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书亚记第九章

 

I 以色列敌人一览(九12

  前八章中,是以色列在选择争战的对象与地点。如今,情况有了转变,主动权换到别人手中。约书亚记二10和五1提到,诸国“听见”后的反应。约书亚记五1和九1的起头用字相同、文法相同。在二10,这些字描述了迦南人对过红海和击败约但河以东诸王之事的反应,五1则描述了迦南诸王对过约但河的反应。两次的反应都是惊惶害怕,战兢丧胆。九12却没有这些特色。虽然用字相仿,会让人与前两段经文作比较,但在此则是要突显其对比。有三个特点显然不同:

  (1) 这里没有提到“听见”的事。NIV 加入了这些事,不过,经文并没有说明究竟迦南诸王“听见”的是什么事。

  (2) 这里详细列出迦南各族,而二10只说我们听见了,五1则以亚摩利人和迦南人来代表全体。

  (3) 12指出,对所听之事的反应完全不同。人心并未消化如水,反而诸国结盟,要与以色列人争战。

  第三个不同点,包含了解释前二项的要素。迦南人不再被以色列人吓住。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约书亚记五1和九1之间的经文,记载了耶利哥的毁灭,艾城的毁灭,和立约典礼。这些军事胜利或许足以让当地的居民感到以色列人的威胁。但是,为什么他们不早在耶利哥被毁之后,就连合起来?此外,按经文来看,迦南人在此之前从不曾忽视以色列人。他们一直注意以色列人的行动,知道他们离开埃及之后一路上的胜利。事实上,耶利哥的胜利已经使约书亚的名声传遍迦南(书六27)。早先迦南人不愿意攻打以色列人,因为怕遇到厄运,他们只在受攻击时,才设法自保,现在他们却互相合作,连手攻击以色列人。到底是什么造成这样的改变?

  答案在于以色列人第一次攻击艾城的失败。约书亚已经预料会产生这样的后果(书七9)。在此之前,以色列人战无不胜。但在艾城,迦南人发现,以色列人也会打败仗。因此,随着亚干的犯罪,以色列人是不败之军的信念也跟着消失(该信念一向的根据为神的拯救)。这便是九1诸王所听见的。虽然伯特利与艾城最后还是被打败了,但以色列战败的可能性是个事实,这也说明了为何此处详细列出聚集起来攻击以色列人的军队。重点是其数目,和其代表性──涵盖了全地的百姓。这支军队为数众多,而迦南全地都充满敌意,这张清单所列的各族,请参三10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0,Name=iii. 過河的吩咐,第二部分(三613}

  因此,这段记载更加刻划出罪的影响何等可怕(参:罗三920,五1114)。由于一个人犯罪,应许之地的征服便无限期拖延下去,许多人的性命也平白牺牲了。如果亚干没有犯罪,谁能预料事情的发展会如何?也许艾城之役便是以色列人的最后之仗。其余迦南诸国会像喇合(与基遍人)一样,相信了以色列独一的神,而以色列人便可以完全征服这片土地。约书亚记的读者读到这几节,才开始明白亚干之罪的影响何其深远。神的得胜子民原来可以轻而易举征服这地,因为对手已经毫无胆气,但下面几章告诉我们,如今时事改换,未来的历史将变成战事频繁、多人流血的局面,而偶像的问题也将一直成为以色列历史的阴影。以色列人住进应许之地头几章的记录,也像创世记开始的前几章一样,一次的罪行造成全盘的崩溃。

  约书亚记十1、十一1也出现相仿的“听见”一语。南方诸王和北方诸王各自结盟,来与以色列人争战。约书亚记十1描述,耶路撒冷王如何听见约书亚掳掠、毁灭了邻近各城。约书亚记十一1没有说明夏琐王听见什么。这两段话都与约书亚记九12有关,形成文学的重复架构,将这三章连在一起,如同一把扫帚一挥,横扫过整个迦南地。346

 

346 Younger, 197198页。这种结构的类似,只出现在 MT。七十士译本把书九12放在八3035立约之前。

J 基遍人的例外(九327

  在以色列人所处的败坏世界中,这则故事成了神赦免与施恩的例子。在文学背景上,它与喇合的故事相仿。喇合与她的一家透过与以色列人的代表协商,而未遭毁灭,基遍人也做了同样的事。喇合的协商是在她所住的城遭攻击之前,基遍人的和约也订在与南方诸王作战之前(第十章)。在这两件事中,他们都因承认神为以色列人所施行的拯救,而自己得救。在神学背景方面,则与亚干事件相仿。亚干的罪是在割礼与守逾越节之后。与基遍人立约的错误,则是在更新圣约的典礼之后。就这两件事而言,以色列人在犯罪或犯错的当时,都不自觉。而当发觉错误之后,都有战争发生。在政治背景方面,这里更进一步描绘出约书亚的领导。约书亚订下协议,正如在八3035一样。不过,这里不是与神立约,而是与邻近的居民立约。和基遍人立约的错误,责任似乎并不在约书亚一个人身上。这里刻划他是领袖,代表领导团的人来签定和约,当基遍人的诡计被揭穿之时,向他们发出咒诅,又拯救他们脱离忿怒的以色列民众。

i. 基遍人的诡计(九315

  这段经文的开始是一则小注,基遍的居民听见约书亚向耶利哥和艾城所行的事,其中有第1节用过的动词“听见”。这个动词带出一个对比,其余各城的领袖要争战,而基遍人却要求和。基遍人与亚多尼洗德(书十1)都听见了同样的事,即耶利哥和艾城的毁灭。基遍人来自耶路撒冷以北一带,即巴勒斯坦的基布镇(el-Ji^b)。347这个地点的辨认可以说相当准确,因为在那里找到后期以色列式的酒壶手把,上面刻有基遍之名。虽然这个遗址并没有发觉晚铜时期或铁器时期第一期居民的遗迹,不过所挖掘的,只是原来城镇的一小部分,而其中可以找到这些时期的墓地。

  45. 诡计一词的意思,与“智慧、了解”接近。若用于正面,如箴言一4和八512,可以指“谨慎”。若用于负面,如出埃及记二十一14,便意味“背叛或阴谋”。约书亚记九4有负面之意,不过并不像出埃及记二十一章一样,到谋杀的地步。就基遍人而言,这是谨慎的一步,是他们惟一自保的方式。这字与12节有一个动词的字根,带(NIV: packed),在形式上相仿;MT 4节也用到这字根的形式(s]yr Hithpael,反身形式),可以译为他们以使者的身分出去。348下面用了很长的一段,说明这些使者如何费心装扮成远方之人。他们旅途要带饼和酒,因为他们要来向迦南人的敌人谋和,所以无法向当地的居民索取食物。对基督徒而言,基遍人的假冒让人想起耶稣对精明管家的称许(路十六19),因为他会借着那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

  6a. 基遍人在吉甲遇到以色列人。倘若这是约书亚记四∼五章的吉甲,那么这则故事便不能照顺序来看。以色列整个营区不可能在占领山地的艾城,并在示剑立约之后,又回转到约但的平原。可能这则故事应当按时间顺序来看,发生在这些事件之后,而这里的吉甲是在靠近这些山丘的某个地方。349

  6b.15. 第6b11节轮番描述两方的情形,这种文体很像第二章,那里也是如此描述喇合与两名以色列探子。在四节之中,发言者换了四次:基遍人、以色列人、基遍人、约书亚、基遍人。基遍人的口信包括三部分,其中两部分都记在第6节。首先,他们是来自遥远的地方,其次,他们要与以色列人立约。第三部分的内容出现在第8节,基遍人自称为你的仆人。这个名称显示基遍人愿意作以色列人的藩属。以色列人(7节)和约书亚(8节)的怀疑,导出基遍人承认以色列之神的能力(910节),并说明他们的任务(11节)。11节的最后几句话,重复了基遍人的口信,他们承认自己“仆人”的地位,并要求彼此立约。在1213节中,基遍人再为口信的第一部分提出证据,强调自己是从远方而来。这几节的结构为交错式,基遍人口信的三部分为主要架构,夹在其中的,是以色列人的怀疑,和基遍人的反应;而基遍人对以色列之神的信仰告白,则在整个结构的最中心。

  这里的信仰告白与约书亚记二1011所记喇合的话相仿。两处都说,他们听见了以色列人在埃及和约但河以东的胜利。神拯救祂百姓的作为,使基遍人产生如此的信念;喇合也是一样。耶和华以色列之神所得到的名声,两处也雷同。他们对耶和华作出这样的信仰告白,相形之下,以色列人却没有说任何颂赞的话。第14节又提到耶和华,那里特别注明,以色列人没有求问他们的神。喇合与基遍人都作出信仰告白,因此两者都逃脱了神毁灭迦南人的意旨。

  7. 最值得留意的,是这里所提到的希未人、长老,和约但河以东以色列人征服之地的细节。以色列人不知道基遍人就住在附近,这里说,他们是和希未人说话。由此或许可以推论,希未人是好几族人的泛称,而基遍人乃是其中之一。但是为什么此处要提到这个细节?这个词与约书亚记九1相连,那里提到希未人是要与以色列人争战的迦南诸族之一。这些迦南人并不承认以色列之神是至高的神。这个词或许也暗示,这族人的起源是在安纳多利亚(Anatolia;参:书三10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0,Name=iii. 過河的吩咐,第二部分(三613})。若是如此,便可以解释11节的长老。在安纳多利亚的赫人帝国,是由长老来治理各个地区。350这在迦南人当中是颇不寻常的,当地人多半是由一个“王”或首领来领导。在约书亚记里面,大部分的城都是如此,在主前十四世纪,从迦南地的亚马拿书信看来,这也是最普遍的治理形式。351基遍人若源于北方,便可说明以色列人为何知道他们是希未人,以及他们境内是由长老治理的声明。

  810. 约书亚记九10所提有关西宏和噩的事,参:申命记一4。基遍人已经作过调查,对以色列人相当清楚,知道他们的威胁之大,所以才欺骗他们。此外,这样的告白会让以色列人洋洋得意,以为自己所向无敌,在轻忽大意之下,便立定了后面所提到的和约。

  1215. 基遍人的故事取得了以色列人的信任。他们就像在艾城失败的那次一样,没有去求问神的旨意。不过,此处明明指出他们未能作到。以色列人又与面对艾城时一样,倚靠自己的看法,不寻求神的引导,因而受到欺骗。上一次,他们错估了艾城军事的实力;这一次,则错估了来求和之人的出处。第14节责备以色列人没有求问耶和华。这句话没有特别怪罪约书亚,指责他没有求问。当时约书亚在哪里,在作什么,此处并没有交代,但是前面说,他参与了质询的过程,因此不能完全免责。352以色列的属灵领袖中,没有一位想到求问神的重要性。

  15. 约书亚与基遍人讲和(希伯来:s%a{lo^m),立约的目的是容他们活着。353容许存活所用的动词,“活着”(希伯来:h]yh),与约书亚记二1314,和六25相同,那里是描写在耶利哥城毁灭时,喇合一家得保存。这里所立的约,也是让基遍人同样得保存。这个合约反映出的理念,与其它古代近东各国之约相仿。尤其当时的埃及,这种“存活”具有神学和经济上的含义。354法老将生命赏给臣服之民;百姓视他为神,有权让人民亲近他,在他面前享受“存活”;他也赐粮给所有臣民,否则百姓只能捱饿。透过和约,基遍人承认以色列人有让他们存活的权力(参2425节),他们也承认以色列之神有能力,可以击败敌人。如此,基遍人便得了藩属的地位,成为以色列人的仆人。

  会众的首领(希伯来:n#s*~e{ ha{`e{d[a^)一词,在出埃及记、民数记和约书亚记中,共出现八次。他们与摩西、约书亚,和大祭司一同负治理之责,作出报告,并决定全国大事。在约书亚记二十二30,处理约但河东各支派的问题时,他们也一起出面(参:民三十二2)。可拉背叛的故事中,提到这些人中有250名加入了可拉一党。与基遍立约时,究竟有多少人算是首领,并不清楚,不过言下之意为:他们代表了所有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受骗而立下这个合约,让我们想起新约不要起誓的警告,因这种作法或许会导致基督徒落入妥协的地步(太五3337;雅四1317)。

 

347 这是传统的基遍遗址。从17节可以看出,它与四个城结盟。叁 Boling and Wright, 263页。

348 亦叁 Barthelemy 提出的理由,1314页。Boling and Wright 255257页建议,这里出现的两个动词,都属原文所有。但因为缺乏经文的证实,这个猜测似乎不太可能。

349 近年来对吉甲遗址的建议,包括在 et-Tell 东南的 Khirbet ed-Dawwara,和示剑以东的 el 'Unuq。叁 I. Rinkelstein, 'Excavations at Khirbet ed-Dawwara: An Iron Age Site Northeast of Jerusalem', Tel Aviv, 17, 1990, 163208页;A. Zertal, 'Israel Enters Canaan-Following the Pottery Trail', BAR, 17/5, September/October 1991, 2847页。

350 O. R. Gurney, The Hittites (Harmondsworth: Penguin, 1952), 72页。

351 有一些为例外,如,毕布罗斯(Byblos)的居民似乎推翻了他们的王利布阿迪(Rib-Addi),而获得某种自治权,见 EA 139140

352 Boling and Wright, 265页,建议约书亚“不该负所有的责任”,而是“被迫立下和约”的。Butler, 103页,看法比较中肯:“约书亚受到责难。”

353 NIV 将两行合并在一起,使平行的诗体看来像散文。

354 Liverani, Prestige and Interest, 230239页。

ii. 基遍人被揭穿(九1627

  这一段共分三部分,1618节为摘要,然后下文再作进一步的描述:以色列人发现上当(1921节)、质询基遍人(2225节),以及放过他们(2627节)。1618节的摘要省略了对话部分。

  16. 三天(参:书二22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6,Name=v. 探子返回(二2224})是指过了几天。以色列人也像第1节和第3节的诸国,会听见消息而采取行动。17节用两句重复的话,强调以色列所听见的事。这两句中都提到“他们”,和一个字根意义为“附近”(希伯来文 qbr)的字,这些字在希伯来圣经中是平行排列:

近邻    他们是〔基遍人〕  对他们〔以色列人〕

靠近他们  他们是〔基遍人〕  住

  第二句很像以色列人在第8节的询问,只是从第二人称单数(“你”)转成第三人称复数(“他们”)。由此可见,以色列人发现,基遍人过去刻意否定的,其实正是事实。

  17. 他们起行到基遍人的城,而证实了这件事。17节以色列人所走访的基遍人城镇,包括基遍、基非拉(Khirbet il-Kefireh,基遍西南西方5哩)、基列耶琳(Tell el-Azhar,约在耶路撒冷西北8哩),和比录(el-Bireh,在 Khirbet Raddana?)。这些遗址都在便雅悯境内。

  1819. 由于基遍人顺服和约,以色列的领袖没有将他们杀死,保留了他们的性命。这是依据他们在“耶和华,以色列之神”面前所起的誓。这种对神的描述语,在旧约中出现了119次,主要是在历史书中,只有3次出现在摩西五经内。其中1次是在出埃及记五1,摩西与亚伦向法老如此介绍神;1次在出埃及记三十二27,神下令惩罚那些拜金牛犊的人;还有1次是在出埃及记三十四23,讲到以色列的男子必须一年3次朝见神。这个词除了在此出现2次以外,在约书亚记还出现过12次,包括:亚干的事件(七131920)、以巴录山上的祭坛(八3)、击溃南方联军(十4042)、利未人的产业(十三1433)、迦勒的忠心(十四14)、约但河东诸族表明对神的忠心(二十二24),以及约书亚描述神与以色列之约的开头与结尾(二十四223)。在其它地方,这个词常和神对君王与王朝的应许相关(如:撒上二3),尤其是给大卫王朝的应许(王上一30,八152025;代下六4101617)。由此可见,耶和华,以色列之神一词,与圣约和忠诚密切相关。在亚干事件中提到这个词,表明违背圣约的严重性。在此使用这个词,则是诉诸神的忠实、守约,因为在神面前违反誓言,必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此处2次提到指着耶和华,以色列之神所起的誓。18节末了的声明──全会众就向首领发怨言──被框在其中。动词“发怨言”(希伯来:lu^m)只在出埃及记和民数记中出现过(或许也包括:诗五十九15;希伯来圣经16),描述在旷野飘流时期,以色列人最可恶的一个特色,就是对领袖和神大表不满。此处,百姓不是单抱怨约书亚,而是抱怨所有的首领。因此,约书亚的领导还没有出现危机。这里的抱怨也没有针对神,或祂的作为,而经文对百姓的抱怨并没有负面的评语。百姓是不满首领仓促间作出了错误的决定,使他们全都陷入危机,无法遵照神的命令,灭绝当地所有的居民。

  20. 首领想要避免的忿怒(希伯来:qes]ep[),在约书亚记另外只出现过一次,即二十二20。那里乃是追忆因着亚干的罪,神将忿怒临到以色列人,意思应当是指军事上的失败。以色列的首领希望不再重蹈第七章的覆辙。所以他们必须恪守约定,无论代价如何的大。显然以色列首领在起誓与基遍人立约时,并没有附带条件,即基遍人必须要诚实。所以,尽管他们的谎言被识破,誓言依然有效。这样一来,约书亚就不得不担负起拯救基遍人的角色,这也是百姓的怨言之一。他们得到拯救,不单是因为双方曾立约,更是因为约书亚也在约中有份。

  21. 要基遍人作为圣所劈柴挑水的人,这个意见显示,凡住在该地的外邦人就必须作这些事(申二十九11;希伯来圣经10)。虽然劈柴的斧头可以当作武器使用(耶四十六22),不过这里的描述意思是作和平的用途。挑水是为了生存而每天必须作的事,这对基遍的居民尤其适用,因为在当地找到山地最大的井之一。既然圣经提到挑水(撒下二1217;耶四十一12),这井很可能是附近一带的重要水源。在联合王国时期,有一个以色列的圣所相当出名,地点或在基遍,或在它附近(也是在邻近的 Nebi Samwil),这或许是基遍人所保存下来的。355让基遍人作奴仆,也符合对归降以色列之人的要求(申二十1015,士一28)。他们的服役或许不单在圣所,还包括要服事以色列会众。

  2223. 约书亚第二次向基遍人讲话。经文不再提到其它的首领;后来提到时,只是在处理以色列内部的事(书十七4,二十二143032),而不是在与非以色列人打交道。约书亚担负起作以色列人代表的责任。他再度质询基遍人,这问题他在第8节也曾提出,而当时基遍人说了谎话。他问基遍人为何不说实话。第614节和2225节的对话,透露了许多细节,也有不少重复。这显示以色列人并非故意不顺服,他们没有要违背灭绝所有居民的命令。以色列人相信基遍人,但基遍人耍了诈。虽然以色列人违背圣约是无意的,但仍然犯了未向神请示的罪(14节)。以色列人没有受到神的咒诅,但基遍人却受到咒诅。约书亚在这卷书中还提到其它的咒诅(希伯来:~a{ru^r),就是要重建耶利哥的人会受咒诅(书六26)。受咒诅的对象,是干涉神灭绝迦南居民之命令的人。

  2425. 基遍人也像喇合一样,承认他们知道神的命令,就是灭绝一切反对者。征服全地的应许,记在出埃及记三十二13;申命记十一25,十九8。对征服全地的期待,在约书亚记中出现了好几次(十40,十一1623,二十一43)。约书亚曾用奴仆来称基遍人,此处他们用这词自称。他们的结束之词,重申这件事全在以色列人手中。其实,奴仆一词有两重意义:第一,基遍人现今全赖以色列人施恩;第二,以色列人对基遍人有责任。第十章便是这事的实现。在这里,这个词成了基遍人呼吁约书亚要以善和正待他们的理由。约书亚应当遵守约定,容许基遍人存活。耶利米书二十六14也有同样的说法,当别人以死威胁他时,他辩称,自己所传的信息是由神而来,并向指控他的人说,你们看何为善,何为正,就那样待我罢。这两次的用法,都是呼吁在上有权柄者按公平而行,放过呼吁者,容其存活。356

  2627. 约书亚之名意指拯救。但经文只有这一次算他作了拯救之工,就是放过基遍人。357有些以色列人十分忿怒,要杀基遍人,而约书亚释放了他们。不过,这种忿怒存留在部分以色列人当中,历久不衰,如,扫罗想要灭尽他们,后来基遍人又报复扫罗的后代(撒下二十一19)。但是,约书亚的誓言和应许依旧有效,甚至后来部分基遍人与被掳者一同回来,重建耶路撒冷(尼七25)。经文所提到的祭坛,或许是后来所罗门到基遍献祭的那座(参21节的注释),但这里既说在耶和华所要选择的地方,为耶和华的坛,读者自会连想到第八章以巴路山上的坛。这样,便将以巴路山上与神立的约,和基遍与以色列的约拉上关系。基遍人成了神祭坛的奴仆,就不会被神拒绝了,反倒能在神面前,参与在敬拜的人当中。他们要在“神所选择的地方”之祭坛服事,让人想到申命记十二5同样的词汇,那里是记载,敬拜以色列的神应当遵守怎样的程序。因此,基遍人正式被以色列人接纳,能参与他们的生活与敬拜。

  杨格指出,在埃及、亚述,和赫人的历史中,也有类似的记载,就是某一族人听见入侵军队之名声,便自愿成为他们的奴隶,以交换自己的性命。358古代近东诸王用这一类故事夸耀自己的伟大,称不战而降的人有智慧,并以不杀之恩显明他们的怜悯。在约书亚记里,这则故事或许也可达到以上的目的。南方和北方联盟的诸王(九12),应当可以从基遍人知道,他们也可以投降以色列人,保住自己的性命和家国。他们不这么作(十一19),更显示出已达无可救药的地步。他们就像法老一样,心里刚硬,非要背叛,以致以色列人别无他法,只有与他们作战,才能顺服神,征服全地。

  从文学角度来看,这个故事的焦点为以色列首领的软弱,和会众对他们埋怨的态度。以色列人从亚干和艾城的事件中,学到不可违约。他们在以巴路山上的圣约,与和敌人所立的约成了对比。不过,这故事以一个同样的敬拜地点,将两个约和两个民族连结起来。这段经文也成为伏笔,因基遍人将使以色列人卷入与南方诸王的战争中。最后,这故事亦符合以色列人的目标,使他们在神所赋与的使命上又向前迈了一步。

  对基督徒而言,基遍人(和喇合一样)加入了神的圣约团体,使人不能再自以为义。这故事教导我们要看重每一种民族,将基督的生命带到他们当中(参:加三28)。

 

355 参:王上三45;代上十六39,二十一29;代下一313; J. Blenkinsopp, Gibeon and Israel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2), 7; P. M. Arnold, 'Gibeon', ABD, II, 10101013页。

356 耶利米在二十六15的说明,也适用于基遍人:“但你们要确实的知道,若把我治死,就使无辜人的血归到你们了。”

357 不过,希伯来文的字根不相同。约书亚是 ys%。在26节中则是 ns]l

358 Younger, 200204页。Younger 自各种不同的时代和国家取材,与约书亚记九至十二章作比较,在时期和种族背景上更广,超过 J. van Seter, 'Joshua's Campaign of Canaan and Near Eastern Historiography', SJOT, 4, 1990, 112页所建议的新亚述时期。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