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九章

 

扫罗的出现(九1-14

以色列第一位王,不是大·却是扫罗,现在介绍给读者认识。最早的读者也像我们一样,完全相信熟悉扫罗乃第一位统治以色列的王;所以这个故事对读者并不稀奇,而是强调发生的事令扫罗很惊奇。有一连串的机会他可以与撒母耳面对面:但古代及现代的读者,皆必须明白,神在那些最小处境中治理着。扫罗所关心的乃是迷失的驴,他去寻访撒母耳惟一的原因,乃是先知具有神奇的能力,能够‘看见’其它人所不能够看见的(注意9节提及先知的旧名)。

表面上,这故事将伟大的先知,看作好像只是一些本地、不大著名的人物,这里的叙述其实有一个戏剧性的理由;叙述者使用这种戏剧手法,强调扫罗及其仆人不认识撒母耳。在另一方面,扫罗寻找驴子却找到一个王国;在另一方面,撒母耳正在寻找一位合适的王,却找到一个没有政治意识的年青人。这就是意义所在。

很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在第八章曾对王权的黑暗面进行分析,也不管稍后扫罗具有显著的缺点,但这章圣经介绍他光明的一面,开始时突出他的高大身材和给人的印象(在当时这是很重要的事)。他是个很好的人,他后来的成就,显示他在各方面是个能干的人。有关他的背景的一件有趣的事,是他的支派是便雅悯(1节);这个细小的支派从未想到会管辖其它较大的支派,它的位置(看下图)是在两个强大敌对的支派,以法莲和犹大的缓隋a带。这样,一位便雅悯的王,可以期望减轻冲突,并且协助以色列对抗非利士人。每件事看来很美好;扫罗会成为以色列理想的王,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他达成真正的成就。不是其它,乃是错误;‘不在乎我们的星座,乃在乎我们自己’,正如莎士比亚剧中卡斯亚(Cassius)对布提斯(Brutus)所说的。

这是值得停下来思想我们这个时代怎样期望新的政治领袖。肯定我们会衡量他的志向和驱动力;证实他的知识能力及领导的质量;最少有一定程度的政治经验。扫罗一点都没有表现这些特征(以后的事可以证明),但他也有某些才干,最重要的事乃他是神所使用的人,抱负、自信和经验,可能促使一个人不听从神的引导。

先知与君王(九15-27

在这段经文中,扫罗是一位被指定的王,虽然他尚未知道这件事,并且对仉待他的宴席有些惊诧。撒母耳在这里则表现出是一位先知;他将政治领导权移交给扫罗,但他作先知的地位乃是保留着。有三件事可以证明他的先知地位,这些特色使他与王有所不同:

(甲)未来会向他屮示(15节)。

(乙)别人未知的事却向他屮示(20节)。

(丙)神的话语,即神藉着他对其他人赐予教训。

这些特色使先知很独特且无价,对整个国家和以色列的王都同样有意义。撒母耳事实上是君主政体的模范先知,由扫罗开始,先知职事的存在,是神赐给每个王的礼物。每个王都可以明白及得到神引导的权利──只要他愿意听从和遵行。

另一方面,这次神为国家的利益所安排的,减少某些王权专制倾向。王将时常感觉要征询先知的意见,事实上他们有时候也会听从他。在此情形下,以色列新的王权是个‘政体’(Constitutional),先知对王的绝对权力产生一种制衡作用。理想的以色列政府,乃是君王与先知和谐及团结地工作,这样王可以表现他自己领导的角色,不单在战争中(16节)。

在这一章圣经中,特别是十六节,对君王的角色有很积极的评估,与十八章十一至十八节对王朝的消极评估形成对比。这对比使对读者有些惊讶,并且大部分的学者解释这几章乃来自不同的传统(或者是文献)。然而,从两方面来检讨王权是很实际的:以色列在王的领导下,带来好处及坏处。可见,在起初的一两代,他们的主要角色乃是积极地使以色列脱离非利士人的威胁。在此情形下,透过王来执行(从扫罗到大·)。神扮演祂是以色列的救主的古老角色,正如十六节指出,以色列人不单是要求一个王并且向撒母耳埋怨,他们内心的呼喊乃是要抵抗非利士人的入侵,感觉到需要更多不同的支派协助。在这个王权下,神会答应祈祷并且惩罚不信,这是历史的两面性;它让我们看见信靠神,并且在属灵的方面,看见神在全人类的历史中工作的原则。──《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