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士师记第十三章

 

参孙的出生(十三1-25

(一)

耶和华的使者预言耶稣的诞生和起名是众所周知的事,但不是圣经中惟一的预示。即使在马太与路加两本福音书里,就有两个属于不同传统的说法,一处是记载一位没有指出名字的使者,在约瑟梦中向他显现;另一处的记载是天使加百列奉命对马利亚传话。在旧约圣经里,预告参孙的出生与另外两段经文有密切的连系,一是创世记十六章七至十三节记载夏甲遇见耶和华的使者;一是以赛亚所说有关以马内利的兆头(七10-17)。

常有人说参孙是士师记里面最不讨人喜欢的人物。他的粗暴胡闹行为是否适合于领导以色列人?他是否贬低了神权的概念?人们也注意到吵吵闹闹的参孙,经常成为较有理性的撒母耳的陪衬,他们都是由不怀孕的母亲所生。可能引起争论的,是论到参孙的四章经文,与全书其它部分的连系不够紧凑。这里开头的典型按语(十三1),是说以色列人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而被交在非利士人手中,结尾是重复地说他作以色列的士师二十年(十五20;十六31)。

这些观点有一定的力量。但不可以认为综合这些观点,参孙故事可以成为二至十二章主流传统的一个不紧凑附加部分。书中谈参孙的事较其它人物多。无可否认的他是比大众读物所描述的民间英雄人物更伟大,有赫丘勒(Hercules,他是希腊神话的大力士。又译作赫尔克里士──编者注)一样冗长的英雄业绩,甚至更多。继底波拉、巴力、雅亿、‘砍伐者’基甸,有问题的亚比米勒,冲动而且激烈的耶弗他之后,参孙是一个有个性的人。如果他不符合我们的有恩赐作领袖的标准,又如果他不适合作以色列的领导人,那么我们就要改变我们的神赐恩给人的概念,并问一个更广泛的问题:到底整个士师传统里是否珍藏着‘合适的’领袖模范。介绍参孙时代的冗长导言(士十三章)至少向我们指出这里有一位是我们所期望的。

(二)

正像通常所见到的以技巧的叙述去宣扬已有的传统那样,这一章的兴趣和有意义,是在于与惯见的形式相区别的这一点上。一般来说,直接跟着‘你必怀孕生一个儿子’的句子之后,必定立刻指示孩子的名字及起名的原因,例如以实马利,以马内利或耶稣。但是参孙的情形不同,强调点是在他的拿细耳人身分,其中可能有各种不同的原因。宗教骨骼的隐蔽不为外人所知可能是原因之一。参孙的名字在希伯来文是Shimshon‘阳光普照’的意思,与‘太阳’:Shimesh一词有关。而琐拉与以实陶(十三25)都很靠近‘太阳庙(或屋)’。很可能当参孙的伟大功绩传开时,这些荣耀是归于太阳神,而不归耶和华。也许是解释他的名字无法不引起宗教上的尴尬场面。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而且有趣的,耶和华的使者不为他起名,却说明他的拿细耳的身分(4-5节)。本章两次要母亲代替他许愿以强调其重要性(713-14节)。我故意用‘许愿’一词,因为拿细耳一词源自希伯来文的‘根’nzr是‘许愿’ndr的另一形式。与耶弗他粗心大意的许愿而令他丧失女儿(士十一章)比较,这是另一种形式的许愿──是起源于耶和华自己。这样重复一句:参孙是一位能肩负重责的人物。

(三)

有关报讯场面的另一有趣方面,是玛挪亚与妻子跟耶和华使者交谈的方式;而使者的样貌也与第六章与基甸谈话的使者很相像。他们对使者的角色和身分逐渐增长的感激,圣经也有适当的描述。玛挪亚的妻子最初说他是‘神人’(6节),这个名称常见于旧约圣经,可以不严格地称呼在‘先知’的上下文中。她当对方是神的人性的使者,但有一点不同,就是相貌如神性使者的相貌;因此令她感到不安,以致她也没有跟他随意攀谈:‘我没有问他从那里来,他也没有将他的名告诉我’。

虽然我们用‘玛挪亚与妻子’的典型说法,其实这妇人──就像许多我们认识的某某太太一样──是以更强烈及更有兴趣的姿态出现。玛挪亚很小心祈求神再差遣那神人回来(8节)。也许是他想悄悄地查明这位与妻子谈及生育儿女的客人可不可靠吗?他的祈求获准之后,他便跟着他的妻子走(11节);但是,当他为了得到证实资料而提出自己的问题时(12节),那位使者很礼貌的回答他已将他们应该知道(13-14节)告诉玛挪亚夫人了。等到玛挪亚改变了款留客人而用献祭方式的时候,使者在坛上的火焰中升上去不见了(以15-21节与士六19-21作比较),玛挪亚才知道跟他谈话的是谁。他的妻子,按第六节指出,已知道真象。读了这章似乎证实了常识令人头脑清醒,而这位妻子就是利用这点常识去镇定他因为看见神必死的惶恐心情(22节):‘耶和华若要杀我们,必不从我们手里收纳燔祭和素祭,并不将这一切事指示我们,今日也不将这些话告诉我们’(23节)。一位多么明白事理的母亲,她求耶和华赐福与儿子且用灵去感动他。──《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