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申命记第十二章

 

    神向祂的百姓说了许多的话,目的在建立他们拣选神的心意,在申命记开头的十一章里,就是神为着这个目的而说的话的记录。拣选神的心意没有建立好,不管怎样去发表具体的生活内容和规范,这些发表都要变得毫无意义。在神的面光中建立起对的心意,是实际生活在神喜悦里的基础,这基础建立得好,人在神面前也就可以活得好。

    从十二章开始,神借着摩西向百姓说出在生活中具体要作的事,一点一点清清楚楚的说明,让百姓有具体依循的根据。“你们存活在世的日子,在耶和华你们列祖的神所赐你们为业的地上,要谨守遵行的律例、典章,乃是这些。”(l)一天活在神的应许中,就一天要随着神的心意去生活,这才是敬畏神的人所要走的道路。

    “神所选择要立为祂名的居所”

    首先神告诉祂的百姓,要在神的应许地上彻底的除掉偶像,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要把它们毁坏掉,“也要拆毁他们的祭坛,打碎他们的柱像,焚烧他们的木偶,砍下他们雕刻的神像,并将其名从那地方除减。”(3)神说得很严厉,不允许偶像在祂名下的地有地位,因为偶像不仅是人手造出来的东西,而且是撒但的工具,是世界的原则,目的就是要用一些人、事、物,去代替神。

    神要祂的百姓得保护,让祂的百姓从外面到里面把偶像清除。我们对照诫命的头三条,便明白神作这样的吩咐,目的是不让祂的百姓受伤害。任何代替神的人、事、物,都是偶像,那怕原来是属灵的事物,一产生了代替神的作用,就会变成偶像来辖制人,夺取了神的地位。神严严的吩咐,总意就是要他的百姓与偶像有彻底的分别。

    事奉偶像的样式也不沾染

    除掉外面的偶像比较上是容易一点,要除掉里面的偶像可就困难得多了。偶像对人的辖制,不在乎外表有多少的数目和类别,而在乎它在人心里面的地位,那怕是只有一个偶像,若是它霸占了人的心思,那就已经足够了。神知道人的心太容易受辖制,所以在吩咐人除掉眼见的偶像的时候,也同时要除掉偶像在人心里的地位。

    “你们不可照他们那样事奉耶和华你们的神。”(4)事奉神是要照着神所指定的样式。不要以为没有偶像的陈列就足够了,神的要求是绝对的,外面摆设的偶像固然不该有,连拜偶像的样式也不能模仿,模仿拜偶像的样式,就是给偶像留下地步。人的天性都是喜欢模仿,神并不是不允许人模仿,但模仿的对象却不能乱来,若是把拜偶像的样式模仿过来,神是不会答应的。

    从历代到如今,神绝不要人沾染拜偶像的样式,人的心思向着偶像的任何一点,终究要给偶像把敬畏神的心偷偷的夺去。从前人所看的是雕刻的偶像,现代的偶像却是在世界的原则中出现。世界的风气吹进基督教,而基督教又以跟上世界的风气为荣耀,从基督教的节日和吸收世界的节日到现今的工作趋向,这一些沾染了偶像的现象,人都不以为怪,基督教实际上已经落在黑暗中。我们并不是不用世物,但却不是无原则的使用世物,例如把世界人所喜好的作为基督教的方法或内容,这已经是沾染了拜偶像的样式,愿主救我们脱离这昏黑的世代,与偶像(世界)有彻底的分别。

    在神的居所求问神

    偶像的法则是给人方便,“无论是在高山,在小山,在各青翠树下。”(2)都可以给偶像设立祭坛。神是要得着人的心,让人尊祂为主,因此神并不使用给人方便的原则。这不是说,神要故意与人为难,而是祂要借着祂的定意来造就人,叫人经过考验,就坚稳的活在祂的应许中。神给以色列民有多个逃城,但神只给以色列民一个求问神的地方,“耶和华你们的神从你们各支派中,选择何处为立祂名的居所,你们就当往那里去求问。”(5)神作这样的定规,是叫人越过自己蒙幅这一点,去注意神的权柄,和神心意中的地。权柄是人跟从神所安排的一切,地是人宝贵神的计划和应许。

    只能到神立名的地方去求问、去献祭,在人这一方面实在是有时间和交通上的不便,但这正是考验着人把神放在什么地位。人若耸神为大,为至高,这一切的不便都不成问题,人心里若没有神的地位,就是没有这一切的不便也一样要发生问题。神不要人强调难处,祂只要人承认祂是配,人以神为配,什么难处也不能阻挡人到神面前去。

    一切与神发生交通的事物,必须作在神所承认的地,地位对了,就对付了偶像。因此,不单是求问神,并且要“将你们的燔祭,平安祭,十分取一之物,和手中的举祭,并还愿祭,甘心祭,以及牛群羊群中头生的,都奉到那里。”(6)地位站对了,就蒙神赐福,众人一同欢乐。地位若站不对,即便没有偶像的摆设和膜拜,实际上仍然是作着神的对头所喜悦的事。

    不行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

 

    口里承认神,而实际并不跟从神,这正是神的子民的大弱点,活在神的光中的人,都不会否认这一样。“我们今日在这里所行的,是各人看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你们将来不可这样行。”(8)没有进入神的应许,人会原谅自己,一进到神的应许里,神就不允许人去原谅自己。以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作标准,并不是在应许中生活的态度。活在应许中,必须向着神存绝对的态度,因为祂是神。不绝对就不能活在应许中,要活在应许中就得向神绝对,不留下地步去根据自己,也不满足自己。

 

    属灵的路是神所定的,不是根据人以为的美和好。“你要谨慎,不可在你看中的各处献燔祭。惟独耶和华从你那一支派中所选择的地方,你就要在那里献燔祭,行我一切所吩咐你的。”(13-14)神一再的指出,立为祂名的地方是唯一可献祭之地,只有在这地方献祭才有神的悦纳。神看这一样是十分重要的,不管人的反应是如何,神没有给人另外一个地方作属灵的事。人多有理由去推搪神的安排,他们看中他们所定规的,不管他们的理由有多高,神从没有答应让人去定规属灵的事,一切出于人的定规,全都是在世界的原则里,神不会承认的。

    这一个严格的定规,叫人明白,只能在神的安排中,才能与神有交通,才算是在祂面前有服事。在神永远的计划中,只有“在基督里”这个地位才是人与神有相交的地方,不在基督里就不可能有交通。“什么地方都是敬拜神”这话十分的不对,绝对没有“什么地方都是敬拜神”的这一回事。偶像的宗教不去说它,天主教和东正教也不去说它,不要以为挂着基督教的招牌的就是可以敬拜神的,基督教里有不信派,有安息日会,有耶和华见证人,和好些异端的教派,这些都是与神无份无关的。也不要以为称为教会的就是敬拜神的地方,不错,教会应当是敬拜神的地方,但教会是基督的身体,这个身体必须有作头的基督才是真正的教会。没有让基督作头,没有基督的地位的教会,也不是敬拜神的地方,各式各样的“官方教会”都属于这一类,在那里作属灵的活动,只有招惹神的震怒。不管是什么好听的理由,人都不能制造一些事物来代替神的定规。

    在神的规范中生活

    神定规人求问神和献祭的地方,一点也没有可以更改的可能,这看似是很严格的定规,但并不能代表神是处处限制人的神。不明白神的心意的人,对神常常生发这样的埋怨,但明白神心意的人,都知道神的坚持是为了保守,和造就属神的子民。神在人身上所作的工,不单不是给人许多的限制,反倒是释放人,给人得自由。

    神在特定的事上所作的坚持,是让人承认神的权柄,和神的所有权,让人以实际的行动来承认神的所有权,显明属神的就该归给神。所以凡是归给神的,必须要带到神所选择的地方去,在那里作,也在那里吃。但是在日常的生活范围内,神让人可以自由的去生活,在神的规范中生活,人就得着完全的自由。

    脱离宗教的规条

    在偶像的宗教里,一切的屠宰都要经过献祭的手续,屠宰就成了有宗教色彩的生活。人想要吃肉,只能在献祭的手续中去取得,给人在生活上增添了许多的烦琐。神让祂的子民在敬拜神的时候才献祭,献祭是人与神的交通,而不是叫人在生活上受限制。交通是一个属灵的享用,叫神与人都有满足的喜乐,生活上的受限制,只是叫人感觉厌烦。

    神指定人必要在祂选择的地方献祭,但在日常的生活上,神向祂的子民说,“然而在你的各城里,都可以照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福分,随心所欲宰牲吃肉,无论洁净人,不洁净人,都可以吃,就如吃羚羊,与鹿一般。”(15)神使祂的子民脱离偶像的法则,不叫他们活在宗教的规条里。宗教的规条要成为人的重担,成为人负不起的轭,律法的实意并不是要建立宗教,但以色列人把律法变成宗教,就叫他们在宗教的重压下找不着出路。所有的人都是这样,在宗教里是没有路走的。

    历世历代以来,人都喜欢往宗教里去钻,连政治、文艺、科学、思想,都成了宗教,叫人受了束缚,这是人以自己为中心必然会产生的结果。神不是要人作宗教的奴隶,而是要人恢复与神和好的关系,祂在人中间所作的是释放人,祂把真理赐给人,叫人在真理里得自由。  “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八31-32)在宰牲吃肉的条例上,神向人启示了祂要释放受捆绑的人的心意,叫作奴隶的人得自由。

    留心生命的赎价

    在吃肉的事上,神让百姓可以自由的处理,不管在那里,只要想到要吃肉,就可以随心所欲的的宰了牛羊来吃,不必有所顾虑。但是在宰杀的事上,神却一再吩咐以色列人,“不可吃血,要倒在地上,如同倒水—样。”(1624)为什么神不叫人吃血呢?不要吃血的原因在那里呢?简单的来说,神不给人吃血,是要叫人注意生命的赎价。

    “只是你要心意坚定不可吃血,因为血是生命,不可将生命与肉同吃。”(23)我们注意到,血就是生命,—切被造的生命都是给死亡吞灭的。生命进入死亡是神所不同意的,但被造的生命一定要死亡已经成了定局,因此神不要人接受会死亡的生命,所以人要把血像水一样倒掉,不必顾惜。另一方面,血只能献在坛上(参27),血倒在坛上是在神面前承认罪人是该死亡的,神看到人作这样的承认,就给人赦免的恩典,因为这是作在以生命赎生命的原则里。

这就叫我们明白,律法既不许人吃血,为什么主耶稣向犹太人说,“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我的血真是可喝的。”(约六53-56)主的血一面是赎人脱离罪和死,一面又是给人得永远的生命。主的生命不是被造的,没有罪的成分,也没有死亡的成分,这样的生命正是神要人去得着的。不能吃血的条例,引人注意到生命的赎价,也叫人注意赐生命的主。

永不可丢弃利未人

吃平安祭肉也好,在自己的地方宰牲吃肉也好,都是在百姓中有可喜乐的事。在百姓享用喜乐的时候,神一再提醒以色列民,“你们和儿女,仆婢,并住在你们城里无分无业的利未人,都要在耶和华你们神面前欢乐。”(12)又说,“你要谨慎,在你所住的地方,永不可丢弃利末人。”(19)这个吩咐也是满有神的心意的,给神分别出来事奉神的人得不着喜乐,百姓的喜乐就变得毫无意义。

    神没有给利未人在迦南地有产业,祂以祂自己作利未人的产业,就是把百姓献给神的那一分给利未人享用。利未人没有得着享用,就说出了百姓的心里忘记了神。神顾念利未人,因为他们给分别出来专一的事奉神,人会顾念神所顾念的,就是人乐意尊神为圣,人活在这种光景里,结果是带进满足的喜乐。

     活在神的应许中;永不丢弃利未人,也是承认神的所有权的一种考验。分别偶像还是消极的,只有让神在生活中有为首的地位才是积极的。神以自己为利未人的产业,百姓敬重神,照着神的定规纪念利未人,神作产业的事实就显明出来了。百姓这样的作,就使他们和他们的子孙永远得福,因为他们都确实的以神为大。

真正敬畏神的人,他们的生活一定是全然根据神,但是只能根据神,绝不能凭人的意见来定规。人的意见一加进去,敬畏神的心就会失去。“凡我所吩咐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不可加添,也不可删减。”(32)加添或删减,都是以人意代替神,这种事常出现在日常的生活中。总要记得,生活是把我们里面所有的显露出来,里面完全让主居首位,生活就定然是接受主完全的管理。── 王国显《你们要谨守遵行──申命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