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下第九章

 

大·与米非波设(九1-13

在基督徒的宣教中,大·与米非波设的故事,时常用作‘不配得恩典’的例证:那伟大的君王(基督),甚至邀请一个道德败坏的人,在他的桌子上吃饭。很清楚这是一种方法来看这一章的故事,但这样不容易解释为什么用第一人称来叙述。何况,这样引用会忽略两件重要的事:

(甲)米非波设并非普通人,他是扫罗家庭相当重要的成员,事实上他是大·最好朋友的儿子,和大·最残暴敌人的孙子:非常吸引人的问题,产生在究竟他会是另一个扫罗,或另一个约拿单呢?这与大·悉悉相关的。

(乙)这故事在本章中既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大·仁慈的行动,源于他与约拿单的友谊;除此之外,他也应验很久以前圣灵给约拿单的应许(参见撒上二十15)。施恩1节)不是希伯来文最准确的意思;这个名词包含着忠诚的观念,并重新提及大·与约拿单之间的约。故此这章开始于大·回顾他对死去朋友的责任结束于米非波设在宫廷里享有尊崇的地位,也看见他怎样运用这地位──接续而来的事发生在十六章和十九章。

这故事没有讲到很多不配得的仁慈和忠诚。我们不容易知道他们的内心,我们应相信他们表面所说的话:

(一)大·说的话(17节),表面上看来值得欣赏。从来没有人挑剔大·在这方面的真挚和愿望,他为尊敬约拿单而如此实践。但是他们的真挚到何种程度呢?我们看见扫罗家庭的其它成员遭受很大的痛苦,至少大·要负部分的责任:参见廿一章。时常有人倡议说,大·把米非波设带进皇宫,表面上是尊崇他,但实际上这样处置他,是监视他,并且使他不能采取对抗大·的行动。也许大·是别有用心,或者混杂着某些动机。

(二)至于米非波设,他对大·的回话(8节),事实上也没有告诉我们什么。他又可以对王说些什么话呢?特别在东方的宫廷里,习惯上只说些极其谦卑的话。

这段经文将问题这样安排,我们应该时常问自己,不但留意历史的或然率,也要留意有关叙述者的动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理性地怀疑,究竟米非波设在皇宫里,抑或在罗底巴以色列东北边界的一个农村,更加能对大·减少威胁呢?此外,米非波设是个瘸子,我们怀疑他是否能在罗底巴,或耶路撒冷构成很大的威胁。从其它经文清楚看见,一般以色列人喜欢英俊和强壮的君王(参见撒上九2;十六6;十二章)。但叙述中没有告诉我们有关米非波设真正感受的线索,这可能是故意的。

这样我们看见大·对扫罗家的一个成员,冒了一次险,给他一种特权和机会,我们还不知道他会怎样利用它。这故事绘画出以扫罗和他的家在一方,大·在另一方,他们复杂的关系,乃是长篇叙述中的一部分。圣经作者再一次强调,大·对扫罗及他的家无穷无尽的良善,米甲(假设仍然存在)从故事中退下,与大·疏远了;在某种意义上,米非波设现在取代了她的位置,无论如何他是扫罗家中最有潜力的成员。

大·正如我们曾说及,首先显示出他对约拿单的忠诚,和成全对约拿单早在许多年之前已立下的承诺,约拿单已死去多年;这段期间米非波设由孩童长大成人了。没有人强逼大·去记念,或者尊崇这个陈旧的誓言;然而他这样做了。在古代的社会,一个新的君王会屠杀前任家中的成员,以便绝对保证他们不会对他构成危险,这是很普遍的事。大·对米非波设的行动刚刚相反。在某些程度上突出大·是个遵守诺言的人。这恩惠不是绝对‘不配得的’;但虽然不那么惊奇,至少这是真实的和罕见的。现在他将得到何种报答呢?稍后便可以看见。

如果我们把这故事当作比喻,我们可以从米非波设看见自己;作为基督徒我们从黑暗进入光明中,并得到正如保罗所说:‘他极丰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稣里向我们所施的恩慈。’(弗二7)我们每一个人都同样有一个未曾回答的问题:怎样报答神的美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