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书亚记第九章

 

劈柴与挑水的人(九1-27

(一)

今日世界动荡不安的最显著的一个原因,一方面是国与国之间争雄称霸而造成紧张局面,另一方面是民族或民族运动积极争取独立自主所造成。许多国家由于少数人争取独立,而令国家不断陷于斗争之中;大多数人对于独立运动又抱持不同的态度。

与此密切相关的许多国家,对于国内及国外的关系也抱持不同的态度。大多数人都更同情为了公义与另一权力斗争的自由战士,不同情‘恐怖分子’和罔顾国内和平的‘叛军’。英国许多国外朋友对驻军北爱的事公开表示愤慨。另一方面,英国人‘知道’即使对英国较为友善的外国人,也不明白真正的情况。对超级大国来说,参加国际团体去领导人民争取自由,比鼓励他们在自己的联盟中抱持不同意见及自由表达意见更为容易。

当然在本国和在国外抱持不同态度是不新奇的。以色列人对其他民族的态度决定于他们的地理位置。所罗门在献殿时的祷告最能表达他们对其他民族的坦诚态度。

‘论到不属你民以色列的外邦人,为你名从远方而来,(他们听人论说你的大名和大能的手,并伸出来的膀臂)向这殿祷告,求你在天上你的居所垂听,照着外邦人所祈求的而行,使天下万民都认识你的名,敬畏你像你的民以色列一样。又使他们知道我建造的这殿,是称为你名下的。’(王上八41-43

这就是基遍人的情形。他们宣称(9-10节)是从极远之地而来,是受了以色列人的神的名声所吸引。

不幸这全部是骗局。基遍人住在耶路撒冷的北面,在迦南地的中心区,离艾城与伯特利西南不远。不幸这事被迫要以欺骗形式出现,因为根据申命记与约书亚的决定,迦南地全部非以色列居民都要丧失居留权利,且要遭受灭绝,好把地方让给新来的居民。

(二)

内部与外部关系的区别,在申命记二十章的战争条例中,说得非常清楚。首先提及的是属于一般性条例。如果一个被攻陷的城镇接纳了以色列的条件,那里的居民就得以活下去,但他们要为以色列人做粗重工作。如果不依照以色列的条件讲和立约,城镇沦陷,男人都会被杀,女人、儿童和所有财物都成为战利品,归以色列人所有(10-14节)。第十九至二十节继续该一般性条例,附带提及不可砍掉城池周围的果树做攻城用的材料。

在这些一般性条例中插进十五至十八节的经文如下:

‘离你甚远的各城,不是这些国民的城,你都要这样待他。但这些国民的城,耶和华你神既赐你为业,其中有气息的,一个不可存留……。’(申二十15-18

以色列人认为迦南地居民的存在,以及他们的不同宗教教条,与他们讲和立约是太危险了。这种态度,据我们所知,仍然困恼着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的关系。

(三)

基遍人在旧约故事的后面几卷再次出现。当时大·为了整整三年的严重饥荒而求问耶和华,才知道祸是由于扫罗和他的家族犯流人血的罪,杀死了基遍的居民,不理会以前发过誓要保留他们的性命,‘扫罗却为以色列人和犹大人发热心,想要杀灭他们’(撒下廿一2)。大·问仍生存的基遍人可用什么补偿这种过错,使他们‘为耶和华的产业继续祝福’,才发现对方的态度温恭但毫不让步:

基遍人回答说:‘我们和扫罗与他家的事并不关乎金银,也不要因我们的缘故杀一个以色列人。’大·说:‘你们怎样说,我就为你们怎样行。’他们对王说:‘那从前谋害我们,要灭我们使我们不得再住以色列境内的人,现在愿将他的子孙七人交给我们,我们好在耶和华面前,将他们悬挂在耶和华拣选扫罗的基比亚。’王说:‘我必交给你们。’(撒下廿一4-6

他们开始时的回答温恭有礼,令我们想起他们在约书亚记九章八节用更简短的话语去取得同情──‘我们是你的仆人’。否定自己的身分和地位常是作出更大请求必经之途。

约书亚记九章和撒母耳记下廿一章所说的话只是暗示,在列王纪上三章的说法则较为清楚。所罗门按习惯在基遍的大邱坛隆重的献燔祭,就在拜访大邱坛的当晚,他看到著名的异象。

约书亚记九章很小心地将约书亚怎样处置基遍人做结尾──‘当日约书亚使他们在耶和华所要选择的地方,为会众和耶和华的坛作劈柴挑水的人,直到今日’(27节)。从基遍人与大·的谈论以及所罗门的处置方法看,基遍人的地位显然是他们自己选择的。这是不是有些人为了宗教方面的恐惧为理由,而与当地居民立约讲和呢?

扫罗的统治与大·及所罗门王朝不同处之一,是在处理迦南异族的政策上。扫罗稍偏于排外,而大·与所罗门的目标在于统一。以色列王国及嗣后的犹大王国之所以终于垮台,原因之一是由于过分与异教传统混在一起。

基遍联盟的第四城邑是基列耶琳(九17)。从非利士人手上取回神的约柜,直至约柜最后送达大·的耶路撒冷,二十年间它没有离开基列耶琳,这不是偶然发生,这是精心安排的(撒上七1-2),是一环套一环又套一环!──《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