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九章 刚强壮胆的得胜者

 

  以色列人已经在迦南地生活了。从出埃及到进迦南,足足经历了四十多年的日子,神在祂子民身上所作的定规,算是初步的完成了。争战虽还继续在进行,但承受产业已经在信心里完成,以色列人在享用神的应许这事上也成了眼见的事实。经过四十多年的飘流与争战生活,如今可以进到享用安息的地步,这是以色列人极大的欢欣与满足。

  九个半支派在迦南地承受产业的事安排妥当以后,那些早在河东承受产业的两个半支派的人,他们也该回家去。所以约书亚召了这两个半支派的人来,“对他们说,耶和华仆人摩西所吩咐你们的,你们都遵守了。我所吩咐你们的,你们也听从了。你们这许多日子,总没有撇离你们的弟兄,直到今日。并守了耶和华你们神所吩咐你们当守的。如今耶和华你们神照着祂所应许的,使你们弟兄得享平安,现在可以转回你们的帐棚,到耶和华的仆人摩西在约但河东所赐你们为业之地。”(二十二24)他们接受了约书亚的祝福就回去了。

  没有享用安息的争战

  在希伯来书第四章所记述的话中,我们明白了进迦南的实意是表明进入安息。虽然那进入安息的意义仍是一个预表,但那九个半支派却实实在在的进入了神的应许,也享用了神的应许。而回到河东的那两个半支派,虽然也有他们所想要得着的享用,他们在那里有可牧放牲畜的美地,他们可以与家人团聚,但是他们还是没有享用神的应许,也没有得着神起初所定规要给他们的产业。

  在争战中总会有伤亡,但进入迦南的争战除了在艾城一役中有伤亡的记录以外,其它的战役都没有伤亡的记录。也许在神为他们争战时,他们实在是没有伤亡,但是争战总得要付出时间和力量的代价。那两个半支派确实付出了争战的代价,也承受了争战中的艰苦,只是却没有享用到神的定规,也没有作成神的目的,更没有进到神应许的安息。我们不能从表面的现象来看他们的经历。或许有人以为他们是“为弟兄舍命”的好榜样,我们却绝不能这样看。我们必须要从达到神的目的这个焦点来着眼。没有达成神的目的,就是一个亏损。

  得了产业却没有得着安息

  回到河东的那两个半支派,他们确实是得了他们所想要的产业,但他们却没有得到安息。因为他们所得着的都不在神的应许里。不在主应许里的事物,都不能使人得到安息。人在属地的事物上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满足,但这些满足并不能带给人安息。我们记得主向人所发的呼召,人要得着安息,就必须到祂的面前来;人要得享安息,就必须跟着主的脚踪行走。所以一切在主以外的事物,都可以给人一定程度的满足,只是这样的满足也一定是没有带着安息的。

  那两个半支派回到河东地,立刻就感到不平安,眼见的满足也没有减低那种不安的感觉。他们看到约但河横亘在他们和在河西的九个半支派中间,这河把他们分隔在东边。这一个地理上的分隔,使他们感觉好像是给遗弃了,因为神的约柜在示罗,在河东没有神的帐幕,他们好像成了与神无分无关的人(参二十二2429)。这样的感觉使他们不安,也使他们恐惧。不安与恐惧都使人完全失去安息,在心思上背上了一个卸不下来的重担。

  为了除去这个对安息的威胁,这两个半支派的人,“到了靠近约但河的一带迦南地,就在约但河那里,筑了一座坛。”(廿二10)他们要用这一个坛来证明他们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子孙,是神所拣选的以色列人。这个筑坛的动作显露了他们里面的不安,也显露了他们心里的恐惧。他们确实是得着了物质上的丰富,但他们也明显的失去了心灵上的安息。在他们的经历上,我们可以更领会,“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诗十六4

  制造在弟兄中间的难处

  为了解除心里的不安,河东的两个半支派为自己筑了一个坛。这坛有没有使他们恢复安息的果效,圣灵没有给我们留下记录,但却记录下了一个更大的困扰。事实上,要用人的办法来解决属灵的难处,那是走不通的死胡同。从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要实际的卸下属灵的重担,只有回转到神的心意去,才能恢复里面的平静与安息。要用别的方法来减轻难处,结果是使原有的难处更重,更复杂。

  河西的九个半支派听说住在河东的人筑了一座坛,“全会众一听见,就聚集在示罗,要上去攻打他们。”(廿二12)这些有过在旷野漂流经历的人,他们对筑坛的事产生了极激烈的反应。他们回想在旷野漂流的日子,就认定那两个半支派不再跟从耶和华,所以就大兴问罪之师。弟兄们中间的内战临近爆发的边沿,这一个难处闹大了。若不是以色列人在动手前差派人去了解实情,这一次莫名其妙的仗是打定了。

  不走在主的道路上,不单是给自已制造难处,也同时给弟兄们制造难处,叫神的见证大受伤害。人以为美的事常是阻挡神的;注重了眼见的好处,就忽视了神的心意。两个半支派当日所作的,在历代属神的人中间也不停的出现。个人受亏损还算是小事,给神的儿女制造难处而打岔神计划的成就,那才是真的大事。像这两个半支派的人,本该是在神的心意中作得胜者,就因着看重眼见的事物,而轻看神的定意,结果不仅是失去得胜者的赏赐,并且也成了弟兄们的难处。

  活在自我陶醉的无知里

  在河东的以色列人把他们筑坛的心意告诉了九个半支派的人,说他们不是偏离神,乃是要为着他们的子孙给以色列人承认并接纳,所以筑这个坛作为见证。“祭司非尼哈与会中的首领,就是与他同来以色列军中的统领,听见流便人、迦得人、玛拿西人所说的话,就都以为美。”(廿二30)以色列人也以为美,一场临近爆发的战争就平息了。“流便人、迦得人,给坛起名叫证坛。意思说,这坛在我们中间证明耶和华是神。”(廿二34)迫近眉睫的难处是暂时过去了,但难处是不是就因而解决了呢?

  我们先来注意圣灵的记录,中文圣经的“证坛”这两个字旁是有“……”作记号的,说明这两个字是外加上去的,在原文是没有的。这一点就让我们明白,这名字的含意虽好,但神却没有接受。所以圣灵只记录了起名的事,却不记录那名字叫什么。这是很严肃的一点,因为神与人的关系并不依存在人的保证上,神只看人里面的实际。人在外面作的,并没有给人加添什么保证。人在神面前所站的地位不对了,人再作一些什么,也不能改变他们在神面前的光景。不对的人总作不出对的事来,正如苦水的泉源流不出甜水来一样。

  在河东的以色列人,既然不看重神应许的心意,也就不会看重神的自已。所以筑一个坛来作见证,这只不过是个自我陶醉的动作。他们幻想自己是神的见证人,是神的子民,但事实上在他们的心里却没有神的地位。所以这坛只给他们陶醉,让他们在神面前迷失,至于他们所想要得到的正面作用,一点也显不出来。我们看历代志上第五章2526节,就看到“他们得罪了他们列祖的神,随从那地之民的神行邪淫。”神就让他们给亚述人掳去。他们是最早给掳走的,比北方的以色列国被掳还要早得多。那坛没有给他们加添什么。人在外面所作的一切,只能给人陶醉在自已里,绝不能使人在神面前由不对转变为对。

  刚强壮胆的得胜者

  “你当刚强壮胆,因为你必使这百姓承受那地为业,就是我向他们列祖起誓赐给他们的地。”(一6)对于约书亚来说,神起初呼召他的时刻所给他的吩咐,他可以说已经完全作好了,他可以坦然向神交账了。我们记得以弗所书上的话是这样说:“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弗六13)有一些人根本就没有“成就了一切”,有一些人是成就了一切,但是人却没能站住。神不单要人成就一切,并且也要人继续的站立。约书亚确实是神所要的得胜者,他实在是成就了神所要作的,并且也站立得住。

  从神永远的旨意来看,以色列人不单要离开埃及,也要进入迦南,更要永远承受迦南,因为神选中他们作背负神见证的人。埃及已经出了,迦南也已经进了,只是永远承受迦南就得付代价去遵守神的律法,持守神的见证。神不是只要一个约书亚作得胜者,祂愿意所有给选召的人都作得胜者。所以神使用了约书亚领以色列人进了迦南,也承受了产业,神继续的使用他去维持以色列人不离开见证的地位。

  以色列人中的暗流

  “耶和华使以色列人安静,不与四围的一切仇敌争战,已经多日。”(廿三1)外面的环境是平静的,又是蒙福的。但是在以色列人中间却已经出现了暗流。这时年迈的约书亚召集了以色列人的长老、族长、审判官,并官长来到他那里,对他们说劝勉的话,让他们回想过去神为他们所作的一切事,好把以色列人的心思,钉牢在神的身上,使他们不至走上偏离神的路,免得神在他们中间把祝福变成咒诅。

  约书亚早就看出在以色列人中间已经出现了偏离神的路的迹象。虽然这些迹象还没有公然的显露,以色列人在外表还是敬畏神,但是他们能容忍一些神不能接受的事,这就不能因表面的敬畏神而忽略对神心意的偏离。所以当以色列人表明要事奉耶和华的时候,约书亚一再的向他们说了这样的话。“现在你们要敬畏耶和华,诚心实意的事奉祂。将你们列祖在大河那边和在埃及所事奉的神除掉,去事奉耶和华。”(廿四14)“你们不能事奉耶和华。因为祂是圣洁的神,是忌邪的神,必不赦免你们的过犯罪恶。……你们现在要除掉你们中间的外邦神,专心归向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廿四1923)这些话就指出了隐藏在以色列人敬畏神的外貌下的偏离。

  隐藏着对神的偏离不是偶发的,它在以色列人中有着深远的渊源。“在大河那边的神”就是巴比伦地区的神,那是偶像的发源地。巴比伦地区的神进到以色列中间,埃及的假神也没有在出埃及的时候除掉,神的作为在以色列人中是那样的明显,但他们却没有办法脱得掉,外邦神就像阴魂不散的缠着他们。河东的两个半支派不重视神的应许,河西的九个半支派不重视神的自己。不管是在那一方面表现出来,这一股偏离神的暗流已经在神的百姓中涌流。

  维持活在神的见证中是何等严肃的争战,比进迦南的争战还要诡秘。人天然的倾向就是要背离神,以色列人是这样,神的教会也是这样。若是循着天然的倾向行走,早晚都会摘下敬畏神的假面具,公然的离弃神。在属灵的争战中,这一股敌对神的暗流一直在涌流,只要属神的人稍一不儆醒,这暗流就会把人冲倒,叫人从神的见证上滑落。

  站立得住的秘诀——细数神的所作

  约书亚一生的路程快要走到终点了。那些日子虽是满布属灵的暗流,但这一位得胜者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他依然是坚强的站在神那一边,没有什么事物可以叫他在神面前退去。他起初是怎样的拣选神的道路,在快到路程的终点时,他还是一样的拣选神的道路。他起初是如何的向往神的见证,他在末了的日子仍旧是一样的向往神的见证。作为一个属灵的领袖,约书亚不单自己守住该站的地位,他也念念不忘的劝勉神的百姓要守住在神面前该站的地位。

  在约书亚的里面有一个强而有劲的力量,这力量不住的带动他要朝着神的方向往前行。这力量是建基在神的应许和律法上,也就是建基在神的话语上。他抓紧神的话语作奔走的方向,也是以神的话语作跟随的目的,更是以神的话语作学习敬畏神的内容。在廿三至廿四章里,约书亚对以色列的首领们说的话,大部份是在数说神如何在他们中间作工。从亚伯拉罕被召时开始,一直细数到他向众人说话的日子。在他里面充满的是神的作为,在他的记忆中全是神在他们中间怎样作工。

  细数神的作为,很自然的叫人领会两件重要的事:一是神的恩典,另外的一件就是神的计划,也可以说是神的目的。当人看明了神的作为,他一定看见自己的不配,也一定明白一切都是神在恩典中作成。离开了神,人就一事无成。在看明了神的作为,人也同时会明白神在人身上的计划,祂不是只叫人在今生的日子里蒙恩,祂也要人在祂永远的荣耀中作祂荣耀丰富的彰显。他更能体会神要得着个人来荣耀祂,祂同时要得着一个团体人(旧约时是以色列,新约时是教会)来成就祂的旨意。

  人看见了神的所是,就不能自禁的爱慕祂;人明白了神的所作,也是不能自禁的跟随祂。细数神的作为,人才能有把握的认识神的所是和所作。约书亚是会细数神作为的人,所以他认识神的所是和所作,因此他能坚强的站住在神一边。人是十分善忘的,连神明显的作为也会忘记,以至人在神面前有胆量放肆。只是一个爱慕追求作得胜者的人,他必然是时刻细数神的作为。从细数中认定自己的不配,也肯定了神的所是,以神自己为跟随的方向,也以神自己作跟随的目的与道路。

  正确的生活目的——事奉神

  明白了神的自己和祂的心意,人就有了正确的生活目的和态度。以色列人被召出埃及的时候,神已经说得很清楚。神对摩西说,“我必与你同在,你将百姓从埃及领出来之后,你们必在这山上事奉我。”(出三12)神三番四次的借着摩西向法老宣告说,“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出八120。九113)从出埃及开始,约书亚就明白了,也经历了,他们被召出埃及的目的乃是为了事奉神。在进迦南的经历中,他更领会了神是配在人中间得着事奉。所以他确定了他生活的目的是事奉神,他生活的态度也是事奉神,一切都是为了事奉神。因此在顺遂的日子,他事奉神。在不顺遂的日子里,他仍然是事奉神。得胜者的心思就是人活着的目的乃是事奉神。

  约书亚看准了事奉神是真正蒙福的路,所以他自己以事奉神为生活的目的,也带领他全家以事奉神为生活的目的。他明明的向以色列的百姓说,“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廿四15)百姓要不要事奉耶和华都不能影响他向着神的拣选。只有认定神是配得事奉的人,才能超脱出环境的影响,专心的以事奉神作生活的目的。得着人的同情和赞赏,他固然是事奉神,就是人的反对和践踏接踵而来,他仍然不离开事奉神的路。这是约书亚的见证,也是得胜者的见证。

  事奉神乃是照着神所喜悦的去作成神所要得着的。所以简单而具体的说,事奉神的实际乃是事奉神的旨意,把祂的旨意实行出来。在约书亚的日子,神永远的旨意还没有完全的启示出来,那时他们不能像现今的我们对神的计划有那么清楚的启示。但是神要在迦南地建立以色列作“祭司的国度”,约书亚是领会的。所以那时的约书亚把他的家,也要把以色列人,都带到事奉神的实际里去,让神把以色列建立成“祭司的国度”。他这样作就是事奉神的旨意,也就是事奉神。

  用新约的话来解说约书亚事奉神的见证,就是基督徒全身全心投入神永远的计划。神要在全地显明祂的国度,祂也要更进一步的在宇宙中彰显祂的荣耀和丰富,权柄与智慧,能力并尊贵,就是在新天新地中把新耶路撒冷显出来。这新耶路撒冷就是现今在地上的教会事奉神的结晶。这结晶不单是将来在永世里作神荣美的自己的彰显,也是现今神永远的计划成全的关键。因此追求站在得胜者的地位上去事奉神的人,就该全心全身全意的投入神要建立基督身体的定意里。── 王国显《你当刚强壮胆──约书亚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