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书亚记第二章

 

不贞洁的女人?(二1-11

(一)

统帅约书亚解决了军力调配的问题之后,现在进行侦察工作。我们假定两名探子在军队作准备的同时,已在执行他们的任务。(在一22,二23和三2等处所提及的‘三天’是一个约略数字,说明一段短短的几天时间。)耶利哥王也有自己的情报人员,他们早已把两个探子夜间规探耶利哥的事向他禀告。

许多读者可能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神圣的著作’里遇到猥亵性的幽默。(这一点可以说明某些读者对圣经的期望)为了对一般读者表示公正,英文译本故意将希伯来文的影射性含义冲淡。第一节末了的‘躺卧’一辞(英文是Lodged,意思是住宿──编按),不太像第三章第一节末了译作‘住’。这是一个不含确定性过夜的字眼。现代希腊文的旅馆一辞便是由此产生。但是在第二章开头的希腊文动词,是指在妓女之家‘躺卧’或‘睡觉’,其含意就极不相同了。还有一点是当耶利哥王亲自去站在喇合的门前时(编者注:英文二章三节含有王亲自去之意,与中文和合本译作‘打发人去’不同),他喊着对喇合说那两个进入她家里的人,他的话一点也不客气。王有意讥笑她死心蹋地只顾自己的‘职业’,以为探子是来帮衬她的顾客。殊不知他们的目的是来打听消息,窥探全地。

(二)

我们对这故事的阐释可能表明了我们的偏见。有些解经家与译者为了保全喇合的声誉,而深思熟虑地去修改一些字眼,说她是旅馆的老板,若嫌此名衔太夸张太高贵,就称她为无给床铺和早餐的月房东。将故事所表达的意思修改,那样做是好意的,但伤害了原想藉以表达的计划。世人会立刻指出他们所听见有关低级旅社和公寓的情形。

很多喜爱有关昏暗的世界在小说或电影中提供服务的人,会耸一耸肩膀承认那是龌龊的勾当,但也无法避免。因为一切见不得人的事是在床上学到的。总之,一个陌生人还能够期待着不顾廉耻的贱人作出卖国事?

对社会实况有多少了解的读者,可能说喇合是个寡妇。在某些社会里,女人死了丈夫,再加上失去了社会地位,既没有入息又没有人保护,她就不能不去满足男人对女人的需要。这些读者也可能会怀疑喇合以异邦人的身分,拥有极有限的公民权利,在谋求居屋及职业方面很难得到别人的帮助,只能靠自己。

(三)

既然有这么多臆测,最她还是把握原文。有关两个探子在耶利哥城夜宿的地点是十分清楚的,不清楚的只是耶利哥王到访之前,喇合与两个探子发生了什么事。耶利哥王与喇合之间下流的,但却不友好的谈话,可能是第一次透露了有关顾客的身分,也多少反映了喇合本身在耶利哥城的名誉,他们听信她的话,并且没有搜查她的房子;门口也没有肩荷武器的警察站在那里。她迅速地把探子藏起来,可能是因为东方人款待客人的律法要求,也可能是为了顾全职业道德令她这样做。总之,耶利哥王的话令她迅速地为自己的长远利益做决定,两个探子也因此能继续躲藏在她家中不为人发觉。

危险过去了,她上房顶去探望他们,说些很倾向于他们的话。她说‘耶和华’已经把这地赐给他们,并且因为他们的缘故令这地的一切居民都惊慌,锐气尽失。她知道当日以色列离开埃及时,耶和华怎样使红海的水干了,也知道他们怎样对待外约但的两个国王。她作了衷心信服的表白之后,还进一步重复以色列人对神恩待他们的传统信念,要求神恩待她父家,因为耶和华他们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换一句话说,耶和华是众神之神,也是地上全人类的真神。

(四)

下一段我们会进一步思想喇合所表白的心意。我们应以另外的两点作为本段的结论。即使我们同意了喇合的妓女身分,是圣经中一个不可靠的人物,但她不是惟一的坏人,因为她有好多陪伴,与她认同,其中包括了欺诈的雅各,犯奸淫罪的大·,还有亚伯拉罕也曾经准备以妻子交换自己的性命,圣经中还提到许多类似的人。从他们的例子,我们看到神怎样处置我们的刚愎顽固,并因此得到安慰。

喇合的故事也提醒读者,新约圣经中耶稣对那女人问题的处理。他接纳了女性,使饶舌的毁谤者有机可乘。这些妇女之中有一个曾打断款待他的宴会(可十四3-19),吻他的脚又用香膏浇在他头上。他比喻此女人是他安葬预先将香膏浇在他身上,且预示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扬他,也不会忘记这女人的作为。喇合的情形正是一样。

喇合的信心(二12-24

(一)

喇合故事的第一段,在她宣称以色列的神是上天下地的神时进入高k。她接待以色列代表,也表白了她对他们的使命所抱持的态度。截至这里为止,她确实做到尽其所能。但是现在,她求得到他应得的代价。从某一角度看,这种以不走漏风声来保全性命,以保守秘密交换安全通行证,是信誉不好的典型交易。喇合和她的客人在耶利哥取得了协议。但是其中的毛病是不容否认的,他们的交易有两点值得以同情心详加考虑。

第一,喇合并不单是救了她自己。研究有关喇合与她的家人的关系太浪费时间了。譬如说,他们是不是靠她的入息去维持生活?她是不是耶利哥城边惟一赚钱的人家?又或者她对父家的关怀是否反映了约瑟故事的一部分?她把握着机会去决定大事,姑不论这机会是多么短暂。她会不会像约瑟一样,抓紧机会用来造福不值得她关怀的家人。她与家人的日常关系是亲密的或者根本无关,按理是家人照顾她,而不是她去照顾家人。未婚女性,无论婚前或离婚之后,她的父亲都有责任照顾她的。

喇合越过对自己家人的关怀,去表达她直觉认为对以色列人是重要的事。她不仅能讲出神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和以后在旷野为以色列人做的一切事情。她与探子的协议所用的字眼,回响在几本经卷中,这些字眼表达神及他的忠实仆人的特征。不幸这段经文的英译本对此关键词语处理久公允,英文的‘恩待’,在希伯来文是hesed,在圣经里是个意义深厚的字眼,主要包含着忠诚与坚定不移的成份。这一词语在约书亚记及旧约其它译本中受了钦定译本神圣化了,可能四百年前的用法较为合适。但在较为现代化的英文中,恩待一辞却又不足以形容一个支持你及随时履行诺言协助你对抗一切困境的人。若将它与信实一辞连在一起,它需要有含意更深的翻译。英文的标准修订本改用‘坚定不移的爱’来翻译此希伯来文‘恩待’。

(二)

诗篇有好几处以‘慈爱’与‘信实’去总括神的本性。诗篇八十九篇希望耶路撒冷的君王有同样的本性。箴言三章三节劝谏我们说:

不可使慈爱诚实离开你;

要系在你颈项上,刻在你心版上。

出埃及记卅四章六节(与诗八十六15相同)形容神‘有怜悯有恩典……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熟悉神的本性,或喜爱他的准则的人,是不会误将喇合与探子的协议混同我们不屑一顾、存在于盗匪间的侠义。有了这个背境,读者对于希伯来书的作者所说‘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的确据’就不会太感意外,因他是从约书亚记去描述以下的两种情况:

以色列人因着信,围绕耶利哥城七日,城墙就倒塌了。妓女喇合因着信,曾和和平平的接待探子,就不与那些不顺从的人一同灭亡。(来十一30-31

这里没有谈及约书亚的名字,却提了喇合。雅各在他的书信中也发挥了他的洞察力,说‘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二17),他只引用旧约圣经中的两个人物去说明他的观点。先引用亚伯拉罕,后来谈及喇合:

妓女喇合接待使者,又放他们从别的路上出去,不也是一样因行为称义么?(雅二25

留意新约作者是怎样去强调喇合不仅对探子,而且用行为照所说的话去做。

安排入侵的军队怎样认得出喇合住的房子而不加害她与家人之后,喇合于是用绳子将二人从墙外缒下去,且劝他们往山上走,因为从城里追出去的人一定会搜查所有通往约但浅滩的大路。在指定时间内,探子下山,过了河,回到约书亚那里。他们的报告中所用的辞句给所讲的故事增添最吸引人的旋律,其结尾引用了喇合自己的话,但这句话的插入与‘向他述说所遭遇的一切事’不调合。希伯来文的字面翻译‘向他述说他们所发现的一切事’,似乎令探子的故事读起来更有趣。──《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