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书亚记第十章

 

日头停留不动(十1-15

有关‘约但河西住山地、高原,并对着利巴嫩山沿大海一带的诸王’,采取联合行动对抗约书亚与以色列的事(九1-2),圣经上没有进一步的详细资料。这类全体总动员的统一行动似乎难以置信。可能这只是一个强烈的声明而已。从欧洲社会取得有关中东危机的宣言,或者从美国全国性组织取得有关福克兰批岛的宣言,都相当容易;但是取得联合行动却是另一回事。这个声明促使基遍人设诡计,他们的诡计收效,再加上从耶利哥和艾城来的报告,便产生一个较有限制及较有决定性的行动。

第十章首次报导进入犹大的国土采取行动的情形,第一节又是圣经中第一次明确提及耶路撒冷。它与邻近的城邑一样,不仅是一个城邑,还有围绕在它周围,与它关系密切的村落与土地。它也可能与基遍为邻,因此基遍对新来者的投诚立刻对它造成威胁。五个联盟之中的耶末和伊矶伦,只在本章和十五章有关犹大国土的记载中提及。希伯仑在耶路撒冷之前成为大·的首都,位于山地高处,是犹大的中心点,有关的经文可溯源于亚伯拉罕买下这块地来埋葬妻子(创廿三章)。拉吉后来成为犹大国第二城镇而出名,位于希伯仑与海岸之间的山地村落边缘。

一般人都认为,耶路撒冷也在亚伯拉罕的传说中露出头角,那时候撒冷王麦基洗德──至高神的祭司──带着饼和酒和祝福,对他的胜利表示敬意(创十四18-20)。类似的情形也见于约书亚记中的亚多尼洗德王,令以色列与耶路撒冷之间的连系更显得真实。希伯来文tsedeq一词,出现在耶路撒冷其它的重要名字中,例如祭司撒督和国王西底家。

形容基遍与以色列立约后的身分所用的句子(十1)‘在他们中间’,也用来形容妓女喇合的家人(六25);他们都住在以色列人之中。这是对他们的外交身分最初而且最重要的描述。耶路撒冷与它的盟国都很恐惧,因为从耶利哥经艾城进入基遍四个城邑的军队,技巧地将这个国家分切为二。根据记载,他们是集合大军,来进攻基遍的。

有关经文编纂的许多问题,现仍未有答案。以色列人看来总是回到吉甲营地。基遍人打发人向新称霸的地主要求保护:‘求你速速上来拯救我们’。这是惟一出现在约书亚记中的要求。士师记里会有更多谈及解放、救赎及拯救的经文。在约书亚记里,应许之地以武力方式移交新主人,却很少谈及防守不易的问题;而约书亚从吉甲带来大军,他的英勇过人正像他的名字(‘救主’)所示。

约书亚对这紧急的请求作了响应。接下去的经文是神给他的鼓励:‘不要怕他们,因为我已将他们交在你手里;他们无一人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约书亚接获基遍的请求之后是否求问过神?神是否在任何请求之先即对约书亚表示支持?或立刻表示他事实上站在主动地位──将敌人交在他手中?约书亚漏夜出发,突然来到他们那里。但在第十节的记载是神使他们被击杀、被追赶、被击败的。造成这场灾殃的是从天而降的冰雹(11节),杀死的人比被以色列人所杀的还多。

第十二至十四节像是加插的资料,读起来有点像附录,但所报导的绝非无关痛痒,倒像是另一个不同的叙述。在十一节里,神所用的武器是冰雹:十二至十四节日月停止运行,这件事可能合乎情理,因降大冰雹令天空乌黑。有时灰蒙蒙的天空,令太阳显得黯然无光,很像月亮。另一个说法是在这些传统的背后可能存在着日蚀的自然因素。白天里,由于太阳变得黯淡无光,加上日蚀是很少见的自然现象,在世界各地造成惶恐与痛苦的事件时有所闻。这种痛苦和惊惧的心理常令毫无科学知识的古代人类将日蚀的时间长度夸大了。

然而,最好还是回到前面所提的建议最为安全,即是我们在这里处理另一种神的行动,如果笔者认为圣经所提的另一种纪念神在基遍行动的构思是对的,这一个步骤就更值得推荐了。以赛亚提出警告(廿八21)说,神曾经在毗拉心山和基遍谷证实了他的权力,且两次都是为了他的子民而做;但他也能转过来惩罚他们。毗拉心是指大·行军计划中的一次事件(撒下五章)。另有约书亚记十章将基遍人包括在圣经的军事历史里,有关以赛亚书廿八章廿一节的趣事是这个希伯来动词在标准修订本译为‘愤怒’,更严格的意思是‘战抖’或‘震动’。神干涉基遍的第三形象是以地震出现。

冰雹、杀灭、日蚀、地震,其中三样都是纪念神全力参与基遍之役。第十四节末了部分这样总结:‘耶和华为以色列争战’。经过了耶利哥事件之后,这第二次事件说明了神直接参加战争当然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与某一神庙有关。

扫荡南方残敌(十16-43

我们直接又回到讲更多的军事历史中,南方联盟的众首领也领导争战──无疑的是本着领袖所抱持的原则:为战争而活着。在此顺便一提的是对十五及四十三节的相同句子不必加以理会。此经卷的古译本省略了这种相同的句子;而第十五节特别表明了打断了从基遍来的骚动,到它的三重后果的连续行动。

(一)

至于将五王羞耻地挤进山洞里的这种情形,约书亚的原意只是一种‘遏阻行动’。他目前最关心的是彻底摧毁敌人的力量,特别是阻止他们回到他们自己的城邑。标准修订英译本的第二十节读起来显得古怪──如果敌人全部被杀灭了又那里有剩下的人逃走呢?这里的希伯来文字意含糊不清。但笔者有一种印象,即以色列人打完仗后立刻完成一切任务,然后,他们回到玛基大营地他们的领袖那里。他们‘安然’(21节)回营──或者更直译‘在平安里’;那份平安是那么完全无缺的,竟‘没有一人敢向以色列人饶舌’。

(二)

然后约书亚可以转移注意力到洞中五王的身上了。他鼓励属下的首长和百姓去虐待五王,为的是帮助他们除去对当地居民的惧怕心理。为此他重复了神在开始时对他的嘱咐(一6)──‘你当刚强壮胆’。侮辱五王可能还有其它出自故意的安排。本卷的开始耶和华也应许赐给约书亚‘凡你们脚掌所踏之地’。这里还有关于权力与统治的特别有力的‘仪式’。约书亚记这几章的主题,可能是说耶和华把迦南的产业移交给以色列,其中包括了用武力逐出他们之前的居民。但还有一个副主题是王权的实施完全不适当。有关每一位国王的命运总与百姓的不幸遭遇牵连在一起,而对这细节的重视又是那样的一丝不拘,即使没有详加解释,也必定有其重要性。五王被虐待后被杀死,挂在五棵树上,像艾城的王一样,在日落之时加以埋葬。他们隐藏的山洞成为他们的坟墓,正如艾城一样。写约书亚记的时候,埋葬在山洞里已是古代留下的传统。

(三)

基遍之战的报导现在进入第三阶段(28-39节)。总之,轮流逐一攻打五个联盟城邑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玛基大接近五王躲藏的地点,最先被攻下,它的王遭遇了耶利哥王一样的命运(虽然在第六章实际上没有描述过这命运)。同样情形发生在距离不远的立拿。跟着,约书亚转攻其它三个联盟城邑。拉吉在两天之内攻陷,城中的人全部死于刀下,连前来帮助的基色军队及基色王荷兰也全被击杀(奇怪的是本书的末了部分──十六10仍发现有仅存的基色人)。伊矶伦与希伯仑没有外力的帮助,失守自然更容易了。约书亚与以色列民众于是回到底璧,它也遭遇同样的歹运。攻取希伯仑之后攻取底璧并不希奇。它们又成双成对的在十五章十三至十九节的故事中出现。令留心的读者奇怪的是已在第十章(3节)留意到底璧的名字。这里的底璧是联盟城邑伊矶伦之王。

最令人称奇的是耶路撒冷,它较其它提及过的城邑更靠近基遍及吉甲,又耶路撒冷王亚多尼洗德是联盟组织的第一个发动者,却只字不提。它避过了集体征伐,也没有分担到国王的歹运。事实上它是四十至四十一节全部被杀灭中惟一不算在内的例外,从这两节经文我们知道约书亚占领了后期犹大的全部土地,包括它的山坡地区及纳吉旷野的南部,从基遍本土南面以至基底斯南部,此地迄今仍然接近埃及与以色列的前线。

约书亚所以能在一次军事行动中攻下全部小城邑,第四十二节将这件事很自然地归功于神力之助。但这一节说神为以色列争战较属于宗教性的,不是像十二至十四节那样虔敬地见证他的戏剧化的助力。──《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