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章 从艾城的失败中学到的教训

 

  耶利哥的得胜是因为百姓全然服在神的权柄下。属灵的争战就是这样。得胜不在乎人的优势,而在乎人跟从神的话。因为出面争战的是神自己,神的百姓只是在观战,并收拾战果。因此在争战进行中,只要人在神面前对,神就伸手对付敌人。若是人在神面前不对,神就不会伸出手来使敌人败退。

  没有什么事能阻挡神的手作工,神十分乐意为祂的子民作工。祂要借着祂的子民来彰显祂自己,也用祂的子民来成全祂的旨意。进入迦南是神的旨意。百姓走在迦南的土地上,神必然向他们赐福。耶利哥是这样交在百姓的手中,全迦南地也该是这样交在百姓的手中。从过约但河到攻取耶利哥,百姓一再经历神的大能显在他们的前头。他们没有想到,在攻打艾城的时候,他们却遭到一次大败,也可以说是在约书亚的带领下去攻取迦南的唯一一次的失败。所以这次的失败,对以色列人来说,是一个大挫折。对属神的人来说,在认识属灵的争战上有极重大的意义。

  在艾城的失败中看属灵争战的法则

  在进攻耶利哥的时候,神己经很严肃的告诫了以色列人,“这城和其中所有的,都要在耶和华面前毁灭。……你们务要谨慎,不可取那当灭的物,恐怕你们取了那当灭的物,就连累以色列的全营,使全营受咒诅。惟有金子、银子、和铜铁的器皿,都要归耶和华为圣。必入耶和华的库中。”(六1719)这些话说得够清楚了。以色列人若是照着神的吩咐去行,他们的得胜就必定可以维持到底。只是在耶利哥的得胜中,以色列人却为自己埋下了在艾城失败的原因。

  导致艾城的失败,以色列人轻敌不是主因,主要的原因乃是以色列军队的元帅在这次攻击战中没有发出命令。主帅的沉默使以色列的进攻艾城没有根据。为什么主帅不发声呢?人出的主意也不是主因,使主帅沉默乃是因为以色列人拒绝服从神的权柄。人不服神的权柄,神就不发令。在艾城的失败中,神让以色列人学了一些属灵的功课,也让属神的人一同在这次的失败中学功课。

  认识身体的法则

  “以色列人在当灭的物上犯了罪。因为犹大支派中,谢拉的曾孙,撒底的孙子,迦米的儿子亚干,取了当灭的物。耶和华的怒气,就向以色列人发作。”(七1)在人这一边,我们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一个人犯的罪,怎么能使全体受连累呢?应当是谁犯罪,谁去担当就对了。虽然神在事先已经说过了,但人总是不能了解。这也难怪,因为人有自己的立场,难得有人会以神的立场作立场。但是不管怎样,神既是以祂的立场来处理属灵的事,我们就得寻求明白神的立场的根据,因而使我们可以接受神的立场。有一件我们必须肯定的事,神绝不会根据人的立场去处理属灵的事。因为人的立场的实质是堕落的,不能用来作处理属灵事物的根据。

  神看人是看人生命的源头,因为在神眼中只看两个人:头一个人是亚当,另一个人是基督。所有的人若不是在亚当里,就一定是在基督里。这就是身体的原则。一个完全的身体,身上的每一个肢体都是完美的。身体上的肢体若有残缺,那个身体就是一个残缺的身体。神看以色列是一个整体,是作神见证的整体;一点的残缺就使神的见证产生残缺。基于这个事实,神不允许神的见证中出现残缺。因此,亚干的过失就不能看作是一个人的事,而是以色列全体的事,因为亚干使以色列的见证出现了残缺。

  神看以色列是一个整体,所以祂以身体的原则来处理以色列。同样的,神的教会也是一个整体,是基督的身体,所以我们必须认识身体的法则。认识了身体的法则,个人就会受约束,因为个人是直接影响全体的。好的固然影响全体,坏的也一样的影响全体。因此,绝不能看个人的事与全体无关。我们领会“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林前十二26)我们还可以清楚的说:“一个肢体发生难处,所有的肢体就承担难处。”所以在属灵的争战中,我们不能只看见个人,而看不见整体。因为个人与整体是息息相关的。

  扩大一点来说,现今作为神见证的教会,在属灵的争战中是站在最前哨的位置上。因此必须让每一个人都看见身体。不单是看见局部的身体,而是看见整个的身体。说清楚一点,不单是看见个人与地方教会的关系,并且更进一步看见地方教会与宇宙教会的关系。这样说来好像有点不着边际,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因为只有看见了宇宙教会,才会全面的儆醒谨守,不因着人这方面的疏失,而给神的见证制造破口,让神的对头有机可乘,使神的儿女受伤,也使神的见证受亏损。所有的人都看见身体,教会必定使仇敌蒙羞。

  确实的接受光照

  “艾城的人击杀了他们三十六人,从城门前追赶他们,直到示巴琳,在下坡杀败他们。众民的心就消化如水。”(七5)在一场战役中损失了三十六个人,本来并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我们别要忘记,这批出埃及以后的第二代兵丁,自从在加低斯再次起行进迦南时起,他们还没有吃过败仗。他们击杀了河东地的二王,又击败了全米甸人,他们并没有折损一人。他们渡过约但河,又攻取了耶利哥,每一次的军事行动,他们都稳稳的得胜。所以对这一次的小折损,他们就感觉受不了。

  “约书亚便撕裂衣服。他和以色列的长老把灰撒在头上,在耶和华的约柜前,俯伏在地,直到晚上。约书亚说,哀哉,主耶和华阿,你为什么竟领这百姓过约但河,将我们交在亚摩利人的手中,使我们灭亡呢?我们不如住在约但河那边倒好。主阿,以色列人既在仇敌面前转背逃跑,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迦南人和这地一切的居民听见了,就必围困我们,将我们的名从地上除灭,那时祢为祢的大名要怎样行呢?”(七69)约书亚有这样的反应,在态度上是对的,但他的里面却没有看见,没有了光,全都黑暗了。只看见外面的环境,却看不见神的手,使他感到进退两难。会把难处带到神的面前是作得准确,但不能只向神诉说难处,必须要在神的光中找出发生难处的原因。得着迦南是神的应许,是神要作的事,在每次争战中,神都伸出手来为他们对付敌人。这一次,神却没有伸手,是什么原因使神没有伸出手来?这一点必须要弄清楚。若是不弄清楚这一点,光是苦苦的哀求,也不会使难处消失。

  “耶和华吩咐约书亚说,起来,你为何这样俯伏在地呢?以色列人犯了罪,违背了我所吩咐他们的约,取了当灭的物。又偷窃,又行诡诈,又把那当灭的放在他们的家具里。因此以色列人在仇敌面前站立不住。他们在仇敌面前转背逃跑,是因成了被咒诅的。你们若不把当灭的物,从你们中间除掉,我就不再与你们同在了。”(七1012)神不在祂的应许上作工,一定是有原因的。神爱约书亚,也爱祂的子民,他们不会准确的寻求祂,祂就主动的向他们说明,一面是让他们认识神的鉴察是明确的,人不能在神面前作假。一面是让他们明白祂是如何的恨恶罪,罪把神向人作工的手挡住了,罪也使人成了可咒诅的。犯罪的行动不一定是要很惊人,那怕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只要是藐视神,不把神放在眼中,不以神说的话为是,以至落在不顺服里,这就很够了,这就叫神的手不再伸出来,因为神不能与陷在罪里的人同在。

  彻底恢复圣洁的实际

  接受了神的光照,人的愚昧无知显了出来。光是知道人的愚昧还是不足够,不能停留在光是知道的这一点上,必须继续往前去,确实的除掉那意神怒气的原因,叫神的同在与喜悦重新恢复在神的子民中间。属灵的学习是没有时间的限制的,我们一天活在时间里,我们就一天在属灵的学习上不住的操练。越是基本的操练,越是不能在其中放松。不少人有这样的错觉,尤其是圣经知识丰富的人,总是以为基本的操练过于浮浅,不必再加以重视。这样的心思是错得太利害了,没有准确的基本操练,就不能有正常的成长,也不能成长进到生命的丰富和成熟。

  彻底的对付罪是基本操练中十分重要的一个功课。救恩给了我们赦罪的恩典,把我们安放在圣洁没有瑕疵的地位上。我们可以享用神的同在,就是因着这个地位。只是这个地位必须要有实际来维持它的功用。没有分别为圣的实际,这个地位并不能保证我们一定能享用神的同在。以色列人在艾城失败的原因,就是因为只有地位而没有实际。正如撒秋教会的光景一样,“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启三1)因此在生命成长的过程中,对付罪这个功课是不可以给忽略的。

  “你起来,叫百姓自洁。”(七13)神给约书亚指示了恢复洁净的方法,把当灭的物从他们中间除掉,让神的同在再一次显明在他们中间。在这个时分,亚干若是主动的向神认罪,也许他还能免去死亡。只是他没有这样作,他还存着侥幸能逃避给发现的心。但是没有用处。约书亚照着神的指示,还是把他找出来。“一件美好的示拿衣服,二百舍客勒银子,一条金子,重五十舍客勒。”(七21)就使亚干惹了神的怒气,也使以色列人受到连累,失去了神的同在。

  亚干给石头打死了,他的所有也用火焚烧了。“众人在亚干身上堆成一大堆石头,直存到今日。于是耶和华转意,不发祂的烈怒。因此那地方名叫亚割谷,直到今日。”(七26)亚干所受到的惩治好像是太严厉了。但是从亚割谷这名字来看,这才是彻底的对付罪。不这样绝对的处置,就不能有彻底的恢复。亚割谷就是连累的意思。亚干不单是连累了自己,也连累了全以色列,叫以色列在享用神应许的事上受到了阻碍。

  “示拿”就是巴比伦,也就是巴别,这里有世界上最美的事物,美衣、金子与银子,都是它的内容,最能满足人的情欲。神不是以这些事物为丑恶,但是这些事物若在人心里代替了神,叫人爱慕这些过于尊重神的话,这些就成了可咒诅的事物,必须彻底的在我们心中除掉。“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约壹二15)问题的严重乃是在失去了神的爱。因此对于那些能使我们失去神同在的事物,我们必须很绝对,很彻底的从我们的心思中除掉。

  重新享用神的得胜

  以色列人从他们中间除掉了当灭的物,他们里面就明亮了,神也恢愎向他们说话,也恢复在他们中间作神军队的元帅。在神面前的一切都恢复正常以后,艾城的攻掠就继续展开。那曾叫以色列人的心消化如水的艾城,如今就成了以色列人夸胜的地方。以色列人在艾城,不单是享用争战上的得胜,更重要的是他们对神有了更深的认识,因此与神的关系也有了更进一步的紧密。艾城是他们曾经失败的地方,但同时也是他们在属灵经历上的转折点,从失败转向得胜。

  在奔跑属天的路程中,神儿女很难避免有失败的经历。我们不是说失败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但我们必须学会在失败中寻求恢复得胜。最美就是不给失败有发生的机会,但若是失败出现了,千万不要灰心丧志,总要记得神的呼召是“你当刚强壮胆。”这是约书亚所接受的呼召,也是我们所接受的呼召。所以从失败中能学到功课,那么在失败的经历中,我们还是可以因主而夸胜。我们来看看,以色列人在艾城的失败中获得了什么长进。

  更明确的顺服神的权柄

  神恢复在耶和华军队元帅的地位上向以色列人说话;祂告诉约书亚说,“你起来率领一切兵丁,上艾城去。”(八1)并且神也给他们安排了攻城的战术。以色列人都一一的听从,都照着神的吩咐作了调度。起初他们以为艾城的兵力单薄,“只要二三千人上去,就能攻取艾城,不必劳累众民都去。”(七3)如今神告诉他们,要他们的兵丁全体都去,他们也都去了。这不是他们起先轻敌,现在又高估了敌人。完全不是这回事。艾城的兵力还是起先一样,并没有改变,只是他们的心思改变了。他们原先把攻打艾城看作是一个任务,也就是一个工作。只要工作作好,把任务作完就是了。现在他们却看攻打艾城是一个见证,虽然不需要每一个人都上阵,但是每一个人都必须投入,站在身体的立场上来表达神要作的事。从工作进入见证,从个别进入身体,这是一项大的长进。

  神又说,“你怎样待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也当照样待艾城,和艾城的王。只是城内所夺的财物和牲畜,你们可以取为自己的掠物。”(八2)耶利哥的财物不能留,都要毁灭,耶利哥的金子和银子都要归给神。现今在艾城,以色列人却可以保有他们的战利品,耶利哥和艾城是紧邻的两个城,耶利哥城的一切不能要,艾城的却可以要,以色列人该要说话了。他们会这样说:这两地有什么不一样呢?要是在耶利哥也有这样的安排,艾城就不会有失败的伤痛了。但是以色列人没有这样作;他们也不问神为什么在这里可以作,在那里不可以作,他们就是默默的遵行了。也许他们领会这是先为神,后为人的次序;也许他们根本就不作这样想,反正他们在顺服神的事上是有了长进。

  神的子民向着神最大的难处,乃是不认识权柄,也不甘心服权柄。这个难处从亚当开始,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过去。在以色列中是这样,在教会中也是这样。以色列和犹大先后被掳的原因是根源在这一点上,教会在见证上的软弱也是植根在这一点上。巴不得神叫属祂的人都能看见这一个,看见这个而归回神的权柄的人有福了,因为神荣耀的大能要从他们身上发表出来。神的权柄不是抽象的观念,它是十分具体的透过祂说的话显明出来,人毫无保留的听从神说的话,就是服了神的权柄。艾城的王的尸首在日落时给取下来(参八2829),在人看来或许是小事,但在服神权柄的人就不敢疏忽,免得地因此而受了玷污(参申二十一2223)。服神的权柄使以色列人在迦南地大大的得胜,因为他们能完全的取用神的得胜。

  宣告完全接受神的权柄

  攻取了耶利哥和艾城,“约书亚在以巴路山上,为耶和华以色列的神,筑一座坛。是用没有动过铁器的整石头筑的,照着耶和华仆人摩西所吩咐以色列人的话,正如摩西律法书上所写的。众人在这坛上给耶和华奉献燔祭,和平安祭。”(八3031)我们注意到他们所献的祭是燔祭和平安祭。照理他们该要献赎罪祭才是,因为他们在耶利哥得罪了神。但是他们没有献赎罪祭,只是献燔祭和平安祭。这不是他们以为自已是没有罪,而是在耶利哥和艾城的经历中,他们感觉到他们要作一件比献赎罪祭更迫切的事。在他们的经历中,他们知道神赦罪的恩典已经显在他们中间,他们也已经明白了他们的神是赐恩的主,因此他们迫切的感觉到要寻求这位赐恩的主的喜悦,并要向祂感恩。

  燔祭是寻求神喜悦的祭,这祭也包括了赦罪的恩典。平安祭是为了感恩而献上的祭,为享用了恩典而献,也为了认识赐恩的主而献。在表面上看来,这两个祭好像都是人给神。既然是人给神,人大可以把人以为美的给神。但是两城争战的经历使以色列人明白了,他们在神面前是何等的不配,而神在他们这些不配的人身上却是大大的施恩。认识了自己的不配而领受了大恩,他们就不敢随己意而行。

  要献祭就先要筑坛。因为以色列人那时是在战地,神的帐幕在吉甲,只有约柜给抬出来,所以他们要筑坛献祭。他们就“用没有动过铁器的整石头”把坛筑成。我们可以想象得到这坛的外貌一定是很不美观,但神在出埃及记二十章25节中向以色列人说过这话,说出人与神中间并不需要人的手加添什么,来维持神与人的正常交通,摩西也在河东地嘱咐了他们(参申廿七5)。他们不因这个吩咐没有写在律法书上,就随意更动,为了美观而把筑坛的石头敲打。他们认定这是神的定意,就不管事情的大小,他们都无条件的遵行。

  还要注意一件事,这坛是筑在以巴路山上(参申廿七4)。那时以色列人在迦南的战事中,只是攻占了耶利哥的平原,也就是在以巴路山的边沿上。虽然是如此,他们也照着神藉摩西给他们的嘱咐,急促的筑坛献祭,寻求神的喜悦。

  更重要的一件事情,乃是在献祭以后,“约书亚在那里,当着以色列人面前,将摩西所写的律法抄写在石头上。以色列众人,无论是本地人,是寄居的,和长老,官长,并审判官,都站在约柜两旁,在抬耶和华约柜的祭司利未人面前,一半对着基利心山,一半对着以巴路山,为以色列人祝福。”(八3235)这是第一部份的动作,向众人表明神的祝福是建基在律法的实行上,人照着律法行,祝福就要显在人中间。在新约的日子,神儿女不再依据律法的字句行,但听从主说的话还是蒙福的道路。“随后约书亚将律法上祝福咒诅的话,照着律法书上一切所写的,都宣读了一遍。……没有一句不宣读的。”(八3435)整个的过程,说明了以色列人当时向着神的心是如何的跟上神,甘心完全的接受神的权柄。

  从渡河开始到艾城的战事结束,以色列人在经历神的所是和所作中,建立了一个绝对向神顺服的心思。这心思的建立使他们在迦南地初期的争战中,不住的享用神的得胜。他们在神面前活得对,活得准确,神的同在在他们中间就没有停止。── 王国显《你当刚强壮胆──约书亚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