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申命记第十四章

 

    生活在神的应许里,人许多习惯了的生活内容都得要改变。在神的恩典中,神的子民是活在高一层的平面上,因为他们有了高一层的身份。一般人是属地的,他们的生活内容是属地的,神的子民虽然是在地上生活,但他们是属天的,生活的内容也该是属天的。

    神的子民必须要认识自己的身份,这样就能把属天的成份在生活中显出来。关于身份的头一件事是,“你们是神的儿女。”(1)这是与神的关系。其次是“你归耶和华你神为圣洁的民。”(2)这是神在地上的彰显的器皿。第三是“耶和华……拣选你特作自己的子民。”(3)这是神的产业。是神所最关心的。总的一句话说,神的子民是神摆放在地上作祂的见证的一群人,这些人若不能把神显明出来,他们就是在神面前失职了。

    既是属天的子民,就活在属天的境界里。在属天的事物上是绝对的容不下死亡的,与死亡的事物是毫不相干的。“不可为死人划身,也不可将额上刹光。”这些作法是与偶像有关的,是世界的风气。属天的子民生活上的大前题,就是要脱离死亡,不跟从世界的风气,一切与死亡有关的事物,都不要去碰它,也不去摸它,不管世界的潮流是如何的使人受吸引,神的子民就是要和它分别。神的了民所该注意的,是无条件的活在神的心意中。

    与死亡的事物分别

    死亡是罪所结出的果子,是一分为二,又是二合而为一的。罪在神的眼中怎样是最可憎的,死在神的眼中也一样的是最污秽的。神是这样的看死亡,神的子民也该以同样的眼光看死亡。人常是以眼前的舒服和满足来判别事物,好或坏都是根据个人肉体的感觉,叫肉体得满足的就是好,不能满足肉体的就是坏,完全不顾死亡的影响,只要人舒服就够了。这样的判断是十分伤害人的,神的儿女不能凭这样来活。

    死亡的含意不仅只限于身体的死,更重要的是指着“离开主的面和祂权能的荣光。”(帖后一9)这是属灵的死,连很坏的该隐也觉得属灵的死亡很不好受,在他被逐的时候,他也向神承认,“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你如今赶逐我离开这地,以致不得见你面。”(创四13-14)从古到今,流放是人世间最难受的刑罚,属灵的死亡也可以说是属灵的流放,和世间的流放所不同的,乃是在于世间的流放是被动的,而属灵的流放是自己找来的。神的儿女懂得不得见神的面的痛苦,也必会懂得如何去拒绝属灵的死亡,竭力维持自己活在与神的交通中。

 

神向百姓指示洁与不洁的食物,为要叫他们在每天的生活中,切实的学习与死亡有分别,不要为贪口腹之欲而沾染死亡。“凡可憎的物,都不可吃。”(3)什么是可吃与不可吃的界线?

分蹄与倒嚼—对地的分别和对神话语的爱慕

从动物的体态和生活的习惯,分出了可吃与不可吃的界线。神定规了凡具有“分蹄成为两瓣又倒嚼的走兽,你们都可以吃。”(6)只有倒嚼而不分蹄的不可吃,或是只有分啼而不倒嚼的也不能吃,这些兽的肉你们不可吃,死的也不可摸。”(7-8)我们也许不够明白,神以什么来作这样定规的依据,但我们却能肯定神这样作,是要让祂的子民学属灵的功课,叫他们脱离世俗和死亡。

    蹄是兽与地面直接接触的点,在与地一接触的时候,蹄立时就分开,不让地去拥抱它,也不叫它去拥抱地,这动作表明了与地有分别的原则,这原则是神所重视的。不分蹄就是完全的与地联合,一切与地的联合都是神所不喜悦的。

    倒嚼是一些兽接受食物的方法,先是大量的急速吞吃,然后是再回吐出来作细细的咀嚼。这些兽都是吃草的,没有—类是吃肉的,神没有让人吃吃肉的兽。草是神起初定规给一切的兽作食物的,吃草的兽是留在神起初的定规里生活。留在神起初的定规里生活,也是神眼中最可喜悦的。对于神给的食物先作大量的接受,然后作细细的咀嚼,这正好是表明了神的子民的属灵生活的样式。神以祂的话来供养属天的生命,对神的话有饥饿,又对神的话时刻作翻复的思想,这实在是美事,是神所看中的。

    分蹄与倒嚼必须是一同具有的,只有其中一样还是不洁的。与世俗分别出来和爱慕神的话是不能分开的,一分开就显得不完全。一些的宗教也教导人出世,但是没有神的话,仍然是叫人活在死亡里。反过来,好些人满口是神的话,但是却全然活在世俗里,这就成了虚假。与世界分别的根据是神的话,爱慕神的话的结果,一定是与世界分别。两者都兼备才算得上是完全,所以必须是倒嚼又分蹄才算是洁净的,是可以供应人的。

    正常的生活样式

    水中的生物,“凡有翅有鳞的,都可以吃。凡无翅无鳞的,都不可吃。”(9)在神的创造里,鱼是水中的生物的主体(参创一212628)。一提到水中的生物,立刻就会涌现鱼的形像。一般的鱼正常的样式,都是有翅有鳞的。神就借着这种样式来提醒神的子民,生活的样式要正常,才是可蒙悦纳的,是鱼就必须要像条鱼,不然就不正常。

    人的被造是以神的形像和样式为依据的,在神的定意中,人要活出神的形像来,那才是正常的。是叫神的心意得满足的。堕落了的人,固然是失去了神的形像,并且落到一个地步,人鬼不分,尤其是到了这末后的日子,人的生活越来越变得千奇百怪,没有了人的气味。不管是在什么的时和地,神愿意祂的子民要活得像个人,因为人原是照着神的形像和样式而被造出来的。

    不与死亡和黑暗为伍

    鸟在被造的时候,神定规它们是生活在空中的,它们给称为“空中的鸟”。它们在空中的生活,正好作了神的子民属天生活的表号。属天的生活一定是脱离死亡与黑暗的,带着死亡与黑暗的成分的,定然不是属天的生活。

神列明了一大堆不可作食物的鸟,因为它们是不洁净的。神没有说明它们不洁净的原因,但从它们的生活史里,我们可以领会到,这些不洁的鸟,若不是以死尸为食物,就是生活在黑暗中,或是越过了界限,不生活在空中,而生活在水中。神的儿女是出死人生的,称为光明之子,若是他们的生活是以死亡来得供应,依旧活在黑暗中,给罪和死来捆绑,这就和他们所得的地位不相称。神给祂子民正面的提醒是,“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弗四1

 

    所以生活在水中或黑暗中的鸟,或是“有翅膀爬行的物”(18)都是不洁净的,是鸟就该在空中生活,在水中或爬在地上生活都是不合宜的。神的儿女若没有活出属天的生活,也是一样的不合宜。   

    在生活中维持分别出来的法则

    在人的眼中看来,神这样区别洁与不洁的食物,好像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但真实敬畏神的人并不是要去计较这—些,而是注意在生活中学习跟从神的定规,不跟从人的意见和理由。人堕落的根源乃是不跟从神的定规,神愿意人学习跟从祂的定规,而恢复人荣耀的地位。所以敬畏神的人,看看属天交通的维持,而不坚持人的意见与理由,也不以人的意见与理由来作生活的依据。

    不洁的食物不可吃,不是宰杀而是自死的也不可吃,凡是自身出现死亡的,都与神的儿女不相宜。但是自死的“可以给你城里寄居的吃,或卖与外人吃。”(21)人的理由又要发问了,为什么外人能吃,我们不能吃?神的答案很简单,“因为你是归耶和华你神为圣洁的民。”(21)别人能作的,神的子民不一定可以作,我们不是根据人而决定我们的所作,乃是根据神作出定规。人所要作的总是打断属灵的交通,活在神的定意里,属天的交通才得以维持,不受死亡的打岔。

不可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

突然的冒出“不可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21)这一句话来,常常把我们的心思弄乱了,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我们从上文的意思接下来,也许会比较容易领会神的意思。母羊的奶是喂养羊羔,使羊羔得供应而长大的,现在把羊羔杀了,羊羔已经死了,若把母羊的奶去煮它,那就太不合适了。母羊的奶是供应活的羊羔的,拿来煮羊羔就是浪费生命的供应,把生命的供应放在死亡里,这是天大的不合宜。神要祂的子民学习不要浪费生命的供应,生命与死亡是永远不能调合的,任何的调合都是不对的。

 

    有人从人道的角度来看这个条例,若这个主张是正确的话,那就叫我们碰到神的伟大。神怜悯的性情,禁止人用母羊的奶煮羊羔,但是在神为人预备救赎的时候,祂亲自交出自己的独生子,祂亲自压伤祂的儿子,也掩面不看那常在祂怀里的儿子。神爱我们,不单以祂的独生子来作赎价,也以祂的性情来作代价,作成宝贵的救赎方法,给我们可以有路坦然的到祂的面前。

    神不喜欢死亡。祂不要生命与死亡相调在一起,生命绝不陪伴死亡。但是祂爱我们,为了拯救我们,祂让祂的儿子,就是赐生命的主,亲自进人死亡,经过死亡,又胜过死亡,叫我们经历了在死亡中得生命。伟大又可爱的主,祢是这样的以祢的性情作代价,叫我们得着完全的挽回,我们不能不感谢祢,也不能禁上我们自己去敬拜祢。

 

    学习时常敬畏耶和华

    敬畏神不是一时的热情冲动,而是琱[在神面前的生活。神要在地上得着一批人,琱[的尊祂为大,在地上作祂荣耀的见证,并使仇敌蒙羞。祂既选召了祂的子民,祂就教导他们,造就他们,建立他们,使他们“可以学习时常敬畏耶和华。”(23)敬畏神是生活的态度,没有实际的生活,敬畏神就成了空谈,因此神造就建立神子民的方法,就是带领他们实际的进入生活,让他们在生活中具体的学习敬畏神。

 

    吃在耶和华你神的面前

    神的百姓每年要把地里的出产十分之一,和牲畜的头生的,献上给神。神定规了他们献上的方法,他们必须把献上之物带到神选择立为祂名的地方,也在那里一同欢乐吃喝。神让他们每年—再的这样作,为要叫他们不住的认明,神是祝福的源头。祝福是从神那里出来,蒙恩的人把神的祝福带回神面前去,见证祂是乐意向人施恩的神。

    神说,他们这样作,就可以学习时常敬畏神。他们接受神这样的安排,固然是表明他们是顺服神的,并且他们可以藉此进一步去纪念神的恩惠,因而进入准确的生活态度里。迦南地是山地居多的地,但雨水若是充足,那就是肥美的地。在地里的丰收里,说出了神在恩典中的看顾,地里的出产就是神施恩的记号。

 

    神所注意的,是百姓献上和吃喝之地。献上是感恩的反应,不是应酬神,也不是给神面子,而是承认神是配。因此献上不是去求作在人的方便中,而是作在寻求神心意的满足里,所以要付代价去满足神,放下工作,跋涉长途也在所不计,只要能满足神的心意便够了。神要他们吃喝在神面前,不让他们凭己意随便安排吃喝,原因就是要他们在实际的生活中学习敬畏神。我们作神儿女的在今天所学的功课的原则也是一样,个人的灵交不能代替教会的交通的原因之一也就是在此,神—再的提起要在祂面前吃喝,乃是要神的子民注意祂的心意。

    在神的体恤中学习敬畏神

    神吩咐祂的百姓必须要到祂面前有所献上,但祂也体恤祂的百姓,不叫他们有太多为难的事,祂说,“当耶和华你神赐辐与你的时候,耶和华你神所选择要立为祂名的地方,若离你太远,那路也太长,使你不能把这物带到那里去,你就可以换成银子,……你用这银子,随心所欲……买……。”(24-26)神所重看的是人向着祂的心,祂并不看重人在作什么,或是怎么样去作,祂就是鉴察人的心,人的心对了,人所作的就对,人的心不对,不管他作什么都是不对。人向神有对的心意,神也给人许多的体恤。

 

    照着神的原意,最好是用原物去献给神,人敬畏神又体贴神,一定是不辞劳苦,甘心乐意去作神所喜悦的事。神的体恤也是叫人心里受感的,在微小的事上,祂也给人作了合宜的安排。但神的体恤还是不离开原则的,人可以把礼物换成银子,带到神立名的地方,在那里再买要献上之物,这个安排更清楚的显明立为神的名的地方的重要性,物可以改换,但人必须要到神的面前,神所注意的是人有没有到祂的面前,人若不到神的面前,他所作的必定是全然落空的。

 

    人必须要到神的面前,这一点是不能更改的,虽然是神的体恤,减少人许多的累赘,但还是要在神的体恤中学习敬畏神。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殿里那些卖牛,羊,鸽子的就是根据这条例来作的。那时候,作买卖的只管赚钱,买祭物的只是为了交差了事,人在殿里,心却不在神的面前,这就成了可憎的。人不到神的面前来就是不对,现今神的儿女也是要这样的学习敬畏神,人在聚会中事奉敬拜神,心也在聚会中事奉敬拜,不住的学习到神的面前来。这样的活在神面前,无条件的顺从神,那就叫人得着了欢乐的享用神的条件。

    在敬畏神的心思中作爱心生活的操练

    敬畏神的生活必定会在生活中流露神的性情,爱心是其中的一个流露的重点,在爱心的生活中有操练,在敬畏神的心思上就趋向老练而成长。”每逢三年的末—年,你要将本年的土产十分之一,都取出来,积存在你的城中。”(28)为要供给那些有需要和缺欠的人。这是在正常的十分之一以外再取的十分之一,在当年来说,神的子民至少为神的名取出了十分之二,但是他们顺从神,他们看重属天的丰富,过于属地的财物的减少。

    在财物的奉献上,新约的教会并没有十分一的条规,而是在全所有奉献的基础上,照着里面的感动献给主。多少的人斤斤计较着十分一,这真要在律法下的以色列人面前羞愧死了。不能脱出物质的捆绑,是没有办法进入爱心的生活的,心里没有敬畏神的实意,也是不能进入爱心的生活的。

 

爱心的生活是敬畏神的心思的一种表现,爱心的对象是,“在你城里无分无业的利未人,和你城里寄居的,并孤儿寡妇,都可以来,吃得饱足。”(29)说得更清楚一点,爱心的对象是:

1、为神舍弃地上事物的服事神的人,在旧约时是利未人,在教会中是全时间服事主的弟兄们。神多次的向他们提起,要纪念在他们中间的利未人,这些事奉主的人是在信心中接受神的供给的,神借着神的子民的爱心来供给事奉神的人,神的子民体贴神的心意,在爱心中去供应事奉主的人,这是神特别喜爱的。

    2、在人中间有缺乏的人,这些人不是游手好闲,好吃懒作的人,他们是因着人间的变故而落在贫乏中,他们并不想长久依赖人而生活,而是在短期内需要爱的援手。神是孤儿寡妇的神,是贫穷人的神,祂纪念这些有缺欠的人。神的子民摸着神的心去纪念有需要的人,也就是在生活中流出神的性情。

“这样,耶和华你的神必在你手里所办的一切事上,赐福与你。”(29)爱心并不像人心里所想的是人所有的减少,而是丰富的享用神的路。摸着神的心去供应了别人,就从神的手中接进更丰富的供应。── 王国显《你们要谨守遵行──申命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