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二课

 

第二十九课  撒母耳记上  之二

 

题示:由第八章至书末,仔细地重读一遍。

 

       当一个人失去控制,尽管是短短的一刹那间,你都可以从他尽力要表现自己或隐藏自己而更深入地认识他。这是那一直潜伏在他里面的自我意识显露的时间,过后,他可能会道歉,说他不是有意如此的,但事实上,他一定惊奇自己会把心中一直思想着的事情,现在竟会用言语表达了出来。扫罗就是如此,他从未曾如此说过,将来也肯定不会,但这句话却缠在他胸臆间不少时候了我是胡涂人。人只要还会动脑根去想,他就不能逃避那赤裸裸的自我的真相;他或许弄点花样来骗骗人,甚至愚蠢到一地步以为可以逃避神,却从来不能欺骗自己。当我们情绪起了波动,或是紧张,或是沮丧,他就会把那盘据于胸臆间的思想说出来。

       那夜,扫罗睡得很熟,圣经说耶和华使他们沉沉的睡了。直到大卫在对面山头向他呼喊,他才醒过来;醒来之后,他变得异常清醒与惊觉,没有宿醉,也不再昏睡,周遭的事物都是清清楚楚的,一点也不含糊,就如我们睡醒过来那一刹那。他立刻明白了,就说:[我是胡涂人,大错特错了这就是他的故事。

 

                                摩根(G. Campbell  Morgan

 

    如上所述,撒母耳记上是记载以色列人怎样由神权统治过渡至君王统治的,我们不要忘记全本圣经的信息,这个关键非要牢记不可。我们也说过,撒母耳记是绕着三个重要人物来写的撒母耳,扫罗,大卫。我们已经看过最后一位士师,撒母耳一生最重要的贡献,现在要看以色列人第一位君王,扫罗的生平了,但之前,我们仍要说说以色列人是怎样由士师而递嬗至列王这一节。

 

由士师递嬗至列王

 

要求

 

    扼要言之,这转变是出于民众的执意要求的,第八章便记载着这件事情,第四、五节说:以色列的长老都聚集,来到拉玛见撒母耳,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你儿子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列国一样。杰多博士(DrKitto)说得好:他们这个要求不是出于无知或受乌合之众的蒙蔽,乃是出于以色列长老们的决策。因着长老们的年事及国中的地位,他们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们不是一时冲动,所以便向撒母耳提出那要求,乃是经过开会商讨,达成协议,才向先知撒母耳提出要求。无可否认,他们采取那步骤之前,一定经过深思熟虑才下决定的。

    他们向撒母耳提出要求时的态度,是很有分寸的,他们没有表示对撒母耳个人的不满,只是说明他年事已高,他儿子又不守常规,所以就希望他仍在生的时间,可以把政府纳入常轨,借着撒母耳的威望来选拔一人,治理他们。不错,他们曾经计划周详,又作得很有分寸,只可惜他们仍是错了;错是错在他们的眼目又再一次的转离神,如斯重要的一个决定,他们竟可以不祷告,不求问神就作出来!他们在拉玛聚集开会,却不是开祷告会!结果,他们走的是离开神的一步,而不是亲近神的一步,不信的恶心啊,你的奴仆何竟是委员会的群议!今天教会及教会机构中,什么委员会委实太多了,多到一地步神总找不着机会表明一下他的意见!

 

反应

 

    撒母耳的反应记在第六节:撒母耳不喜悦他们说:立一个王治理我们,他就祷告耶和华。神的回应是:百姓向你说的一切话,你只管依从,因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现在他们向你所行的,是照他们素来所行的,故此你要依从他们的话;只是当警戒他们,告诉他们将来那王怎样管辖他们。撒母耳就依着耶和华所吩咐的,警告他们(1018),只是他们不肯听,十九节说:百姓竟不肯听撒母耳的话,说:不然,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本来是要求的,现在成了命令!神再对撒母耳说,你只管依从他们的话,为他们立王。(22节)

    我们要留意这事件中三个重要的因素:

   1)外在的原因是撒母耳的儿子的败行。

   2)内在的动机是以色列人想向外邦人看齐。

   3)更深的原因是以色列人已经厌弃了神的管治,那才是严重的。

    神特别向撒母耳指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哀哉!多少曾被神大大使用的基督徒因为略享声名,就想向外邦人看齐,像以色列人要求立王一样,结果被神丢弃了!我们多么容易倚靠那可见的却短暂的埃及之杖,而不向那不可见的却是永恒的神求帮助!对仍活在地上,受各种软弱所限制的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试探,但我们若屈服了,将来必收取懊悔,无穷的懊悔!

 

后果

 

    这些人就是运用了我们今天之所谓自决权了,这个由神权统治转变到君王统治,全是由他们自己要求和决定的,神只好给他们一个王了。以色列人可能不喜欢他们的国运全倚靠国民的好行为来决定,所以就厌弃了神权统治,他们以为倘若由一个王来管理他们,就可以减轻他们在道德生活上的责任,那时国运会握在一个政府的特性和国王的本质上,作老百姓的就不必负责了。

    神让他们立王的时候,曾经考虑过怎样保存以色列人道德生活的标准,因此以色列人的王权仍保留着神权统治的原则的。对一个以色列王来说,他不是具有无上权威的,他是直接向神负责,而人民则向他负责,他不是一个大权独揽的王;当时的先知及祭司不是在王之下来执行职务,乃是与王平衡地亦是分头地治理百姓。上面已经说过,以色列人的王是在两个条件下来行使他的权力:一、是明文记载的律法典章,二、是当代先知的说话;因此当我们说以色列人是由神权统治转变到君主统治,那不是说神权统治的力量完全消失了,不,他们对神权仍有责任的,只是绝对的神权统治就真的不复存在了。

 

后话

 

    我们可以了解以色列的首领,为何坚持要拥立一个王来治理他们。当时以色列人的处境是相当危险的,在西方有非利士人虎视眈眈,伺机入侵;而强大的亚玛力人亦盘据在南面(十二12),但当时以色列人中没有一个特出的军事领袖可以给他们安全感,四面楚歌,而他们却群龙无首,这种局面所施予的压力是值得同情的。从另一方面看,东方人的思想是比较喜欢有一位真命天子来领导的,一个偌大的国家竟没有首领,他们会认为是一件不体面的事,甚至是有辱国体的。不过理由就是再充份,他们这个决定自然是大错特错的。

    以色列人立王这一件事,其实是有摩西五经作根据的,在申命记第十七章十四至二十节记得很清楚,而以色列的长老很可能是由此而得到鼓励的,只是那里明载若要立王,就必要先求问神才可以,他们没有。我们还注意一点,这些行使了自决权的人,本应是按着神权统治所赋予他们的权利来要求自由,那么他们不单放弃了自由,反要求枷锁,甘伏于人的辖制之下。撒母耳曾明明的警告过他们!管辖你们的王必这样行,他必派你们的儿子为他赶车跟马又派他们为他耕种田地必取你们的女儿为他制造香膏,作饭烤饼。也必取你们最好的田地你们的粮食他必取十分之一(八1120)。

     撒母耳说的真是再对也没有了,他把一个人的政府所要求于百姓的,全写了出来,但这些以色列长老仍然继续向撒母耳施加压力,急急要放弃自己的权利。还好,神所容许的政府不像他们所钦羡的列国那样大权独揽,如杰多博士说:若不是由于撒母耳在神的引导有那种谨慎和远见,以色列人这样急急地弃自由如敝屐,他们早已亡于独裁者的手中了。

 

扫罗:以色列最早的君王

 

    扫罗是以色列历史中最特出,也是最悲惨的人物之一,我们若对最高价值和人生要义仍有所响往的话,他的一生应对我们有所警惕!从一方面说,他是一个极其英俊的人,从另一方面说,他也是一个极其丑陋的人,他是一个既伟大,亦渺少的人物。他的出现叫人精神为之一振,但他的失败却叫人黯然神伤。而他堕落的过程,应该叫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小心提防。我们特别留意他一生中的三个阶段:

   1)早期的光辉

   2)后来的败落

   3)最终的失败

 

早期的光辉

 

    扫罗在青年期所具备的条件,实在叫人刮目相看,寄予厚望。首先,按他的外型来说,他是一个魁悟英伟的人,圣经说他是又健壮,又俊美,在以色列人中没有一个能比他的,身体比众民高过一头(九2),他强健,高大,俊美。虽然身体长得如何不是最重要,但对一个领袖来说,轩昂的气宇到底是占尽优势的。

    第二、从道德方面来说,我们也看见年轻的扫罗有很多过人之处。他的谦卑(九21,十22);他的洒脱(十27),他的体恤(九5),和他广阔的胸襟(十一13),这一切都可说是属于柔性的美德。而另一方面,我们又看见他强烈的热爱,或说是敢于去爱(十六21),对于邪术等事的深痛恶绝(二十八3),与及在危机时所显出的果断与勇气(十一611),这三点却是属于阳刚一方面的美德,想想看,一个外表轩昂,而内在又同时具备刚柔两种美德的人,这又岂是寻常的呢!

    第三,他受膏作王之后,我们还看见神在他的灵性生命中,赐下不少的恩典,叫他可以胜任为王的职责。神赐他一个新心,他就变为新人(十69);还有,神的灵大大感动他,他就在先知中受感说话(十10);这等说话,就表明扫罗的灵性得到复兴,且在圣灵特别的引导和使用之下。还不止于此呢,往下读去,我们看见有神感动的一群人跟随他(十26),这是他可信任的内阁人员,而撒母耳也是站在他那一边。扫罗一登基作王,神就使他大大击败最叫以色列人提心吊胆的仇敌亚扪人,这个胜利就更叫他在以色列人心目中的地位,如日中天,光耀无比(十一12)。

    这就是年青期的扫罗,天然具备的条件是出奇地优厚,属灵方面的装备也是无出其右,他的将来该是多光明彪炳;被选为王的机会,在千万以色列人中只有他一个人享有,也可以说,他是千万人中之首选。他秉乘之王位是一种神权的王位,是代表神来治理他们,因此神就用各方面的恩赐来装备他,能与神共进退的合作,是何等荣耀的机会!

    在他早期的工作,我们看不到他有半点因为突然身居要位而骄奢放恣的迹象,很多恩赐次于他的人常就是受不了突然的蒙恩而开始堕落,扫罗早期仍然谨谨慎慎地守着他的岗位,无可否认,以色列人有如此一位王领导他们,是叫人满怀希望的。

 

后期的败落

 

    真可惜,扫罗早期光明满途的政治生涯,不久就乌云密布,放弃立场,声望低降,退化败落,悲剧重重,一一接踵而至,直到这个一代英雄在沙场伏刀自杀,血染黄沙为止,这个失败我们又岂能无动于中?愿我们都铭记他的教训:

    他第一次的失败是发生于相当早期的时候,在十三章中,我们看见他犯了不敬虔的任意妄为罪。当时非利士人集结在密抹,要攻打以色列人,撒母耳要扫罗在吉甲等他。时候到了,撒母耳还没有出现,扫罗等得不耐烦,竟然侵越了祭司的职权,用自己一双手献上燔祭。我们可以了解扫罗的焦虑,却无法同意他所行的,因为他作王的第一条件,就是听从神藉先知对他讲的说话,他违背了。撒母耳便当面抵挡他,说:你作了胡涂事了,没有遵守耶和华你神所吩咐你的命令。(十三13

    他第二个失败紧跟着来,十四章记载了他不经思想就滥下命令的愚昧。神藉约拿单已使得非利士人阵脚大乱,哨兵回报敌军军情,扫罗便召见祭司,要寻求神的引导;那知祭司还未回答他,他就对祭司说:停手吧!(十四19)、他立刻就派了大军开上前方。跟着又毫无智能地下命令禁止军士进食,使得兵马疲乏,两眼昏花(30节),饿得发昏的士兵在饥不择食的情形下,吃了带血的肉,间接就是陷民于罪(32节)。约拿单不知父王这个禁令,就在树林中吃了蜂蜜,若不是百姓的哀求,扫罗就会连儿子也要处死了(2745节)!

    第十五章记载他的失败是更严重,那是背逆与欺骗的结晶。神命令扫罗彻底毁灭恶迹昭彰的亚玛力人,他却爱惜亚玛力王和上好的牛羊;撒母耳听见境内有牛叫羊呜,问他所作何事,他一股脑儿把责任诿过于百姓,甚至强辩说牛羊是为献给耶和华的。这一次撒母耳真是忍无可忍了,他说:你住口罢从前你虽然以自己为小撒母耳是何等的人,岂是花言巧语可以蒙骗的,他看出扫罗的罪根在那里。昔日的谦卑现今成了专横:你为何没有听从耶和华的命令?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弃你作王。(十五13

这里开始,扫罗的败落如江河下泻,一日千里。耶和华的灵离开扫罗(十六14),邪灵开始来扰乱他,他开始嫉妒大卫,不惜日夜寻索他的性命。他让里面最卑贱的渣滓都浮上来。大卫两次放过扫罗的性命,扫罗也两次应允不再加害于他,他就是背约。其实他自己知道,谋害大卫,无疑就是公开反抗神,他说:我也知道你必要作王(二十四20),尽管如此,他仍要置他于死地,这是为什么他说:我是胡涂人。(二十六21

 

最终的失败

 

    这出悲剧的最后一幕,在二十八和三十一章。扫罗在失去神的灵之后,内心落在墨漆的黑暗里,终于去找隐多珥交鬼的女巫!可悲啊?这个一度乐于与天上的神交通的英雄,何竟堕落如斯,要寻找鬼魂的启示。我们不必详究撒母耳是否真的回魂,只要指出两件铁般的事实就足够了:巫术与自杀,扫罗完结了。他卧尸沙场,连同他三个儿子,包括可爱的约拿单,一同的丧命!巨人何竟败落!晨星之子何竟蒙羞!不错,扫罗早期的光辉,后来的败落,以至最终的失败,皆因他是个胡涂人!

    读过圣经的,没有不惊奇于一个如此崇高的人,会堕落至如此深的深渊,我们禁不了要问:为什么啊!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他失败?简言之,自作主张。他开头犯的两件错事,一是任意妄为,自己献祭,另一是不顺服,二者所冒犯的对象都是神,而二者背后的原因,都是冲动,不把自己的主张放在神的命令之下,不寻求神的心意便任意而行。我们可以从四方面来看自我主义是怎样败坏如此的巨人,首先是他的自我敏感,然后是他的自我主张,继而是他的自我中心,最后便招至自我毁灭。

 

鉴戒

 

    扫罗虽然死了,却仍在说话,声调虽是悲沉而沙哑,我们仍要侧耳而听。首先,他告诉我们最珍贵的生命,就是肯顺服神的生命,愿我们紧记别忘。扫罗的王权本是以神权为依归的,我们也如此。我们生命的王权若不以神权为依归,结果就会像他一样。扫罗之被膏立,从来就不是说他已大权在握,高高在上。不,他并没有最后之决策权,他只是与神同工,为要执行比他更高的旨意,他是那不可见的王、耶和华的代理人。他若伏于神的管治之下,才可以管治百姓,对我们又何尝不一样?我们不是自己的主人,不是自我的产业,那是神的。他用各样的恩赐和能力,叫我们可以成为自己性格的主人,但那主权不是绝对的,叫我们可以放恣的,我们是为神而管理自己,以至我们的生命能够完成他的旨意,作成他的工。什么时候越过了这界限,我们的王权就崩溃了,生命真正的意义和目的也随之而失去,结果就成了胡涂人。

    再者,扫罗也告诉我们,若让老我冒出头来,我们生命中最好的福份必然失掉,而只会得着次好的。非利士人不是扫罗最大的仇敌,他致命的仇敌就是他自己。无论何人,若让他的老我弥漫在他的异象,以至心眼蒙胧,看不见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属天的,什么是神所喜悦的,结果他必是一个胡涂人。我们若让自己的旨意越过神的旨意,我们必是糊胡涂涂地混过一生。我们下堕的过程可能不如扫罗那样明显易见,原因是我们未必都如扫罗那样身居要位,但篡夺神的主权的,其败落就是必然的。

    最后,我们特别留意到其它几方面的教训:恩赐并不是成功的保证。扫罗所具备的,比任何人都多都大,但他失败的程度也比任何人都深都大。这叫我们不敢以此为傲。我们也看到机会不会带来荣耀的,我们若不善用它,将来失败时就更悲痛。属灵各方面的经验也不足以叫我们以为可以放恣,可以越过神来行事,那只是胡涂人的想法。再者,人若轻视他最好的朋友,他的结局也是不好的;撒母耳是扫罗的好朋友,但扫罗忽视他,使他的败亡失去阻力。人若未得神的同意而越俎代庖,擅自妄动,他只会自招烦恼,像扫罗所作的。在小事上不忠于神,日后必会完全背叛他;或是企图用属灵的借口来掩饰他的背逆,或是让嫉妒,仇恨支配自己,这些都是胡涂人的胡涂事,到头来必自招败坏。

    噢,扫罗该是一个怎样的鉴戒,愿神帮助我们,一生莫忘。── 巴斯德《撒母耳记上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