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十六章

 

大·秘密地被膏立(十六1-13

扫罗被弃绝是不能改变的决定,但不是用武力。对撒母耳而言,去膏立他人,是先知自己迫不得已的行动,如果这个消息传给扫罗知道,对他是叛逆的行动,因此要秘密地行事。值得记得的一件有趣的事,扫罗也曾接受过一次秘密的膏油仪式(参九27-1),虽然有不同的原因,两次同样都象征性地选定该人作王;但都不是立即作王。

这里强调那位在以后代替扫罗的,由始至终是神所拣选。(一)这一次的起因,没有以色列长老的背叛性要求;神立意决定在以色列结束这个王朝,正如开始时那样突然,但却是神自由的决定,立他人作王。(二)祂也拣选支派,扫罗属于便雅悯支派,但现在真正的王权转到犹大这个南部重要的支派。对以色列读者而言,这里提及伯利琚A使这一点更加清楚。(三)祂拣选的家庭,是耶西的家。(四)最后,神拣选个人。

这里描述一个个到撒母耳面前的人都遭放弃,这种叙述技巧精湛;并且大·好像在十章廿一节的扫罗一样,不容易被发觉。然而,说故事的技巧,并不想向我们掩盖剧情的重点,指出人所轻视的,却是神所拣选。‘然而有许多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可十31)。不过,大·像以前的扫罗一样,是很英俊的。迷人的品格是一项资产,虽然不是一个伟大的领袖所必须的。大·的兄长也有很吸引人的外表,但第七节指出要点,内在的质素比外表更加重要。

我们可以从第七节推测,大·具有外在表现和内在质素,使他成为一个伟大的王。他可能是以色列最伟大的王。他最主要作王的品格,在最后才陈明:耶和华的灵大大感动大·13节)。扫罗也因作王而被这样装备过(十9及十一6)。在旧约圣经中,圣灵的主要功用,是装备人使有最高可能性的才干,以便从事战争,作君王,或先知的职事。在这种交替中,这种恩物怎样赐给大·是不大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大·接受了这种恩赐后,怎样保存和准备为将来所用。

如果在旧约中,神的灵使这个特殊的人,区别于其它同辈;那么在新约中,我们看见圣灵赐给所有的基督徒。无论是那种情况,圣灵的入住,不是一种占有,把这个人骄傲地举起,乃是使他有能力为别人的利益服务。王权不是作为一种给个人的礼物,来满足他的傲慢和虚荣,乃是一种给国家的礼物,而且君王的责任是作为一位牧人。英语中牧人这个词语通常暗喻基督徒的服事;而拉丁文牧师这个字实际上乃是‘牧人’之意。另一方面,大多数的近东国家,牧人这个字时常指君王;参见以西结书卅四章圣经引伸这个字的用法。此外,甚至在以色列境外,君王是期望去带领、引导、保护和关怀他的百姓。在以色列境内,大·特别被神装备,去充当这个角色,事实上他正在看守羊批(11节),不单是字面上也是象征性。同样,主耶稣呼召一些作渔夫的门徒,去作‘得人的渔夫’(参可一17)。即使是一种卑贱和平凡的职业,都有充分的余地,去训练人们成就伟大的事业、作一个基督徒领袖。

大·与扫罗相遇(十六14-23

大·接受了神的灵这个经验,与随即耶和华的灵离开扫罗之间,并不是偶然巧合的。扫罗被神弃绝,表示神现在收回祂以前赐给他的特殊能力。更坏的是,他开始要忍受思想上的折磨,我们今天可以采用心理学名词形容他。但三千年后的今日,我们仍然不能准确地诊断他的症状,只可见到一些病征──例如可怕的疑惑,和暴力的冲动──在稍后的叙述中提到。圣经作者方面,他认识到同一位神,祂赐给一个人有特殊的权力和才干,现在祂又准许另一个人(或者这里是同一个人)遭遇困难以致衰弱。今天我们要小心,不要将各种事都归咎是神直接的行动(耶稣也是这样教导,参见约九1);虽然神是全能的,祂可能善用疾病来达成祂的目的。在这个情况下,乃是扫罗的不快乐情况,引致大·首次抵达宫廷──作一个乐师。从他的这一种才干来看,并不亚于他作战士的潜质(看十八节)。

大·的音乐才能,以后使他成为着名的诗人,是君王的很特殊才干;但他在十八节其它的质量被扫罗所注意的,却是作王的先决条件。扫罗在早期也曾显露其中的几种,但他可能永不会说话合宜。然而,大·最重要的质素乃是内在的,是扫罗不能再分享的:耶和华与他同在。这句话包括两方面的意思。首先,这是代表内在的经验,觉察神的同在。如果没有这种经验,没有人可以成功地领导神的百姓;但有了这种觉察,这个人会充满自信和勇气。第二,作者指其它人也觉察得到神与大·同在,这种内在的经验,转变成为别人可以看见的东西,这是很重要的。领袖的质素一定要被人清楚看见,否则它们便失去作用了。

我们发现甚至连扫罗也不能抗拒他这位新宫廷官员的迷人品格(21节)。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它显示,日后憎恨大·乃是由疾病引起的。真正的领袖甚至可以化解他的对手。当然,在他们的最初关系中,扫罗不知道大·会成为他的对手。在扫罗尚未对大·产生偏见时,他对大·有很高的期望,并且喜欢接受他的帮助和服事。

这有关大·怎样初次遇见扫罗的故事,和他怎样来到王宫,表明了两点:首先,大·没有计谋使他自己进入宫廷,大·不是一个冷酷无情而又充满野心、决定攀上社会高阶层的人──像扫罗以前一样(参阅九章);大·的双手是清洁的。第二点,在神的掌管下,将大·带进宫廷,只是透过偶然的机会(正如所见),让扫罗的一个官员知道他的一些事,并带他到扫罗面前;引起扫罗的注意。故此是神,不是大·,祂负责使这位年青人,向着宝座迈上他的第一步。──《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