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廿三章

 

大·与基伊拉(廿三1-14

扫罗当时仍然控制大局,在基伊拉的事件,可以证明以色列人,甚至大·的家乡犹大,也准备忠心支持王。事实上一个城镇如基伊拉,不能做什么事,惟有向扫罗忠心:如果一个神圣城镇像挪伯也遭洗掠,只因怀疑他同情大·,这样基伊拉如果拒绝交出他,又有什么希望可以逃避扫罗的愤怒和报复呢?

基伊拉的情节,说明大·这段时间的窘迫──一种他不容易解决的进退两难,故此最后他被迫离开这个国家(廿七章)。这件事给大·一个机会,来衡量他的跟随者的力量和保护程度(现在已经有六百人,13节),整体有所增长,但也产生严重的问题。一个单独的人可能不被注意,并得到足够的食物,可以在犹大南部荒凉和无人之地生存;但六百人却不能隐藏很久,这地也不能维持他们很久,他们为着安全和供给,惟有继续流浪。

大·接着有不易解决的问题需要面对;但他不是没有资源。他有先知迦得,及祭司亚比亚他的事奉来提供意见;换句话说,他可以求问神,祂永不会令人失望。扫罗虽然拥有权力,但却失去引导;长远来看,他一定会失败。

如果神引导大·去基伊拉,为什么撤退像失败者?答案乃是这不是真正的失败。虽然基伊拉的百姓不愿意收留大·是事实,但这只不过是故事的一部分;如果他们真的收留大·,扫罗会占据这个城(注意7节中,他说的话),并且在攻入时捉拿大·。更重要的是,基伊拉的事件指出,大·友善和协助这个城镇,乃是出于自愿,不用任何的补偿或带给他们任何的伤害。虽然他们没有表示,但百姓一定感激他。故此大·为将来建立了良好的信誉。如果他与犹大同支派的人疏离,这会是他致命的因素,他不能再发生挪伯这种事件。如果这个发生在基伊拉的事件圆满了结,会帮助大·抵消挪伯屠杀中带来坏的名声。

大·在基伊拉显出,他将百姓的利益放在自己之上,并且他仍是以色列对抗非利士人的战士。他领导下的一小撮力量,本来不可能对抗侵略的非利士军队──扫罗一定不愿对付这庞大的军队──但在基伊拉中,非利士人不是入侵领土,而是发动军事侵袭,去抢劫和骚扰那里的犹大人。

仍然在神引导下,大·及时地离开基伊拉。继续躲避扫罗(14节),虽然他毫不放松追捕,但神却无意让扫罗捉到他。

大·的死里逃生(廿三15-29

这段经文指出大·离开基伊拉后,向东抵达隐基底(29节),他不能继续向东去;隐基底在死海沿岸(看下图)。他现在置身于旷野和较贫脊的郊野,附近只有细小的城镇,其中一个是西弗;这故事显示他的情况何等不安全,如果本地居民对付他──西弗的百姓果然如此!他们出卖大·没有什么好处,但是我们也不能怪责他们。他们很难相信大·会作王,他们只能帮助正统的权威,去捉拿一个逃犯。至少他们不会被控忠于支派多于忠于国家。

这段经文把约拿单和扫罗作有趣的对比。事实上这里是故意的幽默,当扫罗及他的全军不能加害大·时,却清楚看见约拿单毫无困难地与他的朋友接触及交谈。有人猜大·信任约拿单,容许约拿单找到他。这是撒母耳记中约拿单最后的故事──下回我们将听到他的死亡(卅一2)。在他与大·的最后谈话中,他将自己的宝座让给大·;而那时扫罗努力坚持抓住他的宝座,消灭他的对头。最后,正当扫罗的行动造成大·警觉和恐惧之际,约拿单的角色郄是鼓励大·;他正是为此而来。

圣经作者使用这个有关约拿单的简短故事,向读者证实一件事实,没有人可以阻止大·作王。这样强调大·并非篡夺者;约拿单在生时,也承认大·是王。这种强调非常重要,抵消一些不利大·的宣传,避免在大·得到王位后流传。

有关扫罗险些捉到大·的叙述,教导我们同一个功课;无论如何接近去捉拿大·,扫罗最终也不能改变神的计划。在此情况下,他差点成功,只因为非利士人之故,他不得不放弃,故此神使用非利士人去挽救大·。

政治局势已经发展成为三角的斗争:扫罗看大·及非利士人为他的仇敌;非利士人看大·和扫罗为敌人;在大·方面,他只把非利士人视为仇敌,但没有意思成为扫罗的对头。他尽量躲避他,不与他作战,大·尽力使同胞不会疏远他。在此形势下,非利士人开始进攻(27节),逼使扫罗认识到他们才是主要的对头人,而放逐追捕大·一段时间。

这件事正好说明了历史的复杂性和暧昧不明:被非利士人侵略的以色列人,和扫罗及他的军队,两方面都没有看见神的手在非利士的进攻上工作。这需要信心的功用,去相信神统管一切人类的事情;而许多时候,只要回顾就可以看见祂的目的。不必等到大·成为君王,以色列整体才能如圣经作者那样解释这次非利士的入侵。

这件事也是圣经的神迹一个好例子。许多神迹不一定是超自然的事──非利士的侵略,很不幸是每日发生的事情──但神迹是有时间性的。如果非利士人迟一天才进攻,大·可能已被扫罗捉到,并且无疑会被处决。对大·而言,这侵略发生在洽当的时间。这次脱险,使他深深感谢神,也增强他对神的信心。但对扫罗而言,这件事也是一个讯号,如果他有卓见去意识的话,便明白对大·不懈的仇视,神不会站在他的一方。然而,很可惜他把大·的脱险的全部责任,都推在非利士人身上,而没有看见神在这些事中的目的。他错误地以为自己可以辨别是神的手使大·进入基伊拉(7节)。扫罗像我们一样打着如意算盘,去看神的手,会任意地让我们选择去做某些事,而忽略其它的事情,这是典型的人性。

 

──《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