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六章 更宽广的得胜

 

  基遍的争战使夏琐王耶宾十分的不安,他“打发人去见玛顿王约巴,伸仑王,押煞王,与北方,山地,基尼烈南边的亚拉巴高原,并西边多珥山岗的诸王。又去见东方和西方的迦南人,与山地的亚摩利人,赫人,比利洗人,耶布斯人,并黑门山根米斯巴地的希未人。这些王和他们的众军都出来,人数多如海边的沙,并有许多马匹车辆。这诸王会合,来到米伦水边,一同安营,要与以色列人争战。”(十一15)从地理上来看,这一次是迦南地北方的诸王全体总动员来攻击以色列人,声势是十分威猛,也可以说是四十多年前的以色列人眼中的巨人的大联合,又有战车与马兵,他们要一鼓作气的消灭以色列人。

  这一次战役的规模比基遍的战役更大,战况更猛烈,用现代的话来说,以色列人是以轻装备来对抗重装甲部队,敌方是占尽了人力和地利的优势。但是神站在以色列人这一边,“有人靠车,有人靠马。但我们要提到耶和华我们神的名。”(诗二十7)“君王不能因兵多得胜,勇士不能因力大得救。靠马得救是枉然的。马也不能因力大救人。”(诗三十三1617)这些话正可以说明这一次战役的实况,是以色列人享用神的得胜的写照。

  学习更没有保留的服神的权柄

  多经历一次争战,以色人就更多的服神的权柄。在服神的权柄的经历中,他们更知道神的大能与信实,更有把握的信靠神,享用祂的得胜,进入祂荣耀的大能,取用祂的丰富来作刚强的人。人的眼睛单单看神,就算是大山摇动到海心,也不能摇动他向着神的心。他里面是安稳像盘石,不理会眼见事物的凶险,也不会从难处中退缩,只是一心一意的在危险中夸胜。

  一切的行动以神说的话为依据

  一再的经历了神说的话所带来的得胜,以色列人已经学会了绝对的跟从神所发的号令前行,就是他们得胜的把握。单是看神说的话,常会给人生发不着边际的疑惑。以兵力和装备那么悬殊的情形下,我们真能得胜吗?着眼在环境的人有这样的心思是一点也不希奇,因为他们的计算是根据敌我双方的实况,在计算当中并没有把神计算在内。这是一个大漏洞,神是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必须要计算在内。神若是给计算在当中,元帅自己就抵得上敌方的百万雄师了。祂的指挥,就奠定得胜的基础。

  耶和华的军队的元帅是十分尽责。以色列人还没有求问,祂就已经向祂的军队发声了。每一次都是这样,只要祂发声,每一次都是得胜的,没有一次是例外。如今在强大的敌军压境的时候,神又是先向祂的军队发出命令。“耶和华对约书亚说,你不要因他们惧怕。明日这时,我必将他们交付以色列人全然杀了。你要砍断他们马的蹄筋,用火焚烧他们的车辆。”(十一6)神已经说了话,祂必照着祂说的话行。只要人照着神说的话去作,他们就是等候收取得胜的果实。

  “于是约书亚率领一切兵丁,在米伦水边突然向前,攻打他们。耶和华将他们交在以色列人手里,以色列人就击杀他们,追赶他们到西顿大城,到米斯利弗玛音,直到东边米斯巴的平原,将他们击杀,没有留下一个。”(十一78)神没有失信,元帅的话是十足的兑现。北方的联军虽是声势浩大,但在以色列人面前却站立不住。他们溃败了,以色列人一直追赶他们到了神所应许的地的边界。迦南地的战事,到了这时就算是大体上结束了,以色列人已经可以控制了全迦南地。

  不以人所以为可靠的作倚靠

  击溃了敌军,掳掠了仇敌,敌人的装备正好用来壮大自己的战力。这是常理,以色列人也可以这样作。但是元帅的命令却是要他们“砍断他们马的蹄筋,焚烧他们的车辆。”这样作似乎是太不近常理了,这样作正是削弱了自己的战力,在地上大概没有人会这样作的。以色列人并没有装甲部队,也没有快速的部队。若是依照元帅的吩咐,以色列人在军力上永远是居于劣势。以色列人大可以据理与神力争,但他们没有这样作,倒是确实的遵从命令,“砍断他们马的蹄筋,焚烧他们的车辆。”

  以色列人很明白,他们不是倚靠人的所有去获取得胜,他们乃是倚靠他们的元帅作他们的得胜。他们的得胜不在乎他们所有的装备,乃是在乎他们的元帅。他们的训练不如人,但他们跟从元帅在实战中训练自己。他们在实战中所得着的训练成果,乃是叫他们更多的倚靠他们的元帅。保留人以为可靠的事物,常会把人的眼睛从神的身上转移到人以为可靠的事物上。这一个转移的结果,乃是把得胜的把握丢掉了。神不让他们有这样的损失,所以神不要他们为自己保留战马和战车。

  夏琐的战役虽是大体上结束迦南的战事,使以色列可以全面控制了迦南地,但彻底的占取迦南地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庞大的力量是消除了,只是地方上的力量还是零星的存留着。从土师记第一章中,我们就看出当时的景况。以色列人因为底定了迦南地,不自觉的就向着环境这个方向去了,以致他们始终不能完全清除迦南地的残余力量。神预先就知道他们的结果,所以不让他们拥有战车和战马,而要他们继续的倚靠他们的神。他们真正的需要不是增加军事的装备,乃是要加强对神的倚靠,更明确的服神的权柄。

  不懈怠的遵行神的吩咐

  服神的权柄,听从神说的话,不是单单为着争战的得胜。若是仅仅为着要争战的得胜而听从神的话,这样的听从不是真实的听从,在这样的人身上并没有神的权柄。在局部的事物上听从神,在另外的事物上对神有保留,也不能说是听从神的话。就像去攻打亚玛力人时的扫罗,神给他的评定,仍然是不顺服,仍然是背逆。不是彻底顺服神权柄的人,神也不能使用他去彰显神的得胜。

  约书亚在夏琐战役的得胜是全然的得胜。“当时约书亚转回夺了夏琐,用刀击杀夏琐王。素来夏琐在这诸国中是为首的。以色列人用刀击杀城中的人口,将他们尽行杀灭。凡有气息的没有留下一个。约书亚又用火焚烧夏琐。约书亚夺了这些王的一切城邑,擒获其中的诸王,用刀击杀他们,将他们尽行杀灭,正如耶和华仆人摩西所吩咐的。”(十一1012)这场战役是迦南地的主力决战,以色列人得胜了,迦南地的战争就暂时告一个段落;迦南地的南方与北方的主要势力都给荡平了,再也不能抗拒以色列人。我们一再的指明,以色列的得胜并不是因为他们强大,而是因为听从神的话,听从耶和华仆人摩西所吩咐的。

  摩西所吩咐的话是从神而来,并不是摩西的主意。以色列人认定了话语的源头,就越过了人而接受神的权柄,并且是彻底的遵行。越过人的因素,看见了权柄的源头,这是在属灵的学习上很重要的一环。只看见人,就很难服权柄。不是以人作为权柄,就是忽略了神借着人所发表的心意,两种光景都是很糟糕的。“耶和华怎样吩咐祂仆人摩西,摩西就照样吩咐约书亚,约书亚也照样行。凡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约书亚没有一件懈怠不行的。”(十一15)除灭迦南地的一切人口,就是耶和华的吩咐;执行这吩咐就碰到人的感情问题。这是十分为难的事,确实的执行就觉得难以下手,有保留的执行又是对神不顺服。只是一个真正服在神权柄下的人,他一定领会神一切的定规都是有正确的根据的,他虽然当时不明白,他也会因着神的性情而毫无保留的跟从。所以“约书亚没有一件懈怠不行的”,当时的以色列人也是在这样的认定中执行神的定规,所以他们的得胜是有确实的保证,因为神能为他们争战。

  辉煌的战果

  经过了基遍的战役和夏琐的战役,以色列人在大体上已经攻取了全迦南地,从南方到北方,都在以色列人的掌管下。“约书亚夺了那全地,就是山地,一带南地,歌珊全地,高原,亚拉巴,以色列的山地,和山下的高原。从上西珥的哈拉山,直到黑门山下利巴嫩平原的巴力迦得。并且擒获了那些地的诸王,将他们杀死。约书亚和这诸王争战了许多年日。”(十一1618)攻取了迦南的意义,不单是以色列人享用了神的得胜,并且是完成了神的定意。在亚伯兰的日子,神已经宣告了迦南人的前途是灭亡,神虽然一再的给他们机会悔改,但他们终不悔改,自己走上灭亡的路。

  所以平定了全迦南地以后,在数点战果的时候,圣灵首先指出了以色列人完成了神的定意,把神旨意的完成列为最优先的报导。得地与除灭迦南人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总合来说就是神要在以色列人身上作成的定意。这给我们一点的提醒:在我们一切所作的事上作完以后,评估工作的成功与否,不在乎工作成绩的表现,而在乎神的旨意是否完成在我们身上。神的旨意若是没有完成,工作就算作得再好,那也不能说是成功。真实的成功乃是完成神的旨意。

  争战了许多年日

  以色列人争战了许多年日,除了在两大战役中擒杀了好些王以外,其它的诸王可以说是一个一个的擒杀,诸王所管辖的城也是一个一个的攻取。“除了基遍的希未人之外,没有一城是与以色列人讲和的,都是以色列争战夺来的。因为耶和华的意思,是要使他们心里刚硬,来与以色列人争战,好叫他们尽被杀灭,不蒙磷悯,正如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十一1920)争战对以色列人来说是操练,使他们熟习跟从神的带领。另一方面,要得地就要争战,承受应许的丰富必须经过争战。因为撒但绝不坐视神应许的成就。它要阻挡,争战就一定发生。属神的人必须粉碎撒但的阻挡,神的应许才能成就。

  再从另一个角度看迦南的争战,乃是神所安排的环境,来使迦南的各族消灭。神存留极多的机会给迦南各族的人悔改,他们不领情,继续他们的恶行。近代的考古学者,从当日的迦南地所挖掘出来的许多事物,证实了那时代的迦南人的罪恶生活,他们惹神的怒气到了极处,所以非从地上除灭他们不可。所以神任凭他们心里刚硬,不与以色列人讲和,就借着以色列人的手把他们除灭。在亚伯兰的日子,神已经作了这样的宣告;在摩西的日子,神也作了这样的吩咐;到了约书亚的手里,神也就执行了这样的定规。

  得地是神的应许,除灭迦南诸族是神的旨意。以色列人在迦南地争战的结果,把这两样都在大体上完成了。虽然不能说是非常圆满的完成,但总可以说是作成功了。得胜的结果不在统计数字上的表达,而在神旨意的完成。若是统计的数字很动人,但统计资料的内容与神的旨意没有关连,再动人的数字与报告都是虚空的。以色列人在迦南地的争战,神首先给他们的数算,就是他们作成了神的旨意。

  所有的亚衲族人都给剪除

  引动以色列人在旷野飘流四十年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他们看见了亚衲族人。那时他们看亚衲族人是巨人,看自己是蚱蜢。他们认定自己战不过亚衲族人,若是真要进入迦南,他们都要死在迦南地。他们完全忘记了神在出埃及的路上是如何的引导,保护,并供应他们。他们吵着要回埃及去,他们不相信神能领他们进迦南去。这样的不信,惹动了神的怒气,使他们飘流在旷

野四十年,直到那一代的兵丁全都死去。四十多年过去了,新的一代进入迦南了,亚衲族人仍然是从前的模样,但是却阻挡不了以色列人进入迦南。

  圣灵数算战果的时候,特别提到有关亚衲族人的部分,用着亚衲族人的遭遇,特别突出的显明以色列人成功的进入迦南的经历。“当时约书亚来到,将住山地,希伯仑,底璧,亚拿伯,犹大山地,以色列山地所有的亚衲族人剪除了。约书亚将他们和他们的城邑尽都毁灭。在以色列人的地没有留下一个亚衲族人。”(十一2122)四十多年前,没有把亚衲族人放在眼里的是约书亚;四十多年后,带领以色列人尽灭亚衲族人的也正是这个约书亚。约书亚所以能成功的除掉了亚衲族人,没有给亚衲族人的外型吓倒,因为他看见神所要作的,他不以人的眼见事物来作衡量结果的依据。

  圣灵没有记录亚衲族人给灭尽的经过,只是记下了这些人给灭尽的结局,这也就够了。亚衲族人给剪除,不用说也知道是神伸出手来干预的结果。但以色列人能相信神会给他们对付这些巨人,叫这些巨人全倒下去,这就是以色列人的成功。他们的成功不单在亚衲族人全给除去,并且印证了四十多年前的那些人的愚昧,更是向跟随主的人指出正确的道路。跟随主的道路不是根据人所能作,乃是根据神所要作。他们的成功乃是因为他们走在神所要作的路中。这是他们成功的经历,也是我们要学习的功课。怎样能知道神所要作的呢?那只有一个方法,就是要好好的去熟悉并领会神说的话。

  数算基督的得胜

  得地与分地是进迦南的整个内容。得地是进入应许,分地是承受应许(产业)。得地是成功的开始,分地是完满的成功,全部成就了神应许的目的。[这样,约书亚照着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一切话,夺了那全地,就按着以色列支派的宗族,将地分给他们为业。于是国中太平没有争战了。”(十一23)军事的目的算是达到了,承受产业的安排正要开始。虽然这时还不能说是完全行完神的旨意,但在这大局已经平定了的基础上进行分地的安排,也正是时候。不然在神的目的完成上就受了拖延。我们在属天的路上奔跑也是一样,一面是局部享用基督的丰富,一面是朝着基督作标竿继续的往前去。神也没有定规我们必须要等到生命成熟时才能享用基督,祂却是让我们不住的享用基督,使我们可以成长成熟,然后完全享用丰满的基督。

  承受产业是进迦南的目的,而承受产业是建筑在争战得胜的基础上。所以在进行分地以前,神就为以色列人数点战绩,就是数点他们所除灭的诸王。诸王是原来盘据在那些地方的权势,这些权势必须先要清除,然后才能得地作为产业。我们也是一样的要对付掉撒但对我们的辖制,我们才能有条件让基督的丰满作我们的产业。所以清点诸王,正好提醒我们要明确的对付撒但所用来辖制我们的各种事物。

  借着数点给清除的诸王,就是作出得胜的记录。他们心里十分清楚每一次争战的经过,也明白在争战中得胜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他们绝对的承认他们所作的只是乘胜追击,真正叫敌人溃败的乃是神。他们在河东杀了两个王(十二1),在河西杀了三十一个王(十二24),合计是三十三个王。这个得胜的记录,用新约的话来说,可以说是基督的得胜。这得胜也就是分地的基础。在旧约里,神的得胜是承受产业的基础。没有神的得胜,就没有承受产业的根据。在新约里也是一样。没有复活的基督,也就没有享受救恩应许的丰富作产业根据,因为基督的复活是叫撒但权势溃崩的唯一原因。基督使黑暗权势溃败,给我们打开进入至圣所的路,我们可以坦然进到施恩宝座前,享用从宝座上流出的一切恩惠。

  还有一点要注意的。数算得胜的记录时是计算结果,而不记录失败。以色列人在迦南地的争战中并不是没有失败,至少有在艾城的那一次,在经过上是有失败,但结果仍然是得胜,得胜就盖过了失败。失败是人的,得胜是基督的。基督的得胜盖过了人的失败,失败过的人仍然是享用了基督的得胜。这一个事实,也反映出我们在天路上向前直奔的要诀。我们承认有失败软弱的经历,但我们不看自己的失败,也不因此而接受控告,我们只看主的得胜。主的得胜就是我们的得胜,因为我们是在祂里面,祂的就是我们的,我们是因祂的得胜而承受神在祂里面为我们所预备的基业。── 王国显《你当刚强壮胆──约书亚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