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三章

 

撒母耳成为先知(三1-21

在第三章撒母耳渡过孩童长大成人。他直到现在才出现似乎颇为被动,一直居于幕后;但在第三章结束,他俨然成为全国知名的人物。(但和别是巴是以色列境内最北和最南的城市;参看下图)这种发展基本上不是他个性的力量,而是他经验被呼召作先知这个事实。他被推荐作祭司的工作,执行圣所的礼仪,奉献祭牲,辅导敬拜者,照管圣约柜(在3节提及;详见第五章的描述)。稍后数年,我便知道他真的执行一些祭司的职务,而且是最早和最重要的先知。

先知也是一种宗教的功能,可能与圣所有些联系,好像撒母耳起初一样。但他与祭司有一个重要不同的地方,他主要的工作是传达神的话语,透过异象、异梦、超自然的经验等各种方法,启示给他。通常,祭司之所以成为祭司,是因为他们生于祭司的家庭;但是成为先知,却必须有这职事的个人蒙召经验。跟着,这章圣经讲到撒母耳蒙召的故事:他重复听到神的声音(故此必不会错),而且很清楚这是神的异象(10节)。以利也可为撒母耳听到神的呼召作证,所以这个呼召的真实性和可靠性,是无疑的。其它先知的蒙召也都很重要(看赛六章;耶一章),但撒母耳的蒙召更为重要,因为他不单要忠告和引导个别的以色列人,而要在一个充满试探的历史转变时期,成为整个国家的领袖。相比之下,在第二章的隐名先知,只是神的代言人,他没有职责,只是传达信息;但撒母耳却是神指派的国家领袖和祂的代言人。

这位新任先知的第一篇信息与以利有关,不单证实二章廿七节至卅六节的预言,而且更清楚指出应验的时候已经来到。以利是个有尊荣和解了职,很可怜的人,在这章圣经开始突出他的年纪和衰弱,他道德方面的软弱,无力处理他的儿子,在十三节重复提及。他曾经尝试,但却缺少作以色列领袖的条件,现在应移交给别人承担。在那些政治变动不定的日子中,国家领袖的老化本身是一个问题,这也是撒母耳年老时的一个问题(参看八1-5)。时间无情地过去,最终总算带来最光辉的领导榜样。神显明对以色列爱护备至,在以利临死前,祂已经为她准备一位全国认识的更佳领袖人选,就是撒母耳。他特在未来黑暗的日子中,给国家带来稳定、安慰和保证;特别是,他很有才干,也是先知,在任何环境里,能够将神的旨意、希望和训诲向同胞显明出来。

今天的政治领袖,当然没有赐下担当先知的角色──我们可能盼望他们会如此!但普通的基督徒不应再倚赖祭司和先知;因为神的灵和基督的心思已经住在最平凡和最卑微的基督徒里面。

──《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