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下第六章

 

约柜移至耶路撒冷(六1-23

这一章描述大·使耶路撒冷成为他的宗教首都之第一步。以后还有许多要完成的工作;包括寻找圣殿的永久位置(看廿四章),和等到大·死后,才建造起来的圣殿。虽然如此,将约柜带到耶路撒冷的行动,是相当有意义和价值的。占领耶路撒冷当然是第一步,而打败非利士人也同样是必须的,因为巴拉犹大(2节),在撒母耳记上七章二节称为基列耶琳,相当接近非利士人的境地,也可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下。无论如何,现在有一方法,可以重得被遗忘多年的约柜。大·把它运送到耶路撒冷,把这视为国家大事,从许多的百姓参与可见(1节)。内文围绕约柜的行程,详记由巴拉犹大到首都两个地方的欢乐和庆祝。

约柜是国家的象征,作为神同在的可见记号。这次盛会标志着爱国的热情及宗教的热心;神的同在现在已经安置在国家的中心,在它的新首都。这是神喜悦以色列及大·的记号。在以后的世世代代中,直到新约时代,在向着耶路撒冷的朝拜路途上,犹太人对他们的国家及人民的爱心,越来越强大,越根深蒂固。像我们这些时间和空间的受造之物,我们都需要一些信仰的中心,地方教会很可以满足我们大多数人,但无疑一所大教堂对许多基督徒是需要的。当他们受鼓励及增强信心后,他们真的建立起来了。伊斯兰教这样声称,在往麦加朝圣的仪式中,提供一个这种宗教团结、信心和同属弟兄感的最强大的源头。可能在更正教中(反对罗马天主教在罗马有可见的中心),我们失去了我们的团结感,也失去任何特殊的地理中心。也许我们需要有失去的‘耶路撒冷’的代替品;另一方面,希伯来书十三章十四节提醒所有的基督徒:‘我们在这里本没有常存的城’。

对大·而言,这次快乐的盛典夹杂着两件事,一件是公开的,另一件是私人的:乌撒之死和他与妻子米甲之间的疏远,两者都使他有所关注。看来可能神对约柜由原来居停地移走表示不满,事实上这些挫折只是暂时的(看第七章),但对当时却有严重的阻碍。

(一)乌撒。用今天的词语,解释乌撒之死是很容易的。将关怀的手放在圣约柜上,被看为亵抇;圣物不能用手去操作或胡乱处置,除了那些特别委任及献身的‘圣’人。乌撒的动机在世人看来是很好,本能地伸手去稳定约柜,但他这种行动令人震惊,引致恐惧,他被一种像心脏病的疾病所袭,旧约作者从我们可能归咎于自然的原因看见神的手。

从这次出人意外和不受欢迎的事件中,得出一个教训,乃是在约柜和透过约柜事件重新认识神可畏的能力。按实物说,约柜只是一个盒子,可以随意任人移到喜欢的地方;但它所象征的神,却不能被操纵或摆布。以色列一定要像非利士人那样,认识神的怒气。神百姓也有一个试探,假定祂是惟令是从,祂的思想会吻合他们的思想,这种态度其实与亵抇相距不远。虽然如此,三个月的阻延,向大·证明神的同在,本质上是祝福和施恩的。

(二)米甲。这里不能够完全清楚知道,为什么米甲不赞同所发生的事。明显地她像冰山倾倒一般向大·。可能她对她的丈夫不满──或者更可能──她有一些宗教的理由,反对约柜移到耶路撒冷,以及那些伴随着的新奇仪式。这种隔阂跟着带来不育的后果(23节)。这是对她的一种惩罚,但对大·有些影响,他盼望透过这婚姻和后代,可以医治他与扫罗家庭之间的关系。这种婚姻若带来儿子,很可能是最佳的王储,成为大·当然的承继人;但事情却不是这样。

廿三节强调米甲是扫罗的女儿,神的旨意不要任何扫罗的后代掌握以色列的王权,包括大·的儿子。尽管如此,米甲的损失,是由于她不愿意与这王国中新的宗教架构合作。我们不要忘记,耶路撒冷在当时没有以色列人的任何传统,那时它必然被视为半外邦的和拜偶像的城市,是大·自己谨慎地使它成为他的宗教中心,故此不惊奇会有些人提出反对。我们都有一种相当保守的倾向,甚至反感,来对待宗教信仰。但新的环境需要有新的思想,有时候需要极力避免长久持旧。如果这样,我们的传统主义,不但会导致阻碍神的计划,也同时会带给我们失望和挫折。我们一定要像大·那样,对神的旨意敏感。──《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