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三章 攻陷耶利哥——初尝服神权柄的果子

 

  “约但河西亚摩利人的诸王,和靠海迦南人的诸王,听见耶和华在以色列人前面使约但河的水干了,等到我们过去,他们的心因以色列人的缘故就消化了,不再有胆气。”(五1)神的作为显出来,就瓦解了整个迦南地的人的斗志,在心思上把他们放在必败之地。以色列人也因此而大大的振奋。他们原是劳师远征的队伍,又没有根据地,更没有补给的保证。如今神的所作,使他们与迦南人主客易位;他们在滩头的阵地迎接即将到来的得胜。

  挟着渡河的余威,他们该是立刻展开攻击,但神并没有这样的带领。占取迦南不能看作纯粹的属地战争。它固然有属地战争的一面,但它也同时有属灵战争的另一面,并且属灵战争的成分比属地的战争成分来得重。因此在发动攻击以前,神先让他们在属灵的实际上有准确的调整。属灵争战的得胜,首先是要求人站在准确的地位上;地位站不准,就不能有得胜的希望。先要站对了地位,然后才能有进一步的调整。一切该调整好的都作成了,得胜就必定要来到。

  发动攻击的前夕

  以色列人在发动第一次的攻击以前,他们很优悠的在河西渡过一段平静的日子。他们没有作军事的部署,因为他们的得胜不在乎兵多,也不在乎战马的力大,乃是在乎万军之耶和华。他们的上一代曾经历山上的举手而决定胜败(参出十七),他们自己也经历过神打发黄蜂在他们前头,击溃了河东的两个亚摩利王(参民廿一,书廿四12),更经历了不折损一兵一卒而大败米甸人(参民三十一)。他们所经历的战争乃是神对他们的子孙所说的“未曾晓得的战事”(士三2)。这不是一般人的战争,乃是神出手对付敌人,而把得胜加在祂的子民身上的战争。所以百姓必须在战事发生以前,把自己放在对的地位上。

  在敌前行割礼

  神第一件要他们作的事就是行割礼。“那时耶和华吩咐约书亚说,你制造火石刀,第二次给以色列人行割礼。”(五2)因为在旷野漂流的那四十年里所生的男丁都没有行割礼。割礼是神给亚伯拉罕子孙的一个记号,表明他们是属于神的。不属于神的就不能享用神所应许的;要享用应许就必须要接受割礼,可以显示他们是属于神的。以色列人的割礼是在肉身上作的,那也是一个预表,指出真的割礼是在人里面作的,是对付人的自己,除掉肉体(参西二11),叫我们可以进入基督一切的丰盛。

  神可以要他们在河东地行割礼,让约但河作天然的屏障给他们得保护。但神没有这样作,却在到达了河西才吩咐他们作。暴露在敌前而行割礼,那实在是太危险的事,如同完全解除武装一样。但神要他们在这样的境况下行割礼,乃是要让他们经历一次神为他们在敌人面前摆设筵席的恩惠,建立他们必胜的信心,使他们学习无倚无靠的仰望神作他们的一切。

  “国民都受完了割礼,就住在营中自己的地方,等到痊愈了。耶和华对约书亚说,我今日将埃及的羞辱从你们身上辊去了。因此那地方名叫吉甲,直到今日。”(五89)割礼作完了,那地方就改名为吉甲。这名字不单有历史的意义,更有属灵的意义。在埃及,以色列是为奴的,是给辖制的。虽然有割礼,但地位不对,还是与神应许的丰富无分无关。现在完全脱离了埃及,连旷野的贫乏也脱离了,可以抬起头来作个自主的人,奴仆的轭不能再辖制他们,他们重新归回神的名下,作属神的子民。这个把埃及的羞辱都脱掉的地方就成了吉甲。属灵的经历也是如此。人得了救,但还是活在肉体的辖制里,依旧受罪的捆绑。经过了十字架的对付,不再受肉体的辖制,让神可以自由的作工,从贫乏进入丰富。人的自己受了对付,人就可以享用荣耀的丰富。吉甲成了可纪念的地方,吉甲也成了可宝贵的属灵经历。

  在迦南地的第一个逾越节

  在旷野漂流的时候,以色列人没有守逾越节。虽是离开了埃及,但逾越节的内容并没有充分的表明。所以神在律法上定规了,进到迦南以后,就得每年都守逾越节(参出十三510)。现在以色列人已经踏足在迦南地了,逾越节所要表明的已经充分的显出来了,他们不单是离开了在埃及为奴之家,也到达了神所应许的流奶与蜜之地。因此他们“在吉甲安营。正月十四日晚上,在耶利哥的平原守逾越节。”(五10)逾越节是以色列人出埃及的转折点,也可以说是他们进入神应许的基础。没有逾越节就没有出埃及,也谈不到入迦南。逾越节就成了以色列人蒙恩的起点。他们守逾越节乃是回到蒙恩的起点,纪念神给他们所作的大事。正如教会该常常纪念主,也是在同一的原则上的学习。

  从行割礼到守逾越节,虽然圣灵没有记下渡河的日子,但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当中至少有十天到两个星期。在这一段时间中,以色列人一再的在敌前作了一些人以为在时间上很不合宜的事。但是我们不能忘记,这些事都是出自神的吩咐。是祂要以色列人作的,祂就负全责不使以色列在这期间受攻击。事实上耶利哥人在这时已经把自己关在城里,其它的迦南诸王还没有起意要连手来攻击以色列。在发动攻势前的这段日子,神让以色列人尝到在迦南地作主人的滋味,他们像是在自己的地土上自由行动。

  逾越节的第二天是除酵节,他们必须要吃无酵饼,和烘的谷。这日“他们就吃了那地的出产。…他们吃了那地的出产,第二日吗哪就止住了,以色列人也不再有吗哪了。那一年他们却吃迦南地的出产。”(五12)这是神的信实,四十年之久,祂天天作百姓的供应。等到这一天来到,百姓享用了应许中的丰富,吗哪就停止了。从一点一滴的供应,到享用丰富的供应,这是信徒走在神的道路上的历程。对以色列人是这样,对我们也是一样。如今我们是天天取用基督的丰富里的点点滴滴,那日在荣耀中与主相遇时,我们就要享用基督完全的丰富。

  绝对的让主掌权

  在发动攻击前作敌情的侦察是非常合理的事,所以“约书亚靠近耶利哥”(五13)。正在观看的时候,“不料,有一个人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对面站立。”(五13)这个“不料”乃是说出事情发生得很突然。突然就出现了一个人。这人是从那里来的,约书亚一点也不知道。这个人的手中拿着刀,说明他是为着争战而来的。耶利哥的城门关紧,这人又是单独的一个人,但却是挡在约书亚面前。这究竟是为了什么?“约书亚到他那里,问他说,你是帮助我们呢?是帮助我们敌人呢?”(五13)作为一个统帅向不明身份的人发出这样的询问也是合理的。但是一个问题显露了,约书亚的灵里不够苏醒,竟认不出那人就是主。他不像亚伯拉罕的敏锐,也不像摩西的明亮,也许是作攻击的部署,他的心全给眼见的形势占住了。他忘了寻求神,甚至是忘了与主有交通。究竟他对属天的事还是幼嫩,主的显现及时的纠正他。

  “他回答说,不是的,我来是要作耶和华军队的元帅。”(五14)这话够清楚了,一面表明了祂是谁,一面也说明了祂来的目的。祂要让约书亚知道,争战不是凭人所有就可以得胜,而是要顺服主的权柄,让主的得胜成为人的得胜。也许约书亚以为自己已经很顺服了,从渡河,割礼,到守逾越节,他都一一听从了主。但是主要他领会,主所要的不是仅仅的顺服,而是绝对的顺服,要学会完全的根据主,这样才能得胜。这实在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人常常以局部的顺服为满足,甚至以工作来代替顺服。主不能让约书亚落在这样的光景中,祂要约书亚领会,他必须要绝对的顺服,他不是以色列的统帅,祂才是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只有祂作元帅,耶和华的军队才能在争战中得胜。若是只有他作以色列的统帅,以色列人只有在敌人面前软弱如水。

  主一说话,约书亚的灵就苏醒,他认出那人是主。“约书亚就俯伏在地下拜,说,我主有什么话吩咐仆人。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对约书亚说,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的地方是圣的。约书亚就照着行了。”(五1415)约书亚作对了,他毫无保留的交出主权;他站在仆人的地位上等候主。他也顺从主的话脱下了鞋子。他明白这是属灵的争战,他必须放下一切属地的办法,也不倚靠属地的关系,他就是单一的尊主为大为圣。约书亚这个准确的反应,就奠下了在迦南地大获全胜的基础。

  耶利哥城的陷落

  “耶利哥的城门因以色列人就关得严紧,无人出入。”(六1)这是耶利哥人的策略。他们知道以色列是劳师远征,只利于速战速决,而他们在城里有的是充分的泉水,也有大量的存粮,(考古学家发现耶利哥的遗址仍然存留大批烧焦了的谷物)高大的城墙使以色列人不易进攻,他们也不出来应战,就能把以色列拖死。这是人的谋算,也确实是很高明。只是这一场战争并不是人与人对抗,而是人与神对抗,是神出头去对付耶利哥人。既是这样,人的谋算就落空了。

  在进攻耶利哥的事上,我们也看到了神要约书亚绝对的交出主权的必要。进攻耶利哥,不能用人的策略与战术,而是用神的方法。人必须要绝对的顺服神的安排,不存疑惑的心思去看神的吩咐,这样就使一切阻挡耶和华军队的人全给击溃。

  神指示攻城的方法

  神首先指出这城已经给攻取了,因为神对约书亚说,“看哪!我已经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并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六2)在人看,这是还没有作成的事,但在神手中,这却是神已经作好了的事。神既然是已经作了,人就用信心去接过来。耶利哥的争战乃是在信心里站上得胜的地位,然后就向敌人夸胜。不是去战胜,而是去宣告得胜。属灵的争战就是这样进行的。从前的以色列人是这样,我们现在仍然是这样。

  怎样去夸胜呢?“你们的一切兵丁要围绕这城,一日围绕一次。六日都要这样行。七个祭司要拿七个羊角走在约柜前。到第七日你们要绕城七次,祭司也要吹角。他们吹的角声拖长,你们听见角声,众百姓要大声呼喊,城墙就必塌陷。各人都要往前直上。”(六35)好希奇的一个方法,叫人难以相信这方法能使耶利哥城倒塌。但这是神的方法,百姓就是这样攻进了耶利哥。他们不是用兵器攻进去,而是跟从神的吩咐进去。这就是夸胜。

  世界的战争史都不会有这样的记录,因为这样的进攻完全脱出了战略和战术的范围,人所有的一切战争技术都用不上。难怪自由派(不信派)的基督教人士说,这是凑巧碰上大地震的结果。他们忘记了,即便真的是大地震,以色列人也难逃地震的损害和死伤。人可以不信神的作为,但在信的人就看见神的大能。神的作法不需要人的认同,因为人本来就是赶不上神的。对于认同神的人,他们在信心中就看见神的荣耀。这就是约书亚必须先学会绝对顺服神的原因。

  以色列人的跟上

  绝对的顺服主的权柄,不是单单约书亚一个人的事,同时也是全体以色列人的事,因为主是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全军都要服从祂的命令。约书亚把这进攻的部署传达给祭司和百姓,他们就遵命而行,没有人提出异议。他们默默而行,因为不许呼喊,也不许发声,只有祭司吹的羊角在响。人也许要问:这就是攻城吗?这样的绕城有意义吗?城真的能这样给攻破吗?六十万多的兵丁绕城一次得花多少时间,这不是浪费光阴吗?别人可以这样想,以色列百姓可不这样想,他们也不怕敌人在他们走累的时刻给他们一个突袭,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是跟随元帅的命令行。

  看他们行走的行列,好像是出战,又好像不是出战。拿兵器的走在前头,这像是出战,但吹角的祭司和约柜跟着走,然后徒手的兵丁走在最末后,这样看来又不像出战。但是不要看外面的情形,要看的是人对神的命令的态度。人毫无疑问的顺服神,神就伸出争战的手,因为是神出去争战,神伸手的条件就是人的顺服。什么时候人顺服神,什么时候神就伸出祂大能的手。

  六天是这样默默的绕行;第七天要绕城七次。头六次也是默默的行走,第七次还是默默的走。等到第七次走完了,“祭司吹角的时候,约书亚吩咐百姓说,呼喊吧!因为耶和华已经把城交给你们了。”(六16)这天是把城绕行了七次,该是从清早一直走到黄昏,人都是疲乏极了。要在这个时候来呼喊,不是在开玩笑吗?“呼喊”就是“欢呼”,为着什么来欢呼呢?眼见的城还是屹立在那里,但是在信心中,神已经把城交给他们了,他们就是为着神的所作而欢呼,大声的发出得胜的欢呼。奇妙的事发生了。百姓一欢呼,城墙就倒塌了。果然,信心从来不需要凭据的,只要神说了话就成了。

  两件在学习顺服的事上的试验

  只要人的信心跟上来,神就显出祂所要作的工。不是人能作,乃是神要作。在神一切所要作的事上,祂都向人显明祂自己,为要给人更深的认识祂,更多的敬畏祂。所以在祂所作的事上常给人一些试验,祂不一定给,但祂会给,借着这些试验,就把人顺服神的实际显出来。真正的顺服是在里面的,外表的顺服不一定就是顺服。外表的顺服没有用,只有里面的顺服才是神所要的。里面顺服神了,外面的顺服才有实际的意义。

  “这城和其中所有的,都要在耶和华面前毁灭。只有妓女喇合,与她家中所有的,可以存活,因为她隐藏了我们所打发的使者。”(六17)这是头一个试验。照神起初所宣告的,乃是要灭尽所有的迦南人,喇合和她的全家当然是包括在其中。但是因为喇合归向神,神就给她格外的怜悯,因为祂并不是喜欢人灭亡的神。再加上作基督流血的预表的那红绳,神指明赦免并接纳喇合和她的家。当人初尝胜利的果实时,会不会给胜利冲昏了头脑,而不着意专心听从主的话呢?人若顺从神,就不能给自己的倾向来影响。

  其次,神宣告说,“至于你们,务要谨慎,不要取那当灭的物,恐怕你们取了那当灭的物,就连累以色列的全营,使全营受咒诅。惟有金子、银子,和钢铁的器皿,都要归耶和华为圣,必入耶和华的库中。”(六1819)对长久生活在埃及的富裕中,而自己却是贫乏的以色列人来说,耶利哥城中的一切都是珍贵的,毁灭了实在是可惜。只是人的感觉是人的感觉。人的感觉不能改变神的命定。人能不跟随人的感觉,就摸着了真正顺服神的门路。

  为着抬约柜出战这事的一点说明

  每次遇上紧急的事,神都吩咐以色列人把约柜抬出来,走在前头,然后就跟随约柜走,这样就可以享用神大能的作为。过约但河是这样,攻克耶利哥也是这样。因此很容易给人生发一个错觉,以为只要抬出约柜来,天大的难处都可以解决。这种错觉使人以为所谓的“圣物”都有带出神迹奇事来的想法,这样的观念一定要澄清。不然的话,当我们看到撒母耳记上所记的约柜被掳的事,就会发生很大的困惑。

  我们必须要认定,约柜是死的,神才是活的。绝不是约柜自己有大能,乃是约柜所表明的神有大能;约柜只不过是一件带着预表作用的事物。所以我们必须看见,所要注意的是神自己。人在神面前活得对,神就伸出作工的手;人在祂面前活得不对,神就把伸出的手缩回。人对了,约柜所表明神与人同住的事就有了实际。人不对,神与人同住的事就不会显明在人的中间。既是失去神的同住,约柜就成了失去真实意义的柜子,与普通的柜子没有两样。

  总要记得,每次因抬出约柜而显出神的大能的事,都是神作起头,没有一次是人出主意的。是神作起头的,神就显出大能。是人出主意的,结果是连约柜也给掳去。是神作了起头,人也听从了神,约但河的水就干了,耶利哥城也倒塌了,并且约书亚与众人起誓宣告说,“有兴起重修这耶利哥城的人,当在耶和华面前受咒诅。他立根基的时候,必丧长子,安门的时候,必丧幼子。”(六26)这事果然应验在列王纪上十六章34节所记载的,这也可算是抬约柜出战的余波。就是现在称为耶利哥的城也不是在原址上建起来的。这就叫我们看准一件事,甚至是在律法下,也不是什么圣物能发出神奇的果效,而是人听从神的话使神的大能显明。在现在新约的日子,更是遵从神所说的真理的话,让神的丰满从人里面涌出,叫人可以遇见这位全有、全足、全丰的全能神。── 王国显《你当刚强壮胆──约书亚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