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二十章

 

大·与约拿单(二十1-23

经过在十九章,扫罗赤裸裸地表现,他对大·有谋杀的仇恨后,令人惊奇是约拿单竟然毫不知情(2节),很明显他以为他进行的调解(十九1-7)是起作用的。这一点是可以理解得到的,肯定是扫罗对约拿单隐瞒他的感受和行动,他知道他的儿子与大·有极深厚的友谊。

另一方面,更惊奇的是,重复地提议要大·恢复他在王桌的座位。这个问题可以解释为作者再次使用不同的文献来源;也许这几章圣经的事迹,并不是按照严格的历史次序编排。或者我们可以假设在第一节中,有一段相当长的间隔;有人推测扫罗在拿约的经验,促使他的态度改变,准许大·返回宫廷。(1节的上半部很容易与上一章相连;因为直至中世纪,才开始有旧约圣经的章节分段)。

无论如何,这里的情况,事实上是大·一生经历中的一个转折点;他一定至终发现扫罗对他的真正动机,而他很自然便转向约拿单。再一次,扫罗行使他的权力,布满在整个故事;甚至约拿单,他虽然是王储,也要小心谨慎。他与大·策谋的计划,是要传话给大·,内中有两个目的,其一,当然为避免大·被人看见,免致危险;另外也减少约拿单的危险,否则他可能会被控与一个逃犯密谋叛国及煽动暴乱。扫罗的权力,使大·及约拿单作出某种的欺诈;再一次,圣经没有责备他们说谎,反而使用这些谎话,来说明和强调他们处境的危险。

叙述的中心,环绕两位年青人之间的忠诚关系,这关系不是一时的感动和冲动,而是深厚和长远的责任。他们在开始时(十八3)立了一个‘约’,作为彼此行动和责任的一个严肃协议。这协议可能由于认识到他们特殊的政治关系;当我们回想这两个人,彼此有不同的原因,期望有一天可以作王,但令我们惊讶的是他们并没有成为死敌。这个时候,约拿单很容易背信弃义,将大·当作对头人消灭他;而大·以后也可能会采取行动,消灭约拿单整个家庭。然而,他们两人接受承诺的束缚。

友谊通常不是在律师办公室内巩固的,正是如此;真正的友谊时常面对长久的责任和忠诚,如果有需要时便作自我牺牲。友谊在困难出现时便被破裂,不值分文。‘朋友乃时常亲爱’(箴十七17),约拿单证实了这一点。

友谊是人生最丰富的经验之一;没有友谊的人是多么可怜!朋友丰富了人生,因为他们施与而不计算代价。约拿单给予大·的,多过他接受的。他这样做,显示他与八章十一至十七节中描述的王有显著的分别。那种王的主要功用是领受。生命中有施与和领受者;约拿单乃是一位慷慨的施与者──而大·虽然终必作王,但他坚持不取去扫罗的任何东西。他忍耐地等候神赐给他以色列的冠冕。

友谊的考验(二十24-42

这个故事的过程透露一些以色列宫廷的礼节。一次特别的约会(即是初一,24节),所有宫廷官员要与王一同吃饭,除非有宗教理由,或者经特别的准许。例如接触过死尸,会使一个人不适合参加,术语称为‘不洁’。扫罗起初以为大·为这些理由而缺席(26节)。另一方面,给予缺席者的特别准许,只有王或王储才可以颁给,他好像作为王宫的管家。我们有理由假设约拿单有这种权柄给大·准许。他在廿八节的解释似乎很有理由的──事实却不是真的──扫罗也接纳这种解释。

扫罗实时的愤怒,告诉约拿单所想知道的事情:一个人能在宫廷里,通常是很荣幸的标志,但有时王会使用这种‘尊敬为工具’,来监视那些被怀疑为不忠的人。显然,扫罗近来怀疑大·,而不是尊敬他。同时,扫罗严肃和坦白的话,显示扫罗对这件事的感受是深刻和由衷的。他对大·的憎恨,现在已根深蒂固了,不再只是偶然的冲动。扫罗的失去理性的思想,可以在他埋怨约拿单危害他自己王权中可见,下一个他想杀的人会是约拿单。

约拿单对大·的忠诚,可见于他的说话和行动中,也提供一个真正的友谊典范。首先,他永远没有一刻怀疑过大·;扫罗可能想说服他,指出大·该受王的仇恨。跟着,他要准备面对那些对大·发出的挑战,他甚至要冒王愤怒的风险──归根结底,他要冒个人的风险。约拿单也要对父亲完全忠心,但当扫罗犯错误时,约拿单便毫不犹疑、公开出来维护大·的声誉;如果扫罗说话公开羞辱大·,约拿单当日拒绝留在王的桌上,同样是一个标记,表示他不同意王对待他朋友的态度。

扫罗在卅一节说的话,乃是事实。圣经的作者清楚指出他相当痛苦,他强调大·从没有煽动或对扫罗不忠;同时,作者也指出以下事实,有一天,大·会成为王,而约拿单却永远不能得到。然而,约拿单之失去宝座,不是大·所造成的;从某个角度看,使约拿单与王位无缘,这是神的旨意;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乃是非利士人的缘故,他与父亲同日在战场上,被他们杀死(参见卅一章)。故此约拿单反对扫罗在卅一节的话,乃是完全正确的。

约拿单的忠诚友谊的最后一个标记,乃是他实现将危险口信带给大·的任务。他谨慎地执行他的计划;但最后他略为修改,否则这两位朋友将再不会相聚。这也结束他们多年同伴的快乐,故此他们要短促相会,来表达他们的感情及说声珍重。约拿单对大·最后说的话(42节),巩固他以前的话(14节),指出他与父亲不同,他赞成大·接续作王。圣经作者让所有读者知道,没有任何人,甚至约拿单,能够阻止大·兴起作王,只有扫罗一个人例外,他是一个思想困扰的人,反抗神的旨意。──《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