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章 承受应许的实行

 

  各场大的战役先后结束了,以色列人已经可以控制迦南全地。虽然还有一些零星的势力存留着,但并不能对以色列发生有害的影响。因此以色列人在迦南地必须往前跨出一步。迦南地的争战是必须要有的,但争战不是目的,只是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是达到目的的时候所不能缺少的。争战乃是为了承受产业,神应许的终点站就是承受产业。所以以色列人结束了主力战以后,他们就向承受产业这个方向前进。

  人或多或少总是有点惰性的,特别是遇上重要的关键事,踌躇不前是可以理解并给予同情的。但神的应许必定要作成,祂不会让人畏缩不前,所以祂就向人说话了。人的踌躇不一定是因为胆怯,多半是不知道该如何走下一步。人可以不知道,但神全知道;祂向人说了话,人也就知道了该怎样行。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是神,领以色列人进入产业的也是神。祂不完成祂所要作的,祂就不会歇下祂的工。所以在人等候往前去的时候,祂的引导也就显明出来。

  承受应许的带领

  神一说话,人就苏醒了。神的话一来,人就看见当走的路。叫人最感难受的就是看不见前面的路。不继续往前行,里面感觉到不平安;要继续往前行,又不知道该如何举步。人一生的年日有限,能确实作工的时日更是有限。在出埃及的时候,约书亚的年岁在圣经中没有记录。但是四十年在旷野的飘流,五年在迦南地的争战(参十四710)共是四十五年,若是他在出埃及时是四十岁,现今也已经是八十五岁了。到了这个时候,他该如何的使以色列人得着产业,就成了他心头上的重压。

  神的时间是最美的,祂不会给人起了头,而不领人走到终点。祂的信实使祂不能忘记祂交给人的托付,祂一定及时给人帮助,使他能完成祂的托付。祂向约书亚说话了,祂绝不甘心让约书亚落在傍徨里。“约书亚年纪老迈,耶和华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了,还有许多未得之地。……我必在以色列人面前赶出他们去。你只管照我所吩咐的,将这地拈阄分给以色列人为业。现在你要把这地分给九个支派,和玛拿西半个支派为业。”(十三17)主的话一来,前面的路就开通了,进迦南就来到了决定性的最后阶段。

  确定应许的范围

  神的应许不是笼统与含糊的,祂给人的应许都是十分的具体。是神的应许,祂必定成就。不是祂的应许,人也不能强求。所以神给了人应许,祂就要求接受应许的人明白应许的内容,并应许的范围,使人可以确实的享用祂的应许。神把迦南赐给亚伯兰的时候,祂要求亚伯兰从所站之地一举目向东西南北观看,”(创十三14)凡他所看见的地都赐给他,并且还要求他“起来,纵横走遍这地”(创十三17)好确定神所应许的地。在约但河东,神给摩西明确的指引迦南地的四界(民三十四112),神如今向约书亚说话,就是根据迦南地的四界指出他尚未得着的地。

  神要人明确的知道祂应许的内容。祂不要祂的子民作胡涂人,祂要他们明白祂的旨意是什么。祂不喜欢人越过祂的旨意向祂有所求,祂也不喜欢人因无知而不去享用祂的应许,祂就是喜欢人把祂所应许的充充足足来享用。祂从不责备人尽情的享用祂的应许,祂只是指出人不会使用祂的应许,祂十分乐意看见人以享用祂的应许作他们的喜乐。人若是以神的应许作他们的满足,这也就是神自己感觉到满足。

  所以神不让人对祂的应许无知,祂要求人对祂所应许给人的有充分的把握。因为神所有的应许,不管是作预表的,或是直接说明的,都是在显出祂儿子的所是和所作,并祂儿子所显明的神永远计划的目的。在主的道路上行走的人,抓紧神的应许往前行,不增加,也不减少,更不偏左右,只是走在祂的应许中,就是凭着祂说的话而定规自己的脚步,这人是十分蒙福的,因为他所走的道路的终点,就是完全的得着主的自己。

  在神的话中往前行

  出埃及是因着神说的话,进迦南是因着神说的话,在迦南地的争战中也是根据神说的话,承受产业还是根据神说的话。在属天的路程上奔跑,每一样都是根据神说的话。这是一条不能改变的规律。因为属天的事都是根源于神,祂既是不改变的,一切根源于祂的事物就没有可改变的条件。祂是怎样作了定规,跟着祂的定规行走就是正途,不随着祂的定规行走就找不着道路。

  神给约书亚列出了“许多未得之地”,神也清楚的说了,“我必在以色列人面前赶出他们去。你只管照我所吩咐的,将这地拈阄分给以色列人为业。”(十三6)局部占住迦南地的人虽然还在,但这并不妨碍产业的分配,因为神应讦说祂必把这些人赶走。是神的应许,祂一定负责完成。事情的成就不是根据当时眼见的环境,而是根据神已经说了的话。所以是神已经给了应许的,就可以放心去取用。在神的话中往前行,一定能经历神的信实。在前后十一年里,我们一同聚会的弟兄姊妹们,用现金购买了两处会所,显明了神的丰富,教会没有负债羞辱主的名。在流行贷款购业的今天,不是因为我们富有而不需要贷款,乃是因着神说了话,叫我们可以支取祂的丰富,去作成我们凭自己所有而作不成的事。

  是神说了的话,我们都可以支取。神没有说的话,我们也不必向祂要。祂要给的,祂一定向我们说。祂不要给的,祂就不说,祂说了的祂就一定给。祂给是祂的信实,我们去取用祂所说的是我们的顺从。所以神所不给的,就不必去向祂要。这就如雅各书上说的,“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你们求也得不着,是因为你们妄求。”(雅四23)向神要,或是不向神要,都是在学习跟随主说的话往前行。主说了的,我们放心去取用。主没有说的,我们不向祂强求。我们只是一心一意的跟着主的话走,这是祂向我们显明的。保罗因为主说的话,就不再求主拿去他身上的刺,那就是个跟随主的话行走的好榜样。他只要神的命定,他不要神的允许。

  拈阄——在信心中行动

  神一切应许的内容,都是指着神的儿子基督耶稣的所是和所作。人接受基督的所作的方法就是相信神的应许,信心就是承受神应许的唯一途径。在信心以外,再没有别的方法可以联接到神那里去。人在伊甸园失落以后,神不住的引领人学习行走信心的路,使人可以从失落中给挽回过来。旧约时代的人是这样在神面前走过,新约的人也一样的在神面前走过来。从信心开始进入神的应许,继续在信心里承受神的应许。罗马书一章17节所说的“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就是这个事实。

  以色列人因信出了埃及,也因信渡过了约但河,更因信赢得了迦南地的争战。现今神带领他们去分地作为他们的产业,仍然是让他们在信心中去接受。我们别要忘了,以色列人在这时虽是得了迦南地,但只是限于城和城与城之间的交通线,所以神说他们尚有许多未得之地。他们所已经控制了的只是点与线,对于迦南地广大的面,他们还没有确实的掌握到。在这样的情形下,怎能进行分地呢?关键就在这里,因为神说了“你只管照我吩咐的,将这地拈阄分给以色列人为业。”所以就有了分地的根据,只是这根据必须要用信心去配合,才能使这根据成为事实。

  再有一点该要注意的,神告诉他们分地的方法是拈阄。这样的方法就是在信心的原则上作的。在外面看来,这是碰运气,但实际上是相信神在作分配。在旧约的日子,圣灵还没有普遍的赐给每一个属神的人,所以在寻求神旨意的事上,就要用乌陵和土明的方法,拈阄就是按着这原则来作的。在新约的日子,五旬节圣灵降临以前,决定马提亚作十二使徒之一还是使用拈阄的方法,这一次也是最后的一次。因为圣灵来了,神就直接给人引导,再也不必间接的使用拈阄作引导。

  不管是旧约时的拈阄,或是在新约里的圣灵引导,在人这一方面都是用信心去接受的。神引导人的方法有更改,但人在信心中接受引导这个原则却没有更改。人必须在信心中行动,神的应许才会成就在他们身上。“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林后五7)只有在信心中行走的人,神在基督里的一切丰富,就要照着神的应许成为他们所享用的杯中的分。

  隐藏的争战

  拈阄是分地的方法,分到了地就要去得地。地得到了,才成为真实的产业。我们不会忽略,在迦南地的几次大战役中,以色列人得了主要的点与线,在广大的面上就还有许多未得之地。在土师记开头的记述中,我们就可以看到在约书亚死了以后,以色列人继续争战的简略记录,其中除了少数重复记载约书亚记中的历史以外,大部份是新的争战记录。这一些新的争战,我就称它们为隐藏的争战。

  我所以称它们为隐藏的争战,乃是因为他们在信心上已经得了地。他们对那些地已经有了所有权,但是在他们所有的地上却是有敌人盘据着,他们还不能在那些地上作完全的管理与享用,他们必须要把这些盘据在那里的敌人清除。这些盘据在那里的敌人,可以说是隐藏在他们的产业里的残余势力。他们必须要清除这些残余势力,才能实际的享用他们的产业。在迦南地的大战役是主力战,是明显的。清除残余的势力是零星的战斗,相对来说就是隐藏的,是不太明显的。但是这些隐藏的战争一定要继续下去,直到一切阻挡承受产业的力量都彻底的清除。

  神在基督里所应许给我们的,都是基督给我们作成的。基督给我们打胜了主力战,我们也在信心里接受了祂所作成功的,也接受了祂自己作我们的生命。但是亚当的生命残存在我们身上的影响,还是会不住的阻挡我们完全的享用基督,不使我们在基督里成长。因此,我们已经在基督里的人还常常有灵里的挣扎,有时甚至灰心失望,要从属灵生命追求的路上退去。“不要销灭圣灵的感动。”(帖前五19)“不可给魔鬼留地步。……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弗四2730)这些话都是主提醒我们,不要给这隐藏在我们身上的肉体再辖制我们。我们必须要借着主的得胜去胜过它,使我们可以实际的享用基督的丰富。

  河东地的数算

  神吩咐约书亚把地分给以色列人以后,圣灵立刻就数算流便支派、迦得支派,和玛拿西半个支派在河东所得之地。若是留意神吩咐约书亚分地给“九个支派,和玛拿西半个支派为业”的这些话,我们定会发现圣灵对河东地的数算是有原因的。河东地首先给数算,并不是因为这地已经分给那两个半支派为业,乃是和神起初给以色列人的安排有很大的关系。关于这一点,我们一定要好好的来注意,从其中领会一个严肃的属灵问题。

  河东地不在神的应许内

  神把迦南地赐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子孙,这迦南地并不包括河东地。亚伯兰当日纵横走遍这地的时候,他没有越过约但河。神给摩西所指明迦南的地界,河东地也不在其中。我们不要忘记,神给摩西指明迦南地界的时候,河东地已经落在以色列人手中,但是神还是没有把河东地加算进祂的应许里。这些历史的事实是十分重要。神要借着这些史实,让人学习看重神的应许,轻看神应许以外的事物。

  那两个半支派虽然是已经得了河东地,只是我们回到当日的历史去看,我们就明白了。神从来没有说河东地可以代替迦南地。相反的,我们看到摩西当日答应他们的要求是有条件的。“倘若他们不带着兵器和你们一同过去,就要在迦南地你们中间得产业。”(民三十二30)那意思就是说,他们必须要为迦南地争战;不然,神还是要他们在迦南地得产业。他们若是放弃在迦南地争战的成果,那只是他们的意思,神要让他们看见,他们的产业应当是在迦南地,因为神的应许只是在迦南地。

  在分地的事上,神允许那两个半支派在河东地得产业,但神却没有承认河东地是祂赐给他们的。圣灵记录他们所得之地“是耶和华仆人摩西在约但河东所赐给他们的。”(参十三8152429)其余的九个半支派所得之地,都是照着神的方法,用拈阄分给他们的。九个半支派是在信心里接受神的应许,那两个半支派是在强求中接受神的允许,因为河东地原来并不在神的应许里。神在分地的事上向人明显的表白这一点。

  既成的事实也不能使非应许变成应许

  以色列人进入迦南是享用得胜的历程,而两个半支派留在河东地却不能说是享用得胜,只能说是在得胜中留下了破口,埋下了以后在以色列人中间所发生的难处的原因。这些都不是神所要看见的,所以神必须表白他们所作的并不在祂的应许中。他们所作的,神不能负他们的责任,他们必须自己承担后果。不重看神的应许而羡慕应许以外的事物,那一定给人带来重大的亏损。

  两个半支派在河东得了产业是既成的事实。以色列人在河东的攻略中也作了一些神所要作的事。他们灭尽了亚摩利人,“却没有赶逐基述人,玛迦人。”(十三13)因为他们不列在迦南七族的人当中。以色列人也在攻略亚摩利王西去的国时,“也用刀杀了比珥的儿子术土巴兰。”(十三22)这些事都是神看为好的。但这一切事都不能改变神的定规,把不是应许的事物改变成神应许的内容。

  在神子民的历史中不乏这样的例证:像亚伯兰娶夏甲生下以实玛利,亚多尼雅抢在所罗门以先自立为王,摩西的孙子在米迦的家里作祭司(士十七)。这些事都不是作在神的应许中,神不因为是既成的事实就接受它归入祂的应许中。是应许的永远是应许,不是应许的,永不能成为神的应许。不在应许中作的,结局都是不美的。以色列人的强求,神虽是同意,但也只是神的允许,不是神的应许,希西家王在神允许中多得了十五年的寿命,但这十五年对他和犹大来说都是祸不是福(参王下二十章)。神数算河东地的两个半支派,叫后来的人知道准确的拣选神的应许,而不要神的允许。

  留下利未人作神的见证

  神不承认河东地作应许,但祂却纪念住在河东地的两个半支派,因为他们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后裔。人所作的虽是不美,但神却不能不义,忘记祂自己的应许。所以我们看见祂在数算河东地的两个半支派的时候,祂特别一再的提到利未人。“只是利未支派,摩西没有把产业分给他们。他们的产业,乃是献与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火祭。正如耶和华所应许他们的。”(十三1433)利未支派是不承受产业的,神把祂的份给了利未人,作利未人的享用。

  神把一部份利未人留在河东地居住,这个安排是非常的恰当,他们作了在河东的居民中间的见证。他们不承受产业,所以他们在河东没有产业,这表明了神没有接受河东地是称为祂名下的民的住处。但利未人是神所纪念的人,是神特别分别他们出来,使他们接近神,作在神面前服事的人。神把利未人放在两个半支派的人中间,正是说明了神不离弃在河东地的人,让他们明白他们虽是作得不合神的心意,但神仍是怜悯他们,不丢弃他们,只是他们必须要保守自己,不再转离神的道路。

  河东地的面积占全以色列人所得之地的五分之二,人口占全以色列总人口的六分之一强。从二十一章所记载的事上,我们看到一件特别的事。神在以色列中只设立六座逃城,而河东地竟占了三座。这事明明说出河东地的人特别需要神恩典的怜悯,因为逃城是神救恩的预表。每一个人都需要恩典,那些离弃神的话的人更需要恩典。神把利未人和恩典特别多的留给河东地的百姓,这不正是那位“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的神在表明祂的自己吗!

  在信心中承受应许

  神让九个半支派在迦南地承受产业,利未支派不在承受产业的支派内。但神再三的提起,他们是以神的份作他们的产业,又在以色列人中把城邑给他们居住,也把郊野给他们牧放牲畜,安置财物。他们虽然不参加分地,但因为约瑟支派分开成了以法莲和玛拿西两个支派,所以在承受地业的见证上,以色列仍然是十二个支派,在见证上仍然是完整的(参十四4)。这是应验了神借着雅各在临终前所宣告的话。利未要散居在以色列中,而约瑟是承受长子的祝福,他的枝条探出墙外(参创四十九722)。因为利未支派在拜金牛犊的事上分别了自己,站在神的一边,所以神给他们保留了咒诅的样式,而把祝福代替了咒诅的内容。

  九个半支派照着神吩咐约书亚的话,拈阄分配在迦南的地业。在分配的过程中,神记录了一些事,借着这些事指出承受与享用的经历,也可以说是条件。承受是一件事,能享用是另外一件事。在正常的情形下,承受与享用应当是调和在一起,不会发生难处。但在不正常的情形下,承受了的却不能享用所承受的,或是在享用中却得不到该有的丰富。这一些都在向我们发出警告,叫我们必须学会越过一切眼见的环境,单单在信心中去承受并享用神的应许,这是得胜者该有的操练。

  专心跟从耶和华是承受产业的条件

  提到分地承受产业,圣灵立刻就说到犹大支派。说到了犹大支派的时候,就记录下迦勒得地的事。圣灵这样作记录,似乎隐约的说出在以色列中,犹大支派是为首的。这与犹大承受长子的名分一事很有关系。但最重要的还是在指出迦勒得地的经历,因为迦勒的经历向人启示了得胜者的道路和结局。在本书的起首,神给约书亚的呼召是要他“刚强壮胆”,这个呼召实际是得胜者的呼召。话是向约书亚说的,实际是向以色列全体说的。神实在愿意看到全体以色列人都作得胜者,因为只有得胜者才能承受完全的产业。

  迦勒实在是一个得胜者。四十多年前,在加低斯巴尼亚,只有约书亚和他坚持要行在神的引导中。四十多年后,他还能说,“看哪,现今我八十五岁了,我还是强壮,像摩西打发我去的那天一样。无论是争战,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时如何,现在还是如何。”(十四1011)旷野飘流的生活没有使他埋怨神,也没有使他失去当初对神的跟从,他仍然是紧紧的抓住神说的话。所以圣灵给他见证说,“所以希伯仑作了基尼洗族耶孚尼的儿子迦勒的产业,直到今日。因为他专心跟从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十四14

  希伯仑是大卫起首作王的地方。他是合神心意的王。神给他的应许是他的宝座是存到永远,这应许就应验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身上。迦勒得了希伯仑为产业,是根据神的应许(参十四12)。希伯仑的意思是“朋友”,是当日神称亚伯拉罕为朋友的地方,又是作王之地。“希伯仑从前名叫基列亚巴。亚巴是亚衲族中最尊大的人。”(十四15)迦勒得了这地,不正是说出了他因为与神的联结,对付了人以为不能战胜的亚衲族人(难处),使希伯仑成了作王之地。这是得胜者的历史,是跟从神的人的好榜样。主在祂的教会中也是不住的呼召得胜者,主也是巴不得全教会都成为得胜者。但是只有听见主的话,又毫无保留的跟从主的人,才能成为得胜者。我们千万要记紧,只有得胜者才能承受完全的产业,就是作王的产业,这是神给教会的应许中最顶尖的心意。

  拈阄所得之地

  九个半支派包括犹大和约瑟这两个半支派,他们得地都是根据拈阄而得的。只有在河东那两个半支派得地,是没有照着拈阄的原则来处理。所以从第十五章到十九章记载每个支派得地,都是留下相同的记录,“XX支派拈阄所得之地。”不单是支派用拈阄的方法分得地业,就是支派内的宗族也是以拈阄作分地的方法。因此在分地的记录上都留下“按着宗族拈阄所得之地”的记录。拈阄在当时是在信心支取神的原则下实行的。上面已经提说过,在新约的日子,圣灵来了,祂给人直接的引导,拈阄的方法就不在教会中使用了。

  怎么看见拈阄是信心的运用呢?我们不要忘记,以色列各个支派的人数是有很大的差别的。以男丁为计算的根据,在渡约但河以前的数点,人数最多的是犹大支派,共有七万六千五百人。人数最少的是西缅支派,只有二万二千二百人。那是三倍的差别。我们记得神这样的吩咐:“耶和华晓谕摩西说,你要按着人名的数目,将地分给这些人为业。人多的,你要把产业多分给他们,人少的,你要把产业少分给他们,要照被数的人数,把产业分给各人。虽是这样,还要拈阄分地。……要照产所拈的阄,看人数多,人数少,把产业分给他们。”(民二十六5256)按人数多少来分配产业是神说的,要拈阄来分配也是神说的,怎样能保证人数多的支派一定拈到大的地方呢?这是一个难题。

  问题的解决是在神的手里。话是神说的,祂就要使祂的话不落空。在人来说,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但在神的手中是不会有难成的事,因为在祂凡事都能。我们相信当犹大支派的族长伸出手来去拿阄的时候,神的手也同时伸出来,把最大的地段的阄放在犹大支派族长的手中。乌明和土陵的法则就是这样,马提亚接上作十二使徒之一也是这样。表面上是人的手在作,实际上是神的手在作。这就是信心原则的运用。得胜者就是那些实在相信神要照着祂的话行作万事,就单纯的照着神的话来跟从的人。他们的信心所结的果子,就是承受神所应许的作他们的产业。

  经过争战而实际承受产业

  地业经过在信心里作分配,交到各支派的手中。在名义上,各支派都得了地业,但实际上有许多的土地还是在敌人的手中。因此要实际享用地土,还要进行深一层的争战,要把实际的所有权,从点与线扩展到全面。

所以在分地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争战的记录。没有更深一层的争战,就不能实际享用所有权。要实际的享用所得到的应许,就必须进行深一层的争战。当日以色列承受应许是这样,现今我们享用神应许的丰富也是这样。没有经过争战,就没有条件享用丰富。

  争战的结果不是得胜就是失败。信心的争战也不例外。只是信心争战得胜的把握在乎依靠神。懂得依靠神的必定能得胜,得胜的也必承受地土。以色列人在深一层的争战中有得胜,也有失败。得胜的就承受了地土,失败的就承受不到地土,并且还留下了破口,不能享用到神所应许的安息与丰富。迦勒能享用神特别的应许(参十五13),因为他倚靠神在争战中得胜。俄陀聂能享用应许中的丰富(参十五1619),因为他也会倚靠神在争战中得胜。

  犹大人没有赶出住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参十五63),固然因为耶路撒冷不该是犹大支派去占取,但主要原因还不在此。我们且看看不能得胜的原因在那里。犹大支派没有尽灭迦南人,约瑟的子孙也没能完全赶出住那地的迦南人(参十六10,十七12)“约瑟的子孙说,那山地容不下我们,并且住平原的……人,都有铁车。”(十七16)只看难处,又不肯付代价,这才是争战不能得胜的主要原因。只看难处就是不看神,不肯付代价就是不顺从神,这样的人就不可能在争战中得胜,结果就是没有真正的承受。

  在更新的信心中再往前

  以色列人在迦南地最早分得地业的是犹大支派和约瑟支派。迦勒和约书亚分属这两个支派,但最早得地却不是因着他们两人,而是因着犹大所得的长子祝福,和约瑟所得的长子的名份。这两个支派(实际是两个半支派)所分得的地,都是以色列人所已经攻占之地。以色列人把会幕设立在以法莲地的示罗,这城和约书亚所得的亭拿西拉很接近。这时,“以色列中其余的七个支派,还没有分给他们地业。约书亚对以色列人说,耶和华你们列祖的神所赐给你们的地,你们耽延不去得,要到几时呢?你们每支派当选举三个人,我要打发他们去,他们就要起身走遍那地。……你们去走遍那地,画明地势,就回到我这里来,我要在示罗这里耶和华面前,为你们拈阄。……”(十八28)这是他们祖宗亚伯兰接受迦南地的应许的脚踪,要付代价去得地,也要在信心中去接受。

  地还没有攻取,但是因为神已经这样说了,他们就在信心中去接受,如同已经攻取了一样。不单是在信心中接受,也进一步在信心中去走遍那地,画明地势,如同是自己的地业一样。我们不要忘记,那时这些地方还是在敌人的手上。在那种敌对的气氛中进入敌境,那是危险的动作,还要画明地势,就更惹动敌人的注意。这样的进入敌境,不仅是需要勇气,更需要信心。这事本身就是一个信心的考验,在信心里面勇敢的向前行,这样才能完全的承受地土。

  画明地势是个重要的关键。用现今的话语来表达,就是明确的了解应许的内容。迦南称为流奶与蜜之地,但实际是怎样,就需要去查察,并作出记录。这样掌握了应许的内容,付代价去得着这应许就更有把握了。在新约的应许中,神把祂一切的丰富都在基督里赏赐给我们,我们必须要竭力的追求认识我们的主的所是,和祂的所作,叫我们在任何的境遇中,也不会失去信心,我们就是照着祂的应许往前行。

  在分地的事上一些带着启示的插曲

  在分地的过程中,发生了好些事情。我们对这些事情多加以注意,一定能发现这些似乎是小事的,却都是带着神的启示,预先说明了一些将来要发生的事。我们不以为这些是偶然发生的事,我们相信神要借着神子民在历史上所遇到的事向我们说话,叫我们明白祂的心意。

  1.都是神的儿子

  “玛拿西的元孙,玛吉的曾孙,基列的孙子,希弗的儿子西罗非哈,没有儿子,只有女儿,……他们来到祭司以利亚撒和嫩的儿子约书亚并众首领面前,说,耶和华曾吩咐摩西,在我们弟兄中分给我们产业。于是约书亚照耶和华所吩咐的,在他们伯叔中,把产业分给他们。”(十七34)这事在民数记中已经一再提起,(参民廿七17),如今是把这事实行。我们要留心的是,在一般的情形下,女儿是没有继承权的,西罗非哈的女儿们也不例外。只因西罗非哈没有儿子,而他又必须在以色列中留名,所以他的女儿就因此而有了承受产业的权利。虽然是女儿,但却站在儿子的地位上。

  这事并不是偶然发生的。神要借着这事向我们说出祂对人的心意。照着一般的情形说,我们在神面前都是罪人,男人女人都一样,只配给定罪,不配谈承受产业,因为我们都是与神无分无关的。因着神的救赎大恩,我们在祂儿子耶稣基督里,神赐给我们权柄作祂的儿女。是弟兄也好,是姊妹也好,这只是在肉身上的区别。但“你们因信基督耶稣,都是神的儿子。”(加三26)“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神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罗八17)因为我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罗八15)神越过我们肉身上性别的区别,叫我们在救恩中得了儿子的名分,与祂的独生子一同作后嗣,这是极大的恩典。祂承认我们是儿子,把天上属灵的基业赐给我们。

  2.在咒诅中仍旧沾上恩典

  “为西缅支派的人,按着宗族,拈出第二阄。他们所得的地业,是在犹大人地业中间,……是从犹大人地业中得来的。”(十九19)我们记得西缅在雅各临终前的预告中,与利未支派一样,“分居在雅各家里,散住在以色列中。”(参创四十九7)这是咒诅,说出他们得不着自己的产业。现在分地的时候,西缅支派确实是分到他们该有的一份,但他们的份是从犹大中分出来的。从土师记的记载中,我们好像看不见西缅支派确实的去攻取他们所分得的份,他们只是短暂的占有他们的份,他们散居在以色列中,又迁移到东边的西珥地(参代上四3943)以后到了犹大与以色列分成南北两国的时候,西缅支派是在北方的十个支派中,他们更失去了在所分到的地上所有的一切。雅各的预言还是应验在他们身上。

  但是值得留心的,迦南地本身就是应许的恩典。西缅虽是享用不到他们该得的份,但是他们还是活在迦南地,还是分沾着神恩典的丰富。他们虽是在咒诅的形式中经过,但是神没有把他们抛在恩典以外。这就是神对人的心意。在伊甸园堕落以后的人也好,现今在救恩中的人也好,他们若是有指望的,他们的指望就是建筑在神这一份怜悯人的心意上。

  3.但必作道上的蛇

  “但人的地界,越过原得的地界,因为但人上去攻取利善,用刀击杀城中的人,得了那城,住在其中,以他们先祖但的名,将利善改名为但。”(十九47)这事的经过,在土师记中有详尽的记载。他们不依靠神为能力,没有攻取他们分得的地,但他们却越界到北方去,掠取了神没有给他们的地,杀了神没有要毁灭的民。这些作为都是不服神权柄的表现,也是脱离作神见证的行动。

  雅各指着但支派的预言是这样的宣告,“但必判断他的民,作以色列支派之一。但必作道上的蛇,路中的虺,咬伤马蹄,使骑马的坠落于后。耶和华阿,我向来等候你的救恩。”(创四十九1618)这个宣告大大令人感到不寻常,查看启示录七章,十二支派中不再看见但支派的名字,而以利未支派加进来。究竟在大灾难期中,但支派发生了什么事呢?这实在是耐人寻味。虽然一般人都以为那时出现的假基督该是出于犹大支派,但既然称为“假基督”,那从但支派出来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不管怎样,这个不服权柄的支派在大灾难期中的动作,叫他们的祖宗雅各不能不“等候神的救恩”。

  还好,先知以西结在异象中,看到将来国度显现的时候,但支派还是在国度中有分于承受地业。是照着神的定规承受地业,不再是凭自己的力量去霸占地业。这也许是他们在灾难的磨炼中悔改。但肯定的是,神的信实纪念亚伯拉罕的约,也是神的怜悯纪念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子孙。

  4.得胜者是神心意中所等候要得着的

  分地的记录以约书亚得了亭拿西拉作结束,“这样,他们把地分完了。”(十九51)这时以色列人虽还没有完全得着迦南地,但神的心意已经在他们的信心中完成了。到了有一天,这信心的事实也要成为眼见的事实。在神的救赎计划中,祂为我们在基督里所存留的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也是照着这从信心进入眼见的次序来完成。现今不是在眼见中接受神的赏赐,到那日,现今在信心中所见到的都要成为眼见的事实。

  神的应许成了神的赏赐的经历是不会改变的。但我们留心以色列人在迦南地的承受地业的安排,我们会看到整个过程是由迦勒得地开始,由约书亚得地结束。这两个人是经历了出埃及又进到迦南的硕果仅有的人物,他们的经历就是得胜者的经历。这两个得胜者作为承受产业的开始和结束,很显然的说出了得胜者在神计划中的地位。神在祂的子民中所等候的,就是这些能圆满的作成神心意的得胜者。在每一个世代中,神就是要得着这样的得胜者。

  在迦南地的以色列人虽然都承受产业,但迦勒承受的是作王之地,约书亚所承受的是结果丰盛的地,(亭拿西拉的意思就是结果丰盛)是靠近设立神会幕的示罗,又是在宣告神祝福的基利心山地带。在属灵的意义上,他们所承受的都是神应许中的最丰富。现今在教会中,神仍然是等候得胜者。祂要借着他们来成全祂的计划,也要让他们享用并彰显基督最荣耀的丰富。巴不得读本书的人,都揭幕在神面前作个得胜者。── 王国显《你当刚强壮胆──约书亚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