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士师记第五章

 

底波拉之歌(五1-31

(一)

底波拉之歌美妙感人,但很难理解。一位现代释经学者这样说:‘研究底波拉之歌的一份目录,读起来就像是从事圣经的名人录研究。’有一大堆的尖锐问题仍没有解答,仍在争论中,其中有百分七十的经文主词,主要的意义仍混淆不清。这是说即使懂得多少希伯来文的人,对于英译本之间存在着那么大的差异,也会感到惊奇。讨论本章必须依照下面两种路线进行,一是非常仔细而且有技巧,一是简略地且局限于经文所清楚指出的特点。笔者特别介绍索金(Soggin)的释义(旧约全集79-101页),作为仔细研究之参考。依照他的办法,标准修订本五至八节有四种可行的译法。(编按:我们附加上中文和合本的译文供比较对照):

五节:标准修订本译:"you Sinai"意是‘西乃的他’或‘西乃的耶和华’(后面加逗号)

中译:‘西乃山见耶和华’

六节:标准修订本译:"the day of Jael"意是‘负轭的日子’

中译:‘雅亿的日子’

七节:标准修订本译:"the peasantry ceased"意是‘领导阶层停职’

中译:‘官长停职’

八节:标准修订本译:"When new gods were chosen"意是‘神选新子民’

中译:‘以色列人选择新神’

(一)

我必须强调的第一点是这是信仰之歌,不合祭礼中使用。它歌颂神的作为,但不是属于圣所用的。在崇拜中,颂赞是重要的圣经传统;这种颂赞大量出现于诗篇。但这首胜利之歌起源于我们通常称为‘市场的地方’,是用来对广大民众朗读的(3节),且必须是在人批集合之处重复诵读,有充分的时间,例如在水泉边,人批之中有音乐家或吟游诗人(11节)。更适用的是作为旅行者的故事资料,无论他们是骑马或步行而来的(10节),因触发战争的中心问题都涉及公路。

此歌属于宗教民谣之类,歌中的人物都是超人性的。至于开头部分,也不仅是仪式上的回顾:

‘耶和华啊,你从西珥出来,

由以东地行走,那时地震天漏,云也落雨。

山见耶和华的面就震动,

西乃山见耶和华以色列神的面也是如此。’(士五4-5

耶和华不仅是昔日的,也是今日的神。从五章二十至廿一节的字句里,我们看到神的手在其中运行:

‘星宿从天上争战,从其轨道攻击西西拉,

基顺古河,把敌人冲没;我的灵阿,应当努力前行。’

(古人相信星辰是雨水的源头。)

(三)

从人类战斗者的观点看,这是迦南地诸王(19节)与‘耶和华之民’(1113节)的战争。在本章开头,充满了信心的歌序(3节)呼求君王与王子侧耳聆听。底波拉对耶和华的颂歌,也是唱给他们听的。颂歌的内容几乎全是提及耶和华与他子民一同努力;对方的事只是简略提及:

‘君王都来争战,那时迦南诸王

在米吉多水旁的他纳争战,却未得掳掠银钱。’(19节)

那时壮马驰驱、踢跳、奔腾。(22节)

‘耶和华啊,愿你的仇敌都这样灭亡……’(31节上)

迦南诸王在神面前算不了什么。他们应该留心听,但他们在故事中占极少成分。我们留意到这一点在约书亚记中出现不只一次。

以色列中一些心里有诸多非难的支派,如流便与基列,但与亚设(15-17节),他们原应对此呼召作响应的,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会集在一起的就不止西布伦人与拿弗他利人(18节),令人感兴趣的是,只是这两支派的名字列在第四章。此歌也称赞以法莲与便雅悯、玛吉与以萨迦(13-15上节)。全段中提过十个以色列‘支派’,它们大多数为人所熟知,但其中有些与十二‘支派’的标准名单不同:玛吉与基列取代了玛拿西与迦得。底波拉之歌对于我们重新组织以色列的初期历史或许有帮助;但要对它加以衡量则不容易。

米罗斯的名字(23节)格外含糊不清。圣经没有其它地方提及此名字。我们甚至不知道这里的居民是不是以色列人。笔者认为不是,因为在计算受奖与受责的以色列人时,他们被分开,而且紧随在他们后面便提及基尼人希百之妻。无论他们是否以色列人,他们必定是‘来帮助耶和华,来帮助耶和华攻击勇士。’此歌与圣经的许多传统方式一样,将神放在地上君王对立的地位,将他放在弱者一边来对付强权。面对这种挣扎时,根本就不在乎你是谁,你的亲戚是谁,你一向支持什么党派,或者是不是教会会友。但如果你不是助弱除强,你便受咒诅。希百的妻并非以色列人,只因她不采取局外人的身分,不只做个好的女主人,也蒙了祝福。

(四)

妇女在底波拉之歌里,与在第四章一样,负了重要的使命。基尼人雅亿因手持木锤使她‘比众妇人多得福气’(24节)。再读第七节:

以色列中的官长停职,

直到我底波拉兴起,

等我兴起作以色列的母。

此歌的结尾,类似苏格兰的边界民谣,以娓娓感人作为结束,它谈及西西拉尊贵的母亲为了他迟迟未归,而在家里寻找骄傲的理由(29-30节)。这是女人对女人的微妙写照。但是追根究底,她是个敌人,任何感情都在最后的简洁祷文中断了(31节)。──《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