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书亚记第五章

 

3 约但河西列王的反响 五1

1

  约但河西 这词若从现代人的说法,乃指以色列人的占领地“西岸”,即原在一九四七年由联合国分配给巴勒斯坦人,而在一九六七年的六日战争中给以色列人占领了的地区。但在以色列的王国时代或其稍前,这词却指整个迦南地。可是,在士师时代之前,就是我们现在经文所指的时代,约但河西则仅指约但河西岸的山地一带。

  亚摩利人的诸王 约在主前二千三百年前后,这族人已在约但河一带地区活动,并落居在好些地方为统治者。故此,河东的希实本王西宏和巴珊王噩,都被称为亚摩利王。一般释经的人,都认为本节的“约但河西”之“西”字,是后人的加笔。若然,则这经文的原意是指约但河一带(连河东在内)的亚摩利人的诸王,都闻风丧胆。有关亚摩利人,请参阅三1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4,Name=B 過河的應許 三713}

  靠海迦南人的诸王 这里的海,所指的是地中海。我们在三11解释迦南人时,曾指出迦南原本只指地中海岸边的低洼地带,后来他们入侵山地和约但河谷,才把约但河西的整块地称为迦南。这句的说法,证明本段经文的传统是颇为古远的,而不是申派自己虚构的故事。

  听见…… 这词汇是本大段经文(二1∼十一23)的钥词。首先,在二1011,喇合述说她和当地人听见上主在以色列人出埃及时的大能作为,以及在河东将两个亚摩利王尽行消灭的事,就心都消化了。现在是河西和靠海的诸王,听见上主为以色列人使约但河水干了而丧胆。在九1,十1,十一1,另些王听见以色列人的事,亦作出了极不寻常的反应。

  等到我们过去 从这整节话读起来,在文法上讲,这句话的我们是应作他们才对的。为这原因,很多译本都和七十士译本一致,以第三人称复数作翻译。但是,希伯来原文却确用我们。其原因是这文献乃从以色列人过约但河的周年纪念崇拜仪式中收集来的。在崇拜仪式中必然使用我们,正如四23之“等着我们过来”一样。原因是参与崇拜的人,把先祖所经历上主大能的事迹,把自己代入,作为自己也有分的事迹,所以是等到我们过去。

  他们的心因以色列人的缘故就消化了,不再有胆气 请参看二91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8,Name=2 喇合的認信和探子的應許 二814}。在二911,耶利哥和附近的人,只是远闻往事,而知道上主大能的作为,便惊慌丧胆,现在却是就在眼前,惊知以色列人蒙上主使约但河水干而过来,并且是大军压境,其惊慌丧胆,失去战斗的意志,更是不言而知。

1

  事实上,本节经文不单是二至四章的结束话,也是五至十二章的序言。作为结束前面数章的话,描述上主使约但河水干,让以色列人昂然过河。作为后面各章的序言,就是说明约但河西和靠海诸王,都闻风丧胆,以致使约书亚领导以色列人攻占迦南的事,得以顺利展开和圆满的完成。

四 在吉甲和近耶利哥的活动 五215

  这一大段经文(五215),主要讲了三件似乎互不相涉,但又彼此相联的事,并且将前后各大段结合起来的事。五29论到割礼,可能是因为十二支派在此立约结盟,故要求未受割礼者行割礼,藉能共事同一上主,因为不受割礼者,不能算作神的子民(创十七14)。但这立约结盟的记述被挤出于现有文献之后,就变为适于出征(46节)和下段领受逾越节的吃喝有关联了(参看出十二4449)。

  第二段(五1012)守逾越节,我们不但在解释四19时,就说了该节为一伏笔或前奏;而当他们守完节期、吃了当地出产翌日,吗哪停止的事,不但表示旷野生活的结束,也说明新人在新地应当要过新的生活了。

  第三段(五1315)可说是以色列人新领导者约书亚的受召礼,正为摩西在神的山所见之烧着的荆棘一样(参看出三112)。因这礼,约书亚知道上主军队的元帅在亲自统领,使约书亚得着更大的信心与能力,以面对当前一切挑战。

1 行割礼 五29

23

  你制造火石刀 古代未有铜铁利器之先,是以坚硬的火石制成刀子来使用。创十七章属祭典,是主前五世纪或稍前的文献,故此在其论到割礼时,不说明利器,因为写作文件时已有铜铁利器。出四2426则属较古的文献,因此也提到火石。这里上主吩咐约书亚制火石刀,就表明传统是颇为古远的事。

  第二次给以色列人行割礼 从创十七11及其下可知,割礼是将男子生殖器前面的阳皮割除。这种礼仪很古远就有,并且有很多民族施行(参看耶九2526),并不单在以色列人中才施行。有些国民的割礼,是用来证明成年,可以结婚了的礼节。有些却用以证明成年,有权利和义务作壮丁,参加打仗,如本章48一再提及的。但以色列人的割礼却在男丁生下来的第八天施行(创十七12),并且用以证明是属于神的子民和亚伯拉罕之子孙者,这就有了入宗教与政治团体的含义。故此,凡不受割礼者,就要被剔除于这团体之外(创十七14),且不准吃逾越节的烤肉(参看出十二4449)。

  这里使用第二次的词句,就有点使人费解。也许,以前在旷野中曾有一次行割礼而未记入于现有的五经中;或者是以摩西的受割礼(出四2426),算为第一次。不过,学者均注意到,这第二次在七十士译本却翻成“坐下”,就是正如埃及人的割礼,施礼者是坐下来的。若果这是正确的原文版本的话,这句话就应当译为坐下给以色列人行割礼了。

  除皮山 这大概是因为行割礼的人多,以致阳皮堆积如山般的,因此日后有这么一个名称来称呼他们在那里行割礼的所在地。但在另一方面,第9节明显的又是指出这次行割礼后的意义,故此这段经文的来源,是两种传统的混合,正如雅各的儿子有数字有两个不同的名字解释(参看创廿九32{\LinkToBook:BookID=179,TopicID=760,Name=廿九3235},三十2324{\LinkToBook:BookID=179,TopicID=779,Name=三十2324}等),为两种传统的混合一样(请参看拙著《创世记注释》对该等经文的注释)。

45

  从埃及出来的众民……都死在旷野的路上 有关埃及,请参看二10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8,Name=2 喇合的認信和探子的應許 二814}。有关他们死在旷野的原因,请参看民十四138

  出来的众民都受过割礼,惟独出埃及以后,在旷野路上所生的众民,都没有受过割礼 这经文有两个可能的事实:其一是正如经上所记的。另一是反映两群不同的人,一群是从埃及出来的众民,他们是受过割礼的;另一群是未曾参与出埃及的人,他们是原居迦南地北部的人,并且是没有受过割礼者。或者是原居民受过割礼,从旷野来的未受割礼。现在,他们要在吉甲立约结盟,因此这后者就当行割礼,正如雅各的儿子要求示剑人受割礼始能彼此通婚一样(见创卅四1416)。

6

  以色列人在旷野走了四十年 在一4的旷野,仅指以色列的南部赤旱之地。这里所讲的旷野,是他们从埃及出来之后,所经历的数个旷野。这些旷野,包含他们刚出歌珊地后进入西乃北部时的书珥旷野,西乃中部的巴兰旷野,西乃南部的汛的旷野,以及他们在那边飘流最久而在迦南地南部之寻的旷野。这些旷野,有的年雨量仅得二分之一英寸到二英寸,有的则在二至四英寸之间,最多的平均年雨量亦不过八英寸。因为雨量稀少,赤土千里,植物罕见,仅在山谷有少量金合欢树(和合本译为皂荚木)疏落生长,并有数种不同的草科植物散落而生。笔者曾数次在不同季节进入这些旷野,虽然有时坐车有时骑骆驼漫游,带备充足粮食和饮料,仍感艰苦异常。四十年指民十四3334所说的。事实上,旷野中生活艰苦,直至今日,在这些旷野中生活的游牧民族,他们的平均寿命仍只有四十年。

  等到国民,就是出埃及的兵丁,都消灭了 有关国民,请参看四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7,Name=A 取十二塊石頭 四17}。这些人之所以会消灭,是因为他们没有听从耶和华的话(请参看民十四145)。

  耶和华曾向他们起誓,必不容他们看见耶和华向他们列祖起誓应许赐给我们的地 有关耶和华,请参看一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3,Name=1 上主命令約書亞征服迦南 一19}。至于曾向他们起誓的事,请翻阅民十四2835。有关向列祖起誓应许赐地,则请参看一6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3,Name=1 上主命令約書亞征服迦南 一19}。我们,请参看四2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0,Name=D 在吉甲安營 四1924}

  流奶与蜜之地 这是对应许之地迦南的形容词。这种对迦南美地的形容,须从三方面来了解:(一)从历史方面说,当年以色列人是从埃及经旷野到迦南。埃及全国有百分之九十四是沙漠,仅在北部尼罗河三角洲可以种植。埃及是无雨的国家,种植是靠每年七至九月间的泛滥和尼罗河水作灌溉。因此,从埃及经旷野到迦南的人,虽然从现代人的眼光看来,迦南并不丰肥,在当时他们的眼光中,却的确是流奶与蜜之地了。(二)从地理方面说,迦南地的南部尽是赤旱之地,即寻的旷野和犹大旷野。西南近地中海区虽然为平地且雨量丰富,但那是非利士人之地,而不包括在应许之地以内。因此,南部只适合游牧的生活,并且至今以色列的南部省仍多有以游牧为生的人。此为流奶之地的含义,即以畜牧为生之意。北部山地和耶斯列平原及沙仑平原,雨量较多,适合种植,故是流蜜之地。蜜并不单指蜂蜜,指任何有浆汁的果品之义。(三)从灵意方面讲,奶(彼前二2)和蜜(诗十九710)均指神的道──圣经。圣言就是从迦南地神的选民中流传下来的(参看罗三12)。

78

  因为在路上没有给他们行割礼,约书亚这才给他们行了 在旷野飘流的日子,以色列人生活艰困,在类如受咒诅的情况下,宗教意识低沉,所以没有受割礼。现在才由约书亚给他们施行。当然,这么多人受割礼,绝不是约书亚一人可做得了。这是由他发令施行之意。有关约书亚,请参看本书绪论“约书亚其人”{\LinkToBook:TopicID=101,Name=壹 約書亞其人}

  受完了割礼,就住在营中自己的地方,等到痊愈了 割礼既是割去生殖器的阳皮,是人体最敏感的部分之一,所以在头三天是最疼痛的时候(参看创卅四25),其后仍有数天才逐渐复原。所以这些受了割礼的以色列人,要住在营中休息,等候痊愈。

9

  我今日将埃及的羞辱,从你们身上辊去了 以色列人在埃及有什么羞辱?就是他们在那里受欺压为奴隶(参看出一822,三7,二十2等)。他们不是自由的人,不能在信仰与生活上自己作主。辊去亦可译为滚开或除去。原文 galo^thi^ Gilga{l(吉甲)为同一字根 gll(辊动或除掉的意思)。因为行了割礼,又是在新的地土上,就是在神应许给他们的迦南地生活,所以他们是新人,是自由人了。故此,是将他们在埃及的羞辱除去了。有关埃及,请参看二10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4,Name=2 約書亞吩咐百姓準備過約但河 一1011}

  吉甲 请参看四19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0,Name=D 在吉甲安營 四1924}

  直到今日 虽然七十士译本没有这词组,原文却有。这词组的含意,请参看四9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8,Name=B 放石於宿地和河中 四810}

29

  就在以色列人过了约但河,在安营的地方,上主吩咐约书亚制火石刀,用以替以色列人行割礼。按现有的经文,要行割礼的原因,是以色列人在出埃及时的兵丁,虽行了割礼,但在出埃及后于旷野飘流四十年中出生的人,却没有行割礼。实质上,这可能是在吉甲神坛前立约结为同盟的十二支派,其中一部分人为未受割礼者,故此要他们受割礼以成为同一敬拜上主的团体中人。不过,自吉甲神坛的重要性没落后,这一方面的叙述也给挤掉,而成为现有的记述了。因为要承受神起誓应许赐给列祖和其子孙的流奶与蜜之地,必须是受过割礼的人,所以约书亚就在此为他们行割礼。在此行割礼的经文,明显是来自两个不同的传统,其一是以此地为除皮山名称的来源;另一是以吉甲为其名称的来源。因为是两种传统的汇合,所以在经文上有些混乱,而原有可能是在此立约结盟而要求未受割礼者行割礼的记述,亦被挤出于现有的经文之外了。

2 守逾越节 五1012

10

  以色列人在吉甲安营 有关以色列人,请看一2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3,Name=1 上主命令約書亞征服迦南 一19}。吉甲,请阅四19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0,Name=D 在吉甲安營 四1924}。安营的原文指搭建帐棚的意思。七十士译本没有这句话,表示若非节省翻译,就是依据的较古版本,并无这句话。若后者为正确,则这段守逾越节的经文,是取自另一传统给安排在这里,而不一定就在吉甲这地方初守此节。这段经文之所以安插在此,主要目的是说明以色列人在应许之地为新人,过新生活,便以守其“国庆节”之逾越节为开始。

  正月十四日晚上 有关正月,请参看四19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0,Name=D 在吉甲安營 四1924}。正月十四日晚上,是以色列人在埃及地,于黄昏时分宰羊羔,将羊血涂在自己的门楣上和门框上;当夜烤了羊肉与无酵饼并苦菜同吃;而在半夜,上主便巡行埃及全地,把埃及人一切头生的牲畜和长子都击杀,并败坏埃及的一切神祇;惟有门楣和门框上有羊血者,不受灾殃(参看出十二614)。

  在耶利哥的平原守逾越节 按前段的注释可知,在正月十四日的半夜,当上主巡行全埃及地时,凡见到门上有羔羊之血的,就逾越其门而过,并不进去击杀长子和头生的牲畜,所以就称此节日为逾越节。因这击杀埃及一切头生的之灾,使埃及人惊恐异常,就催促以色列人赶快离开埃及(出十二2936),以致以色列人得以从为奴的身分解放出来,所以就成为他们的“国庆节”。但这逾越节的羔羊,是预表基督的(参看林前五7;彼前一19);正因基督被钉十字架上的代赎,而背负了人类的罪恶(约一29),使一切信他的,都得称为义了(罗三2128)。有关耶利哥,请参看二1{\LinkToBook:TopicID=137,Name=1 探子到喇合家 二17}和六1{\LinkToBook:TopicID=157,Name=1 繞城的吩咐 六17}的注释。这守节的事,既是在耶利哥平原举行的,就不一定是在吉甲了。因此,七十士译本之所以没有本段头一句话,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11

  逾越节的次日 按照犹太人在主前六○四年以后所使用的历法,其计算日子的方法,就正如祭典在创世记第一章所说的,是从晚上算起,即日落时起计算(请参看\cf3 拙著《旧约概论》第九章中的“历法问题”{\LinkToBook:BookID=178,TopicID=297,Name=壹 曆法的問題})。故此,十四日半夜之后的白日,仍然是十四日。要到十四日下午日落之后,才是逾越节的次日。

  他们吃了那地的出产 这意义是说,在正月十日他们过河(四19),至正月十四日之间,以色列人所吃的东西,都是由河东带过来的食物。这在生活实境上,也是可能的。因为当地游牧民族的食物,至今仍多是烤饼和羊奶,以及羊肉。但以色列人在吃羊肉时,就不饮羊奶,而是喝水(参看出廿三19,卅四15;申十四21等)。为这原因,以色列人是在守逾越节后的次日,才吃了迦南地的出产物。

  正当那日吃无酵饼和烘的榖 这句话的原始意义,是他们按守逾越节的规定吃无酵饼(参看出十二1520;酵预表罪恶的毒素,参看林前五68),并且吃了当地所出产的榖。但进一步的含义却有两方面:一方面是说明当地当时是榖类食物成熟的季节,他们得以烘了榖类食物来吃。另一方面,也表示从今以后,以色列人已脱离了完全以游牧为务的生活,进入到农耕的生活境地了。既然过的新生活多以农耕为主,就不能再像他们列祖一样,逐水草而居,时时迁徙移动,而要进入城居和乡村生活的时期了。这也是士师时代,以色列人的生活景况。

12

  他们吃了那地的出产,第二日吗哪就止住了 既然进入农耕和乡村的生活,这新生活就和旷野飘流时代的生活绝缘。因此,当他们吃了那地的出产之后,代表旷野生活中上主神奇地供养他们的吗哪,就在第二日止住了。这吗哪,按出十六31的记载,是样子像芫荽子,颜色是白的,滋味如同搀蜜的薄饼。它的来源,在十六1318告诉我们,是晨露中野地上有如白霜的小圆物,以色列人按饭量每天去收取。以色列人吃这上主所赏赐的吗哪四十年(民十六35),而神要他们和今天的我们确知的,却是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主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申八23;参看太四34)。耶稣基督就是这上主的话(道)成为肉身的(约一14);他是我们生命的粮,使我们吃了就永远活着的(约六354851)。因此,这节经文说,以色列人也不再有吗哪了,乃是按肉身和物质的世界而说的。按灵意和属灵的实境,神的道──圣经中所记述和所见证的救赎主耶稣,乃是我们属天的吗哪,是我们每日不可或缺的生命的粮。

  那一年他们却吃迦南地的出产 这是说,从那时候开始,他们就居住在迦南,就是上主起誓应许赐给他们的美地。他们之所以能进入迦南,并不是那代表律法的摩西可以做到;乃是预表耶稣的约书亚,为他们完成了(参看本书绪论中“约书亚其人”{\LinkToBook:TopicID=101,Name=壹 約書亞其人},及“约书亚其书”中的“现有形式的目的与信息”{\LinkToBook:TopicID=126,Name=2 現有形式的目的與信息})。吃迦南地的出产,就是在其地过活的意思。

1012

  以色列人于正月初十过约但河,同月十四日就在耶利哥的平原守逾越节,用以纪念他们先祖藉摩西给领出埃及为奴之家,成为自由的人。他们守这节期,要吃羔羊的肉和无酵饼。羔羊是预表主耶稣的受死代赎,酵却暗指罪恶的毒素。但是,他们也烘榖和吃了当地的其它出产,以致吗哪就停止了。这就表明,从他们进入神所应许赐给他们的迦南地以后,已经与旧的生活,就是在旷野中飘流的生活割断了。从今以后,他们要过新的生活,就是在迦南地村镇居住,以农耕为务了。

3 统帅的显现 五1315

13

  约书亚靠近耶利哥的时候举目观看 有关约书亚,请参看本书绪论之“约书亚其人”{\LinkToBook:TopicID=101,Name=壹 約書亞其人}。耶利哥,则请参阅二1{\LinkToBook:TopicID=137,Name=1 探子到喇合家 二17}和六1{\LinkToBook:TopicID=157,Name=1 繞城的吩咐 六17}的注释。这里的靠近耶利哥,按原文,亦可译为在耶利哥。明显的,原文的 be,不单可翻作在(in),亦可译成靠近(by; near),或是在其中(among; within)。但从前后文,却可以看出,当时约书亚并不是在耶利哥城里面。故此,叙利亚文译本就翻为在耶利哥的平原,正如五10一样。但无论怎样翻法,均可知当时约书亚不是在耶利哥城内,而是在耶利哥平原区中的一个地方。这地方必定是一个神坛的所在地(见15节)。而这神坛,又必是敬事上主的神坛,而不是迦南人或亚摩利人之神的坛。为这原因,很多学者就认为那是吉甲的神坛,正如五10所暗示的地点。然而,古代筑神坛是非常简便的(参看创十二78,十三18;出二十2425等),故此约书亚的大军既在耶利哥的平原扎营,他也可以在那边为自己筑坛敬拜神。举目观看的看字,其字根 r{a{~ah 不单可翻成肉眼的“看”,也可译作内心的“了解”,因此其分词就可翻为“先知”或“异象”(参看赛廿八7)。那么,这里约书亚是实质的看见,抑或异象中看见?我们就无法给予判断了。但原文的观看之中,不但有 ra{~ah 这字根,而且有 hinne{h 这字连结在一起。这字除可译作“看哪!”之外,包含了惊异的神采在内。相信这也正是当时约书亚的感受。

  不料,有一个人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对面站立 这里的不料,原文并无此词,但已包括在 hinneh 的含义之中。有一个人……对面站立;正如亚伯拉罕的经验一样(创十八2,他原先也不知道那三个人就是神和祂的使者)。雅各在面对临到的重大事件(以扫带四百人向他这边走来)时,心正筹谋中(像约书亚面对攻打耶利哥的时候),也“有一个人”来和他摔跤(创卅二24),当时雅各亦不知其人为谁。手里有拔出来的刀,明显是预备作战了。民数记廿二2135记述巴兰先知违背上主旨意时,上主的使者拔刀拦路,并险些把他杀死。约书亚是一个战士,他并没有畏惧这人拔出来的刀,乃像摩西见到烧着的荆棘没有烧毁一样,好奇的上前去要看个究竟,约书亚则上前问他:

  你是帮助我们的呢?是帮助我们敌人的呢? 约书亚想知道的是,这个人究竟是友是敌,因为他的装束大大不像日常约书亚所见的以色列人。

14

  不是的 这人开头的回答,真是谜样的。就是说,他既不是友,也不是敌;他是一个特殊的人物。那么,他必然不属这世间的人,正如大卫在数点以色列民后受瘟疫之罚时所看见的,是上主的使者,手里有拔出来的刀(代上廿二16)。我们要注意的是,神典和申派的作者,从来就不直接的说神向人显现,而是祂的使者,或在异象中,或在梦中向人显现说话。而究其实呢,就是神自己在对人说话。

  我来是要作耶和华军队的元帅 这里的我来,若按原文直译,乃是:现在我来了。这意思似乎是在说:从前我曾应许过摩西,“我的使者要在你前面行,领你到亚摩利人、赫人、比利洗人、迦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那里,我必将他们剪除。”(出廿三23)现在我来了;我就是那使者。所以,我不是你友,也不是你敌;我来是要作上主军队的元帅。耶和华军队,在这里表面上似乎是指以色列的众军兵,而实质却指那些他们肉眼没有看见的上主的军兵。这些军兵,雅各曾经验过(创卅二12),以利沙的仆人也曾经验过(王下六1517),主耶稣也说了相类的话(太廿六53)。

  这是给予约书亚极大的鼓励和信心的。正如摩西在神的山受召时,虽然知道他的工作不易为,但有上主应许同在的证据(出三12)之后,他能在极困难中完成使命;这里也使约书亚的确知道上主的同在和有祂自己作统帅、为领导了。这就怪不得约书亚会马上俯伏在地下拜了。

  我主有什么话吩咐仆人 这情景,也使我们思想到撒母耳受召时,以利教他说的话:“耶和华阿,请说,仆人敬听!”(撒上三9)。现在,约书亚既认识这位是上主军队的统帅,他就不但俯伏的敬拜,并称他为主,而自称为仆人,且请这位主作吩咐了。

15

  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的地方是圣的 这句话的原文,和摩西受召时神对他所说的话完全一样(见出三5)。这不但证明当时约书亚是在一个神坛里,要确实证明,正如摩西是受神的呼召从事领以色列人出埃及一样,约书亚现在也受呼召要从事领以色列人进占迦南了。正如摩西的工作艰困难以负担,却有神的同在能够圆满的完成一样,约书亚前面的挑战也非常的大,但因有上主军队的统帅亲自拔出刀来去争战,也必定能完满的成功。

  约书亚就照着行了 这句话的含义,不单是他当时遵命把鞋子脱下,而此后,凡约书亚有所作为,他必定先将一切带到这统帅的面前来,请求祂的指导,然后就照着行了。

1315

  这段简短的经文,正是面临向耶利哥攻坚夺取前,约书亚能确知得胜的凭据。因为他大概在扎营之处的神坛,正举目向上主祈祷的时候,却看见一个手里拔出刀来的人站在对面。因为这人的装束殊异,他就上前究问是友是敌。而约书亚所得的答案,却不是人间的敌友,乃是上主军队的元帅。因此,约书亚知道这是神所应许之使者到来,也知道神会亲自作领导、作统帅,而自己亦真的像摩西受召一样,也受上主的呼召从事带领以色列人进占迦南的神圣工作了。因此,他不但俯伏敬拜这位元帅,也请他作吩咐作主张。此后,凡他有所行动,约书亚都必以祈祷带到这位统帅之前,并必遵着祂的旨意行──像他所预表的主耶稣,遵从神的旨意,成全祂所差来的使命一样(参看太廿六3941)。──《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