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十五章

 

扫罗与亚玛力人(十五1-16

一场攻打亚玛力人的战役,成为王与先知的主要冲突;扫罗和撒母耳经过这次争吵后,便永远分开了(看35节)。对现代读者困难之处,乃是认为撒母耳对王的教训极其严厉,结果我们险些儿站在扫罗的一方;但圣经作者却清楚知道,他不单站在撒母耳的一方,更强调撒母耳是神的代言人;故此扫罗反抗的不是撒母耳,而是神。我们主要问题是受到一种传统的观念所束缚,不明白内中的宗教意义;神性的誓言要根除一个民族和他们的财物。这里事实上不单是一个誓言,也是一个神圣的命令(3节)。不祇以色列有这种实践──很幸运,这不是古时战争中经常出现的情况。

我们要公正地认识这个背景:亚玛力的全部历史,第二节间接提到(参出十七8-13,申廿五17),很清楚只要亚玛力人存在,便没有以色列人,无论这国家的南部是怎样的和平。我们也要注意这里有一种献祭的观念,是与歼灭有关;对以色列军兵而言,不但是屠杀亚玛力人,也是遵照神的吩咐。然而,作为基督徒我们只能赞同以色列人尚有许多有关神的品格要学习,并且虚心地承认,三千年之后,我们的子孙也可能认为我们很初浅,在神学上十分幼稚。我们只能够尽我们最好的才干和理解来听从神,并且时常去寻求扩大这种理解。

这一章引起现代基督徒一个更广阔的论题,这是许多旧约中视战争为一种神圣的责任和行动的经文之一──‘圣战’,这种现象是很普遍的。申命记第二十章是关键的一章。一个国家在战争中,必须祈祷,寻找神的引导和拯救,真诚地尝试寻找和平及和解的方法,这是一回事;但有人自义地沉迷在暴力冲突中,这完全是另一回事。许多时候历史上的基督徒──与其它人──使用这些旧约经文,公开施行残暴和赤裸裸的侵略,这是可悲的。这里有三方面需要指出:

(一)这些有关的章节直观的处境,基本上是保·性,而非攻击性,是作为一个团体或国家有权保·他们自己的准则。

(二)这些经文多数是回顾性(retrospective),而非程序性的(programmatic)。换言之,申命记二十章(作为例子)是回顾过去的历史,并且认识迦南人的宗教会严重威胁以色列人对神的信心。这章圣经不能作为鼓励和判断未来的战争。

(三)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从整本圣经中,得到我们的指引,而不能单单从这一章上下文中抽出历史性的结论。以色列人自己并没有将这场战争看为‘圣’;并且在先知的教训中,有些人入侵使以色列受苦,正是所谓‘圣战’,却是神给予祂的百姓的惩罚。故此神真正的敌人,并非一些个别的古代及现代的国家民族,乃是在任何地方出现的罪恶势力。对付这些的武器,同样也是属灵的和非表面的:参以弗所书六章十至十七节。

无论如何,我们对扫罗的同情是错的。他离弃撒母耳的教训没有加以详细的解释,但肯定不是人道主义的动机。可能他希望亚玛力王亚甲的生命可作赎金,可使得皇家国库得利。但至少一点很清楚,他默许他的随从尽量抢掠,甚至在被撒母耳挑战时,他还设法掩饰,说他的动机乃是使献祭时可以用最好的牲畜(15节),但却是谎话。扫罗是否为贪婪而抢掠,这一点不是十分清楚,但无论如何,他表现的并非对人道主义有兴趣。尤其是,在对非利士人的战役中(十四章),他表示的要尽力听从神的命令,现在已经消失了,也许他在那战役中所作的是错误的。

扫罗肯定不是疏忽,而是骄傲自大,要保存他的王位。他没有充分的理由来违背撒母耳的教训,但他却这样选择。作为君王,他必须决心做应该做的事。我们常会有一种倾向,对那些叫我们应作什么事,产生反感;特别那些有权势的人,更不容易承认其它高过他的权威。

不顺从和弃绝(十五17-35

接续而来之事,扫罗被这位愤怒的先知严厉地指责,他不再承认扫罗为合宜的王。扫罗任性的行动,不但疏远撒母耳,也疏远那位拣选他作王的神。事实上扫罗在有生之日,仍然作王,但是从那天起他的命运已经注定,别人将得到他的王位(28节)。至于亚甲,他最终不能逃避死亡──卅三节清楚指出,他在战争中的残暴,现在是罪有应得了。

撒母耳说的话重点,是廿二节以下的诗歌预言。像其它先知一样,撒母耳对照宗教内在的真实和外表假装。许多以色列的王(虽然扫罗不在内)犯了拜偶像的罪,却同时仍然继续维持在耶和华面前各种献祭的制度,同时容许甚至鼓励所有违背律法的行动。许多人以为只要我们照习惯参加教会和经常灵修,神会称赞我们的虔诚,便不理会我们品格上的缺点和错误的行动。先知在这方面的信息既清楚也不含糊:正直和完全顺服神的命令,乃是虔诚生活的惟一基础。神的命令已经清楚告诉我们;过去和现在都是那样,甚至在特殊情况下,我们都可以时常知道神的旨意。顺从当然包括而不是排除内里的虔诚和外表的遵守。

廿二节是这章圣经的钥节,或多或少对我们每个人都是一种挑战:听命胜于献祭。特别是对扫罗,和以后生在以色列和犹大宝座的所有继承者。君王要时常顺服,不可例外,不能因为他们不合意而承认其它人有比神更高的地位。此外,在实践中顺从意指顺从祂的先知;神的话被扫罗所厌弃的23节)是在第三节中,撒母耳给他的命令。在某些程度上,以色列君主制度的历史,乃是君王与先知之间的冲突之历史;因为君王拥有政治权力,但先知却拥有宗教和道德的权柄。在公开的宗教礼仪和庆典中,不容许君王不听从先知而不受惩罚。扫罗可能不是伪善者,但必定是沦入对许多君王而言是一种试探,要得到虔诚的声望,而过份浪费在宗教庆典上,目的是尽量向百姓掩饰事实,和他们背后的丑恶、贪婪和不义。对这类后来的君王而言,撒母耳记上十五章的故事提供一个严重的警告:不顺从神必然会失去他们的王位,只是或迟或早的事。

这一章多过一次,指出神后悔扫罗作王。这只是人类语言模拟,正如廿九节清楚指出,神是真实的,不会像人一样犯错误和改变主意。也许用最佳角度看神怎样对待人──特别是在旧约中──乃是类似国际象棋游戏。神容许人,例如扫罗,拥有完全选择和行动的自由;但祂会时常对他们的行动作出响应,并且在适当的时间改变祂的策略、技术和方法。在某些方面,扫罗是大·的衬托,犯错的王显然要被正义的王所代替。但扫罗不是稻草人任由摆布,神也曾给他机会,去证实他自己是位值得尊崇的王,但因他自己的失败,这样神才‘后悔’,并且采取步骤从他身上挪走这个王权。──《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