦南七族的人恶贯还没有满盈,现在已经到了满盈的地步,神要借着以色列人的手把他们赶出去。亚摩利人是犯罪和拜偶像很显著的民族,神也早就警告以色列人,若是容留那地的居民,这些人必要成为他们眼中的刺,肋下的荆棘,也必在他们所住的地扰害他们(参民卅三55)。要完全除减亚摩利人,在人的感觉上真的是很难下手,但他们还十把那地的居民“尽都毁灭”,因为他们领会,不能给罪和撒但留下地步。我们承认,没有同情心的人在人间总是少数,对人,我们实在要多有同情,但是对罪和撒但就不能有同情,因此,对给撒但用着来传播和扩散罪的人,我们只能作绝对的分别,免得他们成为网罗使我们得罪神。

    他们毁灭了城和居民,却保留了牲畜和财物,他们这样作是根据神的心意作分别,属地的事物不是全都可以吸收的,必须懂得分别,不懂得分别的原则,属地的事物就成了我们的捆绑,懂得活在分别里,我们就从属地的事物中得着释孜,并且属地的事物在神的管理下能给神所用,使荣耀归于神,埃及人的财物成为建造会幕的材科,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但不是每一次争战得胜神都让他们夺取财物,耶利哥的战役,和扫罗击打亚玛力人,神都不许他们掳掠财物。以色列人学会了在得胜以后,先是分别财物,再把财物分别出来归于神(参民卅一25-54),表明了他们知道神是他们蒙福的源头,他们的好处不在神以外。

    确认了是神为百姓争战

    在众多的战利品中,神特别提到巴珊王噩所睡的床,“他的床是铁的,长九肘,宽四肘,都是以人肘为度。现今岂不是在亚扪人的拉巴么。”(11)这一个提说是有深意的,先是说到亚摩利人在日常生活中对铁金属的使用,这是当日文化高度发展的记号,也是生活富裕的表明。其次是提及床的尺寸,这是说出人的体魄的雄伟,印证了那地的居民是巨人,是“伟人”。亚摩利人的文化与人的体格都大大的超越过神的百姓,再占上地利优越的条件,一般说来,以色列人是不能与他们抗拒的,在战争中一定失利。但事实不是这样,失败的不是以色列人,而是处处占优势的亚摩利人。

    神百姓的得胜,明显的不是因为他们本身所具备的条件,而是因为他们在作神所要作的事,实际上就是神借着他们去作成祂所要作的事。在属灵的事上,我们常按着我们的习惯去考虑太多关乎人的事,却疏忽了究竞是神在作事,还是人在作事。因此又要考意这,也考虑那,把什么都考虑光了,结果什么也没有作,连神要作工的路都因而给堵住了。我们不是说绝对不能作考虑,我们是说应当考虑,但不是考虑人的问题,而是考虑是不是神所要作的,若是肯定了是神要作的事,就不必再管其它人的反应,去作就是了,这样就让神可以显出祂的得胜在祂所要作的事上。

    这次战争的得胜,更坚固了神百姓的信心,叫他们不再看自己的所有或所无,只是单一的看神自己。神为人去争战,就没有一个敌人能站立得住,“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罗八31)他们一次又一次的经历,确认了神是为他们争战,他们的得胜是在乎神。

    在信心中经历承受产业的祝福

争战是为了得着地业,以色列人进向应许地的行程是这样,我们在属灵的追求上忍受灵里的挣扎也是这样。争战是要付上很大的代价的,不肯付代价的人在争战中必定是后退,甚至是倒下去的。神在争战中领我们往前,而我们必须肯付代价的跟随,越过—切眼见的利害而忠心跟随。争战虽然是要付代价,但这些代价是值得付上去的,因为我们争战是有目标的,  “我奔跑,不像无定向的,我斗拳,不像打空气的。”(林前九26)因为目标明确了,在争战中付的代价就有了根据。

 

 

    付代价是在信心中开始的,也是在信心中进行的。照着神的心意去跟随,不一定能立刻看见神应许的成就,甚至还会因着走在神的道路上而失去自己原来已经有的,神的迟廷更会叫人感到一切都成空。虽然眼见的一切是那样的真实,但神的应许比眼见的真实还要真实,因为眼见的一切仍然是过程,神应许的成就才是结局。

信心跟随的结果是承受产业

 

 

眼见的亚摩利二王和他们的众民是凶狠的,但是神宣告说,“你要与他争战,得他的地为业。”(二24)“耶和华对我说,不要怕他,因我已将他和他的众民,并他的地,都交在你手中。”(2)虽然在外面看来,这事能作成功的希望似乎是很渺茫,但是在信心中接受神的吩咐的以色列民却把它作成功了,现在他们就是站在这二王的土地上等候渡河。多少时候,人享用不列神的应许,并不是神忘记了祂说过的话,神决不会忘记,只是人没有用信心去跟随,像上一代的以色列人一样,就失去了享用应许的机会。信心的跟随是决定人享用神应许的关键。

    以色列人得了亚摩利二王的土地,这是毫无疑问的得胜,这个得胜使他们享到了承受产业的滋味。他们在没有下埃及以前,他们没有自己的产业,虽然神给他们有应许,但那时他们仍是在那地寄居的,在埃及更是寄人篱下的。现今他们踏足在约但河东,他们不再作寄居的人,而是成了有产业的民族。“那时我们得了这地,……我将基列山地的一半,并其中的城邑,都给了流便人,和迦得人。其余的基列地,和巴珊全地,就是噩王的国,我给了玛拿西半支派。”(12-13)得了产业是信心跟随的结果,经过了多少的挫折,也没有把接受应许的信心丢掉,虽然有时信心好像是掉在深谷中,但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还是抓住神的应许向前走,神的应许是不能废去的,信心的奔走一定能走到成功的一天。

    神的儿女在地上,正如以色列人在旷野的日子一样,地上敌挡神的气焰日渐高涨,甚至渗透进了基督教的内部来,而主再来的应许又迟延没有成就,国度似是在很遥远的地方,新天新地似是在神儿女的指望中消灭,但这又有什么问题呢?神的信实不会停止,时候到了,这一切都要成为眼见的事实,我们若是留意预言的应验,我们必能发现主的应许正在一点一滴的照着预言出现。信心跟随主的路一定不会错,到了有一天,我们必定看见,我们是与主一同显现在荣耀里。

    学习与弟兄一同承受产业

    约但河东的争战不是最凶猛的争战,在约但河东所得的地也不是神所应许最丰富的地,神让他们经历争战与承受产业,是给他们一些历练,好迎接在前面要来的更大的争战,预备去承受更丰富的产业。但是神的百姓在承受产业的事上,不只是个别人的,也是整体的,正如神的儿女在救恩中的事实一样,个别的人在基督里有荣耀,但是最大最丰富的荣耀却是教会整体去得着的。所以当以色列人局部在河东得产业的时候,神立即让他们去学习与弟兄们一同承受产业的功课。

    “那时我吩咐你们说,耶和华你们的神,已将这地赐给你们为业,你们所有的勇士,都要带着兵器,在你们的弟兄以色列人前面过去,……等到你们弟兄在约但河那边,也得耶和华你们神所赐给他们的地,又使他们得享平安,与你们一样,才可以回到我所赐给你们为业的地。”(18-20)得胜既是在乎神,迦南地争战的得胜,就不在乎这两个半支派过不过到河那边去,但神这个定意明明是给他们一个操练的功课,既要同心争战去成就神的旨意,也要学习与弟兄们一同承受产业。这也是信而顺服神的另一面所该作的。

    两次的战役,使以色列人在经历神的事上一再更新,能以建立坚固的信心,在渡河以后的多次大争战中,他们可以欢然的为一同承受产业向前直奔。争战是为了承受产业,这一点对他们已经是很明确的了,他们不再过飘流的生活,他们是在承受产业的路上迈进,神作了他们承受产业的保证。“那时,我吩咐约书亚说,你亲眼看见了耶和华你神向这二王所行的,耶和华也必向你所要去的各国照样行。你不要怕他们,因那为你争战的,是耶和华你的神。”(21-22)是神替他们争战,又是神使他们得产业,祂使他们在经历中看准了在争战中该站的地位,欢然的去享用神的所作。

    人的爱慕与神的公正

    接触到承受产业的问题,摩西联想到自己身上去了。因为在米利巴水的事件,他的灵被惹动,越过了神的权柄,作了一件把神表明错了的事,因此,神也告诉他说,他也不能进入迦南。现在他已经来到迦南的边界,只差一水之隔便可以进入迦南了。他想到神对百姓的应许,想到那流奶与蜜之地,他何等爱慕能到那边去,那怕只停留—瞬间,他也感到满足,因为他也踏足在神的应许地。

    摩西确实是爱慕能进入应许地,但是神对他的回答说,“罢了,你不要再向我提这事,你且上毗斯迦山顶去……观看,因为你必不能过这约但河。”(26-27)神没有答应摩西是显明了神的公正与严明,摩西的默然顺从也向神的百姓作了见证,让他们认识神的性情而衷心的敬畏神。摩西虽是不能进迦南,但他爱慕神应许的心思,带给神的子民宝贵的勉励。

认识与享用的区别

   摩西上毗斯迦山上,他看见了所爱慕的迦南,对他来说,他认识了神的应许地,亲眼看见了神的应许地。他不能过约但河,对他来说,他没有享用到神的应许。认识与享用在属灵的事上是很重要的,神的心意是要我们享用祂,因此我们不单是要认识祂,也要进一步去享用祂。认识是带进享用的,光有认识而没有享用,那不仅是不完全,而且那认识是否是真的认识还是一个问题。

    人常常把一些道理当作属灵的认识,那也是不准确的,道理只是停在人的思想里的东西,对他不一定有真实感。摩西实在是看见了神的应许地,神的应许对他是有真实感的。真的认识是有真实感的,有真实感的认识才有条件领人进入享用。摩西缺了享用,不是说他的认识不真实,而是神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去享用,时间使他在要走完属灵的路的事上有了残缺,不够带出一个完美的结果,但这只是在地上的一点亏损,因为神并没有亏待他的仆人,这事留待以后再提。如今我们所要注意的,是要照着神的心意去追求真的认识,也同时进入与认识相应的享用里。

    恩典与赏赐

    在摩西最后的—段路程中,也带给我们—个极深的提醒,这是基于神公正的性情所引出来的。神愿意挽回人,恢复人在被造时的地位,这是恩典。人要活在神荣耀的丰富里,完全的得着神自己作产业,人必须在神的心意中活得对,因为得着神的丰盛是赏赐,是人真正的活在基督里的结局。不错,神是把祂本性的一切丰盛,有形有体的放在基督里,人可以在基督里得着这些丰盛。只是我们要注意,进入基督里是恩典,但只有常常活在基督里的人,才能得着神一切的丰盛作赏赐。

出埃及是恩典,摩西出了埃及,倒毙在旷野里的人也是出了埃及,但是出了埃及的人不一定可以进迦南。出埃及好比人的得救,得救是本乎恩,但是得救的人不一定都能得赏赐。进迦南是赏赐,因为进迦南是承受产业,出埃及是美事,只有进了迦南才是最美的,出了埃及而不能进迦南就是一个亏损,因为没有走到最美。神的子民都该有进到最美的爱慕,也切实的追求进到最美的地步。“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三13-14)── 王国显《你们要谨守遵行──申命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