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廿二章

 

大·的支持者(廿二1-10

大·现在回到他的家乡犹大,在那里他盼望有几个因素,使他可得到优势。他对地形熟悉,很容易帮助他躲避那些追巠者;并且他的支派的人可能提供一些保护给他,也许愿意收留他,甚至向他提供扫罗的活动数据。不少事实证明,有很多人反对他,但至少犹大是值得尝试的地方。

在第一节以下指出的形势发展是可以理解的,他的家族和宗亲愿意支持他,这是人的本性;在以色列社会中,家庭是不可缺少和最重要的单位。当然,他们也是相当危险,因为他们与大·的关系,会引致扫罗攻击他们。然而,当他同宗族的人追随他的时候,他很自然立即便成为犹大及其它地方的离异分子的注视的目标。我们对扫罗的管治情况不详,但由于他是第一位王,我们可以假设这时的政府是临时扻合的,很不完善的;许多来到大·总部的人,无疑问有很多不满。从很多跟随者在亚杜兰加入可见,因为大·有军事经验使他成为他们的头目是很自然的。这些军事力量的崛起,目的不是为进攻,而是为防守。大·可能盼望使犹大的一小部分成为独立的领土,好像稍后在非利士境内的洗革拉一样(参见廿七5以下)。

第三节往下再次显示大·不是逃避审判的逃犯,而是正在成为重要人物。他父母由于年迈,不能同受在犹大旷野的飘泊生活,便移去摩押,那里有他们的亲戚(我们可以从路得记得知);但他们必须得到摩押王的特别准许。这样,大·已经开始使用政治的谈判和策略。这里提及先知迦得也有同样意义;单独的个人不会有他们的先知。但是大·在某方面看来已是一位王,虽然还是一个被放逐的王。这里同样有一个对比:扫罗已失去所有先知的支持,但大·已经有一位先知给他提供意见。

然后扫罗孤独的地位突出来,现在舞台布景再次回到宫廷里(6-10节)。在那里这一位王拥有相当实际的权力,有一大批的宫廷官员,但他仍然感觉孤立,与他们所有的人为忤。他肯定约拿单与大·积极密谋对付他,他控告他人保持缄默,至少这是不好的。他毫不犹疑的解释大·的一小撮力量在进行反判阴谋,并且他事实上恐惧大·可能会贿赂他的官员。他开始说的话中,含有对他们较为诚恳的要求,强调他们与他是属同一个支派的便雅悯人,并且不可能期望像大·那样的犹大人会喜欢他们。

随着这里有一幅可怜的图画,一位王极度怀疑他所有的官员。不理想的统治者很难发号司令,或者相信他得到自己亲属的忠诚。故事继续下去时,扫罗愈来愈不像是一个王。

对这些不公平的控诉作出反应的,只有多益一个人。他当然盼望得到报酬。叙述者没有对以东人多益作出直接的评估,但在历史上许多时候,以色列人极其不喜欢以东人。我们可以假设作者期望读者,开始就对多益产生偏见。就事论事,他好像说出真情,但却不完全是事实;结果在有机会质询之前,扫罗非常愤怒亚希米勒。多益对亚希米勒的陈诉,让扫罗怀疑有背叛正在进行中。他的话是那些恶毒及自私的人最好的先例,使那些喜欢听他们所愿意听的掌权者,不能作出正确和公正的判断。

屠杀祭司(廿二11-23

在挪伯的悲剧中,描绘四种不同的人,给我们看见不少人性本相。那位有权力下令进行屠杀的人,当然是扫罗王,但大·(我们以前提过)、多益和亚希米勒,在这件事中都扮演一定的角色。我们由倒转次序来思想:

(一)亚希米勒:当大·拜访挪伯之时曾经很恐惧(廿一1),但当他发现自己处在试炼之中,却表现自己是一个勇敢、正直和尊贵的人。我们若要指出他的缺点,就只有缺乏技巧。谎话可能为他带来好处──谁知道呢?──但他承认控告他的所有行动,只拒绝承认动机。那些卑贱小人会狡诈地猛烈攻击大·,但亚希米勒却挑战扫罗王对大·的整个态度;可能他意识到大·曾经何等无助。这里有个人将真理放在一切之首;而其它的人也许只能在危机时,为真理而鼓起道德的勇气。

(二)多益:现在已显露他的本性,一个无怜悯或者无良心的人。当扫罗的其余官员,抵制击杀亚希米勒和其它祭司的时候,多益看来毫不犹疑,他的热心不是对职责或扫罗,乃是为自己的利益。我们再没有听到更多有关他的事情,但无疑他所作的,已经得到扫罗重重的报酬。

(三)大·,他对这一章开始由他无意引起的大屠杀,却无能制止或介入。但是,他已经作能力范围内的事。首先,他坦白承认他的错失,并且接纳责备;别人则会将所有的都归咎扫罗。第二,他宣布一个庄严的行动,保护惟一的生还者亚比亚他(23节)。这是亚比亚他由挪伯逃到大·的军营的意义;换言之,他知道大·无意伤害祭司,并且确信大·会照顾他。

(四)扫罗,不容置疑,他在最残忍的暴行和蛮横的杀戮上有罪──毁灭全城和居民,只是因为存在他思想中的一个阴影。毫无疑问,整个故事是显示他的品格已到达崩溃的程度:这个人以前拯救以色列脱离仇敌,现在他成为以色列宗教界的最大敌人。我们不能知道非利士人究竟有否破坏示罗,若有,达到什么程度;但我们知道,挪伯所发生的血腥事件!扫罗自我证明不配作王,冠冕一定要传给其它的人。

扫罗的行动,或许是由于他精神上可怕的状况,但也生动地说明绝对权力的危险,和要求一个理想统治者的条件。一位王一定要懂得查明真像(正如所罗门一样,参见王上三16-28)。他一定要能自制和善用权力。他一定要维护正义;若有不义便要受惩罚。他一定不会宣布报复和残忍的判决,扫罗在这些方面都失败。

最后,亚比亚他由扫罗的王国,逃至大·的军营本身是象征性。现在大·的跟随者中,有一位先知和一位祭司,但扫罗则什么也没有;撒母耳已经弃绝了扫罗,而扫罗也显出极大的愚拙而弃绝祭司。可能有其它祭坛的祭司,曾给予他一些的支持,但我们在此所知道的,则是扫罗在挪伯的行动,一定会疏离许多百姓,特别那些追随他的虔诚人。──《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