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廿六章

 

扫罗的第二次死里逃生(廿六1-25

虽然内容有些不同,这一章告诉我们的故事,很明显与廿四章很相似。大·再一次被扫罗追赶,但反过来,他再有一次黄金机会,可以杀死这位王;而再一次他的跟随者催促他把握机会,但他却拒绝这样作;又一次他让扫罗知道发生什么事,而扫罗也再次为他的错误道歉。这个结果指出廿四章及廿六章只是同一件事的不同的翻译。但有些学者觉得内容太多不同,不能支持这种结论。无论如何,很清楚圣经作者相信大·两次保存扫罗的生命;他详细叙述两个故事,目的强调这两件事的教训。

(一)第一个教训是,无疑神保护大·;无论扫罗的军队怎样庞大,他追捕大·之行动终必失败。另一方面,扫罗会发现神撤回对他的保护。如果他不敌大·细小的军队,他又怎样敌得过非利士的军队──此事不久将证明(卅一章)。叙述者甚至告诉我们,扫罗全军不能保持清醒(12节)!甚至押尼珥作为大能勇士的声誉也不能保护王。

(二)第二个重要主题,乃是大·完全没有伤害扫罗,甚至不盼望他受伤害。在整卷撒母耳记重复地强调这件事,一定是当时有大·的仇敌,在以色列境内企图歪曲他的品格,指出他向扫罗王犯了背叛和不忠的罪。一个更具普遍的教训,是好领袖不攻击他们所要继承的前任;向着先人有一颗清洁的良心,与向着普罗大众有一颗清洁的良心,同样重要(参廿五31)。同理,今天的领袖不应被明天的领袖所嫉妒。

(三)这里再一次指出,没有人有权攻击神所拣选及膏立的领袖,无论他的行动多么的错误和欠考虑。新约同样也支持律法与权柄;参罗马书十三章一节。

与廿四章比较,这章的故事最不同部分为十八节以下,大·对扫罗说的话。现在大·明白,他与扫罗之间的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不能无止境地继续下去 ──正如我们在廿七章所见──他准备离开以色列领土。十八节以后很清楚看见,这一次迁移是非常严重和不快乐,以色列人对他们家乡的态度,远超过普通的忠心和爱国的精神;这里有强烈的宗教倾向,因为以色列地乃‘应许之地’,这地乃是长久以来,神应许他们的祖宗,以后要赐给他们的。故此离开,乃是放弃神给他们最好的礼物;同时,正如大·所说的,这也是失去公开敬拜他们的神,因为以色列境外没有圣殿或祭坛。透过这些话,大·和说故事者清楚指出大·将离开以色列,往非利士境内,乃是被迫的,绝非他的意愿。

十九节有一个问题,即是否大·或他的跟随者有过错,使他被放逐呢?(可能有其它人挑拨扫罗去对付大·,但较可能大·指的扫罗他自己。)如果扫罗坚持错在大·,这样大·会准备聆听这些控诉;如果他有罪,他会愿意献上祭牲来寻找神的赦免;但当然再一次扫罗承认他是那个作错事的人(21节),故此大·在前往非利士之前他的名声是清白的。

今天我们可以用‘宣传’这个词,来形容这些数据,目的是要使大·的名誉清白。然而,不需要愤世嫉俗,一位神子民的领袖的名声,应该与他的良心同样无可指责是很重要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