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下第十二章

 

拿单的比喻(十二1-15上)

拿单的比喻,像耶稣许多的比喻一样,使得聆听者自己去判断。耶稣所讲的许多比喻是祂的聆听者期望知道的,也知道他的意思不是字面的。拿单比喻的效果也一样,大·愚拙地以为先知告诉他的是一个真实的生活事件。大·是以色列的最高审判官,我们可以想象拿单经常与王讨论各种最近发生的事情。我们的意思不是大·正向犯罪者宣判官方的判决;正常的法庭程序一定容许被告人为自己辩护(看撒上廿二11-16)。这里乃是大·的响应,是对刚听见的故事实时的反应。另外,这里不大清楚那位财主犯的是什么罪:是他偷了那人的羊,抑或对此他有一些法律的权利?这个比喻对此不是很详细记述,好像是个编造的故事,为使人对贪婪和不公平有深刻印象。这就是为什么大·这样反应,而我们有理由想象拿单也是发表公众的意见。如果大·可以掩饰这件事,十一章的故事可能不会写出来;可是要公众的眼睛保守秘密是不容易的。

拿单既不是真正表达百姓的心声,也不是大·的良心:他相信自己是神的代言人来斥责君王,他显出真正先知的几个记号:

(一)他清楚相信自己有从神而来的使命。

(二)他有胆量面对面向王挑战──需要冒极严重的生命危险。

(三)他对特殊的罪行宣判。

(四)他相当详尽地预言将来。

最后的一点是我们今天最神秘和最不熟悉的。否定一些人,不只是旧约先知,偶而有能够洞悉天机豫测未来的恩物,这是懒惰人的作法;但他们必须作出解释。然而以为圣经里的先知,每一预言都是字面性和要求应验的想法,也是错误的。他们所说的话时常是有条件限制的:‘如果你继续这样做,神一定会这样惩罚你。’正如今天的法官,有时候会改变他的判决;同样如果人悔悟的话神一样有权利和能力,去更改甚至取消祂自己的决定。在这个案中,大·实时的懊悔,便立刻得到宽恕,但事情既已经发生,有一些后果便不可避免了。

拿单宣告的刑罚中有两个原则:(甲)刑罚一定配合过犯,大·犯奸淫和谋杀;这样,情欲和暴力会临到他的家庭,我们看见这种刑罚,是一种由上而下逻辑的推断──如果父亲的行为不负责任,他的儿子跟随父亲所立下的榜样,这是很自然的事。(乙)一定要显明公平,大·在秘密行事(12节),但事实上已造成公开的耻辱,故此,神的刑罚也是公开的。

大·第一步走错,带来一连串的悲剧。起初只是一次情欲的观望:我们赞赏耶稣在登山宝训中说话的力量:‘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来丢掉。’(太五29)但是真正的错误比这更严重,因为这关系到大·对神的态度。在他的人生这一阶段,拿单说大·蔑视神,他确是蔑视耶和华。这种态度无疑完全是潜意识的,但是大·破坏神的诫命显露出来。正如我们会逐渐冷淡对待那些我们曾经爱过和尊敬的人,我们也会好像启示录二章四节的以弗所教会,对神失去起初的爱心。

所罗门的出生(十二15-31

拿单的最后预言(14节)却是首先应验:拔示巴怀孕而私生的儿子,夭折而死。他死的故事被生动和带着怜悯的心描述;很明显这孩子对大·是很宝贵,而这孩子之死,实在是给他一个惩罚。顺便一提,值得记着,这死亡乃是给大·的惩罚,而不是给那孩子的惩罚;旧约视死亡,无异看作一种刑罚,显然有时候实在如此。

大·的宫廷人员因为他违反正常的哀痛惯例,而觉得很惊讶:在那孩子死亡之前,他禁食和哭泣一星期,但死后他却没有这样做。他不寻常的举动需要解释。在这情形之下,也许先知的宣判会有所更改,这是大·的盼望和祈祷;但一旦孩子死了,事情就完结。藉着停止哀伤,大·表示他接纳神的旨意,但并不是他内心没有悲痛。

这章圣经最重要的部分在廿四节,这里向读者介绍以色列下一任君王──所罗门。扫罗与大·都是年青时被膏立作王,但所罗门出生时就已被选立。大·已经有几个儿子,但先知以不十分明显的方式点出这位,正如扫罗和大·也曾如此。内文的耶和华爱他与‘耶和华拣选他’乃同一意思。这里正如圣经经常记载的,我们遇见神拣选这个奥秘的题目。没有解释为什么是所罗门而不是他的弟兄,将成为大·的继承人。相反,我们可以豫期大·与拔示巴的结合,建基于谋杀她的前夫,会永不被赐福;但令我们很惊讶,同是一位责备谋杀的先知,现在又立即为这孩子取名为耶底底亚,这样可以时常提醒人们神喜悦这个孩子。耶底底亚意思是‘被耶和华所爱’;足够希奇,这个名字没有在圣经其它地方提过,但差不多可以肯定这是他的乳名。可能所罗门是他成为王后的名字,正如大不列颠英国亚尔拔王子(Prince Albert)继承王位后,他的名号是‘英皇乔治六世’(King George VI)。

这样,大·因拔示巴的第一个儿子的死的惩罚,不久便随着意想不到神喜悦的记号。这一个记号不单给大·,同时也给这个国家,因为──正如以后几章圣经会提及──前途黯淡,大·的宝座看来摇摇欲坠。这孩子不像他的兄弟,会重新肯定生存和成功,他的名字乃是将来的应许。

廿四节也同时给后期以色列一个信息,正如列王纪上第一章提及的,所罗门继承王位的故事,看来好像一件残忍争权夺利的事情。这里重新确定,无论人采取什么行动,神都站在所罗门的统治一边。在大·死前许多年,神已经设计和策画好。当我们想到这世界和自己国家的强权政治时,我们时常感到无助;但值得安慰的是知道同一位神仍继续工作,祂时常在平静、不能预见,或者以一种神秘的方法,在人类历史事件中工作。

这一章的最后一段,结束于与亚扪人的战争。约押占据亚扪首都拉巴水源的时候,该城肯定很快即将失陷,所以大·被他的最高统帅邀请,直接指挥以色列军队作最后的围攻。亚扪可能是第一个在以色列境外的领土即将合并到大·的王朝。他们对大·使者的侮辱(参十4),现在已受到报复,而亚扪首都的居民都要当苦工(31节)。这不是蓄意的残忍,乃当时对付战犯一种通常的方法。以色列国的增长,特别是在建设项目方面,需要甚多的劳力,超过以色列本身所能提供。如此,亚扪战犯无疑吃尽苦头──都是由于他们愚拙的王。再一次,我们留意到政治领袖行动是智慧或愚蠢,无可避免影响到他们的百姓的命运。正当亚扪人为他们愚拙君王付出高贵的代价,以色列人却享受现任君王的成功,和所罗门出生象征着的未来应许。──《每日研经丛书》