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下第八章

 

权力与成功(八1-18

由第七章的宗教高k,我们再次降到第八章的每日世界的战争和流血事件,军事行动占据了整个故事。在第五章结束时,非利士人撤回基色(五25),现在他们又再卷土重来进攻。虽然大·并不希望占据它,作他们的王,但他们必须被征服。我们不大肯定第一节英文译作Metheg-ammah的意思(编按:中文和合本译作‘京城的权柄’),这不是地名,也许是‘对几个城市的控制权’。无论如何有一件事实出现,乃是帝国的角色,现在由非利士人转到以色列人,正如这章圣经的其余部示所显示的。

第十一节给我们有关大·争战的广阔范围的观念。我们对多数这样的战争怎样开始,没有什么数据。大·肯定不像非利士人那样是侵略者,在与亚扪的战争,他被逼要采取行动(参十1-7);故此可能他从未有企图,去征服别国,建立一个帝国。在以色列北部有几个亚兰人的小国,其中一个或几个可能竭力要在商业上超越他们的邻国。当时有很多商业路线经过巴勒斯坦,而且亚兰人是伟大的贸易者,我们可以推测亚兰人与大·之间的战争,乃是为控制贸易路线,对以色列繁荣很重要。

摩押和以东情况十分不同;他们只是细小的王国,离以色列较远,对大·没有什么威胁。但是,他们的境内也是主要的贸易路线必经之处。假定他们与大·的仇敌在这次商业战争中共同进退,这是很好的理由可以解释大·用残忍的报复来对付摩押人(2节)和以东人(13节)。无论如何,摩押人一定采取过一些仇视的行动,引致有这些报复,特别当我们考虑他们与大·早期良好的关系,参考撒母耳记上廿二章三节以下,更相信这点推测。

圣经作者并不关心这些战争;他肯定不会为殖民主义来辩护,正如现代的作家可能做的那样。至今他一直关心一个简单的真理,乃是神给大·无论往那里都得到胜利(14节)。我们不能使用旧约故事,作为侵略或殖民主义的根据;大·的动机基本上是自·和巩固他自己的领土,折断侵略者 ──非利士人的轭。圣经作者看见大·成功的另一面,相信独一的神,祂拣选以色列,作祂特别的国家,他们承认神一定不单是对以色列,也对整个世界有祂的美意。我们今天的时代强调个人的决定,和国家的主权,旧约的作者相信神最终的目的,是一个团结的世界:谁会比神所膏立的领袖更适合治理呢?这也是基督徒对世界的抱负──所有的地区和人民,都会成为弥赛亚(基督)的子民。大·胜过他的邻国,不可看作是政治权力的运用,乃是将来善胜过恶的象征。一些伟大的帝国,除了他们的错失之外,也留了崇高和有用的遗产:例如,我们立即想起罗马的法律和道路。大·细小和短期的帝国留下了应许,最终全人类会认识惟一真正的神。

在十五至十八节大·官员的名单中,给我们看见,当君主政体管辖国家的事务时,某些管理观念的发展。这张名单有两个重要方面:(甲)第一方面是大·自己负责法律行政这一个事实。公义是特别重要的,而他决定证明要彻底和不偏私的。(乙)第二是撒督的名字,他与亚比亚他同作大祭司,他是大·长久的朋友和良伴。我们直至现在仍不太了解撒督的生活,但他的家庭在耶路撒冷作大祭司许多代,差不多直到新约时代。好像神拣选大·家作王一样,祂也赐下这个大祭司家庭,为以色列带来崇拜和宗教实践方面的稳定。

大·的儿女18节)能够执行什么祭司责任,这是一个谜;这可能只是一个临时的安排(参看二十26)。一般来说,以色列在君主制度下的权力画分的原则,乃是集中于王室,而祭司和先知的职事也是颇独特的;最理想的乃是三方面彼此和谐合作。──《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