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下第四章

 

伊施波设之死(四1-12

押尼珥的重要,从他的死对伊施波设和他王国的影响可见:两方面都混乱,造成以色列一段时期的政治真空。明显地伊施波设不愿意退位让贤,对那些愿意大·作他们王的百姓,现在会感到谈判失败而灰心。所以从人的角度看,便不奇怪有些人,决定打破僵局消灭伊施波设;因现在他是以色列和犹大团结在大·的统治下的惟一障碍。

有两个以色列的军长,他们决定暗杀这位不必要的王。正如他们所预定的,将伊施波设的首级带给在希伯仑的大·,作为好消息的证据。他们以为可以得到热烈的欢迎和报酬;故此他们立刻进行刺杀。约押无论如何在事后有刺杀押尼珥的借口;他们却没有借口杀害伊施波设。

今天有很多法律问题牵连在内:那暗杀者须要引渡回他们自己的国家受审。事实上,我们不清楚大·在这件事上是否真正审讯。伊施波设不是犹大人,而他也不是在犹大被杀。事实是大·自己成为他们的法官;他有权力,他坚持为全以色列的利益而行动。他的态度将成为对每一个以色列人的再保证,保证大·不会仇恨曾经支持扫罗家族的以色列人。这段经文中提及的人中,只有一个人必须恐惧报复的──约拿单的儿子米非波设(4节),现在这里暗示大·待他很好;全部的故事将在第九章讲述。

大·之精明另有一个原因,乃是显明他完全与伊施波设之死无关。许多好挖苦的人,可能猜测大·贿赂这次暗杀,但当大·迅速地把他们正法,使这些谣言粉碎了。事实上他们不能为自己有什么辩护。

有一点特别有趣的地方,是大·对伊施波设的描述。他没有称他为‘耶和华的受膏者’;以前他这样称呼扫罗,并且丝毫不与他作对。现在他也回顾处决那个亚玛力人,因他胆敢杀害耶和华受膏者的生命。与扫罗对比之下伊施波设,不曾作王;他没有得到任何先知的膏立为王,只是押尼珥推举而有现在的地位。眼下只有大·自己是耶和华的受膏者。然而,大·郄能够承认伊施波设是义人11节)。他发动战争攻击犹大,这是事实,但在他自己的王国里,他没有做什么该引致背叛或被暗杀的事。大·简单地承认这些事实,来如此描写他的死对头。

公平和公正是所有良好的统治所必须的;在以色列和大·的例子中,适当公平的治理,对大·是很重要,尤其是在他作王的早期。

我们从许多古代的文献中,知道在整个近东地带,法律和公义是相当重要的事,并且被视为每位国家的君王特别的责任,来维持国家的法律,并将公义带给全体百姓。事实上,公平和寻求公义的见解,似乎是全人类普遍的特性;现在很少孩子不发出抗议的声音:‘这是不公平的!’这确实是自然的天性,乃创造主植根于我们所有人的身上,是祂所关注要在祂的世界中推广的。祂自己是‘公义的审判官’(参诗七11),而且神定意使弥赛亚将在地上带来完全的公正(参见赛十一3以下)。适当地刑罚犯罪者(虽然刑罚他们的方法可能不同)能带来一种安全感,并且对一般百姓有好处。从大·统治这个联合的以色列王国开始,他真正显示对公义的热心。

跟着大·处决伊施波设的凶手,清楚向所有以色列人表示,他不赞同用这种方法来得到权力。这次暗杀,对他同样没有构成伤害。再一次叙述者盼望读者,看见神站在历史事件之上,为大·的好处而操纵着。神可以透过任何的方式来工作,甚至在人的错误的行为上工作。──《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