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下第二至三章

 

竞争的君王(二1-11

随着扫罗及王储约拿单死后,正常的政府机构也瓦解了,只留下两位高职的军兵,来填补这个政府的真空。一个是押尼珥,他曾是扫罗的最高统领;另一个是大·,他有一段时期,曾是扫罗的指挥官之一,但现在他在洗革拉犹大的西部边界。在国家危机和紧急的时候,军队出来控制大局,这乃是经常发生的事。

这两个人的行动相当不同。押尼珥决定为自己争取权力;故此他设立扫罗一个儿子,作傀儡君王,他的名字叫伊施波设(8节以下)。这个行动,明显受大部分的以色列人的支持,一大例外是犹大支派。有关伊施波设的王国,我们从非利士人最近的胜利看到一些影响的标志。虽然他被他的支派便雅悯承认为君王,却不敢以基比亚为他的首都,好像扫罗以前那样;他的首都和总部惟一安全地方,乃是在约但东部,离开非利士人的基地很远。这样他便拣选玛哈念(看          下图)。很难猜测他在耶斯列、以法莲和便雅悯,有多少的控制权,现在非利士人再次于约但河西岸强盛起来。无论如何,他无疑是个软弱的王(靠着押尼珥的帮助),在一个软弱的王国里统治。押尼珥设立伊施波设,这个行动是很自然的步骤,但却是自私的动机,并且没有考虑神的旨意;他没有征询任何的先知。

另一方面,大·第一步寻求神的旨意,然后他才由洗革拉迁到希伯仑──犹大的一个主要城市。希伯仑是很合适作首都的地方,大·不像押尼珥那样,他没有篡权;而是犹大支派主动加冕大·,使他作他们的王。伊施波设的百姓接受伊施波设作王;大·的百姓选择大·作王。值得留意的是,虽然圣经强调神拣选的重要,这段经文却也承认批众选择的重要。理想的统治者既被神所拣选,又同时完全被他的百姓所接受。

最后大·向以色列的王位直接踏上一步。他向基列雅比人发出的信息(5-7节),表明他已豫测他会统治全国。基列雅比这城镇对扫罗非常忠心(参见撒上卅一11以下),它位在外约但的上面,北面离伊施波设的首都不远,但大·给他们的信息,表示他不理会他的竞争者的存在!大·没有要求他们支持他对抗伊施波设;反而传达犹大与基列处在同一阵吥的看法──不是对抗伊施波设,而是对抗非利士人。(看来非利士人很高兴地准许大·作犹大王,无疑因为他们看到以色列画分为两个对立的阵营。)

以色列和犹大分裂不清楚持续了多长时间;十一节指出大·作犹大王有七年多,而伊施波设作北部支派的君王却只是两年多。如果说伊施波设死后五年,他的百姓要等候五年,才接纳大·作王的话,这是很值得怀疑的;同样大·不可能在押尼珥设立伊施波设作玛哈念王之前的五年作犹大王。这些数字会造成一点儿的困惑,但无论如何,以色列的分裂不是很长时间,在分裂时,非利士人才是真正要管辖的因素;而这不是神给祂子民的目的。

内战(二12-1

在这种情况下,两个以色列王朝必然互不兼容。我们怀疑大·有意攻击伊施波设及他的王国,但以色列其它的人,一定不赞成犹大的分割及拒绝接纳扫罗的儿子作王。可能押尼珥是这件事的发动者;但我们却不肯定。两方军队在便雅悯的基遍相遇,这地非常接近犹大的边陲(看下图)。起初看来好像是某种运动的竞赛,后来误导致引起打斗和流血;但十四节的戏耍这个字,意思是引致发生战斗(combat),许多现代圣经译本是这样翻译。像大·与歌利亚进行的单独战斗(参见撒上十七章);这一次每一方都派出十二人,如果一方胜出,可能只是精神上的得胜,避免流更多人的血。

古代社会的战争,依从公平严谨的规则和惯例,像这种内战,将仇恨灭至最低是相当重要的,避免带来憎恨和苦毒;自然双方都盼望得胜,但没有一方希望羞辱对方,双方都避免引起多年的家族及种族之间的仇杀。可见这件事并不能依计进行,反而有许多便雅悯人阵亡(31节);用今天的标准来衡量,这不是很大的数目,但便雅悯是个细小的支派,故有人始终不肯原谅大·:看十六章五至八节。我们不知道总共进行了有多少的战役,和小规模的战斗,但是大·方面却保持胜利(三1)。这是另一个标志,显明神喜悦他,并且弃绝扫罗和他的家庭。

故事的主要兴趣集中在亚撒黑的死,他不是普通的犹大士兵,而是大·高级军官约押的兄弟;杀死他的,乃是敌方的主帅押尼珥。押尼珥尽力避免发生这件事,但这件事不久后便发生重大的余波;叙述者描述这件事的主要目的,显示押尼珥及约押两人,怎样避免无谓的流血杀戮,他们皆承认对方为弟兄26节),他们有血肉之亲。这种认识是真实而又有智慧。押尼珥尝试说服亚撒黑离开他的时候,同时很明智地显示他关心大家将来的关系;亚撒黑不肯听从他,并不是他的错。

在战争白热化中,不容易承认对方是自己的同胞,甚至内战也是如此;何况对抗外国人的战争,更不容易承认敌人是我们的弟兄──在神的眼中同是人。开始打斗时就需要这样承认,否则便太迟了。有智慧的领导者,要在事前看见可能的冲突,并且用一种实际步骤来避免。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看见押尼珥的智慧来得太迟了:他加冕于一个人作王,但此人却不是神所拣选的,故此给犹大带来一场不必要的战争。犹大的这地方已接纳大·作王。他的百姓也被逼受苦;他不知道自己将生命陷于极大的危险里,押尼珥因追求权力,引致杀身之祸。

伊施波设的失败(三2-19

权力是这段经文的钥字──大·逐渐增加权力,押尼珥追求权力,以及伊施波设的软弱。

(一)这段经文详述大·的家庭(2-5节),无疑这取自古旧的档案数据,显示大·在犹大建立怎样巩固的家庭。虽然他只是颇细小的王,他已建立了一个后宫。我们对他的大多数的妻子及儿子所知很少;在这张名单内,只对押沙龙较感兴趣,他后来成为叛徒对抗他的父亲。值得注意的是他母亲乃一位公主。基述乃是亚兰国的一个省,位于伊施波设王国的北部(看下图)。很明显大·建立广泛的同盟,帮助他减弱对手的地位。

大·同时决定取回他的第一任妻子米甲(12-16节)。没有提到大·爱她,当然他有权得回首任的妻子,但是主要的出发点,乃因她是扫罗的女儿。如果作王后,会造成北方的忠于扫罗之百姓的分裂;造成忠于扫罗的百姓,或向他的儿子伊施波设,或向他的女儿忠心。大·这样做,可以减弱他的敌对者,而不必杀死以色列的士兵,不会引起任何的愤恨。

(二)至于押尼珥方面,他被赤裸裸的自私自利所推动。起初他想满足于用个人的力量,来控制那位年青的君王,但当他亲近扫罗的一个妃嫔时,已显露他自己要作王。占据一个死了的君王的妃嫔,是宣告得到宝座的一种方法(参十六20-23)。这可能是押尼珥的动机,也可能他有意与伊施波设争吵,以找到借口抛弃他。无论是那一点,他是为那妇人与伊施波设争吵,并且马上转移效忠大·。现在他承认一些以前否认的,即是大·被神拣选作王这件事。他谨慎地靠近大·,与他立约,不但保存性命,将来也可能在大·的政府中,得到一些地位。押尼珥是个很有野心的人,无疑他盼望成为大·的最高军事统帅,正如在扫罗手下一样。他现在不再忠于扫罗的家庭,他只希望站在胜利那一方,随机应变。

(三)现在伊施波设的事业运数已定。除了押尼珥废除他这个事实之外,以色列很多很有影响力的百姓清楚知道,只有一个人可以带领以色列人,成功地对抗非利士人,这个人,就是大·(17节)。

伊施波设的软弱一定众所周知,他父亲的妃嫔和他姊姊米甲涉及的,乃是在某种意义上,其中一个人给了押尼珥,另一个却给了大·。这里他与大·有很戏剧化的对比:正当大·建立后宫,伊施波设却不能控制他宫廷里的公主。

在这些政治权力的纠缠中,我们较少想到那位妃嫔和米甲,没有人询问过她们的意愿,她们只是游戏中的抵押品,米甲的第二任丈夫帕铁也一样。可能他迎娶米甲时,很有野心:现在他真挚地为失去的妻子而难过。冷酷而有野心的人,好像押尼珥那样,遗害许多无辜的人。野心本身不是坏事,但在人们的心目中,野心很容易变成一种自私和残酷的动机。当然没有某种程度的野心,很难成为领导者;但没有好的和受欢迎的领袖,用践踏别人的方法使自己得到那地位。

押尼珥之死(三20-39

在这叙述中再次出现三人控制的舞台中心:其中两个是大·和押尼珥,这次第三个人是约押,他是大·的侄和主将。中心事件为押尼珥被约押刺杀。从作者写这件事的篇幅和关注程度,显示它不是件小事;这种事情,在今天会成为所有报纸的头条新闻,引致许多的评论。事实上押尼珥是位知名的重要人物,在以色列中具有影响力和声望。如果他活着的话,肯定会成为大·的王国中,一位政治领袖人物。尽管很难猜测他是否效忠大·王;或者只是暂时屈服,以便为自己获得大的权力。看来大·准备信任他,但约押的观点却不同,他说押尼珥是个骗子和奸细(25节)。也许从长远来看,约押是对的;但在短期内,押尼珥之死,是大·的一个挫折,阻迟了以色列和犹大重新的联合。

(一)大·。这件事最重要是大·的名声问题。押尼珥被杀,对他很尴尬:我们可以说押尼珥,这个时候是外国一位很有地位的人;而他在犹大,被大·一个最亲密的朋友和伙伴所杀,当时他得到大·许诺的安全。无疑这会有许多闲言闲语,揣测大·计划这次暗杀。有不少现代作者也同样怀疑大·是否清白无辜。让我们假设大·真的担心押尼珥的权力和影响正在伸展,并且看见计划暗杀有许多好处;但在他与以色列处在磋商的关键时刻,他肯定不会进行这个冒险的计划,因为押尼珥刚刚应许去说服以色列的北方支派,放弃支持伊施波设,而让大·作他们的王(21节)。大·不会是这种傻瓜,去破坏这种磋商,冒着永远与北部以色列分离的危险。故此他要公开将责任归在应得者身上,使得没有人相信他有责任。神所拣选的领袖,不但有清洁的良心,也要有好的名声(请看提前三7),大·所采取的步骤证实很有效(36节)。

(二)押尼珥。押尼珥是著名的战士和政治人物。故此大·的悼词,多提及他的才干和成就;但在卅三节对他有一小小的保留,形容他有一点──愚顽。这个在多次对抗非利士仍然生存的受损伤的人,竟然愚蠢地信任约押,造成一失足而毁了他的一生。

大·看来惊讶押尼珥缺乏谨慎。这的确是骄人者受骗的一个最佳例子。押尼珥太过肯定他在大·眼中的重要,没有怀疑任何大·的官员,可能会攻击他。故此这位冷酷野心的人,结果没有得着什么,只有英年早逝;他对伊施波设背叛,没有带给他任何好处。

(三)约押。约押在大·细小的犹大王国中,已经是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不久以后他将在以色列联合王国中显得更加重要。也许他怀有野心,并且妒妒押尼珥,害怕他可能成为大·军中最高统领,取代自己。也许他真实相信押尼珥将对大·的存在构成严重的危险,正如他所声明和行动──正如他所想的──他暗杀押尼珥是为大·的好处。但也可能他只被一件事困扰──个人的报复,因为押尼珥杀死他的兄弟(二23)。这种家族之间的仇杀,对社会造成极大的破坏,在历史上重复又重复地证实;值得惊奇的是这次暗杀在以色列中没有很大的反应。憎恨和报复在基督徒的思想和行为中,不应有一点儿的地位;它们乃是以自我为中心,偏见和破坏性的情绪,没有任何积极的价值。政治暗杀无疑是可悲的:它可能引起国家的动荡和危机,伤害许多无辜的百姓。在这个案中,只因为大·的高尚见识,和公开责备约押,避免了严重的政治影响。──《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