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四章

 

一场灾难性的败仗(四1-11

这一幕由在示罗的和平圣所,转移到在亚弗的战场:这里将以色列人生活的世界突出显明出来。非利士人虽小,但却有组织,充满活力和野心,它的地界位于巴勒斯坦西南部平原,他们原来由希腊海岛迁徙过来,是较有经验和较佳装备的军兵,善于争战。然而以色列人只是耕种畜牧的农民。他们在巴勒斯坦巩固他们的地位约一百五十年后,决定占据山地内陆,那里大部分住有以色列人。亚弗位于平原边缘,故此很清楚地看见以色列的军队,是由他们的农场及小块土地草率地组成,设法阻挡非利士人的入侵(看下图),然而非利士人只是赢得初步胜利。

以色列人的领袖,即各支派的长老,聚集商议,极需寻找方法。他们没有将这次战败归咎于无军事经验或不足的设备,或者差劣的军事领导;他们以为失败的原因不是军事方面,而乃是宗教方面,这里可衡量他们的信心,不相信非利士人的神祇在这场战争中得胜。另一方面,他们确实相信可以得到神的喜悦及得胜,只要用机械的方法:如果他们将神同在的古老象征,即约柜抬到战场上,神一定会让他们得胜。就是在今天,宗教与巫术的界限也很容易混淆。

有趣的是我们发现非利士人知道以色列的神的名声,当约柜由以利的两个儿子从示罗抬到时,他们很困窘,但却刺激他们更加努力和勇敢。

第二次的争战,使以色列人损失更惨重,随着约柜侍从的死亡,最惨痛的乃是约柜被掳去。于是以色列很快便学会这个功课,神的手臂不能被扭曲:约柜只不过象征,不可以当作偶像来敬拜,或者当作魔术棒(下一章有更详细的叙述)。

灾难──无论是国家、团体或个人的──都是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不能很有规律地知道它在神的计划里有什么地位;即使我们知道,也不能减少因损失而带来的肉身的苦楚和悲伤。然而,基督徒必须越过现在而远眺未来;在那里会有最终的解释。今天我们习惯于科学性的因果原则;换句话说,就是用昨天解释今天。但在基督徒的经验中,明天才是今天的最好解释。正如约翰﹕希克(John Hick)曾说:‘如果有善与恶相互影响的最后解决方法,任何弃恶就善的决定,一定是在越过世界和死亡之外才能找得到的。’对基督徒而言,肯定‘最好的尚未来到’。

战役之后(四12-22

这个故事生动地讲到惨败的消息,怎样由战场带到离亚弗东部约三十公哩的示罗。赛跑者常带来紧急的消息,这个人采用很明显的哀恸标记,使每一个见到的人,马上知道他的消息的大意。然而,以利已经不能看见,而事实上圣所距离示罗城有些距离,所以那传达者要亲自将消息带给他。

结果年高的以利听到三重悲剧的坏消息。他两个儿子的死亡虽曾预言,但仍然带给他悲痛;以色列的灾难性战败必然压碎他的心灵;但惟独失去约柜的消息,令他最伤心,也直接引致他的死亡。这样非利士人的胜利,结束了以色列的一个以利已经领导很久的时代(18节);注意在旧约士师这个字常指政治领导,而不是律法治理。故此以色列因着以利的死带来第四个悲剧──领袖的危机不断加深,出现一时的政治真空时期,然而读者知道撒母耳正在那里,神准备使用他填补这个缺口。

非尼哈的妻子没有什么政治地位;我们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同样,她临死时所生的儿子,也不会成为伟大人物;我们以后再没有听到他的名字。但这个生动的故事清楚指出给孩子起名的原因,以迦博可说是这时的形势最好的注释。以色列的妇女有时会或多或少根据孩子出生的环境,为她们的孩子命名,最著名的例子莫如‘以马内利’(参赛七14-16)。以迦博就是这样的名字,虽然它确实的意思,不能十分肯定,很可能指‘不荣耀’;但更可能表达一个问题:‘荣耀在那里?’在上述的个案中,神所预备的领袖,甚至神同在的象征,已离开以色列,以迦博这个名字,发出绝望的声音,字面上的答案是约柜被掳到非利士人之地,正如第五章所描述的;但这个名字对这位垂死的妇人,更加重要和具预言性,乃是现在掳去的不单是一个木头柜,不单是宗教纪念品或者国家的徽章,而是神的荣耀的象征。

荣耀(希伯来文kabod)这个名词,是我们在圣经中常见的,但却不容易意译它;它的用法不限于神性,它也可以表达犹如一位伟大君主的被尊敬、具威严或光辉。当与约柜有所关连时kabod表示神那看不见的同在、令人敬畏的光辉,以迦博的母亲无疑要表达神同在的可畏,正如她所想,已随约柜离开以色列了。但是神的荣耀不是单在圣所表现出来,乃是祂在历史的特别作为上,好像在红海,祂施神迹拯救出以色列人(出十四17)。‘荣耀在那里?’这个问题;很快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便得到答案,在非利士境内环绕约柜发生的事上,在拯救以色列人永远脱离非利士人的手,这些事约在廿五年后才逐渐出现。

同样在新约圣经,荣耀这个字可用于神拯救祂的百姓,即为他们预备救恩,藉着基督的工作而达成。事实上,耶稣也让人看见和触摸到神活生生的同在和能力;正如约翰福音一章十四节说:‘道成了肉身……我们也见过他的荣耀(译者注:中文和合本作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耀。’对基督徒来说,荣耀与‘天堂’的意思很接近,这是将来的盼望,也藉着耶稣基督与神有活泼的体验。──《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