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十三章

 

非利士人的争霸(十三1-715-23

(注意:有关八至十五节的注释,请看下一段──谁统治以色列{\LinkToBook:TopicID=131,Name=誰統治以色列?(十三8-15上)}

十二章的应许和警告,成为扫罗整个统治的背景。第一节是概括,就像列王纪各王的慨述一样(例如王上十五19以下)。很不幸有两个数字从内文中被删除,可能因为它们在早期版本难以辨认,故此我们不能知道扫罗登基有多长时间。

开始的七节圣经和本段的下半部(由15节中开始),指出扫罗统治时不同的背景。非利士人的威胁有三方面很重要:

(一)他们现行的管辖。这里很清楚叙述非利士人可以随时随地进入以色列境地,这次他们入侵密抹(看下图),以色列境地的心脏地带,与扫罗的家乡基比亚相距不远,这里同时清楚看见他们有策略地将防营设在以色列领土内。第三节的防营(garrison)这个字可作总督(governor,正如新英文圣经这样译),但无论如何,非利士人现在的总督要用防营来支持和防·他自己,并且加强他的权力,故翻译的问题不能影响这一点。

(二)他们军队的数量。第五节的数字表面上看,会有点疑问;很可能希伯来语的字作一个军队的‘单位’,实际上较千为小。虽然如此,非利士人可以聚集三十个单位的马车和六个马兵单位,没有提及那庞大的步兵行列;要对抗这一切,扫罗和他的儿子约拿单却只能聚集不超过三个步兵单位(2节),事实证明非利士人有很强的军队,但以色列虽然是个较大的国家,她却只是一个农业国家,甚至没有正规军队,相对之下,对以色列人相当不利。

(三)他们较佳的装备。除了他们拥有效力如二十世纪的坦克车的马匹和马车,非利士人还有较佳的个人武器,因为他们有远见预先在全地垄断铁匠的生意(19-22节)。这样,以色列面对一队更强大和装备更佳的军队,他们怎会有得胜的希望呢?许多人对这次胜利完全失望(6节),扫罗也很恐惧,怕所有人会逃跑,引致他采取紧急的行动;正如比较第二节和十五节可以看见,他的军队有相当程度的减少。

史太林(Joseph Stalin)有一次蔑视地问:‘教皇!他能够得到多少地界呢?’他低估了宗教的力量,犯了很严重的错误,这是连许多无神论的社会学家也得承认的。以色列有一种内在的联结,使她有力量打败非利士人;但在目前的紧急情况下,需要用真正信心的行动相信会立即得胜。无论如何胜利至终会来到──不单是因以色列内在的团结,也是因为神并不站在庞大军营的一方。

谁统治以色列?(十三8-15上)

在这种紧急环境下,于是扫罗准备去迎战──在还没有献祭牲给神。就如我们都熟悉的全国祈祷日,好像在第四章那样,早期以色列相信战争不单需要神的引导和保护,而且要在祂的旌旗下为达成祂的旨意,祂才与他们同在。军兵要保持圣洁(参见廿一4以下)。故此预备献祭是很重要的,否则会引起神的愤怒,并且军队在出发前就失去士气。

撒母耳在十章八节提出来的嘱咐已被当作耳旁风。经文中没有清楚解释究竟他有否比他所定的日期稍迟来到,或者他是在指示发出七日的最后一刻才来到。但无论如何,很明显扫罗急于领导他的一小队军人去抵抗敌人,故此他不再等候撒母耳,于是他自己献上燔祭。结果立即引致两位领袖的争辩。扫罗在此有三方面的错误:

(一)缺乏信心。实际上,他信赖他小小的军队;他信赖军事策略,他计划与非利士侵略者周旋,然而以色列惟一的盼望乃是神。

(二)滥用职权。扫罗不是祭司,即使作王也是无权主持献祭仪式;移交以色列政治领导权的时候,撒母耳仍然谨慎地继续拥有全部属灵和宗教权柄。事实上扫罗以为他是君王,最少在紧急时可以执行他选择的任何角色。这是一个非常主要的错误。

(三)不顺从。撒母耳指出扫罗的行动,不只缺乏信心或者滥用王的权力,虽然两者也都成立,但最主要是他不顺从神。这里清楚指出不听从撒母耳,即是不听从神,祂透过先知传达祂的吩咐。扫罗再一次被提醒,真正的以色列王是神,扫罗自己也有要顺服的,正如他的百姓顺服他。若非如此,撒母耳说这是很愚拙(13节);为国家的利益着想,统治者需要很有智慧,不论藉着他们与生俱来的才干,或是藉着好的辅导(无论是从神或是从人而来)。扫罗只此行动,便显明他的愚拙,故此他不适合作领导。撒母耳毫不迟疑地,预言扫罗会失去他刚刚得到的国度(14节),在撒母耳记上,十四节首次暗指大·,虽然目前还是间接地提及。

我们有点觉得撒母耳的判断尚未成熟,何况扫罗的行动也有一些借口。撒母耳记上显示扫罗是个好的士兵,但不是个好的王。因他不顺从神立即被公开指责,是要作为其后的国家及领袖们的鉴戒。以色列──一个近东弱小的国家,她最终的希望绝对是神的掌管。同样,教会也一样软弱,不能够盼望成功,除非她的领袖们完全依靠神,与祂同工。

在某种意义上,这段经文提出一个问题:谁统治以色列?在另一个意义上,这个问题是更为个人的:扫罗能否克制他自己,或者他被环境所支配?后一个问题与我们所有的人都有关系,无论我们的社会地位怎样卑微,当环境或个人的兴趣似乎朝向不同方向时,我们的原则会否坚定,我们良好的动机是否可靠?──《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