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章 迦南地南方的争战

 

  以色列人在迦南地的得胜,震动了迦南地的诸王。他们警觉到不能再各自为战,也不能再坐以待毙。他们“就都聚集,同心合意的,要与约书亚和以色列人争战。”(九2)迦南地争战的背后,原是一场属灵的争战,是神要从撒但的手中收回地的争战的开始(参出十九36)。所以在诸王连手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出撒但所作的调度,为要阻挡神的计划执行。撒但的声势是大的,但神的能力更大,只要神的百姓在祂面前活得对,撒但权势的溃崩是无可避免的。迦南地南方争战的结果就证明了这一点。

  服神权柄的考验

  以色列人在渡河前,听了摩西重申神的命令,也回顾了神给他们那有福的带领。进入迦南地以后,也宣读了神的律法,宣告了咒诅和祝福。聆听与宣告都是作在口头上的,必须要有实行,才能算是活在神的权柄下。在继续攻取迦南地以前,神给了他们一次试验,一面让他们看出自己的缺欠,一面又考验他们对神的话信服的程度,并且借着这一次人的缺失,启示了神对地上的人的心意。

  基遍人的诡计

  神以大能的手行在以色列人的面前,震惊了全迦南的人。正当他们的王连手起来反抗神的作为的时候,有很少数的一族人,他们是住在基遍,就是邻近耶利哥及艾城的地方。他们领会了神的作为,向神生发了敬畏的心,立意要归向神,顺从以色列。他们也知道了神给以色列人的吩咐,要灭尽一切的迦南人。为着这个原故,他们想出了一个诡计,“假充使者,拿旧口袋,和破裂缝补的旧皮酒袋,驮在驴上,将补过的旧鞋穿在脚上,把旧衣服穿在身上,他们所带的饼都是干的,长了霉了。”(九45)他们把这些对象作为证据,欺骗以色列人说,他们是从远方来的,他们敬服神的作为,要与以色列立约讲和。

  这是一个诡计。以色列人也担心这是一个骗局,对他们说,“只怕你们是住在我们中间的。若是这样,怎能和你们立约呢?”(九7)但他们说了一些欺哄的话,也送给以色列人一些食物,“以色列人受了他们一些食物,并没有求问耶和华。于是约书亚与他们讲和,与他们立约,容他们活着。会众的首领,也向他们起誓。”(九1415)这事就这样告一个段落,基遍人就得以躲过给灭尽的结局。

  以色列人没有先求问神是一个大疏忽,是他们在学习服权柄的事上还没有成熟。但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们会看出神是允许他们发生这一个疏忽,使他们知道要更加强服权柄的学习,不再自作主张。只是更重要的是神要借着这事,来启示祂顾念人的心意。神要灭尽迦南人,乃是因为他们拜偶像,行邪淫,玷污了这地,神容忍他们五六百年,(参创十五1316),直到如今,他们的恶贯已经满盈(参创十五1316),神就让以色列人把他们除灭。神除灭他们既是因为他们恶贯满盈,而基遍人能信服神,寻求归正,祂当然会存留他们。因为神说,“恶人死亡,岂是我喜悦的吗?不是喜悦他回头离开所行的道存活吗?”(结十八23)神爱惜尼尼微城中那些不会分辨左右手的人,还有许多牲畜(参拿四11),当然祂也一样爱惜悔改归向神的基遍人。所以以色列人若是求问神,神也必这样回答他们。

  守约的考验

  神允许以色列人的疏忽,给以色列人造成了一个难处。当他们发觉基遍人就是他们邻近的人,他们就为难了。留下基遍人,他们就没有完成神的嘱咐。不留下基遍人,他们就成了不守约的人。在这种光景下,以色列人该怎样作才好呢?立约后第六天,以色列人到了基遍,基非拉,比录、基列耶琳。“因为会众的首领,已经指着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向他们起誓,所以以色列人不击杀他们。……众首领对全会众说,我们已经指着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向他们起誓,现在我们不能害他们。我们要如此待他们,容他们活着,免得有忿怒因我们所起的誓临到我们身上。”(九1820)以色列人这一次作对了。他们摸着了神的性情,而不是给局部的字句限制着。

  “你临近一座城要攻打的时候,先要对城里的民宣告和睦的话。他们若以和睦的话回答你,给你开了城,城里所有的人都要给你效劳,服事你。”(申二十1011)虽然这吩咐在原则上并不适用在迦南地上的民,但它却隐含着神喜悦并收纳那些不与神敌对的人的心意,字句里的精意流露了神对人的同情和怜悯。更重要的是神的百姓必须学习守约。“摩西晓谕以色列各支派的首领,说,耶和华所吩咐的乃是这样,人若向耶和华许愿,或起誓,要约束自己,就不可食言,必要按口中所出的一切话行。”(民三十12)以色列人是指着神起誓的,神听见了却没有打岔,他们就必须守约,正如他们向喇合全家人所作的一样。

  守约乃是神性情的流露。“耶和华阿,谁能寄居祢的帐幕,谁能住在祢的圣山?就是……眼中藐视匪类,却尊重那敬畏耶和华的人。他发了誓,虽然自己吃亏,也不更改。”(诗十五14)这样的人能住在神那里,因为他们活在神的性情里,神是守约施慈爱的神,祂也喜欢祂的子民活出祂的性情。旧约的以色列,新约里的教会,都是活在神这样的性情的眷顾下。“我们纵然失信,祂仍是可信的。因为祂不能背乎自己。”(提后二13)。以色列人在守约的事上,经过了一次考验,这考验叫他们更实际的学习服神的权柄。他们不单是守了约,并且也履行了约的义务(参十67)。

  基遍人降服神的结果

  基遍人原是迦南地的人,在神借着以色列人去扫荡迦南地的时候,他们也是列在该受灭尽的人当中。因为他们听见了神的作为,认识了自己的处境,他们信服了神,毅然的悔改归向神。虽然他们用的方法不是最好,但他们的心却是给神看中了。所以他们从该灭亡的人中给保存下来。照着神所吩咐的条例,约书亚对他们说,“现在你们是被咒诅的。你们中间的人,必断不了作奴仆,为我神的殿,作劈柴挑水的人。”(九23)从外面看,他们给保存下来了,但却成了服苦的人。不管怎么样,他们不再是该灭亡的人。

  不再灭亡是成了定局,但这只是表面的光景。我们若是进深一层去看,我们一定能领会神在这样的安排中的目的。正如喇合一样,他信服神的作为归向神,她的决定就给她选上了进到神荣耀的计划里去。她不单是作了大卫的先祖母,也是我们主耶稣的先祖母;在神的救赎的计划中,她成了不可缺的一个人,永远的在神的纪念中。基遍人也是一样。我们不能忘记,他们原是与神无分无关的人,他们的前途就是死。如今一他们在耶和华所要选择的地方,为会众,和耶和华的坛,作劈柴挑水的人,直到今日。”(九27)表面上是服苦的人,实际上是事奉神的人,并且是永远事奉神的人。他们降服神的结果,使他们得着事奉神的救恩,比普通的以色列人更靠近神。

  他们降服神的结局,更清楚的说出神喜悦人的心意,也发表了外邦人也能在神面前蒙恩的定意。虽然在神计划的执行上有先后次序的分别,但神并不歧视外邦人。耶和华节期的一些定规,说出了神也要得着外邦人,神选召以色列人的宣告(参出十九56),也说出神要得着万民。神在以色列人进迦南的历史中,一再作出收纳外邦人的事。这一些事都在说出神悦纳人,在人的信服中让人亲近神,也成了神感觉他们是神不能缺少的人。我们也是在这原则上,借着祂的救恩成了神的众子,可以亲近祂,称祂作“阿爸父”,也事奉祂,在成全祂永远的计划中成了祂不能缺少的人。我们真要称颂感谢神,因为祂在创世以前就定意要使我们得荣耀,在救赎的历史中,不断的向人启示祂这荣耀的心意,再在基督的救赎上把这荣耀的心意作成在我们身上。祂是该受敬畏的神,永远配得荣耀,尊贵,和颂赞。阿们。

  在基遍地的全得胜

  因着基遍人向以色列人求和,引发了耶路撒冷王联合了希伯仑王,耶末王,拉吉王,和伊矶伦王结成联盟。一同发兵去攻打基遍。“基遍是一座大城,如都城一般,比艾城更大,并且城内的人都是勇士。”(十2)这五个亚摩利王攻打基遍的时候,基遍人因为看见了神的作为,就不再倚靠自己和他们的所有。他们“打发人往吉甲的营中去见约书亚,说,你不要袖手不顾你的仆人。求你速速上来拯救我们,帮助我们。因为住山地亚摩利人的诸王都聚集攻击我们。”(十6)以色列人上去援助基遍人,在基遍展开了一场剧烈的战斗。神出手干预了这场战事,使以色列人大获全胜。

  “不要怕他们,……我已将他们交在你手里。”

  在这次战役中,作为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并没有作战术的指导,只是发出了一道命令。这命令很简单,只是提醒约书亚留意在他被召时所听到神对他说的那句话的意思,“不要怕他们,因为我已将他们交在你手里。他们无一人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十8)这些话的意思就是一道叫军队出发到前线去的命令,并且一到达前线,立刻就发动攻击。

  在势派上,敌人是来势汹汹的,并且是有组织,有训练的。回过头来看以色列人,在民数记数点民数时,可以说他们粗略具有组织的型态,但是绝不能说是经过训练的部队;他们也没有后勤,并且他们的后防也是不巩固的。在表面的比较上,以色列是处在弱势的这一方。以弱势来对抗强势,依人看来是胜败立见的。但我们不要忘记,这是属灵的争战,胜负的关键不在乎人所有的是多少,而是在乎神的同在。神既发出了攻击的命令,祂也定然是与军兵一同前赴战场。

  [约书亚就终夜从吉甲上去,猛然临到他们那里。”(十9)这就是夜袭,也是突袭,是元帅所指示的策略。人的顺从超过了当前形势的评估,不顾一切的勇往直前,执行元帅的命令。这样的顺从让神可以大大的出手攻击仇敌。“耶和华使他们在以色列人面前溃乱。约书亚在基遍大大的杀败他们,追赶他们在伯和仑的上坡路,击杀他们直到亚西加和玛基大。”(十10)看来亚摩利诸王的军队根本就没有选手的力。神既预先宣告了“不要怕他们”,祂就亲自使他们溃乱,成全了祂的宣告,祂把敌人交在以色列人手中,叫敌人没有一个可以站立得住。

  神干预争战结果的手

  神既向以色列人宣告,祂已经把敌人交在他们的手里,祂就负责干预争战的结果。祂亲自出手对付敌人,使敌人溃败。关于这一点,以色列人已经多次经历过了。打从加低斯第二次向迦南起行起,他们看见神借着黄蜂瓦解了河东那二王的军队的战斗力,他们也经历了消灭米甸人而自己没有折损一个人。他们渡过约但河,攻陷了耶利哥,也夺取了艾城。这一切全是神作成的,他们只是享用神所作成的战果。但是必须要指出一件事,神干预每一次争战结果的方法都不一样,祂绝不受任何作工的公式所限制。祂借着每一次的战果,向人启示祂是全能的神。因此,我们要注意的不是争战的过程,而是要注意神作工的手。

  神使敌军溃乱,不能作战,也使他们失去国志,只会逃跑,急速脱离战场。神更为以色列人扩大战果,“他们在以色列人面前逃跑,正在伯和伦下坡的时候,耶和华从天上降大冰雹在他们身上,直降到亚西加,打死他们。被冰雹打死的,比以色列人用刀杀死的还多。”(十11)神干预了战果,神向人显明这事是神作的。冰雹似是长了眼睛一样,能认出谁是以色列人,谁不是以色列人,它们单单是降击在以色列的敌人身上。在混乱的战场上,人也不容易分辨敌军或是友军,但冰雹却能选择它们要打击的准确目标,这不是偶然的,这明明是神为祂手中的工作作了见证。

  不仅是这样,还有更使人难以信服的事,但却不能不相信。“当耶和华将亚摩利人交付以色列人的日子,约书亚就祂告耶和华,在以色列人眼前说,日头阿,你要停在基遍,月亮阿,你要止在亚雅仑谷。于是日头停留,月亮止住,直等国民向敌人报仇。……日头在天当中停住,不急速下落,约有一日之久。”(十1213)白天的延长是人不能作得到的事,这事只有神能作。白天的延长是一件事,若是以色列人的体力不支,延长了的白天也无补于事。但神也同时使以色列人有充沛的体力,不致疲乏,直到把五王与他们的军队灭尽,“众百姓就安然回玛基大营中,到约书亚那里。没有一人敢向以色列人饶舌。”(十21

  关于约书亚的长日,好像是好难使人接受。但神作的这事,却不容人置疑,只能信服。英国大天文学家鲍爱文爵士(SIR EAWIN BALL)查出太阳系的空间内,缺少了二十四小时的时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美国耶鲁大学,有一位教授脱劳德(C.A.TROTTER)在一八九零年写了一本书,这书给这事找出了答案。他笃信圣经,他与一位同事教授讨论圣经的可信性。他的同事是不信圣经的,也是一位天文学的权威学者。他就告诉这天文学者说,缺少了的二十四小时可以在圣经中找到答案。这学者接受这挑战就去查考圣经,结果在约书亚记十章里找到了部份的答案,后来在以赛亚书王十八章中又找到所缺的部份,两部份加起来,正是二十四小时,就这样,这不信的学者也就相信了圣经是神的话。

  因耶和华为以色列争战

  以色列人在进入迦南的争战中,节节得胜。圣灵给我们指出他们能得胜的原因,乃是“因耶和华为以色列争战。”(十14,42)把迦南地赐给以色列人是神要作的事。这事的定规是在创世以前,这事的应许是在亚伯兰的日子,这事的实行是在以色列人进迦南的时候。从定规到实行的时间虽是这样的漫长,但神的信实却没有改变,因为在神是没有改变的,也没有丝毫转动的影儿。所以当人照着神的旨言行的时候,祂也伸出大能的手来成全祂所要作的。以色列人所作的就是神要作的,所以神伸手为以色列争战。假若以色列所作的不是神所要作的,神绝不会因为他们是以色列人而伸出手来帮助他们。

  约书亚的祷告是太大的祷告,这祷告是要求神暂时停止自然规律的运转,但神竟然答应了这祷告,把人以为不可能发生的事作了出来。“在这日以前,这日以后,耶和华听人的祷告,没有像这日的。是因耶和华为以色列争战。”(十14)这明显是以具体的行动来证实神干预着属灵的争战。就是在人看来是不能发生的事的祈求,神也答应了,使以色列的得胜大大的扩展。在神是没有难成的事,但神只是在祂旨意中才行人以为不能作的事。这一点是我们不能忽略的。神为以色列争战,因为以色列行在祂旨意中。

  人行走在神的旨意中,也就是人站在神的一边,也可以说是神站在人的一边。这是“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罗八31)的大前提。人站的地位对了,神才会伸出手来为他作事。但是还要再进一步去领会,人怎样才能让神有机会出手呢?地位对了,神有了为人作事的条件,人还必须让神在一切事上作主,神才有为人作事的机会。约书亚先是祷告神,仰望神!然后才在以色列人眼前宣告,要日头与月亮停住在天空。他不是吩咐神作工,乃是执行神要作的工。因为祂是耶和华军队的元帅,祂发出了号令,人也接受了命令,祂就毫无保留的为人争战

  人能享用神得胜的主要诀窍

  以色列人不单是击溃了五王的联军,擒杀了五王,并且继续的扫荡南方,把以后犹大支派所分得的地全占取了。我们看看这一次战役的胜利果实。他们除了击杀了五王以外,还击杀了玛基大王,立享王,基色王,底璧王,加上五王,就是耶路撒冷王,希伯仑王,耶末王,拉吉王,和伊矶仑王,一共是九个王,并且夺取了这些王所管辖的城,除灭了城中的人口。(参十2839)“这样约书亚击杀了全地的人,就是山地、南地、高原、山坡的人,和那些地的诸王,没有留下一个,将凡有气息的尽行杀灭,正如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所吩咐的。”(十40)然后又挥军南下,转向大海,攻击以后西缅支派所分得的地,再回师攻击直到基遍。“约书亚从加低斯巴尼亚攻击到迦萨,又攻击歌珊全地,直到基遍。约书亚一时杀败了这些王,并夺了他们的地。”(十4142

  这些战果是很辉煌的。他们得着这样辉煌的战果,固然是“耶和华将……交在以色列人手里”(十3032),这是神所作的那部分。但是以色列人必须要配合神的自己,然后神才会把敌人交在他们手中。以色列要怎样作才能配合神呢?让我们来注意一件事。“约书亚终夜从吉甲上去。”(十9)“约书亚和以色列众人回到吉甲的营中。”(十15)“于是约书亚和以色列众人回到吉甲的营中。”(十43)每次以色列人获胜了,都是回到吉甲去。按理来说,他们攻取了一地,就可以在该地停留驻守,但他们并没有按常理作,他们总是全体都回到吉甲去,然后再从吉甲出发去攻取别的地方。当然这毫无疑问是当时的历史,但是他们既不按常理作,就一定是有属灵的含义在其中,因为他们进迦南的行程是属灵经历的预表。

  我们应当不会忘记,吉申这地方乃是以色列人过约但河以后,全体在那里行割礼的地方。吉申对他们来说,是证实他们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子孙,是承受迦南地的合法继承人。但在属灵的含义上,就是除掉肉体,叫亚当的生命受对付(参西二11)。这就是享用得胜的关键。神要在人身上作工,祂要借着人来彰显祂自己,但人先要符合祂作工的条件。人不符合祂作工的条件,祂就不要在那人的身上作工。谁符合祂作工的条件,祂就在谁的身上作工。从亚当来的生命,就是人的肉体,是最与神的性情相违背的,是最不乐意让神作主的。所以不除掉肉体,神就不能在那些让肉体作主的人身上作工,祂也不要在这样的人身上彰显祂自己。因此回到吉甲,常常维持活在肉体已经受了对付的光景中,对追求享用神作我们的得胜的人是十分必要的。

  以色列人进迦南的历史是预表。这历史所表明的属灵原则不单是适用在当时的历史,也适用在一切属灵的事上,直到现在,这原则也没有停止。“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属肉体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欢。”(罗八68)弟兄们,看到了没有,这个属灵的原则是那样的清楚,对得救以前的人是这样,对得救以后的人也是一样。肉体不受对付,它就要代替神,它就要人体贴它,人也好像不得不体贴它。主的十字架早已定了肉体的罪,我们时刻支取主在十字架上所作成了的,使肉体不能发挥它活动的功能,我们就能让神的自己充满在我们里面,也让神用着我们去彰显祂自己。这是得胜的诀窍,就像以色列人回到吉甲的营中,温习他们受割礼的经历,带着灵里新鲜的感觉,去迎接前面要来的更大的得胜。── 王国显《你当刚强壮胆──约书亚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