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书亚记第一章

 

摩西死后约书亚任统帅(一1-6

约书亚记开头一段的主旨是在起连贯作用,而这作用是表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报导领导权顺利地由摩西递交约书亚,另一方面描述约书记怎样毫无困难地接续了申命记的报导。

(一)

开头的这一段并不是故事的全部,但强调了约书亚与摩西在神面前完全平等。留意第五节:‘我怎样与摩西同在,也必照样与你同在。’新的纪元即将开始,以色列人的新旅程正在展开。摩西是在应许之地以外,属于承受应许之地以前的时代;约书亚负责占领与分配应许地,地位与摩西相等。‘我怎样与摩西同在,也必照样与你同在。’约书亚是现任统帅,与当日摩西的地位不分轩轾,完全相同,但他不重蹈摩西的失败。摩西因失却信心,死在应许之地以外,但他仍然是可敬的‘耶和华的仆人’。

约书亚的承继在这里用使者(Minister,中文和合本译作‘帮手’)去形容他的职位。‘帮手’的希伯来文是Sharet,在圣经里用于两个不同的场合。(甲)常用于有关祭司在圣所,特别是在祭坛边的事奉。(乙)在小部份但重要的经文里,Sharet是形容特殊的个人,尤其是关系亲密的侍者或服务人员。暗嫩的侍者在暗嫩玷辱了他玛之后,把他玛赶出去(撒上十三章),这是属于皇宫里的侍者;还有为了侍候年纪老迈的大·,而使书念的童女亚比煞去陪伴他(王上一章)。或许与约书亚记一章的情况更类似的,是约瑟出任埃及宰相之前,首先侍候埃及护·长波提乏,后来又在监里侍候酒政和膳长;以利沙在继承以利亚的任务之前也侍候以利亚。

我们在此看到Sharet的两种意义──从事圣所里的祭司工作和亲密的个人侍候──这两方面在童子撒母耳的故事中巧妙地联系起来。撒母耳在‘以利面前事奉耶和华’(撒上三1)。他不育的母亲在怀孕之前将他献给耶和华,他现在睡在圣所的约柜旁边。祭司对神的‘事奉’可能包括了上面所说的两方面。

有了这简短的探讨之后,我们现在可以扼要地一瞥五经中的三处记载,藉以了解约书亚作摩西的帮手是怎样的性质。(甲)在民数记十一章廿八至廿九节的记载中说,约书亚在选民中担任着特别的角色;但是正如耶稣的门徒也担负了特别责任一样,这角色并无法使他避免主人的不满。他设法保护他的主人摩西不受营里说预言的风气影响,但摩西宁愿百姓都受圣灵感动说话。(乙)出埃及记有两处记载摩西面对面与耶和华说话时,惟有约书亚陪伴在他身边。按卅三章七至十一节的记载:云柱立在会幕前,耶和华与摩西面对面说话,约书亚就在会幕里。(丙)出埃及记廿四章十二至十四节记载摩西登上神的山,接受神颁赐石版时,约书亚就站在他后面,与他相距约有一码之远。

约书亚以仆人的身分侍候大人物,使他像约瑟与以利沙同样的处于有利地位。温文尔雅、真诚及善体心意的侍候伟大领袖,正是为将来承接圣职作最好的准备。

(二)

摩西很顺利地将责任移交约书亚(笔者认为这不是权力的移交,因权力属于神所有),正使申命记的结尾和约书亚的开头相配合,也成为两本经卷转接过程的一部份。虽然申命记是我们所熟悉的摩西五经中的最后一卷,开始旧约圣经另一部分的却是约书亚记。想知道这两部分之间的联系就不能不读申命记和约书亚记了。

这两经卷之间的联系多且含意深厚。(甲)摩西在申命记卅四章五节已被标明为‘耶和华的仆人’。(乙)申命记三章廿一至廿九节清楚的解释了当时的背景;约书亚受命遵照他看过摩西向外约但的二国王所行的,在过了约但河看另一边美地,却被拒绝了,他只好从约但河外观看了。只有由约书亚负责占领那地。(丙)在大量的介绍了申命记的主题──耶和华的教诲之后,这一个主题再次在卅一章一至八节,十四至十五节及卅三节中出现。稍后,在卅四章又一次提及。摩西只能获准从外面眺望应许之地,约书亚却能亲自踏脚在那地上(书一3)。(他亲自从一端至另一端视察作为产业之地,这样做法可能是古代转让地权必有的记号。申命记十一章廿四、廿五节将耶和华对以色列的承诺向约书亚个人再次重复,即凡是他脚掌所踏之地都赐给他了。)(丁)最后,‘当刚强壮胆’的劝勉,除了在约书亚记一章看到之外,申命记一至三章及卅一章也常看到。

同样的劝勉字眼也可以从两篇抱怨、争执和反叛的诗篇里找到:

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见耶和华的恩惠,就早已丧胆了。

要等候耶和华;当壮胆、坚固你的心;

我再说,要等候耶和华。(诗廿七13-14、参考卅一24

从较为悲观的一面看,‘大能大力’(译文虽各不相同,但在约书亚记一章的希伯来文则意思一样)是以赛亚书廿八章二节用来描述神怎样成为以法莲的强而有力的摧毁者。对迦南地的居民来说,约书亚正是这样一种摧毁工具。

摩西的教训仍当遵守(一7-9

‘要刚强、大大壮胆。’我们在第一段的结尾,留意到耶和华对约书亚所说的话:(甲)这些话是用来鼓励军队长官,甚至可以说是用来描述神的代理人的;(乙)诗篇里也出现同样的字句,用于身陷窘境的挣扎者。军事上和宗教上两方面的解决办法尽在其中。

(一)按一至六节的说法,‘刚强壮胆’是军人最重要的本质。耶和华将勉励摩西的话再一次勉励约书亚。摩西在申命记卅一章一至六节对以色列百姓作临终前的劝勉,说耶和华他们的神必引导他们过约旦河,在他们面前将那地的居民灭绝。他又下结论说:

‘耶和华必将他们交给你们,你们要照我所吩咐的一切命令待他们。你们当刚强壮胆,不要害怕,也不要畏惧他们,因为耶和华你的神和你同去,他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申卅一5-6

这些劝勉的话不但切合实际,具有军事意识,且带着管制统辖的意味。摩西对以色列民众说完这些话之后,便转向他所指定的继承者约书亚统帅说话。他说:

‘你当刚强壮胆,因为你要和这百姓一同进入耶和华向他们列祖起誓应许所赐之地,你也要使他们承受那地为业。耶和华必在你前面行,他必与你同在,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不要惧怕,也不要警惶。’(申卅一7-8

这位卸任统帅在最后检阅军队时发表演讲,也对他的承继者有所训示;在本卷的开头,耶和华加强了摩西对约书亚所说的话(一1-6

(二)但是在这新的简短的一段中,却与申命记重复的谈话极为不同!原是军事上的决定与实际的指示,现在变为对摩西教训或对‘律法’的绝对遵守了。对于‘我仆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含义是不庸置疑的。第八节且直截了当的说明‘这律法书’。摩西的话不仅是必须遵守的命令,且是必须不断探索及讨论的主题。摩西与约书亚的关系平等是不庸置疑的,他们在战争中相继成为统帅是一件事实。摩西不仅是第一位也是最重要的一位领袖;他不仅是一个人,更是一篇信息。他的教训永垂千古。

(三)留意圣经中一小部分附有相类似的批注的经文,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这决定的新涵义。其中有两段且与先知的委立有关。耶和华鼓励以西结无论面对怎样的反应,都要绝对遵守所受的托咐:

‘他们虽是悖逆之家,还不要怕他们的话,也不要因他们的脸色惊惶。他们或听或不听,你只管将我的话告诉他们;他们是极其悖逆的。’(结二6-7

以西结书三章九节重复了同一类鼓励。

报导耶利米的蒙召的结尾部分,甚至带着尚武精神的字眼:

‘所以你当束腰,起来将我所吩咐你的一切话告诉他们,不要因他们惊惶,免得我使你在他们面前惊惶。看哪,我今日使你成为坚城、铁柱、铜墙,与全地和犹大的君王、首领、祭司、并地上的众民反对。他们要攻击你,却不能胜你,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耶一17-19

在这些与希伯来文圣经排列次序相同的犹太传统里,被包括在先知行列的,就不仅是耶利米、以西结以及其它同人了。事实上,从约书亚记至列王纪下,这一段时间的先知,都被称为‘前先知’。那就难怪这段委立约书亚具决定性的最晚版本,竟与委立以西结和耶利米两先知的说法相类似了。

与此段经文相类似的,是诗篇第一篇的前一段。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

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

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

叶子也不枯干,凡他所作的,尽都顺利。(诗一1-3

在诗篇里,这种对神律法的虔守,以诗篇第一篇及最长的一一九篇最为显著及最为值得记念。这种虔敬态度在诗篇最后面部分也可看到,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他们所遵守的‘律法’,即是我们所认识的摩西五经。

因此,交托给约书亚的是略带先知性的职责。他受命去实现诗人所显示的意念。如果我们的任务是去推断及对约书亚记的起草过程作结论,我们或可断定约书亚记一章七至九节是接着一至六节之后发展而成的。实际的勉励看来被重新推广成为灵性上的劝告,但如果我们只到此为止,我们便会丧失一些重要的东西。

笔者的意思是可以用今日以色列最热门的话题来形容最恰当。现在常有小部分审慎的以色列人,他们不愿意根据古代的应许或使用武力方式去收回古代的土地。对他们来说,如果以色列在本质上有所不同,那它才是真正得到解救。这一点,外人是不容参加讨论的。笔者从这一点看到其中含有接在约书亚记一章一至六节后三节经文中的一些特色。回忆起一批批华人面对苏联·兵时,挥动毛主席的红色‘语录’,外人看来也可能觉得古怪。还有,年轻的伊朗基要派分子把高米尼的名字挂在唇边,胸怀着伊斯兰革命的热情向着伊拉克的坦克直冲,在外人看来也可能不切实际。他们这样做到底是否有所帮助?

以色列人在约书亚领导下在迦南地开始的争斗,不单表现了尚武精神,也含有道德及宗教意义。

应许之地:得地为业(一10-18

(一)

经过了一段时间默想摩西的教训之后,我们又回到这位实际的指挥官的约书亚这里。他召集各支派的负责人,要他们警告百姓,战斗随时可能发生。然后,预先运用拿破仑有关军兵未到粮草先行的不朽名言,吩咐百姓预备食物。

他们要在三天之内过约旦河,去得耶和华他们的神赐给为业之地。他们要过约但向西走,才能到达应许地。神不仅应许,也会真正将土地赐给他们。不论约书亚从实际度量情形如何,这个神圣的应许也不会仅是一种对土地的宗教信仰的项目。约书亚记有好几处记述神很积极地参与这场驱逐现有居民之战。他们确会拥有一块惟有神能赐给他们的土地。

(二)

约书亚记第一章所谈的每一件事,都是从外约但的观点出发。应许之地仍在前头,约但河仍待越过,以色列人也仍在东岸。第二节说约书亚和‘众百姓’过约但河,他确实将百姓视为不可分离的一个整体。但摩西自己已经例外的处理。申命记三章十二至二十节的记载,说到他应许约但河东给予两个半支派,该地大约自死海东边向北至加利利海之东岸。此领土之南部已在他自己领导之下。北面的部分显然是在玛拿西的后裔睚珥的一次成功的攻击之后加上的。约书亚记一章记载新首领提醒流便人、迦得人和玛拿西半支派的人,说摩西曾经与他们一同奋斗。他们可以在东部安顿,但暂时只能是他们的妻子、孩子和牲畜留下。他们中间的男人不仅要加强以色列的主要攻击部队,而且要实际上在他们前面过约但河。

计划将勇士调离刚占领的地区,这听来似乎不切实际。其不切实的程度因地理方向的突然改变而加强了。对‘过约但’有两种不同的意见冲突。首先是务实派。约书亚和他的百姓在达到目的之前要先过约但河。然而约但河两岸并不彼此相等。对于许多曾从军出征或者像逃难者游水奔向自由的人,和对更多的认为过约但河就等于回到家里的人,这些人很容易体会到过河是势在必为的。另外一种情形是在那些长住应许地之后的人中间发展起来的。流便人、迦得人和玛拿西半支派的人是‘局外人’或者‘过约但’,属于另外一边的人。

(三)

虽然许多英文圣经译本的分段不同,笔者仍然认为十六至十八节清楚地说明了各支派首领们,对约书亚在十至十二节所说的话表示效忠。他们的某一些反应是依照次序的。十二至十五节这一段很可能是编者后来加进去的,作为约书亚对约但河东岸居民的‘旁白’。如果确实是事后加进去,那就不难了解为什么这段经文缺乏地理的连贯性。另一方面,这四节是有技巧地插入的──新统帅期望在场的每一位听众对他誓死效忠。

姑不论这段有关外约但的记载是否后来加上的,它却是一段重要的旁白,使读者明白一件本来要等到全书结尾时才能明白的事。将应许之地看为神的‘安息地’的主题,这主题在诗篇九十五篇的结尾有了典型的表达。

四十年之久,我厌烦那世代,说:

‘这是心里迷糊的百姓,竟不晓得我的作为。’

所以我在怒中起誓,说:

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诗九十五10-11

另外的两段经文或可帮助我们将这概念带出。耶利米哀歌开便谈及犹大的流亡生活:

他住在列国中,

寻不着安息。(哀一3

律法书申命记的末了部分也提及完全相同的情况:

‘耶和华必使你们分散在万民中,从地这边到地那边,你必在那里事奉你和你列祖素不认识木头石头的神。在那些国中,你必不得安逸,也不得落脚之地。’(申廿八64-65

神使他的子民在应许之地得到安息。惟有两个半支派的人凭着摩西的权威得以在别处安息。

(四)

有关约书亚记第一章,总的还有最后几句话要说。作为这经卷的导言,很像是申命记在一面小镜中的反影。它以申命记末了几章所提及的摩西之死及约书亚之承继做为开始,进而要读者对这本以劝勉为中心的律法书细心思想;又以申命记一至三章有关外约但的某些胜利的提示作为结束。申命记因此得以总结,其行动继续下去。──《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