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四章

 

4

<syncBible ref=撒上4:1>非利士人的祖先是谁?与以色列人的关系如何?

4:1  非利士人是挪亚的儿子含的后裔,居住在地中海的东南岸,埃及与迦萨地带中间。他们原来是“海上的居民”,从希腊和克里特岛乘船来到中东。到撒母耳的时代,这个好战的民族已在迦南地西南,迦萨地带的五个城市定居立国,不断入侵以色列内地。在那个时代,他们是以色列人的头号敌人。

<syncBible ref=撒上4:3>将约柜如护身符般看待?太迷信了吧──我们也会如他们般看我们的信仰?……

4:3  约柜之中有神赐给摩西的两块法版,刻有十条诫命。它应当放在至圣所,就是会幕最神圣之处,只有大祭司能一年进去一次。何弗尼与非尼哈擅自闯入搬运约柜,自然亵渎了至圣所。

  以色列人虽然深晓约柜极其圣洁,不过又以为约柜本身──包金的木匣子,是他们能力的泉源,开始以它作为幸运的符箓,指望能保护他们脱离仇敌。神的象征物并不保证神的同在、必定会发出大能。他们对约柜的态度与敬拜偶像相似,十分可悲。约柜被非利士人掳去,他们就以为以色列的荣耀已经失去(4:19-22),神也离弃了他们(7:1-2)。神能按祂的智慧与旨意来显明祂的大能,祂只向那些忠心寻求祂的人显现。

 

以色列人与非利士人的争战{\LinkToBook:TopicID=531}

<syncBible ref=撒上4:4>以列色人把约柜运来是为了──

4:4  “坐在二基路伯上万军之耶和华”,意思是说神居住在约柜上盖的两个金基路伯中间。何弗尼与非尼哈将约柜运到战场,以色列人就相信它会带来胜利。

<syncBible ref=撒上4:5-8>神过去的保守已成历史,怎样保持不败和更新呢?

4:5-8  非利士人因为听说过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神如何伸手帮助他们,所以一听到祂的约柜到了就十分惧怕。但是以色列人已经偏离了神,所靠的仅仅是敬虔的外貌,所抓着的不过是从前得胜的象征。

  有些人和教会常想靠追念神的赐福度日。以色列人误以为神过去曾经使他们得胜,现在虽然已经偏离祂,祂仍会再次使他们胜利。现在和圣经时代一样,属灵的胜利乃是借着人与神的关系不断地更新而来。不要倚靠过去,要使你与神的关系保持甜美新鲜,并且不断更新。

<syncBible ref=撒上4:11>恶人必遭报应,你信吗?

4:11  这件事应验了234节的预言: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与非尼哈必“同一日死亡”。

 

以利{\LinkToBook:TopicID=524}

<syncBible ref=撒上4:12>示罗在以色列历史上曾经是──

4:12  示罗是昔日以色列人的宗教中心(参书18:1;撒上4:3),神的会幕长久设立在那里。因为以色列人没有政治上的首都,从战场传噩耗之人,就自然而然地来到示罗。许多圣经学者相信,示罗城就是在这一场战役时被毁(参耶7:1226:2-6;及7:1的注释)。

<syncBible ref=撒上4:18>领袖的德行,反映他的王国甚至时代盛衰……

4:18  以利身兼以色列的士师和大祭司。他的死亡标志着以色列士师的黑暗时代的终结,那期间大多数人民不理会神。不过,撒母耳也是士师,他的一生看到以色列人由士师秉政过渡到王朝时代,开始了以色列人在下一个世纪所经历的大复兴。圣经没有说谁接续以利作大祭司(因为撒母耳并不是亚伦的子孙,所以他不适合作大祭司),但是撒母耳在以色列全地为他们举行重要的献祭,实际上代行了大祭司的职务。

<syncBible ref=撒上4:19-22>婴儿以迦博的名字象征了──

4:19-22  这件事说明以色列人的属灵光景已黑暗衰退。男婴以迦博长大以后,本来应当继承父亲非尼哈作祭司,但他父亲却因亵渎会幕在战场被杀。神离开祂的子民带来的恐惧阴影,掩盖了孩子出生的喜乐。罪恶若在我们生命中作王,就连神所赐的欢喜快乐也尽属虚空。──《灵修版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