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申命记第十三章

 

    注意了一切属灵的事物必须在神所选择的地去作以外,还要更进一步去注意保守自己,不偏离神的道路。神告诉祂的百姓,要在生活中实际的去对付一切引诱他们离弃神的人、事、物。要保守自己在神的道路中,必须要在人的心思里对付起,然后在生活中去对付实际的人,事、物。人的心思是最容易偏离神的,一点点新奇的事物,都会叫人的心受吸引,而不顾神的憎厌。”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的。”(箴四23)这一个提醒,对于神的子民就成了时刻的需要。

    确定神不改变的地位

    不管事情是怎样的发生与变化,神是万有的起头,这—个事实是永远不会改变的,祂作宇宙的主,也是不会给人所见的事物所影响。好奇是走神的道路的致命伤,贪新是人心思上最脆弱的一点。撒但看中了人的弱点,它不住的向人的弱点进行攻击,要叫人在那里向它打开大门,迎接它进来代替神。

    与拣选神有关的事物,它们的来源若不是出于神,就是出于撒但,我们千万别要忘记,撒但也能作一些在人眼中看为希奇的事,但是撒但所作的事有一个目的,就是叫人怀疑神,进而离弃神。我们必须要持定一点,只有神的所作是叫人得安息,享用满足的喜乐,并活在永远荣耀的指望中。事实上,在我们的经历中也印证了这些事,什么时候我们的心不向着主,我们的里面就沉闷灰暗,什么时候我们向主的心明确,我们的里面就充满喜乐。因此,神的地位不能改变,祂是神,就是神,这个事实不允许有任何的更改。任何一点点的更改,一定使人掉进黑暗里。

    注意主的自己

    神奇的事很容易吸引人的注意力,也使人毫不分辨的去接受神奇的事的源头,人常以为这样是在作真实的事,但神没有在这事上说“阿们”。“你们中间若有先知,或是作梦的起来,向你显个神迹奇事,对你说,我们去随从你素来所不认识的别神,事奉他吧。他所显的神迹奇事,虽有应验,你也不可听那先知,或是那作梦的人所说的话。”(1-3)神奇的事不一定是出于神,不能凭神奇的事作出拣选的定规,主也明明的告诉我们,“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太廿四24)神奇的事是真的,一点也不假,但源头不一定是出于神,我们该从神奇的事去看它所引导的方向,因为出于神的,也必回到神那里去。

    神奇的事不要都信,连作神奇事的人也不要都信,不要管那些人作的是如何吸引人的事,也不要管那些人是什么地位和身份。是牧师也好,是主教也好,若是他们所作和所说的是引领人离开主,背逆神,以别样来代替神,就不要接受他们的所作和所说的。“亲爱的弟兄阿,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神的,……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神,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约壹四1-3)神奇的事不是主题,主自己才是主题,一切的事物若不是引向高举基督,都是出于那恶者。

 

 

    不必要注意,也不要去追求神奇的事,不要听见别人讲方言就毫不保留的跟随,不要看见病得治好的奇事就全心向往。我们承认神会使用祂的儿女行神迹,就是笔者也有过赶鬼和治病的经历。但是我们留心到一件事,就是神更喜欢看见我们注意祂自己,过于注意神奇的事。我们追求的正确方向,是单单的注意主自己。

    神迹奇事的目的

    神在人间行过许多神迹奇事,为要向人证实祂是神,主在地上也行过许多神迹,目的是叫人“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约二十31)主也用使徒们和历代的众圣徒行过神迹奇事,直到现在,证明耶稣是基督,是世人的救主。神使用神迹奇事,是要把人带到祂的面前,让人认识祂,追求要得着祂。神迹奇事正面的目的是很清楚的,是吸引人去追求认识神。神迹奇事只是神作工的方法之一,它们本身绝不能代替神。

    神能行神迹,这一点毫无问题,神允许撒但所行的奇事得应验,这是许多人都不易明白的。我们都会问,为什么神不败坏撒但所作的,免得它到处迷惑人?神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  “因为这是耶和华你们的神试验你们,要知道你们是尽心,尽性爱耶和华你们的神下是。”  3)神给人一点试验,看人是爱神还是爱神奇的事,是看重神自己还是看重自己的经历。这个试验是摸到人的深处,人若不是注意神自己过于神所作的事,很容易就走上迷失的路。不管是神正面的使用神迹,还是神允许一些不是出于祂的神迹得应验,我们若是真的明白神迹奇事的目的,就不会给神奇的事迷乱我们爱神的心意。

    守住在神面前的地位

    认定了神是神,什么样的诱惑也不能使人离弃神,撒但对付人的花样层出不穷,它会假装属灵的恩赐,它也会作出一些动人的事迹,它更会在思想中去辖制人,尽管它会从各方各面来拆毁神的子民的信心,神的子民若能守住在神面前的地位,保守自己不进入它的网罗里,它对神的子民也就显得无能为力。

    “你们要顺从耶和华你们的神,敬畏祂,谨守祂的诫命,听从祂的话,事奉祂,专靠祂。”    4)神提及五样顺从神的事;每一样事都是以神为目标的,失去了作目标的神,那就是离开了该守的地位。任何插进来要代替神作目标的,定规不是出于神,能辨别什么是出于神,什么不是出于神的,人就能保守自己不偏离。绝对的拒绝不是出于神的,人必定在神的面前蒙保守。

    神是独一的神,祂不能给别样来代替。一切产生代替作用的人、事、物,不管他们在人眼前表显得如何动人心弦,我们也不能跟从。我们所要跟从的只有神自己,那怕是神默然,而人的声浪翻腾,我们所要听从的仍然是神。除祂以外,我们什么也不跟从,这就使我们可以超然在撒但的猖狂以外。

    绝对的向着神的操练

    撒但利用各式各样的人,引诱神的百姓离弃神,去事奉他们素来所不认识的神,就是那些陷人在罪中的假神。面对这样的景况,属神的人不单要警醒的保守自己,并且还要进一步的去操练,“不可给魔鬼留地步。”(弗四27)人常会存留着这样不准确的心意,以为在属灵的事上可以马虎一点,不必那么严格的要求自己,这种想法是犯了极大的错误。属人的事情尚且不能留地步,在地上成功的人物都是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的,属灵的事更不能不严格,因为我们的对手是撒但,是无孔不入的魔鬼。

    神一直带领祂的百姓建立向神绝对的心思,心思必须要转化为行动,才会有实际的果效。如今神给他们指出,如何在向神绝对的事上操练自己。不实际去作,向神绝对便流于喊口号,必须实际去作,才能享用神应许的丰富,也能保守自己不失脚。

 

    面对不同的人物,在人的心思里引起不同的挣扎。严格的说起来,向神绝对是决定在人的心思里,心思的难处解决了,实际的操练就少有难处,心思的难处解决不来,实际的操练就作不出来。神不要人作不来,也不要人作得过分,只要作在神看来是合宜的程度上。

    要有彻底分别的态度

    拣选神必须要有彻底分别的态度,因为神是忌邪的神,祂不给撒但留地步,拣选神的人也必须不给撒但留地步。在分别的态度上不彻底,在敬畏神的事上一定留下漏洞,只有在分别的心意上作得彻底,才能有真正的敬畏神。撒但是躲在人的背后挑拨人,它并不把它的真面目显露在人眼前,因此人所看见的都是人,若不是在态度彻底的要和撒但分别,碰到这样的情况,人就很难站到神的那一边。

    人的天性都不愿意与人太过不去,这是在属灵的事上的一个大漏洞。神的吩咐很清楚,一点也不含糊,“那先知,或是那作梦的,……要勾引你离开耶和华你神所吩咐你行的道,你便要将他治死。这样就把邪恶从你们中间除掉。”(5)把他治死便是不留余地,别要看那人是先知,是宗教领袖,若是他们说的话是背弃了神的,他就该被治死。神并没有看他们是先知,也没有看他们是宗教领袖,祂只看见有恶在祂的百姓中间。神看为恶的,神的子民不能把它看作善,恶与善是没有调和的余地的。

    “人当以训诲和法度为标准,他们所说的,若不与此相符,必不得见晨光。”(赛八20)以色列人拜金牛犊,表面上他们并不是离弃神,他们不过是把金牛犊看作是耶和华神,但这和神的心意不相符,他们仍然是作了可憎的事。不要看人是作牧师,作主教,只要他们说的不是经上所说的正意,我们和这些人都要有彻底的分别,对自由派的人是这样,对异端也是这样,对那些给政治利用的基督教更是这样。“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之物,我就收纳你们,……这是全能的主说的。”(林后六14-18)一切不把我们带到神的面前去的,我们都要和这些有彻底的分别,只有彻底的把不是出于神的分别出去,我们才能有绝对敬畏神的实意。

    要明确的对付人的感情

    阻碍人绝对拣选神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人的感情。亚当起初的失落,也是掉在感情的圈套里。不管人意志的坚强度到如何的地步,若是在感情的防守在线出了破口,那就无可挽救的要接受失败的定局。主在提醒门徒的话上,也是这样严肃的说,“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太十36-37)能胜过人的感情,不受属地的感情辖制的人,才能走得上拣选神的道路。

    在律法里,神明确的定规了,“你的同胞兄弟,或是你的儿女,或是你怀中的妻,或是如同你性命的朋友,若暗中引诱你,说,我们不如去事奉你和你列祖素来所不认识的别神。……你不可依从他,也不可听从他,眼不可顾惜他,你不可怜恤他,也不可遮蔽他,总要杀他,你先下手,然后众民也下手将他治死。”(6-9)这是十分不容易作的决定,因为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而所要作的又是在人的眼中最无情的事,感情脆弱一点的人,也无法作这样的决定。但神给人看见,这不是体贴人的感情的时候,而是在整体里除掉恶的蔓延,使神的子民得保护。

    跟从主的人,在感情上要明确的受对付。总的方向是要脱离自己,切实的让神居首位,在感情上接受这样的对付,在神的道路上往前走就不多有难处。“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土命平安。”(罗八6)这是不可能改变的原则,人对付了肉体的感情,脱离了属地感情的辖制,神在人的里面就有了准确的地位,也再没有什么容易缠累我们的事物可以使我们不拣选主。

    在行动上要准确的执行

    神是准确的神,祂作事是绝对准确的,因此祂也不允许人冒失开口,更不允许人冒失作事。祂要求人向祂绝对,也要求人在向祂绝对中准确。马马虎虎的从事不是神能同意的,道听途说也不是神能接受的,祂不要人得过且过,也不要人冲动胡来。神喜欢看见人向祂绝对,但不喜欢看见人没有充分的证据就随便作定规。

    “你若听人说,有些匪类……来勾引本城的居民,说,我们不如去事奉你们素来所不认识的别神。你就要探听,查究,细细的访问。”(13-14)神不接受传闻,但人都不注意的常把传闻当真实。神并不这样,因为传闻常常造成屈枉正直。有一些风声透露出来,神就要求人必须要找出真凭实据来,才让人作出行动的定规,神让人作事一定作在准确里,祂不要人作胡涂事。若不是这条例作保护,以色列人在进迦南并分地以后,差一点就糊里胡涂的发生同室操戈,自相残杀的愚昧事来(参书十二章)。

    “果然是真,准有这可憎恶的事行在你们中间,你必要用刀杀……尽。……都在耶和华你神面前烧尽。那城永为荒堆,不可再建造。那当毁灭的物,连一点都不可粘你的手。”(14-18)证据确实了,就不能再犹疑,立刻就要动手去除灭,人与物都要除灭,要杀尽,要烧尽。损坏神的圣洁,又败坏人的信心的人,不能让他存留在神的子民中间,污染了偶像的物,也不因它们有价值而给于保留,要毫不顾惜的毁掉。证据的寻找要准确,行动的执行也要准确,这是向神绝对的考验。中世纪的天主教杀了许多人,他们似是引用这原则,但是他们却不在神的真道上求证据,只在人的遗传上作定夺,因此流了许多无辜人的血。要使在行动上执行得准确,先要把真理和事情弄准确,不然就是胡涂,并不是向神绝对。神要的是绝对,也是准确。

勾引人离弃神的那城,拆毁了就永不再建造,这是很大的启示。神的祝福与建造,永远不与撒但有关连,神更不要在根基上给撒但玷污了的事物。金牛犊的结局是磨成粉撒在溪里,神不保留它而改作别用,神不在旧造里作任何的改良,而以重生来造成新造,祂对旧天旧地也没有留恋,而以新天新地来代替。神的性情就是这样的不与撒但有任何的调和,体贴神心意的人就懂得该怎样的绝对的向着神,毫不保留的站在神的一边。── 王国显《你们要谨守遵行──申命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