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申命记第廿五章

 

    律法的基础是神公义的要求,这要求里面包含了圣洁与体恤。律法在表面上是严肃的,但实际上是满了怜爱,对犯罪的人是严厉的,对守法的人就是保护,这是律法的字句所有的两面功用。但就律法的精意来说,它要显明神的性情和心意,把人引进祂永远荣耀的计划中。因此,在律法的内容中,我们在处处都可以看见神对人的纪念,在祂公义的执行中流露出他的体恤,在祂对人的同情里也不废弃祂的公义,完全的神定规了完全的律法。

    神纪念一切被造的

    审判官是执行公义的判断,也有权柄惩治触犯律法的人,“要叫他当面伏在地上,按着他的罪照数责打。”(2)使恶人受警诫,也使众人得提醒。犯罪而受责打是众人都称快的事,没有责打,犯罪的事就不能遏止,所以公义的执行是不能少的。但是执行公义必须要有分寸,神要求执行公义,但神不许执法的人凭己意而行,执行少了是不公正,执行过分了也是不公正。除了那些该治死的人以外,神绝不允许人受责打而致死,刑讯更不是神所能同情的。在神所颁的律法中,是神自己来判断案情,透过乌陵与土明,借着神赏赐人的智慧,各样的判断都是准确的,责打只是惩治的方法。 

    最高的责打,“只可打他四十下,不可过数,若过数,便是轻贱你的弟兄了。”(3)这个定规绝不是像现今的情形,只是偏重犯罪人的利益,疏忽了被害人的痛苦,而是站在尊重人的事实上。人犯了罪成了罪人,但绝不会因此而不再是人,人常不把犯人看作人,但神不是这样,祂仍然承认那人是人,尊重他,不让人轻贱他。在祂的公义执行中,人还是给尊重的,因为照着神的形象样式被造的人,虽是失落了,神还承认他们是人。神给人预备救恩的心思该是根源于神是这样看待人。

 

 

   “以法莲哪,我怎能舍弃你,以色列阿,我怎能弃绝你,……我回心转意,我的怜爱大大发动,……因我是神,并非世人,是你们中间的圣者。”(何十一8-9)“我……不将你灭绝净尽,倒要从宽惩治你,万不能不罚你。这是耶和华说的。”(耶三十11)神的心意何其宝贵,在公义的执行中还是带着怜悯,这真叫受惩治的人的心苏醒。

   

“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4)牛在为人劳苦的时候,它要吃稻杆,就让它随意的吃,不可限制它。神以律法的权力来使人纪念牲口, “难道神所挂念的是牛么?不全是为我们说的么?分明是为我们说的。”  (林前九9-10)一切被造之物都是神所纪念的,神借着纪念被造之物,使人明白他更是纪念照他形像被造的人,叫人知道不可轻贱自己,也不可轻贱别人。

  

神永远纪念被选召的人

    给神选上的人实在是非常有福的,因为他一次给神选上,他就永远的在神面前蒙纪念,人可以忘记他,但神却永不忘记他。我们很难体会神为什么对人有这么深的感情,可能是祂在人身上依稀  看见祂的形像,特别是在那些给祂选召的人,祂要在他们身上恢复祂的形像,祂就把祂的心思长远的放在他们身上。

    “弟兄同居,若死了一个没有儿子,死人的妻不可出家外人,她丈夫的弟兄当尽弟兄的本分,娶她为妻,与她同房,妇人生的长子必归死兄的名下,免得他的名在以色列中涂抹了。”(5-6)这个条例不是重在作兄弟的要娶寡嫂,而是垂在给死去的兄弟留下名字。名字留在家谱中,一般的民族多是为家族的历史留下记录,给后人追源思根。但是在以色列人中,家谱的作用并下止此,而是给神数算和纪念的根据。神纪念祂所选召的人,不仅是一次的纪念,而且是永远的纪念,因此,神百姓的名字必须长久的留在家谱中,也必须永久的给人提起,因为神永远纪念祂所选召的人。

    人若不愿意娶寡嫂为妻,神也不勉强他,但他必须要在长老的面前,让他的寡嫂“脱了他的鞋,吐唾沫在他睑上,说,凡不为哥哥建立家室的,都要这样待他。在以色列中,他的名必称为脱鞋之卜。”(9-10)这是羞辱的名称,因为他不看重神的纪念,凡不看重神的纪念,必定要蒙羞的。神与人在观点上的差别,在于神重视人的被纪念,而人重视个人的喜欢,还有一些人更加上伦理的观念,但是以色列人这样作,在神的律法下,完全是合法的,不这样作定然要蒙羞的。犹大在这事上给绊了一下,波阿斯在这事上却蒙了大福。如今律法的字句已经没有了约束的效力,但是律法引导人注意得着神的纪念的精意,没有人可以把它忽略,忽略就定然造成亏损,因为他不重看神的纪念。

 

    神不纪念人的不洁和不义

    不管人有什么自以为是最正当的理由,在神的眼中,不洁仍旧是不洁,不义仍然是不义。人的辩解没有用处,除非神的性情有所更变,谁都不能改变神的标准。但是神的性情绝不会更改的,因此在神眼中的不洁永远是不洁,不义永远是不义。神所以悦纳雅各这个人,因为他看重神的应许,但是神不同情他的为人,因此神给他许多的磨难来拆毁他。摩西也是一样,神非常的欣赏他,但神却不同情他二次击打盘石。所罗门更不必说,神虽然使用他,但神还是一样的定他愚昧的罪。神不会把不洁不义的事物留在他的纪念中。

    “人的妻近前来,要救她丈夫脱离那打他丈夫之人的手,抓住那人的下体。就要砍断妇人的手,眼不可顾惜他。”(11-12)为什么不要顾惜她,一定要砍断那妇人的手呢?简单的说,就是她用手作了不洁的事,她不该抓别人的下体。严重的说,她作了可以致人于死的动作。不错,她是爱她的丈夫,但要爱也不能损害公义与圣洁,不想自己的丈夫受害,也不要伤害别人,因为那人也有妻子。这样的爱是自私的爱,若真的致人于死,那是叫人陷在不义里,神不欣赏这样的爱。

 

    “一大一小,两样的法码,……一大一小,两样的升斗。”(13-14)这更是明显的不义,是一种欺骗的勾当。神的百姓不是以欺骗来成立家业,乃是因神的赐福而得着丰富,神的公义不会忘记祂的应许,不必人用手段去保障生活,用了不义的方法,反倒失去神的祝福和纪念。用公平的法码和升斗,这样,在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地上,你的日子就可以长久。因为行非义之事的人,都是耶和华你神所憎恶的。”(15-16

    不要落在神追讨的纪念里

 

    我们一直都是在提说神赐福的纪念,但我们需要知道,神还有另外的一种纪念,那就是追讨的纪念。神纪念人在祂面前的善美,祂也纪念人在祂面前的忤逆,祂要赐福给善美的,祂也把惩治放在忤逆的人身上。伯沙撒王向神的愚昧和自高,叫神数算他国的年日到那时为止(参但五22-26)。这是追讨的纪念,神一向人追讨,人的一切就完了。

    神纪念亚玛力人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日子所作的事,祂也要祂的百姓纪念这事。这不是神的度量窄小,不肯赦免亚玛力人,而是亚玛力人所作的,使乐意赦免人,并且为了给人赦免,连独生子也交了出来的神,没有条件给他们赦免,因为他们一直站在作神对头的地位,帮助了撒但去破坏神永远的计划。从出埃及一直到以斯帖记的日子,他们都是这样的对付神,以神为敌,要消灭以色列民来中断神救赎的计划。

    “他们在路上遇见你,趁你疲乏困倦,击杀你尽后边软弱的人,并不敬畏神。”(18)亚玛力人所作的不单是阻挡神所要作的,并且还在乘人之危来伤害人,那是双重的可厌。不怜悯人的就要受无怜悯的审判,不体恤人的也必不蒙体恤。“那时你要将亚玛力的名号,从天下涂抹了,不可忘记。”(19)神公义的追讨,不会给时间带走。神使祂的子民从亚玛力人身上知道,悖逆与敌对神的结果,只有落在给神追讨的一途,神的子民若是向神刚硬不肯悔改,也是一样的落在给神追讨的纪念中。

    神是可敬畏的,明白神心意的人,总要竭力保守自己在神赐福的纪念中,千万要远离一切使人落在神追讨的纪念中的事物。── 王国显《你们要谨守遵行──申命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