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书亚记第十二章

 

N 征服概览(十二124

  这一段接续前面所讲击败的王(书十一17b22),进而描述他们的领土;约但河以东的地,是在摩西率领之下征服的(十二16),约但河以西的地,则是约书亚征服的(十二724)。这些就是当地的王(1节),这句词组引介了诸王的名字,接着讲到他们的百姓,和他们的土地,包括首都和地区。第6节为这一小段的结束,说明摩西如何将那地分给流便、迦得,和玛拿西半支派。第二小段的内容差不多,但却倒过来写,好像镜子反照一样。这些就是当地的王(7节)引介出约书亚的领导,和他对地业的分配。地区和边界的摘要记在第78节。接下来,是各地区种族的清单,包括曾在约书亚记三10、十一3出现的名字。然后便是城市与王的清单。

  这种文学结构,把约书亚记一∼十二章的征服,放进以色列的整个征服画面之中。约书亚记十一1223是约书亚记一∼十一章的摘要,同样,第十二章也成为所有征服的摘要,摩西和约书亚都包括在内。如此,约书亚所作的便在一幅全景之内;在分配地业之前,必须先看清这幅画面。约书亚是摩西的真正接班人,他完成了摩西开始的工作。摩西是神的仆人,而约书亚既顺服摩西所说的一切话,也就是顺服了神。以色列能享有圣约中地业的祝福(十三∼十九章),是因为他们在一切战争中都忠于神,也因为摩西和约书亚都对神忠心。

i. 约但河东击杀的王(十二16

  1. 约但河东的王与河西的王不一样,他们是控制一片地区,而不是一座城,这里将各地按着以色列的胜利顺序列出来。亚嫩谷是亚摩利王西宏的南界,443这谷以南便是摩押人之地。黑门山是这个地区的北界,以色列人直打到这里。此一南北界可与约但河以西的南北界相媲(书十一17,十二7)。

  2. 击败西宏的事记在民数记和申命记。444西宏和噩出现在约书亚记二10和九10,喇合和基遍人提到神为以色列人行的大事,这乃是其中之一。表二(ac)将第23节的地名摘要列出。

{\Section:TopicID=196}表二:与西宏有关之地(十二23

(a):城名

经节

城名

阿拉伯名

晚铜时期 a

铁器时期 b

地图号码 c

 

希实本445

 

 

 

 

2

亚罗珥

`Ara`ir

228097

 

伯耶西末

Tell `Azeimeh

 

 

208132

附注:

a  晚铜时期(主前15501220年)──显示在圣经之外的考古学,或文献中,是否发现这地当时有人居住。

b  铁器时期(主前1200586年)──显示在圣经之外的考古学,或文献中,是否发现这地当时有人居住。

c  地图号码系统──前三个号码标示出东西向,后三个号码标示出南北向。前三码愈大,表示地点愈靠东;后三码愈大,表示愈靠北。

(b):地理特色

经节

地理特色

阿拉伯名

2

亚嫩谷

el-Mujib 河谷

 

雅博河

ez-Zerqa 河谷(参三16

3

基尼烈海

加利利海(参十一2

 

亚拉巴海

死海(参三16

 

盐海

死海

(c):地区

经节

地区

边界/描述

3

基列

南界-亚嫩河;西界-约但河;北界-不详,可能为雅木(Yarmuk)河;东界-沙漠

 

亚拉巴

约但河谷(参十一2

 

毘斯迦的山根

摩押平地的西北边缘

 

毘斯迦

在西亚迦丘(Ras Es-Siyagha)的尼波山西北西1.5哩处,地图号码为218130

  4. 击败噩的事,也记在民数记和申命记。446他控制的地区在西宏以北,称为巴珊。他是利乏音人所剩下的,因此或许和晚铜时期乌加列文献内的拉庇乌(Rapi~u)有关,这是 (1) 亚斯他录和以得来的某位统治者, (2) 一位过世之王的头衔, (3) 一位能使人得胜的神祇。447噩也像拉庇乌一样,来自这个地区,他死的时候,正是这份文献写作的时期。在圣经其余地方,利乏音人(Rephaites Rephaim)是指死去之人(诗八十八10;希伯来圣经11),或巨人,或大能的战士(创十四5)。448利乏音人让人想到十一章所提到的亚衲族人。(参:书十一2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92,Name=iii. 征服的王(十一17b 22}。)他们可能是勇猛的战士,大部分人从前都战死了,有些则被以色列人击败。449西宏之名成为第25节的开头与结尾。

  表三(ac)将45节中的地名摘要列出。

{\Section:TopicID=197}表三:与噩相关之地(十二45

(a):城名

经节

城名

阿拉伯名

晚铜时期

铁器时期

地图号码

4

亚斯他录

Tell `Ashtarah

243244

 

以得来

Der `a{

 

253224

5

撒迦

Salkhad

 

 

311212

(b):地理特色

经节

地理特色

阿拉伯名

2

黑门山

利巴嫩前山牧地450

(c):地区

经节

地区

边界/描述

4

巴珊

南界-雅木河;西界-拉卡得河(Nahal Raqqad);北界-黑门山;东界-得鲁斯山(Jebel Druze);包括南边的呼兰(Hauran),其中有亚他录和以得来等城。

5

基述

南界-雅木河;西界-加利利海;北界-撒玛克河(Nahal Samakh);东界-拉卡得河;包括南边肥沃的哥兰高地。451

 

玛迦

南界-撒玛克河;西界-呼勒盆地;北界-黑门山;东界-巴珊,比基述人所占领的哥兰较不肥沃,人口也较少。

 

基列

南界-亚嫩河谷;西界-约但平原;北界-雅木河;东界-沙漠。452

  6. 参:约书亚记十三832类似的话。

 

443 R. G. Boling and G. E. Wright, Joshua, 322页,对亚嫩的描述如下:“就是那宽阔的 el-Mujib 溪,从约但河东的高原降下约1.06公里,距离约有48公里。……”

444 民二十一2130;申一4,二2437,二十九67

445 参增注:希实本的位置{\LinkToBook:TopicID=198,Name= 增註:希實本的位置}

446 民二十一3335,三十二33;申一4,三110,四47,二十九7[6],三十一4

447 主要的文献是 RS 24.252 (= KTU 1.108)。有关此文献与拉庇乌的辨识,和巴珊地的地名,叁 B. Margulis, 'A Ugaritic Psalm (RS 24.252)', JBL, 89, 1970, 292304; R. M. Good, 'On RS 24.252', UF, 23, 1991, 155160页,和那里的书目,以及 J. C. de Moor 的翻译,An Anthology of Religious Texts from Ugarit (Nisaba; Leiden: Brill 1987)。有关巴勒斯坦一种祖先崇拜在考古方面的问题,叁 E. Bloch-Smith, Judahite Burial Practices and Beliefs about the Dead, JSOT Supplement 123 (Sheffield: Sheffield Academic Press, 1992)。由于此处的辩论和乌加列神话经文的许多翻译问题有关,兹将近日 KTU1.108前四行的两种翻译提供如下。De Moor, 187页的翻译为:“〔看哪!〕愿救主,永远的王,来痛饮!愿住在亚特达土(Athtartu)的神,并在哈杜拉由(Haddura'iyu)的神,迦特鲁(Gathru)和雅卡鲁(Yaqaru),来痛饮。”J. Day, 'Ashtoreth' in ABD, I, 491页反对这样翻译,也反对将拉庇乌与这些地名相连。他翻译第34行为:“伊利(或神)坐在亚斯达特(Astarte)之旁,审判者伊利(或神)在牧人哈达德(Hadad)之旁。”

448 M. S. Smith, 'Rephaim', ABD, V, 674676页;同作者,The Early History of God, Yahweh and the Other Deities in Ancient Israel (San Francisco: Harper & Row, 1990), 128130页。

449 R. S. Hess, 'Nephilim' in ABD, IV, 10721073页。

450 不单是谁克山(Jebel esh-Sheikh)而已。参十一15的探讨{\LinkToBook:TopicID=186,Name=i. 北方聯盟的威脅(十一15}

451 Z. U. Ma'oz, 'Geshur' in ABD, II, 996页;Mazar, 113125页;M. Kochavi et al, 'Rediscovered! The Land of Geshur',  BAR, 18/4, July/August 1992, 30448485页。

452 G. L. Mattingly, 'Gilead' in W. E. Mills et. al. (eds.), Mercer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Macon, Georgia: Mercer University Press, 1990), 331332页;M. Ottosson, 'Gilead (Place)' in ABD, II, 10201022页。

增注:希实本的位置

  有人认为希实本即希斯班废丘(Tell Hesban),在现代安曼(Amman)西南的14哩处,453不过那里没有晚铜时期的遗迹,因此有些人认为,西宏王国日期应当较晚,在铁器时期。454然而,另有人认为,五经之内既多次提到希实本,所以建议,原名希实本,后来改名为希斯班废丘的,是从另外一个地方改到这里的。455有一些圣经的地名曾有这种地点改变的现象。456一个地名可能是从几哩外的另一个遗址迁过来的。457从前的希实本可能的位置,包括:雅鲁废丘(Tell Jalul),或乌美利废丘(Tell el-Umeiri,西边),两者在晚铜时期和铁器时期都有相当多人居住,丘地的面积也不小。458在约但河东,考古证据与所以为的古代文献地点有出入的地方,还有好几处,希实本并不是惟一的困难。晚铜时期埃及文献内所提到的底本(Dibon)便是一例,可以与此参照。459

 

453 巴勒斯坦地图226134L. T. Geraty, 'Heshbon' in ABD, III, 181185页。

454 A. Lemaire 的总结, 'Heshbo^n= Hisba^n', Eretz-Israel, 23, 1992, 64*70*页。

455 G. J. Wenham, Numbers. An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Leicester and Downers Grove: IVP, 1981), 160161页,注4

456 A. F. Rainey, 'The Toponymics of Eretz-Israel', BASOR, 231, 1978, 10页;同作者,'Historical Geography' in J. F. Drinkard, Jr, G. L. Mattingly and J. M. Miller (eds.), Benchmarks in Time and Culture. Essays in Honor of Joseph A. Callaway, Archaeology and Biblical Studies I (Atlanta: Scholars Press, 1988), 362页;Aharoni, Land, 123124页。

457 Aharoni, Land, 124页,举出伊矶伦迁到乡下的例子, Aquir,离 Khirbet Muqanneh 的古址六哩之处。”这与特希西班和特雅鲁的距离大致相同,而后者可能是晚铜时期希实本的所在地。由此可见,J. M. Miller, 'Site Identification: A Problem Area in Contemporary Biblical Scholarship', ZDPV, 99, 1983, 124125页,(叁 A. Lemaire, `Heshbo^n = Hisba^n~, 68*页)所说,这种距离的迁移“很难想象”,缺乏说服力。

458 L. G. Herr, 'The Search for Biblical Heshbon', BAR, 19/6. November/December 1993, 3637页。有关特雅鲁,请叁 R. D. Ibach, Jr., 'An Intensive Surface Survey at Jalul', Andrews University Seminary Studies, 16, 1978, 201213页;R. G. Boling, The Early Biblical Community in Transjordan, The SWBA Series 6 (Sheffield: Almond, 1988), 3247页。有关特艾乌美利(巴勒斯坦地图号码235142),叁 L. G. Herr et al., 'Madaba Plains Project: A Preliminary Report of the 1987 Season at Tell El-'Umeiri and Vicinity' in W. E. Rast (ed.), Preliminary Reports of ASOR-Sponsored Excavations 1983-1987, BASOR Supplement 26 (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90), 5988页。后一个遗址也被视为士十一33的亚备勒基拉明。参前书,85页。

459 参上文“增注:进入迦南的日期”{\LinkToBook:TopicID=158,Name= 增註:進入迦南的日期}

ii. 约但河西击杀的王(十二724

  78. 这段与第16节的文学架构为镜中倒影,参看前文{\LinkToBook:TopicID=193,Name=iv. 總結與轉接(十一23}(注释Ⅰ M iv. “总结与转接”,原书257258页)。此处重复约书亚记十一17的边界,接下来是地区,选自约书亚记十40,十一21621

  924. 有人将此段与古代近东诸王的征服清单作比较。460这张清单很像一些法老在巴勒斯坦打仗之后的记录。这类清单的日期,多半在新王朝时期(约主前15501200年),内容为迎战法老,并被击败的联盟名单。这些清单可能只是选择性的记录,有时不包括所有征服的地区。461第十二章清楚说明,这些城的王被击败,但并非每一座都被毁灭,因此,不能以这张清单来核对各个遗址的毁灭层。这段提到一个数字,就是“一”,与每位王连在一起,似乎是要指明每座城首领的数目。这与基遍人不同,他们并不是由一位王管理,总数共为三十一个王,和第924节的实际数目相同。请注意,这里没有讲到所征服的伯特利有王。也许因为伯特利和艾是由同一个王统管。另一方面,艾城,意思是“毁灭”,或许可以指好几个地方,因此,靠近伯特利一语,或许是将它区别出来的方式。

{\Section:TopicID=200}表四:征服的南方诸城,其阿拉伯名与以色列名(十二924

经节

城名

阿拉伯名

以色列名

地图号码

9

耶利哥(二16

艾(靠近伯特利)

T es-Sultan

 

192142

10

耶路撒冷(十1

希伯仑(十3

el-Quds

T er-Rumeideh

耶路撒冷

172131

160104

11

耶末

Kh el-Yarmuk

Yarmut

147124

12

伊基仑(十3

基色(十33

T `Ait]u^n

T Jezer

T `Eton

T Gezer

143100

142140

13

底璧(十38

基德462

Kh Rabu^d

Kh Jedu^r

 

151093

158115

14

何珥玛(民十四45

亚拉得(民二十一13

Kh el-Mesha^sh

T el-Milh]

T Masos

T Malh]ata

146069

152069

15

立拿(十29

亚杜兰

T Borna^t]

T esh-Sheikh

Madhku^r

T Burna

Kh `Adullam

138115

150117

16

玛基大(十10

伯特利(八9

Kh el-Qo^m

Beiti^n

 

146104

172148

17

他普亚

希弗

Sheikh Abu{

Zarad

T el-Muh]afar463

 

172168

 

171205

18

亚弗

拉沙仑

Ra^s el-`Ain

T Afeq

沙仑平原

143168

19

玛顿(十一1

夏琐(十一1

Qarn H]at]t]i^n

T el-Qedah

T Qarnei Hittin

T Hazor

193245

203269

20

伸仑米仑(十一1

押煞(十一1

Kh Sammuniya

T Keisan

T Shimron

T Kison

170234

164253

21

他纳

米吉多

T Ti`innik

T el-Mutesellim

T Ta`anakh

T Megiddo

171214

167221

22

基低斯464

靠近迦密的约念

T Abu Qudeis

T Qeimu^n

T Qedesh

T Yoqneam

170218

160230

23

多珥山岗的多珥(十一2

吉甲的戈印465

Kh el-Burj

T Dor

加利利?

142224

24

得撒

Kh T el-Fa^r`ah 以北

 

182188

  清单中各城的顺序,是依据第六∼十一章中征服的前后而列。从耶利哥和艾城开始,然后是南方联盟,以何珥玛和亚拉得为最南方,这两个城出现在民数记。接着转向北方,伯特利和以下四个名字似乎不按次序,前面没有提到这一地区的征服。有些大城,如示剑和多坍,不在其中。这些迹象显示,约书亚的故事中没有记录山地的征服。理由为何,耐人寻味。以下十座城是北方之役的摘要,其中有不少大城,是十一章没有提到的。然后回到山地,最后一座城为得撒,这成了清单的结束,而百姓又回到了他们的中心。从那里,他们将分配地业。这张清单把约书亚记的征服记录,与民数记所载何珥玛与亚拉得的征服连在一起。从历史的角度看,这张清单暗示,约书亚记六∼十一章的故事,只是部分的记录,因此自有其目的,并不是要将以色列人在约书亚领导下的征服,按时间顺序记下来。这个故事的目的具神学意义。正如前面的故事一样,这段经文显明,应许之地绝大多数的地区,都是因以色列人顺服神才征服的。虽然这些城散布在迦南地的各处,细心的读者将会注意到,有些地区并没有提到。所以,这段经文也为“有待征服之地”作了伏笔。

  对基督徒而言,这些军事的胜利代表神子民在立约的祝福中所得到的产业。所以,我们的争战不是军事战争,而是属灵的。神曾使以色列人得胜,同样,在每日与罪恶的争战中,因着耶稣基督的死,我们必能得胜。以色列人将他们的得胜记录下来,基督徒也受到训勉,要记住这场胜利,并在信仰生活中时常以庆贺的仪式来纪念,参:林前十五111

 

460 Younger, 230232页,他提到主前十三世纪法老兰塞二世和亚述王西拿基立的例子(主前705681年)。

461 这类清单中最有名的之一,是主前十五世纪的 Thutmose 三世的记录,当时或许迦南地的联军遇到埃及人,攻击迦南军兵的这支埃及部队,有主力军,还有以各城为名的“零星行伍”。叁 K. A. Kitchen, The Third Intermediate Period in Egypt (1100650 BC)(Warminster: Aris & Philips, 1973), 445页。

462 S. Ben-Arich, 'Tell Jedur', Eretz Israel, 15, 1981, 115128页,希伯来文。

463 A. Zertal, Arruboth, Hepher, and the Third Solomonic District (Tel Aviv: Hakibutz Hmeuchad, 1984), 70729899页,希伯来文。

464 V. Fritz, 'Die sogenannte Liste der besiegten Ko/nige in Josua 12', ZDPV, 85, 1969, 136161 (152153),注意到基低斯可能的地方有几处。不过,T Abu Qudeis 符合这张清单,因为它位于他纳和米吉多之间,并且它有自主前十二世纪至九世纪居住的遗迹。叁 R. Arv, 'Kedesh, 2' in ABD, IV, 11页;Boling and Wright, 329页。

465 七十士译本读作“加利利”,而非“吉甲”。这种读法为大多数人接受,理由如下: (1) 这一地区没有证据显示有一个叫吉甲的地方; (2) 若是加利利,便可以与夏罗设哈戈印(Harosheth Haggoyim)相较,这个地名也有“戈印”(goyim)之音在内,按士四1316来看,其位置在加利利一带,或其附近; (3) 前面约念和多珥的位置,后面都有 lamed(译注,希伯来文第十二个字母)相随,加上一个地区,正如戈印的后面有 lamed,加上一个地区。加利利是一个地区,但吉甲却不是。叁 Barthelemy, 27页;Aharoni, Land, 223页。不过,加利利和吉甲或许是同一个名字的变更。这两个名字可能源于同一个字根,它与 gal,“土墩、石堆”相近(创三十一46;书七26,八29,十八17)。参:何十二11(希伯来圣经12),那里的加利利或许是指吉甲的异教献祭处。叁 G. B. Martinez, 'Origen y significacion primera del nombre Galilea', Estudios Bi*blicos, 40, 1982, 119126 (123124)页;G. Mu/nderlein , 'llg gll', in TDOT, III, 2023页。若是如此,那么吉甲的戈印也许是指北方的一个地区。它若是夏罗施哈戈印的缩写,就是指晚铜时期为法老所拥有的皇家地业,在耶斯列谷,靠近米吉多和他纳。叁 A. F. Rainey, 'The Military Camp Ground at Taanach by the Waters of Megiddo', Eretz Israel, 15, 1981, 61*66*;同作者,'Toponymic Problems (cont.)', Tel Aviv, 10, 1983, 4648页。吉甲的戈印是在吉甲/加利利的夏罗施哈戈印的缩写。它是一个地区,不是一座城。不过,它的王或许是从一座城来统治,那城可能保留在 Jiljuliyey(地图号码145173),是 Aphek 以北三哩之处。叁 F. M. Abel, Ge*ographie de la Palestine, 2 vols. (Paris, 1933), 327页;W. R. Kotter, 'Gilgal, 4' in ABD, II, 1023页。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