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书亚记第六章

 

五 耶利哥的陷落 六127

  按现有经文记述,耶利哥的陷落法,是现代的人难于置信的。更使现今以理性为主流的人难于接受现有经文的记述,七十士译本在这章的经文,远比希伯来文本的为短,就表明现今的原文本在主后一三○年代有定本前,曾有增加的迹象;而所增加的经文,又多与宗教仪式方面有关联。此外,考古学家又证明,古耶利哥城挖掘考据所显示的,该城在主前第十四世纪毁灭后,就没有人居住过的迹象,一直到主前第九世纪,该城才再活跃的有人烟出现。以色列人出埃及既考证是在主前第十三世纪,约书亚就不会早于出埃及前攻陷此城。因此,有些学者就认这章的故事,是吉甲传统的神学故事,就是看到当时耶利哥的废墟,而认此为上主的作为,以致把传统中约书亚曾攻克耶利哥的历史,以周年纪念的崇拜形式,编成为祭司和约柜为攻陷耶利哥的主力。

  另一方面,从二1,四13和廿四11等的记述看来,约书亚又确曾有进攻耶利哥的迹象。本章一开始,亦说明耶利哥有城门关得严紧,无人出入的情事。那么,这章的故事究竟是否为有历史核心的传统呢?就让我们从经文本身与各译本作比照,然后才下结论吧。

1 绕城的吩咐 六17

1

  耶利哥的城门 凡到过耶利哥游览的人,都会注意到现今的耶利哥并不是古耶利哥城。古城已经是一个土堆,并有考古学家挖掘的深坑和钉上了一些考据的简单说明。这个挖掘的深坑,只是土堆的一小部分。因为凡参与过圣地考古的人都知道,这两世纪的考古学家深知现代的知识和工具,都不是最先进的,因此只能在一个废墟上选部分地方,向下挖掘作考据,而留下更大的地方,让日后有更大的知识和更佳的工具时,可以给后人有机会作更高明的挖掘考证。这意思就是说,现今离约但河与死海汇合点西北约十五公里的特拉斯苏坦(Tell es-sultan),即靠近以利沙泉旁的耶利哥古城土堆的考据,并不是一个全备的考据。

  另一方面,即使现今的考证已完全正确,也只能说对耶利哥城内的情形有些少了解。事实上,从主前四千五百年在耶利哥平原有农耕活动以来,耕作主要并不在城内进行,而是在城外的郊野区域。这意思就是说,主前第十四世纪耶利哥城被毁后,并不能证明城郊和整个耶利哥平原无人耕作。实质上,这个平原气候良好,阳光充沛,井水随处可挖到,又有约但河水可作灌溉,是农人耕作的理想地带。加上这地区又是东西南北的交通要冲,货物经此运往他地可收关税,是统治者垂涎的重地,就绝不会整个平原区都无人居住。

  但是六24的咒诅是首诗歌,谅必来自很古远的──甚至可能比约书亚的时代更古远,而为约书亚重新使用了。同时我们注意到二15说妓女喇合的房子是在城墙边上,并且她也住在城墙上。这就证明在喇合的时候,耶利哥城已经倒塌荒芜了一段期间,耶利哥人是住在古城之外的地区,才让这位众人贱视的职业妓女,住在城墙上。我们可以断定该城已经倒塌而荒芜了,乃因喇合的房子是建在城墙边的土堆上,正如今日的土堆般的。而其房子就在这城内的土堆连接城墙建造,所以她可以住在城墙上。还有,两个探子到来时,他们为要明了耶利哥的全情,最好是走上这土堆的城墙房子去向平原区瞭望。恰巧古代的妓女之家,也是像旅店一样可以留宿的,所以这两位探子才会在喇合的家里躺卧(二1)。

  原来散住在耶利哥平原的人,现在知道以色列人在约但河东,并有欲过河西来的可能,为保护身家性命起见,他们就会在原已倒塌荒芜的旧城,临时加以修建,使平原区散住的人可以有个临时可资防护和抗拒敌军的所在地。但这临时所建的城墙,当然就不会像那些经年累月建造的城墙之坚固,也不会是很完整的石头城。以致在约书亚的攻陷后,也使考古的人不能证明在主前十三世纪曾有城毁的重大痕迹。

  在写作这段经文注释的前三周,笔者曾再次到耶利哥古城的土堆观察和探究。同行的有廿四位来自美国的华人。我们的导游是犹太考古学家葛华路得(Ruth Geva),她的丈夫葛华休篓(Hillel Geva)也是考古学家。他们两夫妇也是同意以上见解的人。

  因以色列人,就关得严紧,无人出入 虽然这临时建造的城墙可能是石头和土堆的混合品,仍然有城门。并且城门关得严紧,无人出入。原因是以色列人已过了约但河,就在耶利哥平原扎营,明显的有攻打耶利哥的迹象,并已派遣探子来侦察过了。不过,七十士译本却没有因以色列人,就的这些字。表明这次的紧关城门,有可能不是为以色列人的缘故,而是另一次的敌人来攻的传统,给汇编在这个故事中了。但这后者的说法,亦仅为一种可能性的猜测而已。

2

  耶和华晓谕约书亚说 这是本书的特点之一。凡有行动,首先是上主的晓谕,其后才由约书亚去吩咐。有关耶和华,请参看一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3,Name=1 上主命令約書亞征服迦南 一19}

  耶利哥王 请参看二2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7,Name=1 探子到喇合家 二17}

  并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 在这里特别强调耶利哥有大能的勇士,表明这地方不但有王,也有勇猛威武的能人。但是,战争并不单靠刀鎗和武力,主要在于士气和斗志。有必胜之信心的一方,能坚持战斗到底;失去必胜信念的一方,在一开始动摇战斗的意志时就会萌生退后。一开始有退后,就兵败如山倒的崩毁了。所以,当约书亚获得上主的保证,把敌人都交在其手中时,他就有了必胜的信心了。

34

  你们的一切兵丁要围绕这城 这是第34节中,七十士译本仅有的一句话。其余的,仅在现今的希伯来文本里面才有。这句话,是令其以兵丁围困耶利哥,是正常的军事行动。这大概是原有神典的字句。

  一日围绕一次,六日都要这样行…… 这里着重数字、祭司、约柜等的文句,大概是出于祭典的手笔,或敬拜仪式中搜集来的。原文没有一日,但按前后文来看,和合本在此加得颇为合适。这里的围绕,原文和上句的围绕并不相同。上句的是军事行动的围城;这里的只是绕圈子,所以是一种仪式。

  七个祭司要拿七个羊角走在约柜前 有关约柜,请参看三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3,Name=A 過河的吩咐 三16}。这里的羊角,是用作号筒使用之公羊的角,故又称号角。有关祭司,请参看三3{\LinkToBook:TopicID=143,Name=A 過河的吩咐 三16}8{\LinkToBook:TopicID=144,Name=B 過河的應許 三713}的注释。至于数字问题,请详看拙著《旧约概论》第九章第三节“数字问题”{\LinkToBook:BookID=178,TopicID=308,Name=S 數字問題}

  祭司要吹角 不但这围绕耶利哥城时,祭司要吹角,上主在西乃山上显现与摩西说话前,不但角声甚大,而且高而又高(出十九1619)。同这里一样,在争战时,基甸和其三百壮士,亦是在敌营各站各的地方吹角(士七1622)。和这里相类,大卫和以色列人迎接约柜进入大卫城里时,他们也是欢呼地吹角(撒下六15;代上十五28)。号角的声音并不优美,何以以色列人特别喜爱这羊角号?原因不但在这角声响亮的魔力,乃在与亚伯拉罕要献以撒为祭时,神以两角扣在稠密的小树中的公羊代替(创廿二13),使他们不但思念到上主的预备与眷顾,也与他们的献祭和获得神立约之爱的恩典有关联。所以,吹角对以色列人来说,就成为具有魔力的大能了。

5

  他们吹的角声拖长 这拖长的角声是一个记号,向百姓显明他们要做的动作。

  你们听见角声 七十士译本无此句。

  众百姓要大声呼喊,城墙就必塌陷,各人都要往前直上 当众人听到拖长的角声记号时,就要大声呼喊。这呼喊,正如基甸时代的呼喊,使他们全营的人用刀互相击杀(士六1922)一样,也会使耶利哥城的人着魔般的,想要争先走避,因为他们早就丧失了战斗的意志。这走避,就会使他们要在临时建筑不甚坚固的城墙中,争先逃命。这样,城墙就必塌陷。你们在见到这情景时,各人就要往前直上,将城夺取。

67

  嫩的儿子约书亚召了祭司来…… 在获得神的晓谕后,约书亚就召了祭司来,将上主的指示,一一吩咐他们照做。

  又对百姓说,你们前去绕城,带兵器的要走在耶和华的约柜前 除了吩咐祭司所要做的以外,约书亚也吩咐众百姓做他们当做的。这有两方面:第一是绕城。这词与前面第三节头一个字一样,是军事行动的围城。其次是带兵器的要走在约柜前。这样,一面是保护祭司和约柜,一方面也表达军事行动正在进行中。

17

  我们在上节“统帅的显现”中已说过,约书亚既知道自己像摩西一样,蒙上主恩召从事领导以色列人进占迦南,而其所应许的使者既已到来作上主军队的元帅,则此后凡他有所行动,必以祈祷带到这统帅之前,并必遵着祂的旨意行。这进攻耶利哥的计划,谅必就是如此,是他在祈祷中得到灵感,知道上主晓谕的行动方式,而有了必胜的信心,便以攻心至上的方法,召了祭司来,吩咐他们要有七个祭司拿七个羊角,抬着约柜绕城。同时,约书亚也吩咐百姓作军事行动围城,并要有带兵器的走在上主的约柜前,藉以保护,以及显明军事行动正在进行中。

2 绕城的执行 六814

89

  约书亚对百姓说完了话 这句话,在七十士译本中没有出现。但这句话却表明了行动开始。

  七个祭司拿七个羊角走在耶和华面前吹角 本来,七的数字不但在圣经中为神圣的数字,在古代和现今东方一般人的观念中,仍然占据极为重要的地位。这就是日本人进侵中国,要选用“七月七日”的原因。因为七不但与七个星宿(太阳、月亮和金木水火土五个行星)有关,也因使用阴历的缘故,以月亮盈亏的四个阶段(每阶段为七天)来计算人的命运。故此七个祭司拿七个羊角,呜呜的在城外吹角,已使城内的人心寒;再加上耶和华的约柜在他们后面跟随,就表明他们是在耶和华面前吹角的。而这耶和华,按喇合的认信,是耶利哥的人都已听见过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曾使红海的水干了……”(三10)。因此,现在耶利哥城的人,不但听见角声而心寒,更从城头上看下去的时候,这七个祭司拿着七个羊角,是在耶和华面前吹角,就更使他们胆战了。

  带兵器的,走在吹角的祭司前面 这是“耀武”的行动。许多国家之所以要有阅兵的大巡行,一方面是为训练队伍的一个环节,但更重要的,却是为镇慑或激奋民心。这些带兵器的大能的勇士(一14),不但体格魁梧,其兵器也可能颇为先进。这就更使城内的人腿软手震了。

  后队随着约柜行 不但在约柜和吹号角的祭司之前,有大能的带兵器的勇士,在约柜之后,亦有如此的队伍。我们不必说以色列人的十二支派的军兵,就以河东两支派半都准备打仗的四万壮士(四13)来计,已经使周围不足十英亩的耶利哥城中的人够怕了!

1011

  你们不可呼喊,不可出声 只有吹号角,众人都不出声,将约柜和祭司──神的荣威彰显出来。

  连一句话也不可出你们的口 这句话,也没有在七十士译本中出现。

  等到我吩咐你们呼喊的日子,那时才可以呼喊 这吩咐,在以色列人方面是蓄势;但在耶利哥人方面,却成了闷葫芦。

  这样,他使耶和华的约柜绕城 这是像举行仪式一样,把城绕了一遍。

  把城绕了一次 这句话,虽没有在七十士译本中出现,却能加深读者的印象。

  众人回到营里,就在营里住宿 以色列人知道围城的计划,他们绕城一次后,回营休息去了。但在耶利哥城的人却得不到休息。他们必纷纷的议论,或以为以色列人会在晚上才来攻击。因此,他们胆战心悬,体力也给消耗甚大。

1214

  约书亚又清早起来…… 以色列人胸有成竹,约书亚又有必胜的信念,他和众以色列人经过了一夜舒畅的休息,现在又清早起来,再重复昨日的行动了。这12节后句和第13节,是整个地重复了前面的叙述,只有祭司时常行走吹角,表明了一日复一日的程序。

  第二日 七十士译本无此词组。

  众人把城绕了一次,就回营去 又一天是这样:以色列人回去舒畅的休息;耶利哥城的人更纷纷议论了。难道真的今晚他们才来攻城吗?又是一天一夜的提心吊胆!

  六日都是这样行 一日复一日,以色列人都得到舒畅的休息,而耶利哥人却心疲力弱,精神崩毁了。城中的饮食,也可能发生问题了。再长此下去,怎么办?也许,在以色列人开始来围城时,耶利哥王和其大能的勇士(六2),是有决一死战的勇气和决心的。但是,经过这一日复一日的拖延,他们已如兵法上所云的“兵老必疲”了。他们不但神疲,且必正酝酿着外逃求生了。

814

  在接受了约书亚的吩咐以后,七个祭司拿着七个羊角,就领着前行的约柜吹角。威武的以色列大能勇士却拿着兵器在祭司和约柜的前后,默默地行走作保护和显示力量。兵丁没有出声,号角却呜呜作响,以致耶利哥人的眼目和耳朵,都集中在祭司和约柜这代表神的权能的身上。这就叫他们更记起传闻上主曾在以色列人出埃及时所显的大能作为,以及使红海的水都干了的神奇威力。可是,以色列人绕城一遍后,回营休息去了;而耶利哥城的人却得不到休息。他们不但对日间所见心惊,对夜间可能的偷袭也胆寒。因此,他们日夜都得不到休息。就这样,一日复一日的,一连六日,耶利哥的人已筋疲力竭,心力交瘁了。他们不但外有强敌,内有饮食不继之虞,更因这精神的疲劳,使他们的战志崩毁,以致萌生外逃图存的意念。

3 呼喊与城陷 六1521

1516

  第七日清早,黎明的时候,他们起来,照样绕城七次 这是一个神圣的日子──第七日。因为要做的事多,所以他们(以色列人)起得更早──黎明的时候。照样两字,不见于七十士译本。绕城七次,是很使人疲累的举动。更使人希奇的,就是这第七日应当是安息日,他们却没有安息。不像玛喀比传上卷二章2938节所记,一千犹太人在安息日被杀,因为他们不愿意在安息日作战。原因是本章的经文,早于祭典严紧规定在安息日要停止一切的工的要求。另一方面,他们不但像主耶稣的教导,在安息日行善是可以的(参看可三45),更认这第七日是神圣的日子(请参看拙著《创世记注释》二3的注释{\LinkToBook:BookID=179,TopicID=201,Name=23})。因此,他们忘却疲累的从事七次的绕城活动。

  惟独这日把城绕了七次 虽然这是更清楚的说明了在该日的活动,但这句话却不见于七十士译本。

  到了第七次,祭司吹角的时候,约书亚吩咐百姓说:呼喊罢 经过了六天每日一次的绕城,耶利哥的人已神智颓丧了。这第七日的第一次绕城之后,城中的人以为以色列人也会照样的回去休息,等他们耶利哥的人坐以待毙了。谁知,却一次又一次的绕城和吹角,直使他们心灵更加烦乱,精神一次比一次更为紧张!呼喊罢!这还只是约书亚对百姓的吩咐;蓄势待发如雷的喊声,要在稍后角声拖长的时候,才爆发出来。

17

  这城和其中所有的,都要在耶和华面前毁灭 为什么?上主是如此的残忍吗?这是今天许多人所发出来的追问。原因很简单,神容忍了这约但河西的亚摩利人(五1),已经有四百多年(参看创十五16;出十二4041),目的是要他们悔改。可是,他们并没有从他们杀害婴儿献假神(即和合本所说的“以儿女经火”,参看利十八21;王下十六3,十七17等),以及在敬拜假神中行淫乱等罪恶中转回过来。所以,他们都要在耶和华面前毁灭,正如一个死囚被处死,不是置他们于死的法官或行刑官犯杀人罪,是罪犯的本身犯杀己罪──他所犯的罪恶,使他当被处死刑。

  只有妓女喇合,与她家中所有的,可以存活 喇合之所以得救,从表面上看来,是她隐藏了以色列人的探子。但在实质上,却是她对上主的信心。她相信上主是大能的神(二911),她也相信上主会正如祂恩待以色列人一样恩待她(二12)。她这信心,不但使她得救,也使全家得救(参看徒十六31)。耶利哥有很多人,却只有这妓女和她全家得救。怪不得主耶稣会对那些刚硬着心肠的人说:“我实在告诉你们,税吏和娼妓,倒比你们先进神的国!”(太廿一31

1819

  不可取那当灭的物 原文当灭之物是 herem,是指一切要掳献给神之物。因此,人与牲畜就必须掳来杀死,掳物要归于神坛所有。这是一种宗教热忱的举动,是“圣战”。但这也有两种不同的源泉:其一是神的要求,如申七15,二十13等所记述的。另一是起愿要如此行的,如民廿一2所说的。不遵行这圣战之要求的,所受的惩罚是极其严厉的(参看七2026)。因此,约书亚吩咐百姓务要谨慎!

  你们取了那当灭的物,就连累以色列的全营,使全营受咒诅 一人做事一人当,是现代人的观念。在古代的以色列,上主视他们为一个整体,因此就一人做错事,众人都受连累了。中国古代的法律亦如此。所谓诛九族,就是一人犯罪全族受连累而来的。这点,在本书七12也可看出这连累的含义。

  惟有金子、银子、和铜铁的器皿……必入耶和华的库中 这是掳物归神坛所有的意思。

2021

  于是百姓呼喊,祭司也吹角,百姓听见角声,便大声呼喊 约书亚发布命令后,百姓闻拖长的角声而呼喊了。呜呜长鸣的角声,夹着如雷爆发的喊声,城内精神早已紧张过分,在爆炸性的歇斯底里中,人人乱闯逃命。他们争着爬上城墙想向外逃,而这临时建造的土城却不能承受这么大的压力……

  城墙就塌陷 于是,好些段新建的城墙塌陷了。喇合的房子虽建造在城墙内的土堆,与旧城墙相连,但因属旧城墙,比较坚固,故仍屹立未倒。

  百姓便上去进城,各人往前直上,将城夺取 在这城墙塌陷的时刻,以色列人没有像基甸的三百壮士一样,只是各站各的地方大声呼喊,而让敌人自相残杀(士七2122),乃是上去。这表明城墙只是崩毁或泻下,百姓还是要翻过这些土堆才能进城。当然,他们是执行了圣战的要求,正如摩西在申二34,三6等所做的一样:将城中所有的,不拘男女、老少、牛羊和驴,都用刀杀尽。

  这种圣战完全毁灭敌人的举动,不但在旁经智慧书(一13)把它钩正过来,主耶稣更教训我们说: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五4445)。

1521

  围城的第七日,兵士前后护卫的祭司和约柜,也已每日绕城一次的行了六日。城内的人已陷于绝望而只想伺机逃出生天。就在这一日从清早开始,以色列人却一次再一次的绕城走了七次。这就更使城内的人眼花缭乱,精神极度紧张了。也是正在这时候,约书亚却吩咐百姓呼喊,并要求他们进行圣战的原则,就是杀戮城中一切的人畜,仅让喇合和她全家得以存活。在角声拖长和百姓的大声呼喊中,耶利哥人知道敌人要攻城了。他们既已失去战意,又饥又渴,就争相爬上城墙,想藉此伺机逃生。但那新建的土城墙却无法承受这么大的压力,好些段落塌陷了。也就在这时,以色列众人冲上前去,夺取了耶利哥城,把其中人畜尽行杀灭,惟独剩下喇合一家,以及将所掳获的金子、银子和铜铁的器皿,归入上主的库中。

4 喇合与家人蒙救 六2225

  约书亚吩咐窥探地的两个人说…… 两个探子虽曾向喇合起誓愿代她死,若不能护卫她和其家人的话,并也曾将此事报告约书亚(二23)。但是,最后的决定权仍在主帅的身上。约书亚也没有忘记这事,故此吩咐那两探子,去将那女人,和她所有的,都从那里带出来。这里的那里,当然是指那窗口系有朱红线绳,座落于旧城墙上而仍未塌陷的房子。

  当探子的两个少年人就进去…… 旧约经文上所言的少年人,常常是指年轻战士的含义。

  将喇合、与他的父母、弟兄、和他所有的,并他一切的亲眷,都带出来 这里我们注意两件事:第一是喇合曾要求拯救她和家人时,除上述所列的人外,尚列了姐妹(二13),但以色列的探子并没有提及姐妹,而亦没有把她们剔除,乃是包含在“你父的全家中”(二18)。这里也同样没有提到姐妹,却亦是包含在和他所有的之中。这是犹太人轻视女人的习例所使然。第二点注意到的是,这里已多了一项:并她一切的亲眷。在这大灾难来临中,喇合做了“宣教”工作,连她一切亲眷都救了出来。在这末世,主耶稣所预言的末日到来之先,我们有否像喇合一样因信而抢救灵魂,特别是我们一切的亲眷?

  安置在以色列的营外 这是以色列人的宗教信仰的安全起见,怕她和家人亲眷带了外邦神像到营中(参看申十八914)。但这并非最后的定案,下面25节仍有讲述。

24

  众人就用火将城,和其中所有的,焚烧了 这是按申十三1216的法例而办理的。但这样焚烧的证据,却仍未在现有古耶利哥城的废堆上发现。这就是为什么约书亚时代,耶利哥神奇地城破被毁这章经文,仍然使许多学者存疑的原因。故此,一直到今日为止,本章经文所记述的,最少有如下三种不同的意见:

  (一)第一种是字句的解释,就是按经文字面的解释,耶利哥是神奇地因以色列人所信的上主,直接的参与而使耶利哥城墙塌陷,全城被焚。只是认为这被焚毁的f象仍埋藏在尚未被挖掘的废墟中。

  (二)第二种是神学故事的解释,意即本章经文只是日后吉甲神坛敬拜仪式逐渐发展出来的神学故事,将早期已被毁废的古城解释为上主藉约书亚神奇地攻占的一城。

  (三)第三种是历史背景的解释,就是以色列人从河东过到河西,在吉甲立约结成支派同盟。耶利哥大概因敬拜他神不愿加入,为约书亚率领大军,以心理战术,藉上主约柜和祭司吹角,先使逃入在废城临时建造之城墙内的人精神崩毁,以致最后争上城墙拟行逃生时,部分土墙塌陷而被攻下。24节乃申派依据申十三16的加笔,故此不会有耶利哥在主前十三世纪被焚毁之遗f存在。这见解虽然多从军事行动观点入手,而在信仰上言,仍然是一个大神迹发生了。

  惟有金子、银子、和铜铁的器皿,都放在耶和华殿的库中 这说法虽是按19节约书亚所吩咐的去行,但已在不自觉中将申派的时代,投射入到约书亚时代了。原因是在约书亚的时代,还没有耶和华的殿。为这原因,我们相信这24节的整节(事实上是2225节这整段),都是后期申命记派的加笔。

25

  约书亚却把妓女喇合,与她父家,并她所有的,都救活了 这句话,在表面上是赞扬约书亚,实质上却是推许喇合。原因在下句:

  因为他隐藏了约书亚所打发窥探耶利哥的使者。他就住在以色列中,直到今日 这里要再次的赞许喇合,固然是因她隐藏了以色列人的探子,而其背后,却是因她对上主的信心,愿意站在以色列人的一边来。故此,她和她父家,都成了以色列人──住在以色列中的含义,她和她所生的子女,都可以成为以色列人。这是申派的观点,和日后在以斯拉、尼希米的时代最大不同的地方(参看拉九至十章;尼十三2327)。

2225

  耶利哥城既被攻破,城中人畜全被刀杀,而那曾经拯救两个探子的喇合和她全家人的下落如何呢?本段经文就对此作个交代。编写本书的申派,完全从申命记的观点来发挥。首先是说约书亚叫探子去把她们带出来安置在以色列营外;然后众人才烧城和缴金银铜铁器皿入上主之宝库;最后就指出这喇合和其全家都成了以色列人,这就暗示申派时代被掳的人,可以娶外邦女子为妻,藉以传宗接代。

5 重修耶利哥的咒诅与约书亚的名声 六2627

26

  当约书亚叫众人起誓说 古以色列人相信,话语发出来,不但不能收回,也必然会有果效(参看赛五十五11)。因此,当耶利哥城遭毁灭后,因为其中的居民反抗上主和祂的大军,约书亚就叫众人起誓,用以表达更有果效的将毒咒施予这城。

  有兴起重修这耶利哥城的人 有关耶利哥,请参看二1{\LinkToBook:TopicID=137,Name=1 探子到喇合家 二17},六1{\LinkToBook:TopicID=157,Name=1 繞城的吩咐 六17}的注释。七十士译本在此并无此城名,但就前后文来看,当然这城所指的就是耶利哥。这恶咒的含义,就是要阻止有人起来重修此城。

  当在耶和华面前受咒诅 原文咒诅有好几个不同的字根,但较常用的有两个:Qll ~rr,前者是使成为一种羞辱或败坏(参看撒上三13),而后者却是有严厉的惩罚包含在其中的。这里所用的字 ~ru^r,就是这后者。更严重的事乃是,人的咒诅已可致人有严厉的后果了,在神面前所受的咒诅,是更加无法逃避其后果的。也正为这原因,申派的编写者就告诉我们:伯特利人希伊勒(王上十六34)便是这样中招的。

  他立根基的时候,必丧长子 通常建房屋,立根基是指那最主要的房角石要安放妥当。但现代人的房屋,多不是一两层,所以要打桩。这打桩,就和古代人或现今在圣地以石头建房子的人,立根基是一样的意义。但是,建造城墙的立根基,却主要在安放好城墙门的房角石。希伊勒就因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咒诅,所以他重修耶利哥城立根基的时候,就丧了长子亚比兰(王上十六34)。

  安城门的时候,必丧幼子 一般的情形下,建造房屋和建造城墙都一样,安门是在建筑工程的最后阶段的。故此,安城门的时候,也就是这城重修完毕时。同样,希伊勒因为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咒诅,所以他安城门的时候,就丧了幼子西割(王上十六34)。

  学者对本节话和王上十六34,都同意为互相依赖而来。但何者为先,则意见不一。大体上说,认王上十六34为先有,而申派的人在本章是将之利用的,其理由为王上十六34的经文较完整,而本章的经文在七十士译本则连耶利哥一词均不见。但我们的意见却是,正因为本章这节经文是诗歌,而且是不甚完整的古体诗,就更可证明它比王上十六34的经文为较古远。这古远,甚至比约书亚的时代还早,而为他或申派的人所利用了(参看六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7,Name=1 繞城的吩咐 六17})。

27

  耶和华与约书亚同在 这句话在本书的一开头(一5)就已讲了,其后在一917,三7又再重申,并在走干地过约但河的事上,实质显明有上主的同在。在进攻耶利哥之先,上主军队的元帅之显现,表明约书亚受召正如摩西受召一样,也是显示上主与约书亚同在的一种实际表达。正因这上主军队元帅的显现,使约书亚充满了信心,知道攻耶利哥必得胜,因此能使用孙子再生都无法有更好的兵法之心理战术,以致不费一兵半卒而令耶利哥城塌陷夺取。故此,这不单显示真神的同在,也实质使约书亚的声名传扬遍地了。

2627

  这两节经文,是约书亚攻陷耶利哥的尾声附录,其一是用来证明这城的败坏,所以遭致咒诅不得重修。结果,历史已证明这咒诅的果效,就是伯特利人希伊勒重修此城时,正如这里的咒诅所言:立根基的时候丧了长子亚比兰,安城门的时候,幼子西割也死了。另一是说明因这攻陷耶利哥城的缘故,不但证明了上主与约书亚同在,也使他的名声远播,遍地人皆晓得他了。──《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