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书亚记第二章

 

二 探子与喇合 二124

  从本章起一直到十一章,主要来自北方的传统神典文献。整大段都以古代便雅悯人的敬拜中心──吉甲的神坛作出发点。第二至九章中所提的地点,除了什亭是在河东的摩押地外,亦全部在古便雅悯地。二至六章则是遣派探子、过约但河和攻陷耶利哥三个传统故事所组合成的。本章故事尾声,记在六172225

  二至十一章,除了极少数耶典、游典和祭典的插词外,主要插句都来自申命记派。我们曾经讲过,申命记派的历史编修人是处于被掳时代。在那艰困黑暗的日子中,申派不但要按传统的圣言,给神子民予亮光和信仰的力源,也指导他们怎样依赖上主而生活。本章目的,在字里行间所表达的,明显有二:其一是外邦人都知道上主在埃及、在红海和在河东所施展的大能,神子民就更当依靠这位上天下地的真神。另一是被掳者均为男丁,原本都是精壮的多,而绝少妇女。他们极鄙视外邦女人,认她们为像妓女般的故不结婚。申派藉此喇合对上主的信靠,向那些未婚男子表明,外邦妇女亦有信心,可以娶为妻子,藉以传宗接代。但在娶她们以先,需要她们答应一些条件而已。

1 探子到喇合家 二17

1

  嫩的儿子约书亚 请参看本书绪论“约书亚其人”段{\LinkToBook:TopicID=101,Name=壹 約書亞其人}。这样的开叙法,表明本章是取自另一传统的。

  什亭 原义是金合欢木(即和合本所译的皂荚木)平原的意思。地在约但河东的摩押平原(参看民廿五1)。这地方又名亚伯什亭,是以色列人进迦南前最后安营的地方(民卅三49)。约书亚不但在这里打发探子去刺探迦南和耶利哥城,也是他们开始出发过约但河的所在地(三1)。一般学者都认此地为现今的特基法莲(Tell Kefrein),在耶利哥之东约二十多公里处。约瑟夫在其著作(Ant. IV. viii. 2)中,却把离约但河东岸约十多公里,植满棕树的阿比拉(Abila),认作是古代的什亭。

  暗暗打发两个……探子……去窥探那地和耶利哥 这里所打发的两个探子,明显就有并比摩西打发十二探子去窥探迦南(民十三124)的含义。事实上,约书亚所要打探的,乃是耶利哥的虚实,而这里却加上那地,用以暗指迦南全地。但从整章经文看来,这两个探子所侦察的,却只有耶利哥一地。

  耶利哥 这词的原义是芬香或香城的意思。因为地处死海北端约八公里的约但河谷,古代有很多棕树的栽植,故又称为棕树城(参申卅四3;士一16)。从考古学上言,这是现今所知人数最古老的城市之一。

  耶路撒冷的美国考古学校,在现今耶利哥城近以利沙泉的土堆,连串挖掘古耶利哥城的报告指出:主前七千八百年已有一些狩猎为生的人在此群居,并有房舍和农耕的遗迹。到主前七千年,已有石城墙的建造。其后这些房舍和城堡被毁,但无陶器器皿使用的迹象。主前五千八百年间建造的城墙和房屋,明显是另一种氏族,并有陶器的残物。主前四千五百年的遗迹,显示已是农耕的乡村生活。但在主前二千九百年,又有建造城墙的显示,表明从东方来的游牧民族常向此区侵扰。到主前二千三百年以后,这地区,连耶利哥城已明显为游牧民族所占。占据这些城邑的民族,就是亚摩利人。约在主前一千九百年之后,这些地方,连耶利哥在内,又为另一族人所据。这族人是从腓尼基来的,就是通常称为迦南人的。这也正是以色列人列祖时代的开始。

  约在主前一五八○年,这城又再次被来自埃及的军兵所毁,并一直荒芜至主前约一千四百年。主后一九三○至三六年的挖掘,宣称此城为约书亚时期所毁的报告,现已证明为错误。该次考据所发现的,实质上是主前十四世纪后半叶城毁的一些遗迹而已,其后就再无毁城的证据在此土堆上可发现,在考古学上和近代历史学的证据,已确定在主前十三世纪。而约书亚的进占迦南,就当在十三世纪末,甚或是十二世纪初。则本书第六章所述的耶利哥之神奇的被毁,是否为不可靠的报告?那又不尽然。在讨论该章第一节(六1)时,我们将会再行加以解释。

  喇合 这名字的原义是宽广的意思。经上指明她是一个妓女,她的房子是在城墙边上,并且她也是住在城墙上(15)。

  笔者曾见过一篇博士论文,用极长的篇幅引证许多东西,来说明喇合只是一个旅馆的女主人,正如约瑟夫所主张的一样(参看约瑟夫 Ant. V. i. 2),而不是妓女。那篇论文虽有善意为喇合洗脱污点,还其清白,但却忽略了申派编写者的用意,以及圣经对罪人藉信称义和在行为上悔改迁善的教训。来十一31指出:“妓女喇合因着信,曾和和平平地接待探子,就不与那些不顺从的人一同灭亡。”雅二25也说明,喇合因有信心而接待使者,又放他们从别的路上出去,“不也是一样因行为称义吗?”

23

  有人告诉…… 这是什么人去告诉王上,我们不知道。从情理上推测,以色列人出埃及过红海后,虽然在旷野飘流了四十年,但他们绕以东而进入摩押和亚扪人之地,又杀了亚摩利王西宏和巴珊王噩的威声,耶利哥王当然早已知晓。现在这族人屯兵耶利哥对面约但河东的什亭地方,他们将有的下一步行动,耶利哥王当然是很关切的。因此,他必有情报人员──探子的布置,使他能在对方有任何动作时,可洞悉先机,准备应付。

  耶利哥王 古代各地都是以城邦为国,所以统治耶利哥城的人,就是耶利哥王。

  今夜有以色列人来到这里…… 有关以色列人,请参看一2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3,Name=1 上主命令約書亞征服迦南 一19}。但在这里所讲的,却不是全族人,乃指那两个探子。探子之所以是今夜来到这里,一方面的含意,是探子趁黄昏众人回城时混入;另一方面,也表明耶利哥王情报网的灵活与有效。

  那来到你这里,进了你家的人,要交出来 这是耶利哥王打发人到喇合那里,对她所要求的话。说这话的含义,是他们并没有强闯入屋去搜查,乃是要喇合自动的交人。他们之所以要喇合交人,乃这两个以色列人为奸细──是来窥探全地的。

45

  女人将二人隐藏 这两个探子来到喇合家里,原先是“就在那里躺卧”的(1节)。因为她家在城墙边上,而且是住在城墙上(15节),所以王所差的人到来之先,很易给喇合察觉到,故此已把二人隐藏了(见第6节)。

  那人果然到我这里来 从前后文可知,那人的原文并不是单数,而是复数。他们确来过。这是喇合所承认的。她不得不承认,因为情报人员知道这两人到了她家。

  他们是从那里来的,我却不知道 这是表明她在“商”言“商”,并没有问那两个人是从那里来的。最主要的,她是要避过知道那两个人为以色列人,即为探子的事实。

  天黑要关城门的时候,他们出去了 喇合不单藉此说明那两人不在她家,并表示这两人已经出城。

  往那里去我却不知道 在商言商,当然不问客人往何处去。因此,喇合将责任推得一乾二净。

  你们快快的追赶,就必追上 虽然是七十士译本没有快快的这词,按理原文必有此字。因为喇合深想这些来侦缉探子的人快快离去,所以要他们快快的去追赶。相信耶利哥王所派来的人员,于听到这话之后,为要追捕探子,必然转身就走。

67

  先是女人领二人上了房顶 这是回述过往的事,即在缉捕的人到来之先,喇合先机察觉而做了的。房顶不像我们中国人的中间拱起的屋脊。中东一带地方的人的房顶,尤其是在以色列地,至今还是一样,建筑成为平台的房顶。其原因是在房顶上可以晾晒杂物。

  将他们藏在那里所摆的麻稓中 从三15可知,这时候正是收割的季节,故有麻稓被摆放在平台的房顶上晾晒。喇合就将两位探子藏在这些麻稓之中,使在屋下的人看不到。故此,王所派来的侦缉人员,就算进入了喇合的家,也在目之所及,找不到有那两个探子的踪f。

  那些人就往约但河的渡口追赶…… 有关约但河,请参看一2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3,Name=1 上主命令約書亞征服迦南 一19}。既然以色列的探子是来自河东,追赶的人自然地就向约但河的渡口去。现代到过耶利哥,曾在亚伦比桥(Allenby Bridge)过河去约但国的人,都会笑话这约但河的渡口,因为这里的桥长只不过数公尺。原因是现今以色列国筑闸控制加利利湖水,把它抽去作全国的食水和灌溉之用,故此约但河的河床干涸,渡口自然就细小了。但在古代,特别是在收割季的水涨期间(参看三15),河面是非常宽阔的。

  追赶的人一出去,城门就关了 这是表明耶利哥人双重的缉捕探子的方法:一面有人出去追赶,一面把城门关起来,在内围搜,免被走脱。也正因为如此,就使两位探子在被喇合从城墙缒下去之后,得以从容脱险。因为不会再有人注意城外的事了。

17

  这章书的开端,就将约书亚的全名录出,表明与前章不属相同来源。实际上,有些学者认为早期神典的传统,是探子来到耶利哥后,结合喇合所能凝聚的势力,里应外合的攻取了耶利哥城,正如廿四11中,约书亚临终前训勉百姓的话上所暗示了的。但因祭典和申派在第六章中,将耶利哥城神奇毁灭的传统讲述占了上风,因此这喇合的传统,就变成为攻打耶利哥的先行窥探了。

  约书亚所派的两个探子,到了喇合的家里“躺卧”,虽然已有性行为的婉转语,但神典素有为列祖辩护的习惯,所以不将探子藉此蒙混身分的方法说出。后期的犹太人,就更有说喇合为旅店的女主人了。

  喇合为免自己受连累,更要紧的,是因其崇信上主的大能(见下段),所以对耶利哥王派来侦缉探子的人搪塞其词,使之快快出城追赶,而令探子不受捕获。

2 喇合的认信和探子的应许 二814

89

  女人就上房顶到他们那里 这是王所派来的人走后,喇合即上房顶去见那两位探子之意。要记得,喇合的房子是在城墙上,是全城最高的地方。在她的房顶上麻稓堆中与探子说话,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知道 这是喇合认信的开场白。这我知道,和第45节两节的“我却不知道”刚好相反成趣。这就明显的道出,喇合的心已在以色列人的一边,亦即是在上主的一边了。

  耶和华已经把这地赐给你们…… 有关耶和华,请参看一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3,Name=1 上主命令約書亞征服迦南 一19}。因为上主已经把这地赐给以色列人,所以当地的人因以色列人的屯兵对河,早就都惊慌了。两兵对恃,惊慌的一方,必已失去战斗的意志,因此也就必失去战斗的能力(请参申十一25)。

  这地的一切居民,在你们面前心都消化了 这是重复和加深前面“都惊慌了”的说法。但在这里,不单说及耶利哥的人已失去战斗的意志和能力,乃是这地的一切居民。含意是扩及全迦南地,或耶利哥附近的人。不过,因为七十士译本没有这句话,所以武加大译本,耶路撒冷圣经和现代中文译本,都没有这句话。这不论是因希伯来文圣经是在主后约一百三十年规定定本前的加笔,或是七十士译本的删译,都证明经文在决定有定本前,是有伸缩性的。因此,释经的人要比较各版本和译本,是必须的,而不是故炫博识或扰人信心的。

10

  我们听见你们出埃及的时候 按传统的记述,以色列人在摩西的带领之下出埃及,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了。但因这事的许多神奇事迹(参看出七至十四章),使其得以不胫自走的传扬开来。

  埃及 现代的埃及名,是音译希腊文的 Aigyptos(将后面阳性名词字尾 os 去掉,就成了英文的 Egypt)。这希腊文的名字,是音译埃及古都孟腓斯(Memphis)的埃及文古名 Hutkaptah 而来的。故此,其原义是科普替人之地的意思。埃及另有两个古名。其一是麦西(MISR MIZR),复式为 MIZRAIM(见创十6),是个双数字,指的就是上埃及和下埃及。另一字为卡米特(Kemet),就是黑土的意思。其于尼罗河下流立国是约在主前卅二世纪,以色列人的先祖曾约在主前十七世纪,就是从亚洲来的许克所斯人(Hyksos)统治埃及的时候,先后下埃及去;并在主前十三世纪,由摩西凝聚他们,且领带他们出了埃及为奴之地。

  红海的水干了 这说法,与出埃及记的记述有些少出入。按出十四162122的记载,是摩西听从神的吩咐向海伸杖,海水便分开,以色列人下海中走干地,水在他们的左右作了墙垣。而不是整个红海的水干了。另一方面,这海按原文的直译,应当是芦苇海,而不是红海。喇合在此所使用的话语,若不是较后期出于祭典的话,便是记述者为要与本书三17,四2223的话相一致的缘故。

  亚摩利王西宏和噩 从圣经的历史中,亚摩利人是古代耳熟能详的民族。他们大概在主前廿三世纪前后,已进占了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等地,并且南下而后建立了巴比伦王国。他们是游牧民族,到处流窜,在掠得别氏族的居地后,也会定居下来。摩西时代的希实本王西宏和巴珊王噩,就是这样的亚摩利王之中的两位。亚摩利的原义,可能是山居者,或西方人的意思。西宏的原义,可能是除根或一扫而空的意思。他被摩西击杀的事迹,请参民廿一2132。噩的原义是巨人或长颈的意思。他被击杀的事迹,请参看民廿一3335

11

  我们一听见这些事,心就消化了 这是形容他们在听到有关以色列人出埃及过红海的事,以及在河东击杀二王的事,就心惊胆战,全无斗志了(请参本章9节的注释)。

  耶和华你们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 这是形容上主为普天下和全宇宙的主宰,是全人类当敬畏的(请参看申四39)。

1213

  现在我既是恩待你们 这是指喇合隐藏那两位探子,使他们不被耶利哥王所派的人捉拿的恩待。有了这种恩待,她当然也期待着回报。

  起誓 请参阅一章六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3,Name=1 上主命令約書亞征服迦南 一19}。在此,喇合是要求这两位探子要指着上主起誓,意思是若有违誓,上主会鉴察和施报的。她所要求的誓愿,就是探子所代表的以色列人,会恩待她和她的父家,亦即13节所列述的:救活我的父母、弟兄、姐妹,和一切属他们的;拯救我们性命不死。可是,这是和“圣战”的原则相违背的。圣战就是要把一切的敌人消灭。然而,一切的规矩都有例外。若探子肯向他们起誓,保存他们的性命,他们就得以存活。这起誓的例子一开,也带来了第九章向基遍人起誓,免去了他们在圣战中被毁灭。

14

  你若不泄漏我们这件事,我们情愿替你们死 这是喇合这女人和其家人得救的第二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她的认信(911节)。其次是不泄漏他们的秘密。探子们的情愿……死的说法,就是起誓形式的一种。

  耶和华将这地赐给我们的时候,我们必以慈爱诚实待你 有关耶和华,请参看一章一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3,Name=1 上主命令約書亞征服迦南 一19}。这句话的首段,是应许在获得耶利哥之后,会恩待喇合和她全家的含义。末段的慈爱诚实,均是神的特性。慈爱按原文,是有立约的爱的含义。诚实的原文,不但可译成信实,也和阿们一词为同一字根。其含义不但有确定或确实可靠的意思,也有要起誓而作的意义。

814

  在耶利哥王所派来缉捕探子的人走后,喇合便上房顶去与探子说话。她的说话包含了认信和要求。首先她承认上主的伟大,祂为以色列人行了大事,并且在此认信中,她明显已站在以色列人的一边了。因为她认识这位真神的伟大,所以她深信耶利哥亦将为上主交在以色列人的手中。故此,她要求探子拯救她的父母、兄弟、姐妹的性命,使他们不在圣战中遭杀戮之灾。喇合的要求,是要两位探子向上主起誓保全她和全家的性命。探子们亦依言,申明她若不泄露他们这件事,就情愿代之而死的,在以色列人获得耶利哥时恩待喇合全家。

  依上看来,以色列人在被掳于外邦时,娶外邦女子为妻的明显条件,就是要她们认信上主的荣威,并且站在以色列人这一边,在丈夫有政治或军事的行动或打算返国时,不会泄露他们的秘密。

3 探子的脱险与嘱咐 二1521

15

  于是女人用绳子将二人从窗户里缒下去 在获得探子的承诺以后,喇合并不迟延的就设法搭救他们。她将两位探子从窗口缒下去。七十士译本在此无用绳子这些字。既然是缒下去的,也许用绳子是不言自明的,故此七十士译本给予删简了。

  因他的房子是在城墙边上,他也住在城墙上 这两句话,在经文的流转过程中,曾有许多问题和不同的处置法。头一个问题是她的房子是在城墙边上,而她却住在城墙上。第二个问题却是,探子们答应拯救她和其全家,并在以色列人攻城时,要她全家都聚集在她家里(18节)。可是,在进攻耶利哥时,是在百姓大声呼喊后,城墙就塌陷(六20)的。那么,喇合的全家既是在城墙上的,他们怎样了?也许为这原因,七十士译本和武加大译本就把这整段话都漏去了。然而,不翻译这两句话,又产生了第三个问题,就是这两个探子是从喇合家的窗户那里缒下去的,若不交代她家在城墙边,而她实质就住在城墙上,则当时城门已关(7节),探子是怎样脱险的?要解决这些问题,请参看六1{\LinkToBook:TopicID=157,Name=1 繞城的吩咐 六17}20{\LinkToBook:TopicID=159,Name=3 呼喊與城陷 六1521}的注释。

16

  你且往山上去,恐怕追赶的人碰见你们 到过耶利哥的人都会知道:约但河是在耶利哥城的东边,山却在西边。喇合既是住在城墙上,则追赶的人直奔约但河的渡口去,是她可以看到的。所以喇合要探子们先往西边的山上去,好避过追赶的人在回转时碰见。

  要在那里隐藏三天……,然后才可以走你们的路 探子们要走的路,乃是向东到约但河去,以便回到河东。他们可以上山去隐藏,待看到追赶的人回来时,便可以上路回去。可是,他们既要隐藏山中,可能就无法看到追赶的人回来的情况,所以要他们在山上隐藏三天之久。这是表现出喇合的智慧。

1718

  二人对他说…… 第17节的话,因为原文有些脱节,以及阳性的冠词与阴性的名词起誓不相谐合,因此每一种翻译本都不相同,而且都是作猜测性的翻译(请参看和合本与现代中文译本的不同译法,即可明其梗概)。和合本在这节加上“你要这样行,不然”等字,则使意义更加清楚,并且使前后文能连系得上,是一个颇妥善的处置法。

  我们来到这地的时候 原文的这地,可以当作这国(这是耶路撒冷圣经的译法),也可以当作是整个迦南地,甚至是“世界”的代称。也许是为这原因,七十士译本才将之译成“当我们进攻这城近郊的时候”,现代中文译本则作“我们占领你们土地的时候”。但是在比较各译本以后,就可以使我们对原文意义,并原作者或编者所要表达的意思,会有更清楚的了解。因为翻译就是解释。故此,我们一向主张释经的人,不但要了解原文,也当对各种译本能有所认识和善加应用,藉使对神的道能有更深的认识和了解。

  你要把这条朱红线绳系在缒我们下去的窗户上 明显的,喇合用为缒下两个探子的工具,是那朱红线绳。以寓意解经的人,常常会着重这朱红的颜色,用来预表耶稣的宝血(参看彼前一1819;徒二十28;来九1214等)。我们当然不会反对这样的意见。但我们却要先使人明白当时的生活背景。古代的染料是非常昂贵的。最贵重的是紫色。因此,不论是卖紫色布疋的人(徒十六14),或是穿着紫色袍的人(路十六19),都必然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其次贵重的染料,是蓝色和朱红色。在出埃及的时代,可能蓝色比紫色的染料还更贵重,所以造会幕的器物时,常常是按蓝色、紫色、朱红色的次序而列(参看出廿五3,廿六13136等)。喇合既愿用她贵重的朱红线绳来缒探子下去,就使探子在感激之余,也想起要喇合用这贵重而显眼的线绳来系在缒他们下去的窗户上,作为记号,使以色列人好认得不杀戳那家的人。

  并要使你的父母、弟兄、和你父的全家,都聚集在你家中 探子要喇合聚集其全家在同一的地方,就是系有这朱红线绳之处,藉以辨别,免得被误杀了,是有其必要的。但我们甚有兴趣注意的事实,也是证明这故事的传统是确有历史事实的,就是将13节喇合的请求,和这里的话比较的时候,便可以看出:喇合把她的姊妹也列在其中,探子却没有提到这一类别。在你父的全家中,当然已包括了喇合的姊妹,但犹太人一向重男轻女,不把妇女列在任何的数字之中,也是他们生活的实境。也正因此之故,我们敢断然的说,这故事是有其历史传统为背景,而不是虚构的。

1920

  凡出了你家门往街上去的…… 和合本在此是将原文全译了。好些译本却因要把范围扩大,而不译往街上去(参看现代中文译本)。当然,这节经文的目的,是在说明,凡在城陷时不在喇合家中的人,若是被杀,乃要自负其疚,与探子的起誓应许无涉。

  凡在你家里的 如果喇合父家的人,已经聚集在喇合家中,而在她家里被杀,则是探子们未负责任通知其它以色列人之过,这罪责将在他们的身上。

  你若泄漏我们这件事 这句话,在十四节已说过。但在那里,是仅仅提及探子的身分和其藏匿之处的不可泄露。在本节,当然主要仍在此。但相信已包含不可把要她父家的人聚集在其家中的事泄露,而仅能对其家人讲说。因为圣战是不能包容许多人免杀,而喇合的家也不够大。况且,若家家都在窗户口挂上朱红线绳,以色列人就无所适从了。所以,喇合若将这事也泄露,则她叫探子所起的誓,就与他们无干了。

21

  照你们的话行罢 这是喇合答允探子的条件的话。按照这话,我们相信,她就把探子缒下去,然后将缒他们下去的朱红线绳系在窗户上,便忍耐地等候了三天,才将所经过的一切,暗暗的告诉父母、兄弟、姐妹和一切属他们的人,以便在以色列人攻城时,可以集中到她家里来。这些,都是不讲自明的。也许就是为这原因,七十士译本才没有将这节的又把朱红线绳系在窗户上翻出来。

1521

  在获得探子的承诺拯救她和父家的人以后,喇合就设法搭救这两个探子出险。因为她家是住在城墙上,所以她便拿家中贵重的朱红线编作绳子,要从自己的窗户中把探子缒到城外去。但因她曾望见追捕探子的人是往东向约但河渡口奔去的,所以便嘱咐探子向西走到山上去,免得给追捕不着的人员回程时碰上。她又嘱咐探子在山上隐藏三天,待追捕的人以为他们早已返回河东,而不加注意了,才可以下山回河东去。相信喇合也会给探子干粮,使他们能在隐藏之处作食物。正因为喇合是用这贵重而显眼的朱红色线编成绳子缒他们下去,探子才会叫她将这线绳绑在缒他们下去的窗口上作记号,并嘱咐喇合在以色列人攻城时,要聚集其父全家的人在此,藉免被误杀,否则罪不在探子身上。就这样,他们彼此嘱咐和同意后,探子被缒下而得脱险了。

4 探子的报告 二2224

2223

  二人到山上,在那里住了三天 耶利哥西边的山,不但很高,而且旷无树木,并尽是一些岩洞。这高山可以眺望颇远的地方。按照传统的讲述,耶稣就是在耶利哥东面的约但河受洗后,被圣灵引到这西边的山上来受试探的。所以这里的山又叫试探山。山岩之下有清泉细涌,故此探子若有干粮,便可在这些洞穴中住下没有问题,并且真是可以隐藏的。

  等着追赶的人回去了 在这高山洞穴中,的确可以远眺直到约但河边耶利哥的情景。也许当时追捕的人是锲而不舍的,来回逡巡的找他们,正如下句所说的:追赶的人一路找他们,却找不着。然后他们才无可奈何的回去了。

  二人就下山回来…… 探子固然可以到约但河渡口去过河,也可绕远一点去过河。无论如何走法,他们终于平安的回来了。他们既是约书亚所派去的,当然首先就是回到约书亚那里来。

  向他述说所遭遇的一切事 这句话,已包括了探子要向约书亚报告的一切了。故此,神典已将这传统故事作了结束。但申命记派在被掳期中,为教训选民那应许之地的可靠性,以及该地居民并不可怕,他们更怕以色列人,所以又加了第24节的话。

24

  又对约书亚说 这种文笔,明显就是附加的形态。

  耶和华果然将那全地交在我们手中 有关耶和华,请参看一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3,Name=1 上主命令約書亞征服迦南 一19}。这句话是对应许之地必能得到的确信。头一个理由是这乃上主的作为。第二个理由在下句。

  那地的一切居民,在我们面前心都消化了 探子虽然只是到了耶利哥一地,并且可能只和喇合一人谈过话。但他们从喇合的口中,不但知道耶利哥人已惊心丧胆,没有意志和能力来和以色列人争战,连迦南全地,或最少是耶利哥附近的人,亦皆如此。所以他们确信可以过河,进入应许之地。

2224

  探子离了喇合家,就在城外往西边的山上,躲藏了三天,待追赶他们的人回城后,才下山过河,到约书亚那里,向他报告必可得迦南地为业,因为河西的人都失去了斗志和争战的能力。──《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