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章 敌前强渡约但河

 

  以色列人强渡约但河,并不是说耶利哥人的防守严密,而是说以色列人是在强大的阵容下渡过了约但河。耶利哥人也许以为约但河的涨水成了他们的天然坚固的防卫线,并没有在约但河岸设防。就算他们设了极坚强的防卫线也没有用场,因为以色列人并不是以武力攻取,乃是藉耶和华神行在他们前头,带领他们越过一切的障碍物而进入阵地。因此约但河在以色列人面前如同无有,他们轻易的就过了河,并且在过河的事上经历了神。

  渡河的安排

  摩西死的时候,以色列人是安营在伯耶西末到亚伯什亭这一带地方(参民三十三4849)。在渡河行动开始前,他们都往什亭集中,然后推进到约但河边。“约书亚清早起来,和以色列众人都离开什亭,来到约但河,就住在那里,等候过河。”(三1)以色列人在什亭学到一些属灵的功课,明白了神忌邪的心,也在那地作了第二次的数点民数。这些都是在神面前蒙纪念的。只是神应许给他们的是迦南,所以什亭虽有可纪念之处,他们仍是要离开什亭而进向迦南。我们属灵追求上的学习也是一样,我们的目标是主自己,一切属灵的经历只该引我们更靠近主,而不是代替主。无论经历是如何宝贵,也不能作主的代替。经历只是引我们更多的在神面前脱下自己,使我们可以更多的得着主自己。

  在等候过河的日子,神不住的向约书亚说话,使他在以色列人中作了些安排。这些安排不是单为当日的行走次序,(关于次序这方面,在民数记二章已作了一般性的安排。)更是为了神百姓在属灵的事上有更深一层的学习。

  跟随约柜向前行

  从出埃及的那个晚上开始,神是用云柱和火柱引导百姓在进迦南的路上行走,四十年来都没有作过更改。四十年之久,神让百姓一直注意云柱与火柱。如今在渡河的前夕,神给以色列人作了一个新的安排,让他们从注意云柱与火柱转向注意约柜。这一个改变很有意思,神让祂给百姓在进入应许地以前,学习一个更深入的功课。

  “过了三天,官长走遍营中,吩咐百姓说,你们看见耶和华你们的神的约柜,又见祭司利未人抬着,就要离开所住的地方,跟着约柜去。”(三23)在旷野行走的时候,云柱和火柱领他们走向应许地。云柱和火柱是神的话的表号,神用祂自己的话带领人进入祂的应许。现在,应许的成就已经在眼前了,他们不是再走在进向应许的路上,而是在得着并享用应许的经历中。在走上应许的过程中,注意点是在神的恩典。在得着并享用应许的经历上,注意点是在神的自己。从云柱火柱转向约柜,乃是从恩典转向赐恩的主。

  神的话和神的自己是一致的,只是在人的经历上有先后的分别。我们先是因着神的话而确定跟随主的道路。生命成长了,就在神话语的基础上,凭着主的同在而更深的进入神的丰富。应许的表面是神各样的恩典,应许的实际乃是主的自己。享用应许的人就能发现:他们在恩典的享用中遇见了主的自己;遇见了主的经历远超过享用恩典的本身。约柜是神与百姓同住的记号。约柜在那里,神就在那里。百姓知道约柜是在会幕内,也知道神是住在他们中间,但他们从没有见过约柜。如今他们真的看见神的约柜了。虽然约柜是给包裹起来,但他们确实是看见约柜了,他们对神的同在有了直接的经历。

  在什么地方可以看见约柜呢?在到达应许地的时候。从前是跟随云柱与火柱,现在是跟从约柜。从前是在信心里跟随主,现在是摸着主的实际作带领。所有神的话语都是指向主,所有应许的实际都是主自己。进到应许里就是进到主里面。主的自己叫应许成了实际。碰到了主自己就领会了神话语的宝贵。我们也真盼望能从神的话语中遇见主的自己,也在跟随主的追求上更丰富的享用祂自己。

  跟随羊群的脚踪

  从跟随云柱火柱到跟随约柜,这事若用新约的话来表达,就是“恩膏的教训”的实际。先是学习认识主的话,然后是随从恩膏在我们里面的引导,使我们活在“基督的平安在我们里面作主”的实际中。约柜乃是表明住在百姓中间的神自己。约柜所显出的带领,正是说出住在我们里面的主亲自作我们一切的引领。话语是外面的指引,恩膏(或是说生命)是在里面作管理,要把神所说的话成为人实际的经历。在旧约的日子,神尚且作了这样一件带着预表性的事,是关于人享用神应许的,那么现今在新约的圣徒们,一定不能忽略这个功课。

  跟着约柜去是有规矩的,百姓必须按照这规矩行走。因为主说,“只是你们和约柜相离,要量二千肘。不可与约柜相近,使你们知道所当走的路。因为这条路你们向来没有走过。”(三4)我们千万别忘记,出埃及以后,以色列人所走的路都是他们没有走过的。但神如今才这样说,显然的那用意是极深的,明明是指出享用应许的路。神的应许不是给少数人,乃是给“许多的儿子”。这许多的儿子必须亲自看见约柜而举步前行。所以百姓不能离约柜太近,距离太近就会把别人的视线挡住了。神只要祂的子民跟从祂自己走,祂不要百姓跟从人而走,所以百姓必须与约柜保持一定的距离,让每一个人都看得见约柜。每个人所踏下去的脚步(人的经历)不一定完全相同,但完全跟随主自己这件事却不允许不相同。

  约柜给抬着在前头走,然后在河岸中间站立。二百多万人的大队伍,要同时看见约柜是不可能的。但他们每一个人早晚都必须看见,没有看见的就定规是走错了路。在纵队前行时,走在队伍前头的一定看见约柜。走在后头的,他们虽一时没有看见约柜,但当他们经过约柜前的时候,他们都要看见。所以每一个能享用应许的人都是看见主的人。他们在没有看见约柜时,他们也深知约柜在他们的前面,他们跟着走在前面的人的脚踪向前行,他们终竟亲自看见约柜。这就是跟从羊群的脚踪。羊群的脚踪不是领人走向属灵的领袖,乃是领人走向主自己,领人走向享用主应许的丰富。

  宣告神所要作的事

  “约书亚吩咐百姓说,你们要自洁。因为明天耶和华必在你们中间行奇事。约书亚又吩咐祭司说,你们抬起约柜,在百姓前头过去。于是他们抬起约柜,在百姓前头走。”(三56)约书亚照着神的嘱咐,让百姓自洁,不叫神在他们中间所要作的工受阻碍,要使百姓认识他们的神的所是,再让祭司抬起约柜起行,使百姓注意跟随。约柜在旷野也曾多次走在百姓前头,但不是叫百姓把注意力放在约柜本身。这一次约柜走在百姓的前头,显然是成了这次渡河的行动中心。神这样作的意思是什么呢?

  神自己说明,祂要在这事上建立约书亚的属灵权柄。“耶和华对约书亚说,从今日起,我必使你在以色列众人眼前尊大,使他们知道我怎样与摩西同在,也必照样与你同在。”(三7)神的子民认识神的权柄是很重要的。没有认识权柄,就不能有准确而整一的动作。在地上的战争中是这样,在属灵的争战中也是这样。人若各自为政就不能争战。人必须接受一个绝对的权柄,才能有效的显出在争战中得胜的能力。属灵的权柄不是人能自取的,而是神亲自显出来的。神要借着约书亚发号施令,然后印证他所发的命令,就显明他的属灵权柄。

  再次,约书亚吩咐祭司抬着约柜走进约但河里,河水便断流。借着预先宣告这件事,使百姓“知道在你们中间有永生神。并且祂必在你们面前赶出”(三11)所有的敌人。神要坚定百姓对祂的信靠;让他们知道不是摩西,也不是约书亚,而是祂自己。神需要有摩西和约书亚来传达并执行祂的吩咐,但有摩西和约书亚与没有摩西和约书亚的差别不是很大,只要有神在他们中间,就一切都对了,因为神能从石头中兴起祂所要的人。所以他们要自洁,要认识神的所是和所作。等到事情完成时,他们可以确实知道,一切都不是偶然发生的,因为耶和华是他们的神。

  渡过约但河的经历

  在敌的大队伍渡河是件很困难的事,但是在神的引导下,以色列人真的是在谈笑间就整体渡过了约但河。渡河的实情正如神借着约书亚向百姓所宣告的,是河水断流,成了一条可行走的大道。以色列人就是这样的过了河,没有遭遇到耶利哥人一丁点的反击。耶利哥人也许以为涨水的约但河成了他们的天然濠堑,以色列人绝难飞渡。但是神为以色列人所作的,却是他们所始料不及的。

  渡过约但河不单是一件历史事实,更是一个属灵原则的使用。所以在历史以外,还有更重要的预表,说出神在人中间作工的经历。这经历是原则性的,也是真理性的。我们借着哥林多前书十章11节的启发,对渡河的经过所带出来的属灵内容的重视,会过于历史的本身的。因为神要借着历史向我们说话。

  信心的脚步

  约但河在那时是河水涨过两岸,也就是说河水的深度比平时要深得多。神不是要祭司只是走进靠岸的水中,而是要他们走到河里。约柜是十分的沉重,因为是坚木和金子造成。祭司们可能是不会游泳的,就是会游泳,抬着这么沉重的约柜,也等于是不会游泳一样。在这种光景下,一进入水中,就得下沉到水底。神是这样的安排,祭司们就是这样的顺服。从人的眼中看来,这样的行走是一条死路。但神所要求的,乃是信心的脚步。祭司们的每一次提足,都是在信心中踏下去的。

  信心的顺服是不看环境,只看主的心意。眼见的环境是真实的,但真实的环境也不能限制神作工。神有绝对的能力在任何的环境中作工,问题是在人有没有给神作工的条件。神不作工,不是祂作不来,更不是祂不能作,而是人不配合神的定规,神就停下祂的手来不作工。神作工的条件乃是人用信心跟上祂;人的信心一跟上,神作工的手就伸出来。所以祭司们用信心的脚步走,神就成全他们信心的果效。

  神先前已经宣告了,“等到抬普天下主耶和华约柜的祭司把脚站在约但河水里,约但河的水,就是从上往下流的水,必然断绝,立起成垒。”(三13)当祭司们遵从神的吩咐,“他们到了约但河,脚一入水,……那从上往下流的水,便在极远之地,撒拉但旁的亚当城那里停住,立起成垒,……于是百姓在耶利哥的对面过去了。”(三1516)神的宣告全兑了现,事情照着神先前所宣告的,一一成全了。属灵的路必须是在信心中走上去的。只有在信心里,属灵的路才显出来,才能通行无阻。信心不是人的主观愿望,而是紧紧握住神说的话。人主观的愿望永远不会成为信心,因为信心是以神说的话作基础的。

  持久的站住使百姓得着可走的路

  信心的脚踏进水里,约但河水就断流,百姓就照着次序过河,从容的从河东走到河西。在百姓过河的事上,我们不能忽略一件事,那就是“抬耶和华约柜的祭司在约但河中的干地上站定”(三17)祭司的站定就是神亲自停住在看百姓过河,也可以说是神亲自在百姓过河的事上作保护。神显出这样的眷顾需要有祭司们的配合。祭司不单要用信心开路,他们也要用持久的顺服来维持一条畅通的道路。

  我们不要忘记过河的人数,除了那两个半支派的妇人、孩子和老人,也该有接近二百万人。让这二百万人从一个点上全走过,那需要多少时间呢?加上牛羊和其它的事物,估计至少也得要大半天。在这大半天的功夫里,祭司们就要抬着约柜站定在那里。我们不要以为有好些祭司可以轮班替换,那时是没有这个条件的,亚伦的后代只是寥寥可数的那几个人,全都要派上用场。这样的负重站定大半天,也确实是一件不容易承担的事,但是祭司们作到了。

  一刻的顺服与忍受是比较容易,也有许多人能作得到。但是持久的顺服与忍受,那就不是容易作得到的事,也是许多人不甘心作的。祭司们的持久站定,百姓们就得着可走的道路,也可以畅通的在这道路上走进迦南。神的道路上的艰困,还有好些不建人信心的道理,引领人在神面前定差的理论,使不少人在神面前退去。但是有一些顺服神权柄的人,他们坚持的在神的见证上站定,激励了许多差一点就走不上来的人,使他们再提起疲软的脚步,把全程都走完。在教会的历史中,直到今天,神得着一些不顾自己,只顾念神的见证的人。他们的坚持站定,让神的儿女们看清了神的道路,不至迷失了方向。愿神得着我们,坚持站定作神的见证人,成就神荣耀的计划。

  过约但河的属灵经历的预表

  神既用着以色列人出埃及和进迦南的历史来作教会走天路的预表,我们也要留心神在过约但河的事上给我们什么属灵事物的启示。过约但河是神亲自作的工,所以表面上看是神迹。若是看到里面去,那就是启示。整个过程记录下来的点点滴滴,都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神刻意的安排。从整个过程的安排串连起来看,神在这事上所要表明的心意就很清楚了。

  我们要记牢这一点。以色列人过了约但河,就是进入了神的应许,也同时是享用神的应许。在进入迦南以前,神领以色列人两次从水中经过。第一次是过红海,第二次是过约但河。这两次都是神迹,也都是属灵经历的预表。过红海是预表真正的得救,脱离罪与死并世界的关系(权势)。过约但河是预表享用神应许的丰富,必须要脱离人的自己,叫人的自己受对付到进入死的地步。两次的经历都是死的事实,是基督的死解决人在神面前的难处。过红海是人在信心里取用基督的死来解决人的罪,过约但河是人在信心里取用基督的死来解决人的自己。两者的历史事实有相同之处,但两者的功用不一样。前者是主的血所带来的果效,后者是主的十字架所带出的结果。

  神不是只让以色列人进入迦南,祂是要以色列人永远享用迦南。正如神不是只救人脱离罪与死,祂是要人进入永远的荣耀与丰富,所以人的自己必须要在死上受对付。约但河的水在撒拉坦旁的亚当城停住不是偶然的,神可以使水在上流的任何地方停止,但神偏是让水流停在亚当城,这绝不是巧合。对证一下第四章里把河中的石头与岸上的石头互换位置,这一点就再明显不过了。水流停在亚当城,说明了亚当的生命水流必须断流,然后人才能享用迦南应许的丰富。亚当的生命水流停止,就是人的自已进入死地。

  人的自己受对付的见证

  渡约但河这一段历史,在神的眼中是十分重要的。一面是神给以色列人的应许成就,也是神给亚伯兰的应许初步成就,把那应许引向完全的成就。另一方面就是神借着这历史向人启示一个关键性的属灵功课,给人指明进入神荣耀的丰富的道路。所以在渡河接近尾声的时候,神吩咐约书亚在以色列人中作了一个特殊的安排,就是在约但河中安设一个见证的记号,借着这记号向后世的人见证神的所作,并且宣告神作工的方法。

  “国民尽都过了约但河。”(四1)全体经过旷野路的以色列人都到达了应许地。但神没有让祭司们离开约但河中的干地,仍旧让他们站定在那里。“耶和华就对约书亚说,你从民中要拣选十二个人,每支派一人,吩咐他们说,你们从这里,从约但河中,祭司脚站定的地方,取十二块石头带过去,放在你们今夜要住宿的地方。”(四13)他们就这样作了。“约书亚另把十二块石头立在约但河中,在抬约柜的祭司脚站立的地方。”(四9)这些安排都是根据神的吩咐,作为证据,作为以色列永远的纪念,也作为神向人宣示的属灵学习。

  十二块石头

  神吩咐以色列人要取十二块石头,每支派取一块石头。这些石头明显是代表了全体以色列人,就是被神选召来显明祂的应许的人。这些人要作为神的见证,也是神的见证人。他们能成为神的见证是有一定的经历的,没有这些经历,就不能成为神的见证,也不能成为神的见证人。神没有在过红海的时候作这样的见证,因为那时他们仅仅是脱离了埃及,他们对神的经历还没有到达完整的地步。现今他们踏足在神的应许地上,对神的经历还不能说是到了完全的地步,但原则上却可以说是到了完整的地步,他们已经开始享用神所应许的。所以神就让他们作为神的见证。

  他们是给神选召的,十二这数字就表达了这意思。神一切的选召都是在恩典中作的,祂不勉强人一定要答应祂的选召,但祂给人的选召一定是在恩典中的。那两个半支派虽不愿意来到河西,但神的选召并没有改变。再向后看,当日若是有人不愿意离开埃及,神也不会强迫他离开的。神向人发出呼召,受恩典吸引的人就跟上来。这些人就成了承受恩典的见证人。神既是在恩典中作这事,每一个接受恩典的人原来都不是配得选召的,所以都是石头,没有生命,与神那生命的大能与丰富无分无关。

  这些原来与神无关的石头,如今成了神的见证,因为神在他们身上作了工,把祂手中所作的印刻在他们身上。我们必须要指明这一点,这些石头虽是神的见证人,背负着神的见证,但在本质上还是石头。所以对人本身来说,他是并没有可夸耀的,但是对神来说,那就是神无穷生命大能的彰显。这事实对过去的以色列人是这样,对现今的教会来说也是一样,因为神能从石头中兴起亚伯拉罕的子孙。

  交换位置的地方

  这十二块石头不是从河中随便捡上来的,神指明这些石头必须要从抬约柜的祭司脚所站定的地方捡上来。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留心约柜乃是神在百姓中间的记号;约柜在那里,神就在那里。所以百姓过约但河的时候,神是亲自注视着他们,看他们经过约但河,看他们踏进迦南。他们踏上迦南地的每一个人,都是从神面前经过的。所以从另一面来留心时,我们又领会到每一个能享用应许的人,都是在神审判的光中经过。约柜在会幕内,百姓看不见约柜,神也不许人擅看约柜。约柜移动时,在行进的队形安排中,百姓也不能见到约柜,就是包裹起来的约柜也不能看见,因为利未人围绕在约柜的四周,现在约柜给固定在一个点上,每个人都从约柜前经过,每个人都看见约柜。神作这样不寻常的安排,祂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祂给人享用应许的丰富,但人必须要经过神审判的光。

  神亲自使河水断流,神也亲自给百姓施行审判。在河里捡起的石头是代表了人,并且是经过了红海的人;他们虽然是得救了的人,但亚当的生命还没有停止活动,他们还是带着亚当的生命活着。神要亚当的生命停止活动,所以在断了流的约但河中对付亚当的生命。因此从河东过来的人都要在神的审判中经过,把亚当的生命留在神的审判中,叫亚当的生命停止了活动的能力,叫过了河的人可以享用神的应许。这表明经过审判的十二块石头就给带上河西作个纪念,也作个见证。

  “约书亚另把十二块石头立在约但河中,在抬约柜的祭司脚站立的地方,直到今日,那石头还在那里。”(四9)圣经没有说出另外这十二块石头是在那里取来的,但照著作预表的原则来看,它们该是在河东那边带来的。它们留在祭司所站的河中,正是说出了给定罪的亚当生命,它的结局就是死。这样看来,带上河西的石头表明了复活的生命,留在河中的石头表明了不能享用神的亚当的生命。

  十字架的工作——从死亡得生命

  约但河满了水,谁走到河中,谁就要淹死在那里。所以约但河就是表明死亡,从河东走到河西,就是从死亡中经过。进到水中就是进入死,从河里上来就是复活。神的约柜在河中,以色列人就从干地走过,没有淹死在河中,但总是走过死亡的路程。每一个来到神面前的人,在祂的光中一定看见人的天然是不该保留的,都是该死的。现在因着神的工作,百姓都在河里上来了。虽是从河中上来,但却留下了一些事物,就是天然的生命。

  经过死而活在神的应许里,这就是从死亡得生命,是神在人身上所要作成的工,使人脱离天然的生命而活在复活的生命中。人能从死亡中得生命,乃是十字架在人身上作工的结果。十字架就像约但河一样!叫碰到它的人都经历死,但是十字架的目的不是叫人死,而是叫人接受荣耀的复活,死只是一个过程。所以经过十字架的人,都经历了复活的大能,而活在属天的生命中。这经历正是主再三的向门徒说明的,“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十六2425

  十字架是主的经历,神要把主的经历作在我们的身上叫我们可以借着主的经历脱离贫乏,进入丰富。我们是凭着主的所作而享用主应许的丰富,正如百姓是因着约柜先进到水中,才能从干地走上迦南地。是神的作为成全神的应讦。过约但河的历史是这样,十字架的经历也是这样。留在河中的石头是死的记号,立在吉甲的石头是复活的见证。这些作见证的事物,“要使地上万民都知道耶和华的手,大有能力,也要使你们永远敬畏耶和华你们的神。”(四24)── 王国显《你当刚强壮胆──约书亚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