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五章

 

约柜及其影响(五1-12

(一)

在第四章,约柜被以色列及非利士人当作一个具潜力的象征,表面上它好像很被动,甚至像是无用处。但这件圣物突然在第五章发挥其潜力,事实上成为第五章和第六章舞台的中心。故此,现在应该是思想这件东西是什么,并它对以色列意味着什么的时候了。

约柜的形状像箱子或柜子(正如其名),它基本上是一件容器,内里有两块法版,其上写着字,参见申命记十章一至五节,它是轮流安放在每一个以色列圣所的最内层,包括示罗及后来的耶路撒冷。故此,不必希奇以色列人认为它是神同在的象征,这位神就是他们所敬拜的耶威,Yahweh(英文圣经时常译作Lord,中文和合本译作耶和华)。以色列人不像他们的邻邦,不可制造任何的偶像或代表神的象征。有关约柜的一种观念,它是耶和华的宝座;有两个金的基路伯遮掩这约柜(参看出廿五章的描述),基路伯面对面像是神的神性侍从。

以色列人在埃及和应许之地之间漂流的一段长时期,约柜是活动的,与他们一起旅行;并且每当遭遇敌人或受拦阻的时候,它都扮演一个特别的角色(看民十33-36)。因此在早期,约柜给予以色列人的印象是一种可见和有形的重心,生动地见证神的同在和保护。没有其它国家可以分享它,故此它是以色列民旅的象征,当以色列各支派在士师时期不太团结时,它也带给以色列某种程度的团结。

然而,在撒母耳时期有一个真正的危机,约柜也许取代耶和华成为以色列人所敬拜的对象。它被非利士人掳去,反而对以色列人有一种有益的思想,虽然约柜已失去了,但神的同在和能力仍然存在。另一方面,神不会丢弃这约柜,任由摆布。

(二)

通常得胜者会将掳走的纪念品,宗教性的或其它,放在自己的神庙内。故此约柜也被安放在非利士最重要的神庙内,奉献给其本地之神大衮,它是五谷及土地肥沃之神。古人普通相信每一位神都有他(她)所影响的范围──城市、国家、天空、太阳等等。在大衮庙内,肯定大衮的统治至高无上……。但只是耶和华同在的象征,已足够首先将大衮推倒,继而将它打破。以色列的神乃至高无上,甚至在非利士境内及他们信仰的中心。以色列是一个软弱和较分散的民族;但她们的神是全能的,逐渐受人意识到。第五节提及一些相当古老的迷信习俗;但对圣经作者而言,非利士的这种习俗仍然存在的话(编按:指不踏大衮庙的门坎),这习俗乃大衮软弱的永久记录,事实上,这些习俗已经消失很久了,但以色列的神,今日仍然在世界每一处地方受尊崇敬拜。

(三)

非利士人有五个主要城市,在这一段中,我们看到约柜怎样停留在当中的三处地方── 亚实突、迦特和以革伦──三处都受灾祸打击。在地中海地区,严重的传染病是很常见的事,这种病肯定是由海路而来(亚实突是个港口),提及老鼠及瘤疮(译者注:中文和合译本作痔疮)很可能是淋巴腺鼠疫,这种疫病由啮齿动物传染,而明显的肿胀是独特的病征。圣经作者不想知道也不关心疫病的成因,他的主要的兴趣是神学方面,他看见这种传染病乃是耶和华能力的清楚证据,因着约柜的临在,非利士人被制服了。那些战胜以色列的军队,他们被以色列的神打败以致十分惊慌911节)。事实上非利士人也赞同作者的观点:引来这些麻烦的惟一原因是宗教方面的。

如果这个观念引致数世纪医学和科学上的阻碍,这是很遗憾的事;但如果我们的时代,以科学知识取代神不可见的能力的话,那么我们并不胜过我们的祖宗。相反,我们的罪过不是可原谅的无知,乃是有意忽视神在世事上的能力、控制和旨意。──《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