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讲 攻打耶利哥(肉体的情欲)

 

 读经——约书亚第六章

  耶利哥城象征什么?乃象征肉体的情欲。主耶稣曾设过一个比喻,说:有一个人从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强盗手中。那个人比喻我们,耶路撒冷比喻天上的福气,耶利哥比喻肉体的情欲。合而言之,我们从高尚的环境落在卑污的环境里,必会遭遇危险。许多人以为过了约但河,便没有战争,谁知战争更烈,照样,我们虽与基督同钉死,然而战争并不结束,乃正在开展着。

  以色列人得胜三十一个王以后,亦不能说战争没有了,不过以后战争比较容易得多。

  我们的旧人虽死,但前面仍有许多仇敌,故当时常警备着,靠赖主不要怕的。

  耶利哥的战争是不能少的。因为魔鬼常用世界的荣华,声色,货利等,引诱我们的情欲。肉体存在一日,则有一日战争,只有肉体没有后,战争才得停息。

  各人在经验上皆可证明,得救之后,还有战争,不止普通信徒,连传道人也常有因世界而跌倒。世界最能引诱人的,亚干的故事,我们最当引为殷鉴。

  我们之中还有人心目中有世界存在否?许多信徒什么奋兴会,培灵会都赴过,而世界的心还未除去。还望在世上为一有钱有势的人,可能享受世界一切幸福。

  假若神寻找世界,在什么地方找到世界?在信徒心里必定可以找到。假若神寻找信徒,在什么地方找到信徒?在世界里必定可以找到信徒。因为世界在许多信徒里面,有许多信徒也在世界里面,这是信徒和世界联婚的情形。

  因之,耶利哥城势非打倒不可,昔日亚当失败在那里,亚干失败亦在那里,许多人的失败都是在那里。

  约翰一书二章十五,十六节:“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上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爱世界则不能爱神,这是自然的,故约但过了以后,第一件事是攻打耶利哥城。耶利哥城攻陷以后,神不许人重复建筑,“当时约书亚叫众人起誓说:有兴起重修这耶利哥城的人,当在耶和华面前受咒诅。他立根基的时候,必丧长子,安门的时候,必丧幼子。(书六章廿六节)

  以色列人怎样攻打耶利哥城?不是用飞机,炸弹,大],……神叫他们用一个奇特的方法,那方法是叫一切兵丁围绕那城,一日围绕一次,六日都要这样行。七个祭司要拿七个羊角,走在约柜前,到第七日要绕七次,祭司也要吹角。他们吹的角声拖长,你们听见角声,众百姓要大声呼喊,城墙就必塌陷,各人都要往前直上。

  以色列人知道这城为当灭之城,其中的物,自为当灭之物,不可取。这是教训信徒如何与世界打仗。信徒与世界打仗,亦以色列人与耶利哥打仗一般不必用枪],乃只凭信心,眼看那城,常想牠不久必倾倒,其中所有的一切,均为当灭之物。当灭之物,不止声色货利,连所谓物质文明,都不能长久,须要过去。抱这样的世界观,则断不致为世界所胜。

  在我十余年信主的过程中,多少时候世界之门向我开着,而且开得很大,其引诱力不可说不强。但我常想世界是暂时的,其中的一切,皆为当灭之物,只有神是永琲滿A感谢主,我终于得胜了。你们也可以用这秘诀去得胜世界,对付这当灭之城。

  圣经记载有许多人对世界打仗终于失败的。亚干在当灭之物上,起了贪念,这区区的一件美好的衣服,二百客舍勒银子,一条重五十客舍勒的金子,而致失败了,且一败而涂地。

  罗得也在这当灭的城——所多马——里跌倒,他看所多玛城的一切,都是可爱,遂搬到那里居住。他爱世界,还以为是爱神,诿说将在所多玛城为主作见证,引城里的人悔改。许多人像罗得说要走进世界里发财,然后把财献给神,推广神的工夫,这些都是掩饰欺哄的话。

  记得创世记十四章那里记载四王与五王打仗的事,先是四王得胜,把所多玛和蛾摩拉所有的财物,并一切的粮食,都掳掠去了,又把住在所多玛城的罗得及其财物,也掠掳一空。当日亚伯兰得闻这个消息,乃率领自己的家丁反攻杀败四王,夺回所有的财物,也救回罗得。所多玛王等非常感激,亲自郊近,想请亚伯兰做官,亚伯兰力辞,想那时罗得必想毛遂自荐。后来罗得果然坐在所多城的门口,这是罗得做所多玛的官的凭据,罗得满以为他一旦高居官位,可以有权力使居民拜神,那知毫无效果,连他的亲婿也不随从他,倒讥笑他。可见罗得因贪爱世界,迁居所多玛城,一生在城里所做的工夫,尽如草木,禾稓为火焚烧,存留不住。一个得救的信徒像罗得的贪爱世界,最后的结果,恐怕都是如此。

  还有一个贪爱世界的信徒,名叫底马的,保罗在提摩太后书记着:“因为底马贪爱现今的世界,就离弃我往帖撒罗尼迦去了。”(提后四章九节。)底马离弃保罗到帖撒罗尼迦,做什么,圣经没有记载,太约是经商去,或升官去,但底马所得的是什么?嬴得历史上的臭名而已。圣经说:“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书二章十七节)

  假若有钱到底放在那里?世上没有好好安置的地方,买田,买屋,放在银行,存贮法币,……都不很可靠,世界什么时候有打仗,不得而知,在世上虽有几文钱,亦不是稳妥。主再来时,要赎回那些不属世界的人。凡心在世界,扎根在地上的人,主虽要提他们,也提不得,拉不动。

  信徒生在世上,但不可扎根在世上,对世界当持无可无不可的态度,无论什么环境都可以,不要追求世界暂时的利益,当竭力追求神国的好处。

  神在昔劝老底嘉教会,要买眼药搽眼睛,因为他是近视,看不见远的大的,常想到眼前暂时的事物,如吃什么?穿什么?住什么?至于将来的事情,神的丰富,天上的福乐,……他皆看不清楚。这样的灵眼是有毛病,非得主医治他不可。

  耶利哥城不倾倒,迦南地不得为永远的产业。照样,爱世界的人,永不能享受天上美好,属灵,平安,喜乐的基督生活。── 何守瑛《信徒灵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