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廿一章

 

大·在挪伯(廿一1-10

由现在起,大·是一个逃亡者和被放逐者。开始时他单独去面对,这一章圣经有两个情节,勾画出他不同困难的程度。所有的政治和军事力量,完全在扫罗的手里,看来大·不能逃避很长的时间。第一个情节发生在挪伯,表示连圣坛也不能给予任何的政治庇护。大·没有要求庇护或期望它,并且从亚希米勒的恐惧(1节)显然不可能期望它。如果大·犯了误杀罪,根据以色列的法律和程序,他可以要求庇护(参见出廿一13),但一个被放逐者,所有的人都会对付他的。圣经作者强调两件事,第一,大·事实上没有背叛;虽然稍后他招聚一小队人追随他,但此时当他从扫罗的宫廷出走时,完全没有任何人和任何方式的支持者。他惟一的朋友是约拿单,但约拿单不得不逗留在宫廷内(二十42)。无论如何,大·没有煽动背叛的企图。

第二,作者盼望读者认识神保护大·,从他逃避扫罗自始至终那段长时期,神都保护他,神已立他作王,没有什么能改变神的计划。

大·方面,如果他不害怕便不是正常的人了。许多时候旧约描述神,时常行神迹来拯救他的仆人,但有一个规则,神的计划要人的合作。大·尽其所能采取步骤来保护自己,这是对的。但无疑作者故意让读者发现大·在挪伯的行为是有些错误,连大·也承认自己确有某方面的失败(参照廿二21以下)。我们可以看见他有三方面的错误:

(一)欺骗。这一章的开始,大·向亚希米勒说谎,编造细节以便灭少祭司的怀疑。

(二)自私。他只想到自己的安全,却没有想到会危害亚希米勒。他认识多益,怀疑他会向扫罗报告,但他仍然忽略那位无辜的祭司。

(三)缺少对神的信靠。他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欺骗并不需要;显示他没有在紧急时候,仰望神寻求帮助。他在挪伯的态度,与他对付歌利亚时的信心,有很强烈的对比(十七章)。信心是需要每日都操练的,昨天的信心不能保证今天的信靠和忠贞。

大·不是石膏的圣人──距离很远。这段经文的主要目的,并没有突出他的失败。值得留意的是对这情节的惟一评论是主自己,肯定大·在极需食物时,使用圣饼是合理的(可二25)。我们不可断定一个人,而不管他的处境;我们很易坐在安乐椅上,来审判其它人。绘画出大·极端的苦境,是这样叙述的主要目的。

这件事发生的地点挪伯,以前未曾提及过。从圣经的数据看,很可能它非常接近耶路撒冷,仍然在非以色列人的手里。亚希米勒属于以利家,可能发生在第四章的灾难后,这个祭司家庭的生还者,离开示罗,向南抵达挪伯,继续为以色列人服务。也可能示罗的祭坛已被非利士人毁灭或亵抇了。示罗或挪伯,都无意成为以色列人敬拜的中心。灾难临到这两处的祭坛,为耶路撒冷成为约柜和圣殿的所在地,铺平道路。

大·在迦特(廿一11-15

大·接着离开以色列境内。被放逐的人很自然会到一些友善或中立的国家。困难是大·已成为以色列相当知名的战士,尤其是在对抗非利士人方面。因此在非利士人的一个主要城市迦特发生大·装疯的事,并不惊讶。很明显大·打败歌利亚后,以色列妇女的诗歌(参十八7),同样对非利士人很熟悉──我们可以猜测他们所听到的,在许多场合是一首讥讽歌,正如有人说,音乐是没有界限的!另一方面,非利士人的宫廷官员不大详细知道清楚,他们指大·是那地的王(the king of the land译者注:中文和合本作以色列国王),无论如何,他们的评语,间接说明扫罗不喜爱那首著名诗歌的含意。

后来在廿七章大·重返迦特,那时他有许多士兵追随他,环境有明显的转变。但这里清楚指出他的生命危在旦夕;无论如何,他有理由这样想。所以他再次用欺骗的之法来保护自己,假装是个疯子,这种行动有两个动机。首先,非利士人可能会对这位曾在战争中,带给他们严重破坏的人,因为他现在已精神错乱,因而松懈,不防备他将来会带给他们什么伤害。第二,古时相信,精神错乱是受众神的折磨,习惯上对待疯子为禁忌及不洁,没有人会伤害他。因此大·的诡计聪明和有效。

对今天而言,东方人非常熟悉灵巧和诡计,可能最早期的读者会喜欢这故事,不单证明大·的狡猾,同时也看见亚吉王容易受骗。在所有有关亚吉王的情节中,事实上可见他的天真,并且容易相信别人。因此叙述者说这故事,部分是称赞大·;领袖一定要灵活,在危险时迅速作出判断和响应。可见大·的欺骗,就这样被当作道德的中和(neutral)。大·欺骗他自己的国家的祭司,像亚希米勒,是一回事;而他欺骗一位外邦的王,和以色列的敌人,却是不同的另一回事。

另一方面,我们知道新约圣经,将更高标准的有关真理和教训,放在我们面前。我们也可以将这些标准应用在大·的身上,其教训乃是,大·再一次遭受极度的危险,不是因他自己的过失;并且他的生命再次系于一线之间,神容许他采用危险和愚蠢的步骤逃过非利士人;神看顾他,并且带领他平安回到以色列地。

另一个功课是,恐惧(12节)乃是大·欺骗亚希米勒和亚吉的原因。恐惧犹如骄傲,是人的一种破坏性的性格,会产生许多错误的行动。当然人在受惊的环境下产生恐惧,这是很自然的反应,但基督徒信靠神可以胜过它,正如许多基督徒殉道者已经证实了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