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过约但与信徒新生命

 

(四章)

  三章与四章都是记载以色列人过约但,所不同者,三章是写他们过约但,四章是写他们过约但后的工作。有几件事要讲论:

{\Section:TopicID=232}(一)得新生命的唯一途径

  新生命有两种:一为重生的新生命,一为成圣的新生命,二者都是圣灵的赐给,然必须先死才能生,故谓其途径是唯一的。

  约但河两岸各有一堆石头,每堆共有十二块,一堆在近旷野的东岸,一堆在近迦南的西岸。这两堆石头,可表喻我们两种生命,即旧生命与新生命是。旧生命完全是背逆,羞辱……的,该放在约但河东的河底,使牠沉没,不再见牠。

  约但河有审判的意思,故又可称为死河,耶稣自己已经过约但河死了,十字架就是耶稣的约但河。因其能死,故其能生。我们想得新生命,非先把旧生命埋葬在约但河底不可。那十二块石头,不是消灭没有了,不过埋没在河中的水底耳,若再寻回,还是可以的,但是不必再寻牠,自讨苦吃。我们想找回旧生命的情欲,也是可以的,然既埋葬了,找牠做甚?故得新生命唯一的途径,是埋葬旧生命。

  以色列人过了红海以后,还要在两岸吉甲的地方,立着十二石头以为纪念。东岸的石头是埋在水底,可以找回,但不能再见,惟西岸的石头,则屹立岸上,巍然可见,使千百年之后,凡经其地的人们,都可指着那块石头相讲说:这是耶和华神拯救以色列人过约但河如行干地的一个纪念。人人可以看见牠,牠也可以向人人作证,真是好像耶稣所谓:‘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

  新生命的价值和作用,也是很大的,可以问人人作证神的救恩,令人看见,起了莫大的视感。

  人身上有两件东西:一为肉,一为欲,世人从肉而生,故只有顺欲而行,惟信徒经过死了以后,(过了约但河)已得着圣灵与真道的重生,则不再顺着情欲而作,乃是顺着圣灵而行,因为‘我们若是靠圣灵得生,就当靠圣灵行事,’(拉太五25)不再放纵肉体的情欲了。

  所以,得着新生命,并不是在乎教育训练,……乃是在乎死,谁肯与主同死,谁便能与主同活,得着新的生命。

  在圣灵经指示我们有三事要死的:(一)死世界,(加六14)(二)死肉体,(加五24)(三)死自己,(加二20)一个追求世界的人,必不是一个有新生命的人,保罗说:‘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其次,圣经尝教训我们不要为肉体安排,然当尊重肉体,因牠本为圣灵之殿。耶稣用肉体来救人,没有肉体,则不能救人。不过专为肉体修饰,事事追求‘摩登’,则又失之太过。故信徒当小心这件,不要在肉体上犯了太过和不及的罪,致令圣灵怀忧,自己也失了很大的福。除了死世界和死肉体之外,还要死自己。魂的工夫,常在‘我’字上表现出来。各持自己的意见,各争自己的地位,扩张自己,抑制他人。这个我字,顶‘厉害,’人人惟我独尊,怎能与人合作?我在会议上,常因意见和别人冲突,这是我不能死自己的失败,近来屡求主使我得胜,感谢主,在主里面已能牺牲己见,去随从他人走上主旨之路了。

  佐治木勒,是英国某孤儿院的创立者,他新生命的石头,至今仍像能开口去感动世界的人。有人问他成功的秘诀在哪里?他弯着背,很诚恳的说:没有别的,秘诀只在一个‘死’字,我旧生命的一切,有一日都死去了,以后凡事追求神的意旨,这便是我为人的方针,也就是我成功的秘诀。

{\Section:TopicID=233}(二)得新生命的作用

  四13:‘约有四万人,都准备打仗,在耶和华面前过去,到耶利哥的平原,等候上阵。’准备打仗,等候上阵,何必要有新生命?然要打美好仗,则非有新生命行。信徒生活世上,是常有属灵方面的战争的,我们要常常和世界,魔鬼,自己……打仗,在读经上要打仗,在祈祷时也要打仗,在许多事情上都要打仗,打过仗的,才是精兵。上天堂可不必有新生命,惟在属灵的战争,则必须有新生命,不然,则不配打仗,即打使,也必一败涂地的。神留存我们的生命在世上,原也有这样的一个目的。

  拿破仑是一个骁勇善战的人,他因为打惯了仗,故凡事能处以镇静,一次,有人告他一个不好的消息,他还是从容不动,镇静应付。在大风浪中的门徒,都慌张混乱了,只有耶稣很安详地躺在船舱睡觉。所以越惯打仗的人,则越有经验,越有经验的人,则越能镇静。打仗不只得经验,也得赏赐,愿我们都能学效保罗,打过了美好的仗,末后,得着那为他存留的公义冠冕。

  某女信徒作主工四十五年,但打仗也四十五年,其美德不大感动我心,惟其能忍耐打仗到四五年之久,还能站立得稳,不止站立得稳更能得着胜利,是诚感动我心的一件。故新生命的作用,是准备为主打仗的。

{\Section:TopicID=234}(三)过约但的领袖责任

  过约但的领袖,最大的就是约书亚。河东的石头,是约书亚自己动手把牠立在约但河中的。(四9)这是表明教会的领袖,必须奋勇争先,自己做死去的工夫,才能感动会众。作领袖的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四10-12说:‘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当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这样看来,死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保罗肯死,信徒便得生,约书亚肯先立‘死’的石头,以色列人便得取‘生’的石头,今日教会不得生,──没有活泼的生气,是因教会的领袖不肯死。先死是领袖的义务,得生是会众的权利,教会领袖的责任,多么重大阿!

  过约但的领袖,其次的就是祭司们。15-18节:‘耶和华晓谕约书亚说:你吩咐抬法柜的祭司,从约但河里上来,约书亚就吩咐祭司说:你们从约但河里上来,抬耶和华约柜的祭司,从约但河里上来,脚掌刚落旱地,约但河的水,就是流到原处,仍旧涨回两岸。’从这一段记载,就知祭司的责任,也是很重大的,他们真是‘举足轻重’,好像以色列人的生命,都放在他的肩膊上,约但河的水,或涨或落,都听候他两脚的指挥一般。

  (1)肩表负责,祭司的肩,要扛抬到岸,不能中途放下,藉卸仔肩。享权利的是百姓,受辛苦的是祭司。祭司的肩膊,要忍耐,要努力,祭司的眼睛,要仰天,要望主,主命落水便落水,主命上岸便上岸,他们没有自己的意思。请问我们能负责到底否?能任劳任怨否?能不顾自己,只顾他人否?能悉听主之指挥前进否?

  (2)足表行为,祭司们的足,都是行在神旨意之中。教会领袖的行为,也当唯主是则,不可越出道轨之外。

{\Section:TopicID=235}(四)唯一时机

  过约但的机会,是不可多得的,真是千载一时的机会耳。若那时他们因循不过,势必后悔无及。我们想得新生命,也要乘着时机。多人谓:现在的时候,不很方便。若要找你方便的时候,而不趁神方便的时候,恐永没有时候了。某处著名的天主堂大门,是廿五年开启一次的,故到开的时候真是‘眉摩毂击’的争进去。若趁你方便的时候恐怕你一生一世都没有机会进去一次。

  兄姊们!得新生命的门,现在还是开着的约但河的水,还未涨过两岸,我们快努力争进吧!── 黄原素《约书亚记的要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