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申命记第十八章

 

    神从多方面给人试验,使人在实际的生活中学习服神的权柄。服神的权柄不是一句属灵的口号,而是实际生活的内容,借着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接触到神的权柄,接受神的权柄。脱离了实际的生活,服神的权柄就成了空话,要让神的权柄显出来,必须在生活中确实的根据神的心意而活,抓住神的应许去活。没有活在神的权柄中,就没有服神权柄的事实。

 

    生活是最准确的试验,人给神多少的地位,在生活中都要全然的显明出来。不活在神的权柄下,定规是活在自己的里面。活在自己的里面,就没有给神有地位,什么都是自己作主,什么都是以维护自己的利益为前题,不管是遇到什么事,一碰就碰到人的自己。神的条例不是单要人去遵守,而是要实实在在的拆毁人的自己,人的自己拆掉了,神的权柄才能显出来。

    信心的服事与爱心的供应

    神没有给利未支派有地上的产业,神是把祂的分赐给他们,“他们所吃用的,就是献给耶和华的火祭,和一切所捐的。”(1)“耶和华是他们的产业”(2)这些话说来是蛮动人的,但是实行出来却是叫人没有安全感的。其实,有那一样属地的事物能给人有安全感呢?都没有。真正认识神的人,一定承认只有神能给人有安全感,因为祂是丰富又不改变的神。但是在人的眼中,神似是不比物质真实,因此要活在神的面前,就绝不是凭眼见,而是要凭着信心去取用神的信实。利未人是被神分别出来事奉神的,祂就从事奉神的人身上先开始,要求他们在信心里跟随神,以祂的信实为粮。这是一个权利,也是一个试验,能跟上来的人实在是有福的。因为他们的眼睛已经越过了物质的世界,看见了神的信实和丰富。

 

    利未人在信心中跟随神,神也安排百姓在爱心中学习作神的供应。“祭司从百姓所当得的分乃是这样。凡献牛或羊为祭的,要把前腿,和两腮,并脾胃给祭司。初收的五谷,新酒,和油,并初剪的羊毛,也要给他。”(3-4)这是对百姓双重的功课,是爱心的试验,也是信心的确认。把最好的和最先收获的都给了祭司,若不是有爱神的心,和在爱里纪念事奉神的人,谁都不肯这样作,谁都是把最好的和最早收获的留给自己,有了余剩,才会给神,才会纪念全心事奉神的人。在信心中确认了神的权柄,才能毫无保留的遵行神的定规。他们看准了,是神从各支派中拣选利未人,“永远奉耶和华的名侍立事奉”(5),他们就体贴神的心意,显明神的供应,使利未人虽然没有场地的产业,但也是一样的活在神的丰富中。

    利未人的事奉的资格是神赐给的,可以享用神的分也是神所定规的,但是利未人的实际事奉不是因这两个条件而执行的。神不要人只在外面作属天的事,因为一切作在外面的事物都与属天的事没有关系的,属天的事必须是从人的里面开始,敬畏神是这样,爱神也是这样,事奉神更是这样。

  “利未人……若……一心愿意到耶和华所选择的地方,就要奉耶和华他神的名事奉,像他众弟兄利未人侍立在耶和华面前事奉—样。”(6-7)愿意到神立名的地方,是为要亲近神,活在神的面光中,实际的进人事奉。这样的从心里开始要事奉神,一面是信服神,一面又是爱神,神的心意就在他身上得着满足。律法下的事奉是如此,在恩典中的事奉更是如此。

 

    不跟随世界的样式

    在神的应许中活的人,神给他们一个非常严肃的指示,“你到了耶和华你神所赐之地,那些国民所行可憎恶的事,你不可学着行。”(9)这是个原则性很高的问题,就是神的子民只是单跟从神的话来决定生活的内容,而不是跟随世界的样式。一般人都害怕给孤立,因此对世界的事物有许多的让步,宁愿冒神的责备,而不愿脱离属世界的生活。很显然的,属世界的事很能叫人的肉体舒服,我们必须看见,行这些事的后果,“凡行这些事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因那些国民行这些可憎恶的事,所以耶和华将他们从你面前赶出。”(12

    这里所提及的各样事,都是与邪灵发生交通的,从原则上去领会,凡是与神以外的一切有紧密关连的,都是和世界之王发生了交通。这些事物是起着与神作对头的作用,因此是卧在那恶者手下的人所喜欢作的,说清楚一点,那就是世俗的风气,是世界的潮流。可怕的是人以为跟上潮流是进步,追上流行的事物是开明,其实,害怕给人讥诮为落伍,说他跟不上时代,才是主要的原因。人给神弃绝的主要原因之一,乃是人不给神准确的地位,以别样去代替神,特别是以出于邪灵的事物去代替神,这些是最惹神憎恶的。

 

    神说得很清楚,“你要在耶和华你的神面前作完全人。因你所赶出的那些国民,都听信观兆的,和占卜的,至于你,耶和华你的神从来不许你这样行。”(13-14)人必须看见,人的前途是在神的手里,所以,在神以外去求问前途,追求属地的好处,是神所绝对禁止的。因此,不管世界的风气是什么,世俗的趋向是如何,这些都和神的子民没有关系,也不是神子民要跟随的物件。神子民所要跟随的只是神的话,谨守神的话,就是接受神的权柄。

    神的权柄在地上显出的实体

    神的权柄不单是借着祂的话来显出,也借着祂自己的显现来显出。摩西把神的权柄带出来,但他并不是权柄的本身,神要祂的子民知道权柄的本身是祂自己,祂借着摩西宣告祂自己要来显明权柄。“耶和华你的神要从你们弟兄中间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你们要听从他。”(15)在以色列中有许多的著名的领袖,约书亚、大卫、所罗门,……但是都不是那一位先知, “那先知”长久以来成了以色列人的盼望(参约一21)。我们要注意,神应许要兴起那先知,并不是要来以色列中作人的盼望,而是要到祂百姓中间来作权柄。

    神这个应许的宣告,应验在主耶稣的身上,是神的儿子到人中间来作权柄。“基督耶稣……就是神从创世以来,借着圣先知的口所说的。摩西曾说,主神要从你们弟兄中间,给你们兴起—位先知像我。”(徒三20-23)神的儿子到人中间来,明明的把神的权柄显出来,赦免的权柄在祂手中,审判的权柄在祂手中,叫人得生命的权柄在祂手中,人进入国度的权柄也在祂手中,神把一切的权柄全交在祂手中,祂就是神的权柄在地上的显出。

    摩西作为基督的预表,因为他所作的与基督所作的有类似的地方,特别是在表达神的心意这方面,所以摩西说“兴起一位先知像我”,就是这个原因。神说,“我要将当说的话传给他,他要将我—切所吩咐的,都传给他们。”(18)这说出基督的职事,是将神和神的心意显出来。摩西虽也把神的心意传出来,但在显明神权柄这一点上并不完全。基督是神自己的显出,所以卜仅是显明神的心意,也显明神完全的权柄。“谁不听他奉我名所说的话,我必讨他的罪。”(19)神的权柄在基督身上向人显明,叫人碰到很实在的权柄,人可以瞧不起基督的外貌,但人不得不承认祂有权柄(参路四32,太七28-29)。真正认识权柄的人,他们跟随的是权柄,并卜是跟随有权威的人,因为权柄就是神自己的显明。

    犹太人一直跨不过这一点,他们只看见摩西,却卜注意神藉摩西所说的,摩西明明的说,那以后兴起的先知所说的,比神藉摩西所传的律法更精确。律法使人看见的是生活的准则,“那先加”使人看见的是神的权柄,律法是神先前藉摩西说的,为要引出基督。基督是在律法以后显出的,要把律法的真意表明与成全。律法叫人注意字句,基督叫人遇见神自己,所以接受基督不是反对律法,而是成就律法所表明的,叫人得着神自己。

对付假冒的权柄

 

 

神的权柄借着那先知显出,撒但也就发动一些假先知向神的百姓说话,混乱人的心思。神很严厉的对付这事,一点也不宽贷。“若有先知擅敢托我的名,说我未曾吩咐他的话,或是奉别神的名说话,那先知就必治死。”(20)该引起我们留心的是,只有先知的外貌,却不是说神要说的话,神的儿女不要因他有先知的身分,毫不明辨的就跟随他。假先知在外表也像先知,但却不是说神的话,所以不要管他是主教,还是牧师,只要他不说神的话,或是说神没有说的话,他就是假无知。

    假无知一定要治死,因为他假冒神的差遣。是说神没有说的话也好,是奉别神的名说话也好,结果都是作神的对头,败坏神的子民对神的拣选,所以神一定是这样严厉的对付假先知。人的感情常常成为接受神权柄的难处,但是看准了假冒神权柄的事,我们也该有像神一样的心情去对付假先知,与假先知有彻底的分别。

神的话—定成就,决不落空。“先知托耶和华的名说话,所说的若不成就,也无效验,这就是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是那先知擅自说的,你不要怕他。”(22)若不是出于神的,必不能成就,因为神不允许他有成就,这是分辨假先知的方法。神的信实使神的话不落空,人假冒神的名说话,神不会给他负责,人说的话定然是落空。特别是在政治和人的哲学思想浸入基督教的时候,假冒神的名说话的人格外的多,神的子民该专一的跟从神,又用坚决的心志去拒绝人假冒神的名所说的话。── 王国显《你们要谨守遵行──申命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