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下第五章

 

占领耶路撒冷(五1-16

在当时的世界上发生两件最重大的历史事件,首先是大·成为联合以色列的王;第二件事是他使耶路撒冷,成为联合王国的首都。我们不能够夸大某件事的政治影响;在大·统治以前,以色列不曾是一个有能力的强国;在政治权利和影响方面,耶路撒冷也不能与巴比伦或罗马、伦敦或纽约相提并论。大·成为王,并且占领耶路撒冷时,四围没有任何一个重要的王国(如埃及),会对此有兴趣或者有印象,然而这两件事却具有伟大和深远的宗教意义

(一)大·开始了一个延续共超过四百年的君王谱系,并且留下了第二位和更伟大的大·这个盼望。这盼望在耶稣基督降生时实现了,耶稣将声言历史上的大·是他的祖先。正如每一次的圣诞节提醒我们的那样。故此大·的家谱在基督教里继续下来,影响到全世界。(在这种意义下,大·具有震撼世界的政治意义。)基督徒及犹太人都有同样的背景,来愉快回顾大·。

(二)耶路撒冷直至当时,仍是以色列境内的一个外邦的城市;占据它的是一些迦南人,称为耶布斯人。大·决定占领它,并且很容易得到,虽然它的防守很坚固──它的城墙和斜坡是天然的防御,即使一营的跛子也可以把大·拒之于外。但耶布斯人错估了形势;大·攻上去使它成为军事总部,因为它有极好的位置,也可作为国家的首都。这是一项精明的行动,因为耶路撒冷处于犹大和便雅悯支派的边界,故此大·建立这个首都,避免偏爱南部或北部任何的支派。

最重要的是它成为宗教首都,逐渐代替其它以色列的圣所和邱坛,并且最后成为犹太人惟一接纳的宗教中心。它在基督徒心中也很有感情,这城不但是大·的胜利,也同时是耶稣被钉和复活之地。回教徒同样把它与麦加(Mecca)、麦地那(Medina)同视为圣城。大·占领并转变了的耶路撒冷,对这个世界作出了贡献。

这段经文主要强调大·及其王国的安全和稳定;这章的下半部指出这种安全来之不易。从历史的观点看,这是神定意给以色列一个时期的成功、强盛和繁荣,在大·的领导下一段难忘的黄金时代,并可作为将来的标准。在人类的历史中,黄金时代很少,但它们不仅值得怀念,也有积极的价值和要达到的目标,有值得追寻的理想。可以成为在极度失望和面临极难应付的困难时期,一种更新的盼望。期望弥赛亚王有一天会引领他们进入强盛、和平与繁荣的国度里,鼓舞犹太人在许多世纪中充满盼望;新约给基督徒关于再来之王有许多的应许。在这个黑暗和消极的时代,我们要牢记圣经和教会时常所教导的,神是至高的统治者,必要赐下繁荣和平安。故此,我们真挚的祈祷应该是:‘愿伓的国降临,愿伓的旨意成就……。’

胜过非利士人(五17-25

一直以来以色列分割为两个小的王国互相攻击,而非利士人看来很少采取行动;但当大·成为联合以色列的王后,他们马上发动攻击。可能他们第一次的攻击,发生在大·占领耶路撒冷之前;十七节提及的保障,可能指亚杜兰,曾经一度是扫罗追捕大·时,作为大·的总部一段时期(看下图)。利乏音谷位于耶路撒冷的南部,这里非利士人驻军于两个地方,逼使大·要分头对付他们。这种策略在基利波对付扫罗时,证明很成功(参见撒上卅一章),但现在他们落在大·的手里,遭遇两次败绩。看来以色列的首次胜利,是因一次前线突袭而得手;第二次,大·改变他的策略,令他们十分惊慌。这次的胜利,无疑也包括其它圣经没详细记述的原因,引致非利士人被迫撤回到他们在地中海沿岸平原的领土内。这是廿五节提及基色的意思,参见下图。

毫无疑问大·一定是个英明的战士。当他在扫罗的麾下已证明这点;在对抗非利士人的伟大胜利中,再次证实了。故事中清楚指出,他未得神许可之前,不敢采取任何行动。他一定使用以弗得,并在亚比亚他的监督下,来寻求神的旨意。我们从研读撒母耳记上廿三章九至十二节可见,人们可以向以弗得直接询问,并得到简单的答案(基本上简单回答‘是’或‘否’)。换言之,主动和策略是来自大·,但他透过以弗得,向神求问可否行动。这是基督徒的模范,我们应运用神赐给我们的头脑和才干,去应付困难和当时的需要,而不是静坐和只向神祈求成就我们所想的。但每一个方案和计划,都要在祈祷中求问于神,得到祂的准许;没有祂便不能成功。

大·的成功,是相信依靠的结果。回想扫罗两次不顺从神都是在战争情况下(参见撒上十三及及十五章)。故此真正的领袖不但使用他的天资和才干,也要将这些奉献给神;结果必带来以色列繁荣和昌盛。

伟大的战役的情景,时常在多年、甚至几个世纪后仍然不被遗忘。例如一零六六年的希斯亭战役(The Battle of Hastings),以这地命名为──‘战役’。同样古时的以色列,地名与那里发生的事件时常有所关连。记得大·在巴力毘拉心的初次胜利,那地的名字是‘突破之主’(the Lord of breaking-through编按:中文和合本译作:‘如水階h’)。这名字记念胜利者不是大·,而是神。事实确如此,因为大·最终也会死亡,不能再为以色列争战;但以色列的神永远活着,祂是以后以色列后代的盼望和勇气的来源,特别是在其它仇敌(好像亚述人和巴比伦人)管辖的日子里。

非利士人遭受惨败,以致撇弃他们的偶像(21节);大约一代或更早以前他们掳去约柜(撒上四章),但他们从没有打败过以色列的神。现在形势完全扭转了,非利士人的神只是人手所做的形像,而且它们被掳走作为这故事的结束。非利士人永远不能够再兴盛起来威胁以色列人;他们的能力被永远瓦解。这是大·最显赫的成就,也证明他是神所拣选的王。

──《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